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04章 女朋友?

    护士进来给我换药水,我一句话都没有跟她说,也没问,我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对,还不如死了好。

    “喂,吃药。”护士提醒我,我麻木地看着她给的药,然后木讷地吃下去。

    “你是傻子吗?真是可惜了你女朋友还那么漂亮。”

    女朋友?这个词就像一抹亮光一样,突然照进了我的世界。

    “女朋友?什么意思?”我问护士,护士说:“送你来的是一个女孩子,很漂亮的,跟你差不多大,哼,你们这些小孩,年纪不大就谈恋爱,真是太不务正业了!”

    她好像不大看得起我,可是我很奇怪,我根本没有女朋友啊,而且,是谁送我过来的?是个女的?

    “护士姐姐,她有说她叫什么名字吗?”我赶紧问她,她诧异地转身:“你不知道?你不是她男朋友?”

    我摇了摇头,说:“我这种人,能有什么女朋友…”

    “她没说,不过跟你差不多大。”护士这样说完就出去了。

    我却陷入呆滞,跟我差不多大?我可不认识任何漂亮的女生啊…自嘲地笑了笑,呵呵,我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也许只是个好心的女孩子吧。可是我心里有一种冲动,我要把这件事情搞明白。

    然而,这件事很快就被我忘记了,因为,我伤好回到学校后,迎接我的,是如同地狱一样的又一个三年。

    十天后,我带着恐惧的心情回学校,医药费什么的,竟然是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帮我全交了。

    这份恩情,在我心中隐藏了起来,回到学校,我带着慌乱的心情来到班级,喊了一声报告,我就不再说话。

    上的是语文课,语文老师问我名字,然后对了一下名单,才让我进去,并且我的位置就在最后面的一张桌子上。我看到魏升,他眼里满是戏谑和不屑,我慌张地低下头。

    “嗤,新来第二天就被打进医院,真是破了咱们五中的记录啊!”有人低声这样说,敢这样说的一般都是混的。我憋红了脸回到位置上。

    可是坐在位置上,我却对未来充满了迷惘。

    下课铃响了,我几乎瞬间从呆滞惊醒,逃似的要冲出班级,可是魏升他们就好像提前知道了似的,比我还要快,挡在了门口。

    “哟,唐明,这是急着去哪啊?”

    “魏哥,我…我尿急…”

    “哦,尿急是吧?”魏升带着他的小弟一步一步走向我,脸上带着狰狞的笑容。

    如我所料,他们不会放过我…

    我哀嚎,求饶,他们依然大笑,手脚不收。

    我痛哭,把尊严丢掉,他们依然肆无忌惮。

    三年,整整三年,不论是新生老生,谁都听过一个大名。“沙包”唐明,心情不爽,不管你是哪个年段的,都可以找唐明出气。

    三年,我成了整个五中的笑话,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笑柄,然而,始作佣者唐月,我却在三年内一面都没有见过她,她对付我,永远都只是用别人。

    而这三年,唐月成了五中的风云人物,几乎是五中最霸道的人。

    我蜷缩在角落里,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如此循环,时时都带伤上课,暗无天日的生活,如果不是爷爷总是给我来信,我甚至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我没有忘记三年前我所下的决心,若有翻身的机会,我定然要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心中想着很多事情。

    三年过去了,前两天中考完,我遭到了王杰、魏升他们最后一次,同时也是三年来最痕的一次群欧。

    我身上肋骨裂开三根,肝脏受到一定冲击,听爷爷说,他们都被抓进少年管教所。

    “明啊,你跟爷爷说句话成不?你都三天没有说话了。”爷爷坐在床边,眼中满是不忍,我心中酸酸的,却不知道如何跟他说。

    这样过去了两个月,我的伤全好了,成绩也出来了,我故意考得不上不下,去了我们这的二中。

    伤其实一个月就差不多了,我开始做一些机能恢复运动,然后锻炼自己,让自己强壮一些。

    我一个人来到二中,这里,有我很多的熟人,我一定一定不要再像以前那样狼狈!看好自己的班级后我回到自己的宿舍,一个人都没有,我就自己打扫了一下。

    这时候一个穿得很穷酸的家伙走了进来,问说:“哎,好干净啊,哥们这是308没错吧?”

    我点了点头,然后继续打扫。

    “哈哈,不错不错,来,我叫王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王侯,以后谁敢欺负你你就报我名字!”我这才看了一眼这个王侯,这家伙是吹牛的吧?

    其实我心里还是希望他不是吹牛,要是真的如他说的那么强大…不,我要靠自己!

