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火流云 作品

第01章 半路出现的姐姐

    在我记事的时候,我爸爸外出领了个小女孩回来,爸爸告诉我她比我大一岁。

    那时候我看到自己有玩伴了很高兴,乐呵得不行,不过她不爱搭理我。那时候小一点不怎么懂事,所以也没明白她这是讨厌我,依然屁颠屁颠地想要跟她玩。

    我爸妈都让我得叫她姐姐,说以后她就是我姐姐了,还叫我以后长大了是个男子汉要保护姐姐。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明白这个姐姐其实很不喜欢我,从小到大都是,而让我很难过的是,自从她来我家,我爸妈对她极尽偏爱。

    好吃的东西,我爸告诉我说我是男子汉,让给姐姐。漂亮的衣服,我爸说我是男孩子,不需要打扮,也给姐姐。我饿了我爸妈让我自己找吃的,没有就算了,她饿了我妈立马下锅给她煮好东西。

    那时候我没少哭,明明我才是亲生的,可是我怎么看都变成了我才是那个外面带来的。

    小学我跟她都在一个学校,是镇里的学校,我家离学校有点远,后来我爸嫌路远就咬牙给我姐姐买了一辆自行车,粉红粉红的,非常漂亮,我看得眼睛发光,很想上去试试感觉。

    可这是我爸给她买的,好东西轮不到我。我也跟我爸说远,走路要走好久,我爸说走习惯了就好。

    我就问我爸我可不可以也跟姐姐一样?我爸说不行,你是男孩子,要锻炼,好了别添乱了,嫌远不想去可以去田里干活。

    我委屈得哭了,转身就出门,一个人在田边哭,好吃好喝好穿的轮不上我我忍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可以有我就不可以?

    这时候起我就真的特别讨厌她,讨厌她那张嘴脸。可是说真的是,她越长越漂亮了,虽然才六年级,但确实漂亮得让男生都会忍不住多看几眼。所以她在我们学校很有名,可我怎么看我都觉得她特别恶心。

    她也从来不跟人说她有我这个弟弟,甚至有一次我听到有人问她家里有什么兄弟没,她笑着说没有。

    在学校,我就算遇到她,她也把我当作陌生人,第一次相遇我想叫她姐姐,她好像看出来了,就先开口说:“咦,咱们学校还有这样的土包?这是谁呀?”

    从那时候起,我就明白了,她不想让人知道有我这个弟弟,我又不是傻。现在我五年级她六年级,她的大名都传到我们年段来了,说是六年一班有一个超漂亮的女生,叫作唐月。

    我一听就想,这不是她的名字吗?之前她有名,大家也只是知道她漂亮,没人知道名字,这个年纪大家更主要的是想着玩,漂亮是一码事,知不知道名字又是另一码事。

    六年级是毕业生,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出了一件跟我无关,但是却让我遭殃的事情。我这个所谓的姐姐作弊了,而且,被抓了个现行。

    我回到家的时候,爸爸不在,好像是被叫去学校了,其实我们学校也不是特别严,这种事情大多是程序性的叫家长过去教育一样。

    我姐姐坐在家里很不安,我妈妈一个劲儿安慰她,说没关系的,爸爸会摆平。

    我心想要是我作弊被抓,我妈会不会这样安慰我?很快我就知道了答案,那就是:不会。

    姐姐唐月不时地盯着我,我被她看得发毛,我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总觉得有糟糕的事情要发生。

    中午的时候我爸回来了,他脸色不大好,看了唐月一眼,却只是叹了一口气不打不骂。

    唐月紧张地到我爸面前,她红着眼睛,不知道跟我爸说什么,后来我爸看向了我,眼神说不出的凶狠,就好像我犯下了滔天大罪一样!

    我妈也看向我,眼里好像很失望,然后唐月哭了,我妈给她擦眼泪。我爸忽然冲过来对我就是一巴掌甩过来。感受到脸颊上的疼痛我愣住了。然后很不争气地哭了。

    为什么打我,为什么打我啊!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什么都没有说啊!

    我爸并没有停手,而是一边打一边骂:“你行啊你!你竟然教你姐姐作弊,还说这样我们就会高兴?你他妈的怎么净不学好!老子生你有个屁用!”

    我“啊”、“啊”的惨叫,哭喊着说我没有,我确实没有啊!在学校她根本不跟我有任何交流,我根本不可能教她作弊啊!

