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六章满足她的任何需求!

    裴奕霖抓着宋浅的力气非但没松,反倒是更紧了,这个女人万一真逃跑了,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男才女貌耶!”

    “也只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才配得上这个男人吧!”

    “好烂漫!”

    “上天呀,把这个女人的幸福分一丢丢给我吧!”

    人群里的议论声不断,大部分都是好的。

    裴奕霖轻笑,帅气飞扬,引得不少女生尖叫连连。

    “我想你想得手酸。”裴奕霖的声音半是温柔半是调戏。

    宋浅脸颊一红,“你……”真是囧死她了!

    裴奕霖敲了敲宋浅的小脑袋,“想歪了吧?”

    宋浅倒抽一口气,为什么她更习惯裴奕霖冷冰冰的时候呢?

    难道她有找虐倾向?

    裴奕霖笑道:“我的意思是玫瑰花拿得手酸,你还不接过去?”

    宋浅很不得将裴奕霖与他的玫瑰花丢到九霄云外去,谁能告诉她,他现在到底是要干嘛?

    “今天别闹。”宋浅以着只有裴奕霖能听见的声音说:“我保证,喝完酒席马上就回公司。”

    “接你回公司比较保险。”

    “什么?”

    “我中午没饭吃,跟过来蹭饭的。”

    “鬼信哪!”宋浅很不给面子地拆穿,“你开得起直升飞机,还搞不定午饭?”

    “没有你在,吃什么都没胃口。”

    宋浅的脸彻底红了,她发现,熟悉之后的裴奕霖根本就是个厚脸皮。

    他可以拿各种肉麻的情话堵她的嘴,然后转眼过后,他就根本像没说过那话的人,依旧过得逍遥自在,而且,也可以瞬间就变冷漠起来,留下她一个人不适应。

    真是服气他了!

    不过,他只有在她面前才这样,仔细想想,她的心情好像是幸福开心与恼火无奈并存。

    “浅浅!”王老师惊喜一声,“这是……你男朋友吗?都来了,怎么不快进来坐?”

    “他不是我……”

    “王老师好,我是浅儿的未婚夫,我姓裴。”裴奕霖谦谦有礼的与王老师握手。

    他很顺手的将宋浅搂进怀中,“一直都听浅儿说起您,对她照顾有佳,是她的良师益友,今天才有幸能见到,祝您生日快乐。”

    王老师笑得合不拢嘴,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宋浅带男伴呢,而且还是位这么优秀的!

    “王老师,祝您生日快乐。”宋浅温柔出声,然后将裴奕霖给她的玫瑰花送给王老师。

    裴奕霖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奇怪。

    他生平第一次送花给女人的时候是那次约宋浅看电影,她没去。

    今天是此生第二次送花给女人,竟然转手就被送给了别人。

    他这辈子是没有送花的命吗?

    “快乐,快乐,大家一起快乐!”王老师笑嘻嘻的,“只要你和小裴过得幸福快乐,我也就开心了。”

    裴奕霖搂得宋浅更紧了,说:“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然后冲她神秘的眨眼。

    王老师笑得更高兴了。

    宋浅汗颜,感觉裴奕霖肯定会很讨丈母娘的喜欢。

    她的鼻头忽然一酸。

    她从小就被丢弃在孤儿院,这么多年了,压根就没有想过爸妈是什么样的,怎么忽然之间就想起他们来了呢?

    裴奕霖注意到宋浅脸上有片刻的黯然,再要仔细捕捉的时候,她已经恢复了笑脸。

    这个女人的心思,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猜!

    而且,在她心里好像有很多不好的事情,一直都被她拼命压抑、隐藏着。

    裴奕霖的眉头轻轻拧住,他很希望有一天宋浅能对他完全敞开心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对他看似迎合,其实拒绝。

    “快进去坐,我去那边招呼下别的客人。”王老师说。

    宋浅点头,走去人情区送上自己的一份薄礼。

    还没等宋浅对记人情的人开口,裴奕霖已经给了宋浅一张支票,上面写着金额十万。

    她瞪了他一眼,嘀咕着:“把你土豪的本性收回去!”

    “怎么?嫌少?”裴奕霖问。

    他很自觉地又掏出一张支票来,再递给宋浅一支笔,让她自己填金额。

    宋浅恨不得一脚向裴奕霖踢过去,“记住你只是来蹭饭的身份,如果你敢弄出什么下不来台或着被哄上天的动静来,我就……”

    裴奕霖一脸的无赖:“你就怎么样?”

    宋浅的唇角尴尬的动了动,看裴奕霖这模样,怎么都不让人省心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她还特意附上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宋浅从包里拿出五千块交给收礼金的人,记上自己的名字之后,与裴奕霖一块儿进到酒宴大厅里面去。

    “那这张支票你拿去用。”裴奕霖说,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宋浅有种裴奕霖钱花不完的感觉,那他也可以存着啊!