    “嘿嘿,说真的哥们儿,你别不信,在二中,还真没有人敢对我王侯怎么样,我可是二中一个响当当的人物!”

    “哟,这不是猴逼吗?又给不知道的傻子吹牛了吗?”一个轻佻的声音突然响起,我抬起头就看到王侯被踹倒在光滑的地面上。

    他尴尬地看着我,目光躲闪,我低下了头,果然是个吹牛逼的家伙。

    “哈哈,猴逼啊猴逼,你说你得是多不要脸?初中三年到处吹牛逼也就算了,到了高中还这样不改?啧啧,我看你就是想不开找打嘛!”

    来人是一个光着膀子的青少年,嘴里叼着烟,充满了痞气,我握紧了拖把的杆子,我知道二中特别乱,可是,我心中还是紧张和害怕,我不知道我的选择是不是对的,如果是错的,我只能申请转学了。

    我知道我现在打退堂鼓特别的丢人,可是我心里就是怕啊…初中三年阴影,让我一看到王杰就会发抖,我确实很想报复他,可…可我现在却不知道怎么做了。

    “哎哟,超哥,别打了…”

    “啊!超哥,求轻点!”

    “超哥…以后我不装逼了…”王侯被打得抱头乱蹿,怎么看怎么狼狈,我仿佛看到了过去三年的我,也是这样,孤立无援,要多可悲有多可悲。

    “呵呵,什么几把玩意儿,以后见你一回收拾一次!”超哥把烟头扔在王侯身上,然后嘲笑地离开了我们宿舍。王侯躺在地板上,我则又把地板打扫了一下。

    他干咳一声,说:“嘿,兄弟,其实我让着他们的,真的,以后我罩你,跟着我混,我一定让你登天!”

    我默默地忽略他吹的牛,过去三年,我很少说话,整个人变得沉默了。

    寝室人逐渐来齐了,王侯也早就起来了,他逢人就把对我说的那些话再说一遍,其中一个舍友脾气不好,让他滚蛋。

    他还较起真儿了,指着对方说“是不是不想混了,连我王侯都敢骂?”

    结果人家一脚把他踹得没脾气,除了我,其他几个舍友都笑了下。

    过去三年如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的生活让我学会了如何察言观色,这里面有两三个跟王杰差不多,是那种很有底气的人,其中就包括踢了王侯一脚那个。

    那个家伙叫陈泰。

    我把宿舍打扫干净了,他们都拍手叫好,说什么以后卫生就交给我负责了,我本来想说不,可是看到其中一人不善的眼神我就低下了头。

    我哭了,我这一瞬间明白了,我他妈就是个废物、孬种,我不敢反抗他们这样的人,他们有兄弟,有大哥,我靠山,我什么都没有,拿什么报复他们啊!可笑,唐明,你他妈就是个笑话!

    “行了,别欺负新生了,一点志气都没有。”没想到,陈泰竟然开口了,虽然不耐烦似的。

    那个瞪我的人好像惧怕陈泰,就不说话了。

    我把自己的东西放在床上,王侯跟我竟然是上下铺,他上我下。

    我弄好床,看到了自己保存的爷爷这几年给自己的信,我想爷爷了,想回去看他。

    砰!一声巨响突然惊醒我,一个轻狂的声音在我们宿舍响起。

    “唐明?唐明是不是这宿舍的,哎哟我去,还真他妈是!你这是嫌三年没被老子揍够,自己又送上来了?”来人,正是王杰!

    他已经把额前的刘海染成了金色,看上去很潮流。

    我身子一颤,怎么会,怎么会这么快就找上门…

    王杰带着他的人走了进来,气场就很吓人了,就连陈泰也不敢说话的样子。

    “啪!”王杰上来给我就是一巴子:“草,老子看到你都想吐了,你还他妈不知道滚远点?”

    又一脚把我踹在床上,上面的王侯倒是颇为义气,怒吼道:“哥们儿过了吧?!”

    王杰抬头看了一眼上铺,左右两个人直接把王侯扯下来,王侯还嗷嗷大叫,说他很牛逼之类的。

    “跟他没关系…”我看着王杰。

    “他是我小弟,你他妈动他老子让你在二中混不下去!”王侯说完就被人揍了。王杰瞥了一下我的床面,然后拿起爷爷的其中一封信。

    “情书啊?哦不对,听说你有个认的爷爷,这是他给你的?”

    王杰残忍地笑,然后,在我呆滞的目光中,把信撕了。</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