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03章 最黑暗的三天

    我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个激灵,一种心如死灰的绝望几乎让我当众哭起来。

    说话这个人长着一双奸诈的鼠眼,下巴很尖,怎么看怎么奸诈的样子,叫做魏升,名字有点逗,可就是这样一个人,跟王杰关系好得不行。

    他也没少跟王杰一起欺负我,所以他才会那样说。

    可是我一点都不想遇到他这样的“熟人”啊!

    魏升带着两个人走向了我,脸上带着灿烂得不行的笑容,我害怕得发抖,在大家好奇的目光下低下了头。

    “唐明不是?抬起头来嘛,见到哥哥也不跟哥哥打声招呼,这可就太伤哥哥的心咯!”我只好叫了一声升哥,他笑了一下,很轻蔑地说没听到,再叫大声点。

    我心里很害怕,我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新班级,要是我的日子还像以前那样卑微,那我还怎么在这个班级待下去啊!

    为了让他不打我,我大声地叫了一声升哥,很大声,很洪亮。但是就在我喊完的时候,一个硬梆梆的拳头已经砸在我的眼睛上,感受到那股剧痛,我整个人都大叫了起来。

    “草,叫那么大声,你他妈是不是对老子有意见?”我感觉到鼻子酸酸的痛,哪里还能回话?就什么也没说了,我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是谁踹了我一脚,我又摔在地上。

    魏升招呼着他的小弟上来打我,我有气无力地说我错了,魏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我到底还是被他们肆意践踏了,尊严?那东西与我无关。

    “来,叫大点声。”魏升一脚踢在我的脸上,然后命令我叫他,我痛得不行,但我不敢违抗。

    魏升不满意,叫人继续踢我,终于有人看不下去,就说了句别玩过火了,然后我听到一个响亮的耳光声和魏升的骂声。

    “你什么东西?教训我?想出头是吧?就这种爹妈都不要的野种,你他妈竟然要为这野种出头?傻逼了吧!”我脑袋嗡嗡嗡的响,一种怒气上涌,这是唐月说的吧?一定是她!

    魏升的话无疑戳到了我最敏感的地方,对,拜唐月所赐,我确实变得爹妈都不要我了。

    可是,我不是野种!谁都有资格那样说我,唯有唐月和她的朋友没有这个资格!

    “我不是…野种!”我咬牙说出这句话,教室里好像安静了下来,我努力睁开眼睛,看到魏升一脸冰冷的盯着我。

    不知道怎么,我心里发毛,感觉到森森寒意。

    “哟,你刚刚是在打我魏升的脸吗?”魏升阴恻恻地走过来,脸上带着阴险的笑容。

    我颤抖着说,我不是野种,我没爸妈,可是我有爷爷。

    魏升哈哈大笑,抬脚一下把我踢翻。我哇的一下想吐又吐不出来什么。

    “今天老子还就非让你承认自己是个野种,二蛋,老套路。”魏升说完,他旁边一个脸很圆,两腮像球一样的少年就走出去了。

    我心里祈祷着老师快点来,来了我就获救了,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办公室太远,过了这么久班主任也没有来。

    我不是傻子,我想到了一种我不敢相信的可能。

    我经历胆战心惊的两分钟,二蛋回来了,他手里拿着一瓶黄黄的液体,不是瞎子就一定能明白那东西是什么!

    魏升戏谑地笑,肆意俯视我,在我惊恐的眼中他的身影无限放大。

    “只要你承认你是野种,我就不让你被这东西淋到。”魏升摇晃着那黄色液体。

    “说,你是不是野种?”我惊恐地摇头,魏升面色一沉,而后,他拧开盖子,

    “不承认是吧?这童子尿洗澡你一定很喜欢吧?”我哭着说魏哥我错了,我不敢了,我以后一定老实,求你放过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

    魏升草了一声,说老子没你这种野种的小弟,收你当小弟还不脏了老子!就你也配当老子的小弟?真他妈不知天高地厚!

    他把瓶子里的尿洒了一些在我身上,阴恻恻地说还不承认?我摇头哭着说魏哥我真的知道错了。

    魏升愤怒,狠狠地把充满了骚味的尿倒在我的身上,我“啊”“啊”的叫,我这一瞬间几乎想要去死!

    “把他按住,老子让他亲口尝尝,这东西对他来说一定很美味。”魏升狞笑着说道,他的小弟二蛋和另外一个就过来把我按住,我被他们打得全身痛,哪里还有挣扎的余力?

