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七章暗恋,你未婚夫好生猛!

    专属于裴奕霖的狼式吻,他将她的嘴狠狠咬了个遍,双手也不规矩的在她身上乱摸,要不是这儿还有人看,索性就在这儿将她办了!

    被咬了,自然要咬回去。

    但宋浅不准备这样做,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也太丢脸了!

    她出手揪住裴奕霖腰腹上的肉,裴奕霖咬得越用力她揪得越用力,逼得裴奕霖不得不松开。

    “你狠!”裴奕霖低冷一声,看着宋浅高高肿起的唇瓣,心情很意外的变好了。

    宋浅摸着自己又痒又痛的嘴唇,看向裴奕霖眼中残留的怒意,她的怒意更多。

    而在不到十米远的地方,班上其他同学也都纷纷见证着宋浅与裴奕霖的激吻。

    “宋浅,你……男朋友,好生猛!”班花许婷说,还冲裴奕霖眨了眨眼睛。

    宋浅深吸口气,没裴奕霖的乱来,让她感觉丢脸极了。

    她只是想来好好的吃一顿饭,他非得跟她事事计较清楚吗?

    “哼!没事跑到这儿来秀恩爱,还真是开放呢!要不脱了衣服直接做好了!”姜丽羡慕嫉妒恨,然后踩着高跟鞋离开。

    许婷暗笑,也和其他同学慢慢走开,将这个角落之地留给裴奕霖与宋浅。

    宋浅这才认真的看向裴奕霖。

    “如果我没打听错,向家正在筹备婚礼,而新郎就是你。”宋浅冷声。

    “你也知道了?”裴奕霖问,“是尉迟皓蓝告诉你的?”

    “这种事,还需要别人告诉我吗?”宋浅冷笑了下,“向家的人有多想我死,你的家人有多想我死,你比谁都清楚吧?”

    “他们对你做了什么?”裴奕霖问出话来,自己都感觉丢脸。

    裴奕霖保证道:“我能解决。”

    他只是需要一点儿时间。

    “那就等解决完再说。”宋浅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如果说裴奕霖在宋浅面前是只纸老虎,那宋浅绝对是只真老虎。

    只要他不惹毛她,她忍,一旦惹怒她,某男就只能等着乖乖挨训了。

    暗夜帝国老大身兼金牌总裁要职的裴奕霖还有畏妻的潜质,真是没人看得出来!

    说出去,鬼都不信!

    “在事情没解决完之前,你有什么权利做萌萌的爹地,又凭什么做我的未婚夫?”说完,宋浅冷漠的就走了。

    裴奕霖站在原地,阴冷的气势压迫着靠他近的每一个人。

    看着宋浅一个人坐在那儿,裴奕霖转身,离开酒店。

    他今天真是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样的结果,他都不知道回去要怎么跟宝贝女儿说。

    宋浅看见裴奕霖的背影,她没去追他,如果说她要为自己争取什么的话,那就是裴奕霖妻子的位子,而且,不允许他有纠缠不清的婚事或者感情。

    在那之前,她不希望自己再跟他糊里糊涂、不清不白的相处……

    出了酒店,裴奕霖的脸是猪肝色。

    他一个电话吩咐下去:“去,找出向家最近是不是派了杀手出动。”

    “是!”

    “如果有,格杀勿论!”

    “主上?这……”

    “有异议?”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办!”

    挂断电话,裴奕霖气得快要爆炸了!

    他几乎整天都与宋浅待在一起,并没察觉到有杀手靠近她,也相信她的能力,所以根本不认为宋浅会有危险。

    但他怎么能够忽略,向家和母亲,哪里可能会轻易放过宋浅呢?

    他们肯定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对宋浅做了很多事情。

    难怪,宋浅会用那样的态度对他,也难怪,她不信任他。

    他不怪她,他只怪自己,自以为已经为她做了很多事,却连她身边潜伏的危险都没注意。

    该死的!

    好丢脸!

    他裴大少铁了心要保护的女人,若是谁敢跟他叫板,他就六亲不认!

    ……

    宋浅继续安静坐在酒席上为王老师的生日庆贺,只是她的脸上多了一分让人不敢惹的冷漠气质。

    大家说说笑笑,她也只是附和的听,没有搭理人。

    这时,王老师走过来敬酒,好奇的问:“浅浅,你未婚夫呢?”

    “他忽然临时加班,有事先回去了。”宋浅解释道,“刚才他没找到您,所以让我代替他表示歉意。”

    “有事就先去忙,没关系的!”王老师赶紧说,“我真要恭喜你,找到个那么好的未婚夫。”

    姜丽还在为裴奕霖不理她的事情生气,怪腔怪调的说:“王老师,宋浅的未婚夫可是个大忙人呢!一般人可不轻易能见到。”

    “嗯?”王老师不明白姜丽的意思。

    “看她未婚夫那身装扮,身上没有哪一件东西是低于六位数的,应该是个超级土豪吧?也不知道宋浅是从哪儿勾引来的。”姜丽说。

    宋浅眸光敛下,王老师的脸色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王老师以着严厉的口吻说:“丽丽!你都已经长大了,说话别再那么口无遮拦了!”

