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10章 怒火

    “哈哈,打得真爽!”他们两个打完了就回位置上了,还好班级里人不多,不然我肯定要更加丢人了。

    我站起来要离开教室,他们却叫住了我。

    “唉,你就想这么走了?过来!给大爷我过来!”我拖着沉重的身体头也不回。后面传来了脚步声,我猛然惊醒,转头瞬间就被踢了一脚,我整个人坐在地上。

    “给我道歉!”

    道歉?凭什么啊?我哪里做错了啊?明明是你们挑事,我为什么要道歉啊!

    “不道歉?草包都不给我们道歉?你妈的让你道歉你是听不到吗?”我被他们中的一个揪住头发然后狠狠地磕在地上,我感觉脑袋晕晕的。

    “这…这次放过你,你下次最好听话!”然后他们回到座位,我则一边流泪一边走,身心都绝望了。

    我后悔了,我不该来二中,我要是在一中,肯定不会这样啊…

    然而上天就好像非要跟我作对一样,我的人生就好像必须充满绝望似的,我看到了一张让我无比痛恨却恐惧的脸。

    王杰,他就在他们班门口站着,跟好几个人抽着烟谈笑。我如梦惊醒,想要迅速喔躲起来,可是王杰恶魔般地叫住了我。

    “过来!”他在命令,我就像卑微到不行的蝼蚁,他只需要命令就可以。

    我咬着牙,逃,我要逃!

    可是我的脚下却像是灌了铅一样重,我害怕,我害怕一逃,王杰追上来我会更惨。委屈求全战胜了一切,我走向了王杰的方向。

    “杰哥,这是…哦,那个他明对吧?被超哥收拾的陈泰的朋友?”

    “什么鸟?明明就是杰哥说的初中五中的笑柄,没听说那些五中过来的人怎么说的吗?五中有个大沙包,姓唐叫明轻松搞!”

    “哈哈哈,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初中这么窝囊!”

    “要说这小子也是人才,小学就知道怎么偷窥女同学,我他妈小学时候连动作片都是不大敢看啊!”

    王杰叼着烟,气定神闲,他瞥了我一眼,笑着说:“我鞋子脏了,帮我舔一舔。”

    “哎哟,舔鞋子?我喜欢,我鞋子也脏了!”

    “还有我啊杰哥!”

    我颤抖着没有做,王杰,你还嫌羞辱我不够吗?王杰不爽了,叫我快点,不要让他等!可是,我怎么可以舔?那我还怎么在二中做人?

    王杰骂了一声操,然后狠狠踹了一脚在我的身上,接着说:“你不舔?哎哟,好硬气,老子最喜欢硬气的人了,希望你坚持到底啊,别像初中的时候一样,没两下就承认自己是个野种了!”

    “杰哥,他是个野种啊?”

    “是啊,呵呵,野种,在我们那出了名的,小学镇上的人都知道,他啊…呵呵,连他父母都嫌弃他,要不是有个傻逼老头收养他,他估计都成流浪狗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做人可就太失败了。”

    我听着王杰的话脑袋像是要炸开,而王杰此时拍了拍我的脑袋,接着把我的脑袋按在了地上,然后蹲下来把脚移到我面前。

    “野种,还不赶紧给爷爷舔?真不知道那老头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连你这种垃圾都收养。”

    我怒,王杰,骂我羞辱我打我,我都是害怕,可是,他不能污辱爷爷,爷爷是我最重要的人,他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一个真正的亲人!我要王杰后悔,我要他后悔!

    “啊!”我用手抓住了王杰的脚,用尽全力拽着他的脚腕,他没反应过来就摔倒在地,就连其他人也没有想到我会突然反击!

    “不许你侮辱我爷爷!”我扑上去,坐在王杰身上一拳一拳狠狠地砸下去,对,就是用砸的!我感觉我的脑袋快要炸开了,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撕了王杰的嘴!

    我被他欺压了三年,整整三年啊!

    教室里被魏升打,宿舍里被他当作狗一样对待,端茶送水算什么?我喝了多少脏水!我被他用那些恶心的液体泼了多少次!

    新仇旧恨加起来,我已经崩溃了。

    因为崩溃,所以我疯狂了。

    不要命地把拳头砸在他的脸上,任凭他如何哀嚎我都不停,他可以羞辱我,不可以骂我爷爷,他是我的至亲,我唯一的亲人!

    王杰的几个兄弟回过神来都破口大骂,想要把我拉开,可是我已经红着眼睛,死命打王杰!

    “麻痹的放开杰哥!”“草泥玛放开杰哥听到没有!”