    魏升蹲在我面前,笑说:“你是不是野种?是不是爹妈都不要的野种?”我没说话,魏升就把瓶口移到我面前。闻到那浓郁的尿味,我撑不住了,我崩溃了。

    “是,我是野种!爹妈都不要的野种!”我绝望地流泪说出来,心中对魏升的恨意简直快让我疯了!

    “呵呵,早这么说不就得了?瞎几把硬气顶个肺用?”魏升把那剩下的尿全部倒在我的身上,然后招呼着他的小弟赶走了几个学生,霸占了那几个学生的位置,而那几个学生也怕他怕得不行,根本不敢说什么。

    可是,我却心如死灰,班主任进来了,就好像没有看到我一样,自顾自地说着新生注意事项。

    末了她加了句大家要和睦相处不要挑事打架。

    我不知道这一天我是怎么过的,浑浑噩噩,像个活死人吧。

    而到了第二天,我才知道王杰竟然跟我在一个宿舍,这让如同行尸走肉的我吓得更加魂飞魄散。

    第一天王杰不在,宿舍里其他同学也嫌我是个灾星不愿靠近,只有一个床铺是空的,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王杰,老天,你真的要我死吗?

    第二天,王杰来宿舍了,他大脚踢开宿舍大门,抽着烟走到自己的床铺,我背对着通道,祈祷王杰没看到我,或者说不会注意到我。但恶魔一样的声音让我心中充满了恐惧。

    “唐明,下来呗,老朋友在同一个宿舍,你是不是该打声招呼啊?”王杰还是认出了我,还是说,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可是他有那么大的能量吗?

    我尴尬地转身,看着似笑非笑的王杰,说:“杰哥…”

    王杰呵呵一笑,让我下去,我只能听他的话,然后从床铺上下去,王杰还笑了,说:“不错不错,咱们还是上下铺呐。”

    我站在王杰面前,宿舍其他八也戏谑地打量着我,不无嘲讽和讥笑的意思。

    王杰嘴角一勾,竟然挥手要扇我脸!

    我躲开了,王杰骂了一声草,而后一脚踹在我肚子上,肚子是人体脆弱的一个部位,我一下就躬成了虾米。

    “玛德,你还敢躲啊?”王杰很凶残,在镇里小学我就领教过了,最后那一段时光,我每天都过得无比煎熬,没想到,我还要持续三年吗?

    王杰抓住我的脑袋,冷笑说:“行啊你,上了初中脾气见长啊,我兄弟魏升你敢顶撞,我要揍你你还敢躲了,厉害,厉害啊!”

    王杰把我的脑袋按在地上,然后对另外八个人说:“你们,给老子去洗脚,洗脚水端过来,不干的可以,后果自负!”

    也不知道是王杰太凶残,还是他们也想欺辱我,他们都去洗脚了。

    我知道王杰想要干什么了,心中除了恐惧之外,仿佛有另外一种东西几乎让我炸开!

    “杰哥,我做错了什么…我以后不躲了,可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断断续续地问出来,我很不希望是我想的那个答案。

    王杰嗤的一声嘲讽:“你千不该万不该得罪唐姐,你不知道唐姐如今多么可怕,她如果要你进医院,那真的谁都拿她没办法。”

    唐月!竟然,真的是她…呵呵!

    一盆洗脚水被端到了我面前,看着那混浊的洗脚水,我几乎要晕过去。

    “杰哥…求你放过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哇!”王杰根本不听,我被按到了洗脚水里面,我挣扎了一下,王杰就把我按住。

    尊严,我还有尊严吗?我什么尊严都没有了,没有了!我要奋起,我要反抗!

    “啊!”我发泄大叫,用头狠狠把洗脚打翻,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王杰。

    王杰大骂:“麻痹的,溅了老子一身水!”王杰狠狠地一脚踢过来,我又躲开了,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盯着王杰,我心里,除了恐惧,还有怨恨。

    恨唐月,恨王杰,恨魏升!给我一个机会,我要他们,生不如死!

    王杰怒气冲冲地过来踹我,后来他还招呼宿舍里比较胆大的两人一起动手。

    我浑身越来越痛,可是,我在心中发誓,总有一天,我要他们在我面前跪下忏悔!

    “别给我…翻身的机会…否则,我要你们…生不如死!”我在昏过去之前这样呢喃,也不知道王杰是不是有听到。

    等我醒过来,已经身在医院了,我躺在床上,身旁缠着绷带,青一处紫一处,要多惨有多惨。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医院的,可是这一整天我的人生充满了黑暗,我知道,未来三年,我的人生只会更加黑暗。

    我想到了死。

    而这是第三天,这三天成了我人生中最黑暗无光的三天。

    </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