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05章 爆发的反击

    我呆呆地看着王杰,他把碎片洒在地上。

    要问我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是谁?不是我那所谓的父母,而是这个救了我好几次的爷爷!

    他关心我疼爱我,给我写信教我做人的道理,信里每一句话对我来说都特别重要,可是,它却被王杰撕了一份。

    “忘了你给魏升承认过的了?你他妈就是个爹娘不要的野种!野种有个屁的爷爷,你这不是欺骗魏升吗?”王杰把我拉下床,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我被踹到了拖把的旁边。

    王侯被人打得哎哟哎哟的叫,我则呆呆地看着王杰,他如同恶魔一样存在于我的生活里。

    “逼.样儿,自己送来让我打,可怪不得我咯,哥几个这是我初中时的好朋友,大家随便玩哈,有啥不痛快的尽情请教他,他最喜欢帮人解决心中的不快了!”王杰说完,整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讥笑之意。

    然后,他又拿起一封爷爷的信,我瞪大了眼睛!

    “啊!王杰!给我去死!”我随手抓起拖把,上面的水还没干,直接甩向王杰!

    王杰等人骂了一声草,我怒火焚身,脑袋里空空,只想让王杰滚出去!

    我挥舞着拖把,重重地把拖把对着王杰的头甩下去,啪的一声,王杰呕的一声,别说,我还拿拖把脱了卫生间,二中的设施、卫生我不说了,反正王杰是快吐了。

    王杰和他带来的认都手忙脚乱地退后,王杰更是大骂“唐明你他妈活腻歪了”、“唐明你想死老子成全你”之类的。

    “干!干.死他!草!”王杰好似也豁出去了,照顾着小弟冲上来,我甩拖把虽然有一定用,可是对方人多啊!

    用拖把扫了一个人的脸,那个人骂了一声,然后王杰抓住了拖把,狠狠一抽,拖把就离开我的手了。

    我喘着粗气盯着王杰,我不后悔,我不后悔!我不怕,不怕!

    王杰面色阴沉,眼中说不出的阴狠,“狂啊,再给老子狂啊!”他说着,用拖把甩了过来。

    我也被拖把上的水弄到了,我本来以为我要惨了,可没想到门口传来一声怒吼,然后就是王杰小弟们的惨叫,我看过去,竟然是王侯!他握着棍子,狠狠地砸在他们的背上!

    “嘿嘿,我都说了我罩着你,你就是不信,看吧,还得我救你!”王侯鼻青脸肿,可是却得意地笑着说。

    王杰吃痛,转身看着王侯,“行,有种,真是有种!连你一块收拾!”王侯嘿的一声,杂耍似的甩棍子,啪啪啪的打在几个小弟的脸上。

    “干他丫的!哥哥罩着你担心啥!”我第一次这样热血沸腾,不用被王杰压着打,而是我可以还手,甚至占上风!这一瞬间,我泪流满面,我几乎要吼出来,发泄我这三年的憋屈!

    “啊!”我疯了似的冲上去对王杰拳打脚踢,能有多狠就多狠吧,我要他把这三年的都还给我!不,只此一次还不够!

    可惜,王杰“身经百战”,怎么可能一直被我们压着打?而且他带来的也不是那种不靠谱的新小弟,所以我们跟王侯一起打,他们一得到空隙就反压着我们了。

    我跟王侯几乎是不到十秒就变成了单方面的被打。

    我依然泪流满面,可是我不是因为被打而哭,而是为这一次反击王杰。

    虽然,代价很大。

    “大男人哭个几把!别丢咱男人的脸!哎哟…疼死爹了…“王侯的配音简直销魂了。

    王杰喊着:“打,狠狠打,打不死就行,麻痹的反了!”

    我渐渐支撑不住了,忽然听到了一声住手,是陈泰的声音。

    他说:“够了吧?以后你跟我们宿舍这位舍友的恩怨,一笔勾销了。”

    我听到王杰骂了句:“你算什么东西敢对你杰哥指手画脚!”之后,我又一次被打得没意识了。

    这一次医院里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一个是王侯,这个我认识不久的朋友,我怎样都不会想到,这样一个刚认识的认,他竟然帮我。

    心中说不感动是假的,他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除了爷爷之外让我感动过的认。

    住院,我又想起来当年以我女朋友名义送我到医院的那个女孩子,她,究竟是谁…

    我甚至怀疑过是我那时候的美女同桌,可是,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也从来没有跟我说话,相反,她特别嫌弃我,嫌我脏、土。不可能是她。