    我终究还是被人推开了,好几只拳头同时砸在我身上,我痛得不行。

    这时候他们都骂得更凶,我听到王杰怒极了的声音,他狠狠地说打,草他妈的,打不死就行!给我狠狠打!

    我睁开眼睛,咧嘴看着王杰,我不后悔,我至少鼓起了勇气给了他教训,当然这个代价可能会很大。

    “兄弟们,出来干活!咱们杰哥被打了!”我听到有人这样吆喝了一声,然后,就是一阵脚步声了,我闭着眼睛,等待着他们最后的进攻。

    “都给我滚开!”熟悉的声音入耳,我不敢相信地睁开眼睛,王侯?王侯拿着一根钢棍,一路挥舞而来,他瞪着眼睛像是要喷出火来,颇有一种要大杀四方的气势。

    钢棍在手,谁愿意去挨?所以王侯成功突破人群,他着急地问我有没有事?

    我心中温暖地说没事,突然,我眼睛瞪大,大喊小心!然后翻身要替王侯挡住背后偷袭而来的棍击,可王侯看穿了我的意图!

    他死命按着我,然后,那一棍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身上!

    “王侯!”我痛苦大喊,然而王杰的人蜂拥而来,恐惧,我真的充满了恐惧,王侯晕过去了,嘴角还有血!二中的疯狂我认识到了,这里是学校吗?

    不,这里是地狱!是地狱啊!

    蜂拥的人群我根本无法抵挡,我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奄奄一息躺在地上。

    这时候他们才有人关注到王侯问不会死吧?那个偷袭王侯的人不屑地说不会,控制了力道。

    这时候王杰则是来到我的面前,我迷迷糊糊看见他的面容狰狞。

    “孙子?听到了吗孙子!”我的脸再次被打了一耳光。

    “大家看好了,这是我王杰的孙子,以后大家要打他可要记住他是我孙子啊。”

    “知道了杰哥!你孙子我们肯定会好好关照!”我恨得胸口发闷,哇的吐出了一口血彻底晕了过去。

    黑暗中醒来,我人在病床上。

    我又来医院了啊…

    后面呢?王侯呢?我忍着痛坐起来,想要拿桌子上的手机,这次是谁送我来的?陈泰吗?我正想要打给王侯,病房被人打开了,然后,我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许馨。

    “你干嘛坐起来啊?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伤很重啊!”许馨神情愤怒,冲过来把我手机抢过去把我按回躺着,可是这么一按我更痛了,忍不住咝的一声。她惊了一下,然后说对不起。

    我说我要打电话给王侯。

    她气得不行,说:“你都这样了怎么不多关心一下自己啊!你知不知道医生说再晚一点你就要落下病根了,会影响你的寿命啊!”

    我咬着牙说我要找王侯!我感动,真的很感动,我以为,如果有一个人会在那时候出现帮我会是陈泰,可是我没想到会是王侯。

    说真的,我看不出他会是这样一个人。

    许馨更气,骂了我一声不可理喻,我要她把手机还我,她一言不发,但手机不给就是回答。

    我要下床抢,她才着急了,连忙说:“他没事,比你轻多了,你赶紧躺回去!”

    我说我不信,她气得要炸了:“真的啊!他不就是挨了一棍子啊?能有多大事情啊!就骨头裂了一点点多吃补点钙就可以了你能不能关心一下你自己!”

    我见许馨不像是撒谎才放心。她没好脸色,把她拿来的那袋打开,竟然是补汤!

    “喝!”她赌气地把汤倒好推给我。

    我不争气地流下眼泪,她嫌弃地说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哭啊,你不觉得丢人吗你!

    我没说话,只是把汤喝下去,更没有多说什么。

    我问她谁把我们送来的?她更来气了,说除了本姑奶奶还能有谁啊?老实说,我愣住了,为什么是她?

    “你不是看不起我骂我懦夫吗?为什么还送我来医院?”

    “就算是一条狗如果我看到了我也会送它去医院!”我一时无言,可是这时我却不知道,等我再次回去,二中对我来说将会如同地狱。

    许馨这几天也请假照顾我,我几次问她为什么对我好?她都气哼哼地说同学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

    这理由很正当,但是站不住脚。我问也问不出什么结果。

    我在医院住了三天左右,这时候是下午三点,暗道理说许馨已经来了才对,可是到现在都不见她的踪影。

    我心中很失落,也许,真的只是碍于同学情面吧。

    一直到四点都没有出现,我心烦意乱,有点伤心,眼睛酸酸的。

    直到,四点半,一个原本绝对不可能的人来到了我的病房。</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