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08章 食堂挨打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些人我不认识啊…我肯定我没有招惹这样一批人!可是看他们的表情,明显就是来找茬的。

    我心里紧张了起来,这里可是食堂啊,要是丢人,我就真的丢死人了,肯定会全校皆知。

    潜意识里,我认为他们是来找我的,因为整个二中里面,估计能够不惹事还被人打的也只有我这么一个了。

    但是,就在他们走进之后,领头那个瘦瘦的青年就露出一个冷笑:“王侯,躲什么躲?以为老子看不到你吗?”

    饶是我这三年被人欺负得再怎么话少,此时我也忍不住想要在心里骂一声草,原来是找王侯的,不是我惹的麻烦!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侯已经躲在陈泰后面了,这个整天吹牛的家伙竟然也有怕的一天?很多在吃饭的学生都转过来看热闹,在二中啊!

    啥都缺,就是不缺爱看热闹的人,特别是大多数人惟恐天下不乱,越乱才越高兴。

    我听到王侯对陈泰说大哥,你可得救我啊…

    陈泰既然收了王侯和我,他当然不可能不管,不然岂不是寒了人心?所以,陈泰就站起来了,领头那个瘦高个的比陈泰还高,应该不是高一的新生。

    他不屑地睥睨陈泰:“你是哪根葱?你要替这个王侯的出头?”

    陈泰面色不改,点了点头说:“我们初来乍到,也许有的地方会不小心冒犯你们,但也没有必要这样咄咄逼人吧?”

    “哈哈哈哈哈…”陈泰一说完,瘦高个青年愣了一下,然后夸张地噗了一声大笑,就连食堂都有部分人在大笑!

    “哈哈,新生就是新生,连咱们二中的生存法则都不知道!”

    “这不是逗吗?不知道二中的生存法则就来二中混?笑死爷爷咯!”

    那瘦高个青年慢慢不笑了,只是神色非常戏谑,道:“算了算了,念你是新生,脑子蠢一点可以理解,不过我跟王侯可不是新仇,而是旧怨,你呢,交友不慎,识人不行,还是不要淌这趟浑水了,傻比。”

    陈泰对周遭一切如同未闻,只是直视他,“我们是飞哥的人。”

    飞哥这个称呼却是好用,陈泰一说出来,就没人敢笑了,包括我们面前这个青年。只不过他的表情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飞哥?”瘦高个的眼睛眯了一下,陈泰点头说是,高三那个飞哥。

    瘦高个的跟他的同伴对视了一下,然后打量着陈泰和我,接着,他做出了一个让陈泰都没有反应过来的动作。

    那就是,一脚踹在了陈泰肚子上!

    陈泰傻了,肚子上的疼痛估计让他都没有思考能力,我也呆住了,飞哥的名头不管用?还是说,陈泰其实跟王侯一样只是吹牛比?千万不要啊…

    瘦高个的跟他的同伴直接把饭菜往陈泰身上倒,神色特别讽刺。

    “飞哥?那又怎么样?飞哥牛逼是牛逼,可二中可不是他一个人说得算!我马超怎么说也是阳哥的人,怎么可能怂了你?何况,你说你是飞哥的人就是了?”

    我这才听明白,合着这伙人开头也不小啊,这个阳和,我没猜错的话估计就是高三的楚阳,二中最牛逼的几个人之一,这个楚阳就包含在其中。

    瘦高个的就叫马超,他勾着轻蔑的笑容,毫不留情的蹂躏陈泰。

    陈泰哪里招架得住这么多人?而且差不多每一个都比他高大!

    王侯这时候已经吓傻了,这跟他的预想不一样啊,说好的可以罩呢?

    “我们真是飞哥的人…”盯着四周异样的目光,我硬着头皮开口,王侯也退到我身边死命点头,说我们真的是飞哥的人。

    “草…这是傻逼吧?”

    “太傻逼了,飞哥厉害是厉害,可在二中,飞哥并不是独霸啊…真以为背后站着飞哥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咦,我认识那个家伙,高一五班的唐明,开学就被人给打进医院,这两天才出来!”四周看戏的人太多了,就好像没有半点人情味一样,马超这时候已经走过来了,挥手就给了我们两个耳光。

    “傻逼,我都说了,我们阳哥不怕飞哥!给我打!麻痹的,既然是一伙的,就一起收拾了!”我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人撂倒了,王侯也好不到哪里去,不同的是他还敢反抗,我呢,说起来丢人,我直接抱头,一副要打就打吧的样子。

    呵,无所谓了,反正初中三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超哥!超哥!”

    “你谁啊?”