    我不知道后来宿舍到底怎么样了,直到我看到陈泰,他脸上贴着一条创可贴,我愣了一下,他这是…

    “醒了啊?吃个包子吧。”陈泰扔了个包子给我,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一下他脸上的伤怎么回事。

    “哦,没啥事,打架了难免受伤。”他无所谓地说,可是我很疑惑那天以后的事怎么收场的,他说王杰被批评了,还记了过,被处分了,每个月还得写检讨。

    我低着头,学校除了这套还是这套,而这套,根本没什么用,吓不倒王杰他们这种人。

    “为什么帮我?”我问出了我的疑惑,陈泰那时候肯定出手了,我还以为他也怕王杰,现在看来,他并不怕王杰。

    “看不惯。”陈泰的回答很简单,然后指了指隔壁床的王侯:“原本我觉得这小子只会吹牛,很讨人厌,没想到还有点胆气,挺不错。”

    他说起这,我心中也涌现感激和感动,我怒极而爆发,可那只是逞一时威风,谁都看得出来,那种情况下如果得罪了王杰,肯定得不尝失。

    而王侯这个在我看来只会吹牛逼的家伙,竟然那么讲义气!陈泰也出人意料的人好,至少现在看来是人不错。

    “以后都是一个宿舍的,咱们怎么说也得互相照应一下,别让外人给欺负了,哦对了,医药费是学校那边出的,不过有前提,就是不准告诉父母。”我听了沉默下来,我就是想告诉也没得告诉呵。

    陈泰走了后没多久王侯就醒了,他哎哟哎哟的叫,演技实在浮夸。

    “为什么帮我?”我问王侯,他一副“你是白痴”的表情,说:“你是我小弟,以后就我罩着你了,你说我为什么帮你?”

    我:“…我不是你小弟。”

    王侯坐了起来,神情肃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我为了你都进医院了,你有见过这么好的大哥没有?没有吧!还不感激涕零?”

    我又说了句我不是你小弟。他挥了挥手,说:“安啦安啦!我知道你这人比较要面子,没关系,私底下你是我小弟,明面上你是我哥们儿行不?”

    我皱了皱眉头,这里面好像哪个顺序不对?不管了,反正他虽然帮了我,可我绝对不是他小弟。

    这次养伤又花了十天时间,还好我拜托陈泰拿书本给我看,不然这十天就真的浪费掉了。

    我没忘记,爷爷很希望我能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今天我们一起出院,这段时间可把王侯给憋坏了,医院护士虽然漂亮,可用他痛惜不已的话来说就是“这些好白菜轮不到我拱,看着也难受啊”。

    我们办好出院手续离开,不过在医院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让我愣住了。

    “唐明?”是一个很漂亮的少女,穿着白色短袖加蓝色的牛仔裤,腿细腰柔,肤白貌美,身材极好,就如当年第一次看到时那样惊艳,只不过如今的她成熟了许多,该发育的也发育得非常可观了。

    她就是我初一的时候那个在桌上跟我划界线的女孩,也是我初中三年唯一一个同桌白晴。

    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而且,我跟她,三年来说的话绝对是一只手可以数得过来。

    她人漂亮,学习又好,是班级永远的热点,不知道多少混子想要跟她处朋友,但就是没有人成功过。

    “晴晴,这是哪位帅哥?”一个扎着马尾的青春少女走到了白晴身边,好奇地问道,我跟白晴不熟,直接就要走,可白晴的话让我停顿了一下。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初中班上有一个人肉沙包叫唐明吗?喏,这就是那个唐明。”

    “啊?这就是了?看起来还挺俊的,怎么会成为人肉沙包?”

    “据说是小学的时候欺负女同学来着,被人所不齿。”我握紧了拳头,为了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打我,王杰他们编了很多理由抹黑我。

    初中三年是我最黑暗的三年,可我没想到,白晴会把我的事情当作笑谈说给别人听。

    我看向白晴,她也在看我,我看到她眼中有一丝厌恶。

    “看你从医院出来的样子,应该又是被人打了吧?依然不知悔改,你这样的人,以后只会没有前途。”白晴说完,挽着那个女孩子的手就进医院了,我缓缓松开手,呵呵,嘴巴长在人家身上,人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有什么资格管?

    我正打算叫王侯走,往旁边看,咦?王侯人呢?

    后方传来啪的一声,我回头一看,王侯正捂着脸一脸的无辜,而白晴则脸色难看地走进医院。

    这…这家伙干了什么?</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