    这一瞬间我就明白了,如果是我作弊,我一定会被我爸打死,而她,会一点事情都没有。

    就像现在,我爸打我,我妈也当作没看见,只是安慰她哄她。

    这一瞬间,我心中充满了恨意,我更下定决心,我要远离她,远离我这个家…

    我被我打得流鼻血他才解气停手,还吐了一口唾沫说生了个废物,不上进的东西。

    我躺在地上,贴着冰凉的地板默默流泪,我的嘴也肿了,很痛很痛,连话都没有办法。

    后来我痛得昏过去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镇诊所。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伯推了推眼睛说孩子,醒了?喝点水吧。

    诊所老伯递水给我,让我喝下去,我也感觉口干舌躁,所以大口大口地喝。

    喝着喝着我就流泪了,我忽然明白,我的家没了,至少在我心里已经死了。

    “孩子你哭什么?谁把你打了,打得这么狠。”老伯这样问我,我心里很难受,只是一个劲流泪,难道跟他说这是我亲爹打的?

    我不说话,他也不问,只是说我得好好休息两天,暂时不要去学校,让我爸妈给学校请假。

    我擦了擦眼泪,问他我可不可以住在这里?睡地板也可以。

    他愣了一下,然后慈祥地说可以,不过他叫我睡另外一张病床,说是那张病床比较没有让病人躺过。我默默地不说话,我很感激他,这样已经让我很满足了。

    可能是伤得不轻的缘故,所以我很快就睡了。

    老伯会给我带吃的,我想要去学校他也不同意,说是我的身体不允许。

    病人比较少,他就盯着我,我心里感动得不行,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关心我了,自从唐月来到我家,我的生活就变样了。

    我流着泪吃着他给的早餐,他也没有问我什么了,就这样,他让我在他这里呆了三天。

    这三天,就好像没有别人在我的生命里一样。

    我的学业是不能放弃的,我想要彻底摆脱唐月,我必须考好,以她的成绩,肯定去不了一中,可是我有信心!

    我脸上没有什么伤,所以我放心地来到学校。

    我到班级,许多同学看到我都很惊讶,但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小声跟旁边的人议论。

    我在位置上坐立不安,我看到我的好朋友林然,但是他看到我就僵住了,然后气愤地说没有我这种朋友。

    我愣住了…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唐月把我“教她作弊”的事情传出去了。我遭到了绝大多数同学的唾弃!

    我委屈啊,我奋力争辩,可就是这样的一件不存在的事情,就好像已经成为事实一样,没人相信我!我几乎要疯了,我感到恐惧,好像世界上只有我自己一个人了一样。

    像噩梦一样度过了五年级,我也成为了一名毕业班的学生。

    这一年我回家次数不多,更多的是到诊所老伯那里去。我爸妈也乐得清闲似的,唐月也像我猜的那样,只考上一所普通初中。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这样,我只要进了一中,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可是我还是错了。

    唐月毕业那会儿,我刚出校门口,我就看到唐月和我爸妈在门口等我,我几乎不敢相信!同时心里也怦怦直跳,会不会…他们都悔改了?我错得更离谱了。

    我爸冷着脸让我回去,我只能跟着他了,一进家门他就踹了我一脚,我翻倒在地上,惊恐地仰望我爸。

    “你把你姐姐的车弄坏了是吧?行啊你,都他妈懂得报复是吧?”我爸这样说,然后抡起拳头往我身上砸,我痛得大喊,依然是苍白无力地说没有。

    我爸根本不听,我看到唐月眼中的笑意,一种得意!我明白,我被她陷害了!

    唐月,唐月!我迟早要跟你算这笔账!

    我心里咆哮,再一次被我爸打得昏过去。

    醒过来,是熟悉的药水味,熟悉的环境。我痛得不能动弹,可见我爸这次下手多重了。

    老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叹气。

    养了一周的伤,我才回到医院,我整个人都变得安静,一心只有学习。

    而且我也学聪明了,每次出学校肯定看一下有没有我爸的身影,确认没有之后才会出去。

    可是,大概是六年级上学期期中吧,我们班的班霸王杰,突然找上了我。

    “小子,有钱不啊?借我们点上网呗。”王杰拦住我,带着他几个朋友不怀好意地说道。

    我小声地说没有钱,王杰嘿嘿嘿的笑,说不可能,怎么说也会有个两三块吧?然后过来要搜我口袋,我退后一步说真的没有…王杰骂了麻痹的,还躲?然后他把我一拳把我撂倒。</p>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