风火流云 作品

第15章 神秘的保释

    这件事把校方领导都给惊动了,平常时候校方领导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次他们都不得不现身,事情真的很大。

    我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带走的,几乎整个学校的人都在看着我。所以,我看到了许馨,她惊愕的表情,不敢相信的眼神,让我没由来的恐慌。

    一个中年警察神情严肃,在我后面盯着我,而旁边还有校方领导在跟另一个警察交谈着。

    王侯远远地看着我,我看到他的表情,不好看,我被抓了,这下,没辙了吧。我不后悔,事实上我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王杰死了吗?我是不是杀人了…爷爷知道了会不会特别失望?以后没有人照顾爷爷怎么办…坐在警车里,我渐渐回过神了。

    跟校方领导说话的那个警察回来了,他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厉声对另一个说开车!

    我看着学校越来越远,心中逐渐有了恐惧,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下来,我这一辈子是不是就这样完了…我被带到了警察局,下车之后警察也没有多说。

    我绝望了望,这个陌生的城市,我不认识任何大人物,我的一生,估计要交代在这里了…

    一个人待在冰冷的派出所里,我心中忽然有着无尽的恐惧出现,我颤抖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虽然已经洗掉了,可是…我仿佛还能够看到那嫣红的颜色…

    我很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是越这么想我越是害怕。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我会有这样的一种经历,恍然间我想到了王杰那张丑恶的脸,想到了丁俊逸那虚伪的表情,我心中的恐惧就消失了许多。

    可是,我很怕我再也出不去了,要是出不去怎么办?我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整个黑夜。

    第二天,早早的就有人给我送早餐来,后来有一个女警把我带出去,来到了办公室一样的地方。

    里面没多少人,但是有那个跟校方领导说话的警官。

    “黄队,孩子带来了。”女警这样说了一句,然后那个被她称作黄队的警察就点了点头说好,你先出去。

    整个办公室就我和这个黄队在,我紧张得不行,他长得有点黑,看起来凶巴巴的,更是让我紧张了不少。

    他盯着我,过了一会儿他把嘴巴上的烟头摁灭,对我说坐下吧。

    我双腿都发颤了,一个少年人面对警察能不发怵么?特别是我还犯事了,更加是害怕得不行。

    他突然间叫我坐下,我也不敢坐,他眯着眼睛,打量了我一会儿,说:“不坐也行,说吧,为什么捅人?如果不是那个人没死,你就构成故意杀人罪,坐几年牢人家家里再死不放手就等着被枪毙了。”

    我听他说王杰没死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其实我对自己是有把握的,我初中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报复,因为想过报复,所以我特地研究过怎么捅人而不把人捅死,但这一切都只是理论,我胆小,我懦弱,我一直都没那个勇气。直到这一次,我没有忍住。

    面对这个叔叔的询问,我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说王杰欺负我,我忍受不了,所以捅了他?呵呵,他会信么?

    “你处境很不妙,被你捅伤的那个学生的父母甚至想要告你,如果你不肯说出实情,我们也只能任由他们去告你故意伤害,到时候就算不进劳改所,也要作出赔偿。”

    我听到赔偿心中更慌了,我没钱,十有八.九会找上爷爷,这样爷爷知道了,肯定会全力赔上,可是那样的话,爷爷肯定会一点老底都不剩下!

    “我实话实说,可以不用赔钱吗?”我紧张地看着这个警察叔叔,他冲我摇了摇头,“不一定,如果错是在他,那基本上就不需要还了。”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还是把事情说给了他,他听完之后面露沉思。

    我紧张得不行,我没有添油加醋,即便这样算来,也不用我赔吧?我正要开口询问,他忽然挥了挥手,说:“好了,你可以走了,以后少打架,更不用说捅人,这次没捅出人命来算你运气好了。”

    我呆住了,这…这就可以走了?我没事儿了?

    “我,我不用被关吗?不用负责任吗?”

    “呵呵,咋的小子?你还巴不得负责任?那成,我这就把那孩子的家长叫过来。”

    “啊…别别别!可是为什么…”

    “别问,总之有人保你。”

    …

    我傻傻地出了公安局,愣愣地站在公安局门口。

    我脑袋里还回荡着那个黄叔叔的话,有人保我。

    谁会保我?我问不出什么,可是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这个保我的人,有可能就是以前把我送到医院对医生护士称是我女朋友的那个人!