    “超哥,我叫王杰,是新生,你太帅了,我可以拜你为大哥不?”

    王杰?我勉强睁眼看向马超,他面前那张让我讨厌的嘴脸,正是折磨了我三年,给我最黑暗三天的王杰啊…

    王杰很懂的讨好别人,没两三下王杰就成了马超的小弟,王杰跟马超他跟我有旧恨,马超说没事,他尽管打,飞哥也不顶用!

    我看到王杰露出狂喜的神色,然后快步走向了我,哒的一脚重重踢来。

    “我.操.你麻痹,你他妈再起来狂!以为有飞哥出头就了不起了?你初中被我踩了三年,高中同样如此!”王杰脸上充满了痛快之意,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让我恨不得马上起来还击。

    王杰把饭菜什么的也倒在我身上,我觉得特别恶心,马超说尽管去找飞哥,他随时恭候着!

    陈泰、王侯,都被打得没力气了,只有我还好一点,呵,毕竟三年沙包不是白当的啊。

    “唉,惨哟!”

    “好可怜呀,要不再给他们送点汤吧?”还真的就有人盛了一碗紫菜汤朝我们泼过来。

    陈泰这时候大吼了一句滚。

    人群安静了一下,然后有人骂了,说几把玩意儿,都他妈被人打成狗了还这么狂!

    陈泰确实憋屈,我也憋屈,王侯不知道,这家伙,惹的人连飞哥都镇不住!我心里也来气了,这家伙吹牛就算了,怎么这么能招惹人啊。

    飞哥到底还是有威严的,这些人也就是骂骂,不敢真的动手,所以很快吃完的就散了,陈泰躺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默默坐起来,身上黏黏的太难受了,我再打了一份饭菜。

    爷爷告诉过我,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能饿着,饿着了一切都是空谈。

    王侯也慢慢坐了起来,他低着头不敢看我,陈泰抽了抽鼻子:“别灰心,等我好了找飞哥,肯定让飞哥给咱们出头,哈,这一次先便宜他们了!”

    我没说话,王侯说了一声对不起,陈泰也不说了。

    这一次真的是丢大了,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三个就能在二中出名。

    我是伤得最轻的,王侯自己能走,怎么说呢,三年挨打确实没白挨,至少我这抗打能力还行。

    “你以前经常被欺负吗?”我扶陈泰去医务室的路上他问我。我沉默了一下,一边走一边掉眼泪。

    “嗯,以前我就是个出气筒,因为王杰,我在中学度过了最黑暗的三天,那三天我无数次想到死…”陈泰听着我诉说,也没打断,王侯在一旁说着风凉话,说我太废了,他初中的时候可是个风云人物,谁都不敢不服他。

    我一听我就有点火大了,回头冲他说了句:“你可以不吹牛了吗?我就算了,陈泰本来不用怎么着的,还不是你惹的麻烦太大?还这样不要脸的吹牛,你可以早点脸皮吗!”

    王侯脸上表情一滞,然后讪讪地低下了头。

    陈泰说算了别说了,都是朋友。

    到了医务室,校医看到我们一身菜汤味也没嫌弃,只是恨铁不成钢似的说我们连食堂都打架,真的是想要一辈子就这样把它毁了吗?

    校医看上去五十多岁了,我们都可以叫她阿婆了,她很耐心,苦口婆心劝我们不要总打架,要多读书。我们无奈,道了谢之后,我扶着陈泰回宿舍。王侯总算安静了一点。

    回到宿舍,宿舍人都在,不过他们都只是看了一眼我们,然后就装模作样地玩手机,陈泰看到这一幕脸色并不好看,这种情形他怎么不懂?

    这些舍友估计是知道了他被打的事情,所以也不再认他为老大了。

    威信都是通过战绩树立起来的,而陈泰和我都被打了,谁还傻逼地认陈泰当老大?我扶陈泰到他床上,这些我也懂,王侯蒙头就睡,一副羞愧状。

    “在食堂你们都在吧?”陈泰抬起头,大声问道。

    其他七个人这才停顿了一下,其中一个叫做郑峰的人神色闪烁地说:“那个,泰哥,兄弟们不敢上啊…他们可是高二的学长…要是高一的,我当时肯定第一个上!”

    “呵呵,是吗?”陈泰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其他人:“你们呢?也这样吗?”

    其他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的点头有的没有。

    陈泰还想说什么,这时候另外一个也是混的叫做赵刚的舍友却是突然大吼了:“操.你妈你还嚣张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刚刚你是怎么被打成狗的?你还他妈有脸在宿舍装x!别恶心我了!”</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