    见宋浅不搭理他,裴奕霖索性拉住她的手,将支票放进她手中。

    “裴奕霖。”宋浅拧起眉头,“你到底想干什么?都说我喝完喜酒就会回公司,你跟来干嘛?”

    “闺女叫我来的。”裴奕霖将责任推给钱萌萌。

    宋浅满头的黑线,同时,她越来越发现,其实钱萌萌真的很喜欢裴奕霖当爹地啊。

    最近,女儿的所作所为,好像都是在凑合爹地妈咪能够在一起呢!

    想着,宋浅的眸光暗了下来。

    她喜欢裴奕霖没错,但她还没准备好接受。

    她不确定自己,也不确定裴奕霖。

    “你……”宋浅吞吐着,“很喜欢萌萌吗?”

    “屁话!”裴奕霖炸毛,忽然又说:“单纯当做女儿的喜欢,我没有恋童癖。”

    宋浅不由轻笑出声,用调戏的目光看着裴奕霖,说:“好自豪哦!你竟然没有恋童癖耶!”

    看见宋浅唇角勾起的甜笑,裴奕霖的身体很自然的就起了反应。

    “你勾引我!”裴奕霖四处看了看,像是在寻找合适的地方就地将宋浅办了。

    宋浅向后微退了一步,转移话题:“找个位子坐下。”

    裴奕霖堵住宋浅,“你现在做什么都必须得花我的钱。”

    他固执地将支票塞回宋浅手里,“你自己的钱存着,更何况,你自己还有钱吗?”

    宋浅不爽,“别把我说得这么寒酸好不好?”

    她可是堂堂金牌杀手,之前的积蓄虽然在钱萌萌身上花光了,之后赚的钱也都投入到钱萌萌身上去,但并不代表她一分钱不剩啊!”

    “总之,就这么决定了!”裴奕霖很愉悦,“你要刷卡可以刷卡,要取现金就去兑支票,小到一分钱,上不封底,用多少都由我出。”

    好土豪的口吻。

    他那么骄傲又自豪,自己可以在金钱上满足面前这个女人的任何需求。

    “我不要。”宋浅将支票还回去,“你只需要每个月按时给我当保镖和秘书还有扮演假未婚妻的工资就可以了。”

    有那些劳动所得,她也能大赚一笔,而裴奕霖给她的那张金卡,她也已经塞给钱萌萌了。

    毕竟,钱萌萌身为裴奕霖的女儿,是铁打不变的事实,花裴奕霖的钱是应该的!

    可裴奕霖却恼了,问:“你还在扮演假未婚妻?”

    难道不是吗?

    为了引起不必要的争执,宋浅脱口而出的话又收了回去。

    可实际上,他又没向她求婚,也没对她有过任何实质性的表示,两人除了肉体上有接触,心灵上,真的有交流吗?

    宋浅觉得不公平,至少,她喜欢他,就不是因为他的身体。

    但他对她的好感,有可能只是一时新鲜的兴起,有可能,只是贪恋她的身体罢了。

    裴奕霖的眉头忽然拧紧,宋浅虽然没答话,但她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裴大少好挫败,他全心全意为了眼前这个女人,一再刷新自己忍受能力的极限,而这个女人却放任他一个人演独角戏?

    他扼住宋浅的手,要为自己讨个公道。

    这时,一个女声响起:“呀!这是宋浅呢!我们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宋浅完全不记得自己有见过这个人。

    这些年她虽然和班上同学来往得不多,但她记忆力很好,不至于对眼前的人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呀!

    “是我呀!”女同学笑起来风情万种的,“我是姜丽呀!”

    姜丽。

    高中时期,被评为班上最丑的女人。

    可眼前这可是个大美女,大眼睛,小鼻子,薄嘴巴,怎么看都有股韩星味儿。

    宋浅恍然大悟:姜丽原来是整容了!

    “记起我了吧!”姜丽笑道,再指着裴奕霖问,“这是你哥哥吧!你好,我叫姜丽,目前还单身哦!这是我的名片。”

    裴奕霖的余光都没看姜丽一眼,阴冷着一张脸,恶魔似的瞪着宋浅,等她给他解释。

    宋浅无奈,知道裴奕霖这是又开始小气了。

    他这个人呀,脾气大,性子冷,还急躁,尤其是,醋劲怎么那么大?

    宋浅暂时不管裴奕霖,对姜丽说:“他是……我朋友。”

    “朋友?”裴奕霖的语调阴阳怪气的,一个脾气,他就将她往墙壁上推去。

    “作为你朋友的权限还真是有点儿宽!嗯?”裴奕霖黑眸阴厉,“可以抱你、吻你、要你、不停的要你!”

    想起尉迟皓蓝也是宋浅的朋友,裴奕霖又开始瞎吃飞醋了。

    宋浅羞囧,而裴奕霖的唇已经凑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