    “王老师教训的是。”姜丽没有一点儿歉意。

    王老师暗暗拍了拍宋浅的背,宋浅冲她温柔一笑,将刚才的阴厉之色收起来。

    王老师这才再举起酒杯,跟一桌来庆贺的同学说:“感谢大家今天能来,为你们干杯!”

    “祝王老师生日快乐!”学生们齐声说。

    宴会散场后,宋浅帮着王老师做了很多事,等忙得差不多了,她看看时间,刚好快要上班了。

    宋浅说:“王老师,那我就先走了,改天你有空了,我们再约出来吃饭。”

    “今天真是谢谢你。”王老师很和蔼,“要不是有你帮忙,还有好多事都忙不完呢!”

    “别跟我这么客气。”宋浅轻声,再与王老师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这个时候,姜丽也刚喝完酒,勾搭完几名成功男士,准备坐车回去。

    眼前忽然冒出宋浅的影子,姜丽吓得拍了拍胸膛,怒道:“你想吓死人啊!”

    “你死不了。”宋浅冷冷地勾起唇角,“只不过,会比整容前还难看就是了。”

    说着,宋浅在姜丽的脸上快速打了好多下,等姜丽尖叫的时候,宋浅已经不见了人影。

    再看姜丽,她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已经严重变形,刚垫的鼻子,刚修的脸型,全毁了……

    上了一辆出租汽车,宋浅便向公司赶。

    她的脑子里忽然冒出裴奕霖离开前的模样。

    他现在已经气炸了吧?中午肯定没吃饭!

    宋浅的眉头一拧,对司机说:“靠边停吧。”然后,下车,走去一家饭店买了两菜一汤,再赶去公司。

    裴奕霖就坐在办公室里,见宋浅回来了,他窃喜过后,表情依旧冷漠。

    是什么东西,好香!

    裴奕霖忍不住抬眼,正看见宋浅笑着在看他。

    “笑什么?”裴奕霖语气粗粗的。

    宋浅笑问:“知道饿了?”

    “我吃过了。”裴奕霖不服气,“去吃的大餐!今天中午那意大利厨师的水平发挥超高,只可惜你没口福,他很忙,已经出国了。”

    那位意大利厨师的水平确实发挥超高,只不过,没心情的裴奕霖才吃一口就吐了,然后大发雷霆将厨师赶走了。

    “这样啊!”宋浅倒也不郁闷,“那这份饭我拿去给康路吃。”

    “回来!”裴奕霖急了,“拿去倒掉!”

    “多浪费呀!”宋浅故意气裴奕霖。

    裴奕霖果真就被气到了,为什么宋浅就是不肯说两句好话跟他服个软呢?

    他黑眸一暗,使出绝招:“再惹我,沙发伺候!”

    宋浅不吱声了,她的“小妹妹”还很痛,经不起折腾。

    她老实地把饭送到裴奕霖的办公桌上,说:“吃吧,特意为你买的。”

    裴奕霖立即露出个笑出来,虽然他还不满足为什么不是宋浅特意做的,但她能有心替他买饭,就已经很开心了。

    裴奕霖忽然发现,他对宋浅的要求怎么越降越低了?

    宋浅勾起唇角一笑,回到座位上,打开电脑,再看看桌上堆积如山的文件,轻呼一口气。

    她才一天没来上班,事情就已经有这么多了吖!

    “累吗?”裴奕霖语气心疼。

    他就说要将事情都交给毕云涛做,可宋浅坚持要做力所能及的事,压根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宋浅摇头,然后就已经投入到工作中了。

    裴奕霖拧起眉头,走到宋浅身边,将她打开的文件夹关上。

    “我在吃饭的时候,你不许工作。”裴奕霖冷声吩咐。

    “裴总。”宋浅细眉一动,“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了,你是总裁,你可以休息,我是员工,我得遵守员工守则。”

    宋浅本来就是空降部队,她不希望自己在所有同事的眼里都是裴奕霖的、情人。

    “情人”这个词语,她很不好消化。

    “你怎么还喊我裴总?”裴奕霖不满,“不是让你想一个独特的名字喊我吗?”

    “独特?”宋浅思忖了会儿,问:“‘冰块’算不算独特呢?”

    “冰块?”

    “对呀!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冷冰冰的,就跟个冰块似的,让人不想靠近。”

    “第一次见面。”裴奕霖去回忆着。

    他的嘴角勾出一抹深邃的笑意,自上而下打量着宋浅,问:“你是不是那个时候就开始暗恋我了?”

    宋浅的唇角尴尬地动了动,“你该是……从那个时候就暗恋我了吧?”

    “暗恋?”裴奕霖笑得很夸张,他对宋浅还算是暗恋?

    他对她的感兴趣都表现得那么明显了!

    宋浅忽然好奇的问:“你长这么大,该不是没有暗恋过人吧?”

    裴奕霖立即反问:“难道你暗恋过?”

    见宋浅的表情愣了下,裴奕霖已经猜到那个答案了。

    “是谁?”裴奕霖冷声,表情立刻就变阴了,“你最喜欢的是不是那个男人?”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