    可是…我真的不认识这样一个人啊…

    “唐明!”一个人的呼喊把我的心思拉了回来,我怔怔地看着奔向我的清纯少女,她眼中尽是担忧之后的庆幸。

    “许馨…你怎么来了?是你保了我?”

    “我保你?我哪有那么大能耐!我是收到一条你会出来的短信才过来看看的,没想到你真的出来啦!太好了,可担心死我了!”许馨关切地问我在里面有没有被人欺负了,她听说派出所里都很黑暗的。

    我摇了摇头,不是许馨,那是谁?许馨给我看了那条短信,内容是:唐明出来了,去接他。

    现在再打过去,已经是空号了。

    想不通的事情我暂时还是不想了,终有一天,我相信真相我会知道的。

    许馨带我到餐馆吃饭,第一次被一个女孩子这样带来我还有些紧张,不过应该是那点大男子主.义作祟,我觉得我不能怂了,不然真的丢人。

    吃饭时我问她丁俊逸怎么样了?她听到这就问丁俊逸怎么了?我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许馨说她有拜托丁俊逸把我弄出来,因为丁俊逸他家还是挺有能量的。

    我心中冷笑了下,他会把我弄出来?做梦吧!

    许馨跟我走这么近,他估计巴不得我永远待在里面,可是我不可能跟许馨说丁俊逸怎样怎样,万一许馨觉得是我冤枉了丁俊逸呢!

    吃完饭后我跟许馨一起回学校了。

    我问许馨我们以前是不是哪里叫过?不然你干嘛对我好?她脸蛋忽然变红,然后说没有,怎么可能见过,对你好只是我看不惯弱势群体被人欺负。

    我心中微微有些失落。

    我们在校门口一起进去,不少同学看到我跟许馨走在一起,眼中都有着见鬼了的意思。

    特别是,我安然回来!

    我们回到教室,大多数同学…

    好吧其实也就那么点人,都惊异地盯着我,就连老师都停顿了一下。我尴尬地报了一声道,然后回到自己座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捅了人进了局子之后胆子变大了,我忽然对很多事情都不那么害怕了。

    比如,我现在看向那两个打我的男同学,他们吓得面无血色,甚至身子都发起抖来。

    我心中一叹,果然,人不能懦弱,懦弱被人欺啊…

    下课了,教室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我听到了王侯那口大嗓门。

    “哈哈,我兄弟回来啦?”王侯带着好几个人走进班级,我一眼看过去,叫了他一声。

    他眼眶红红的,跑过来狠狠给了我一个拥抱。

    “对不起,那时候我来晚了!”我也红着眼,不过是被感动的,这一瞬间我感受到了王侯对我真挚的友情!

    “比起那个,我更好奇你发生了什么?怎么好像一下子牛逼起来了?”

    王侯哈哈大笑,满脸的得瑟,说,我现在是七班的老大,你说我牛逼不牛逼?我着实被他给震惊得蛋都要碎了,七班的老大?怎么可能?这也太快了!

    “王侯,你别给我吹牛逼…”

    “呸!我是那种会吹牛的人吗?你啥时候听我吹过牛了!”

    “经常啊…老是说在二中可以罩我。”

    “咦?是吗?我怎么记得我说的是以后可以罩你?”

    “…你不要脸!”

    “谢谢兄弟夸奖!”后来王侯告诉我,他确实是七班的老大,至于怎么当上的,他不肯告诉我,我到七班求证了一下,发现还真的是,王侯这回没有吹牛逼了。

    “以后谁敢干你,就干他丫的!我王侯的兄弟,没有人可以欺负!”

    我感动得不行,后来想了想,问他陈泰呢?他不屑地撇了撇嘴,说:“陈泰?提他那破鸟干什么?人家现在是三班的老大,都开始插足二班了,你说人家还看得上咱们?”

    我愕然地看着王侯,王侯唉的一声。

    “我知道你也有你的心结你的野心,可是你没有那个后盾和勇气去实施,所以,你本来想要选择息事宁人,可是天不遂你愿吧?

    陈泰,你知道他为什么那么久不跟咱们联络吗?那是因为人家有飞哥!人家飞哥扶他做三班老大,他现在都开始吃二班了,这是要让他当高一的老大你懂不?而咱们呢?

    主动贴上去人家都瞧不上!陈泰他自有后台,又怎么会跟咱们这种人一块儿?”

    我不相信地摇头,说不会的,陈泰不会是那种人。

    王侯撇嘴,接着说的话让我哑口无言。 </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