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五章可供消遣、玩闹的对象?

    “喝了。”裴奕霖吩咐的语气。

    郝医生说过,宋浅现在的身子不能怀孕,否则,大人小孩都危险。

    宋浅不解,裴奕霖好端端的给她避孕药干嘛?

    裴奕霖懒得解释,道:“让你喝就喝,我们怎么还不先过过二人世界再要孩子?仅此一次,以后,我会注意用套。”

    他知道吃避孕药对女人身体不好,从来没用过避孕套的他,今天还破天荒地买了盒回来。

    见裴奕霖忽然就脸红了,宋浅完全不知道他是在替她着想。

    望着他去浴室的背影,她愣了好久。

    难道一场激情的缠绵过后,他给她的,就是一盒避孕药吗?

    他这算是……

    负责任的做法吗?

    怎么看都不像啊!

    还是,她已经沦为可供他消遣、玩闹的对象了吗?

    宋浅一赌气,端过水就喝下两粒药。

    他不想要孩子,她还不想再跟他生呢!

    裴奕霖洗完澡出来之后,宋浅这次是真的睡着了。

    他温柔一笑,指腹摩上她的额头,温柔地落下一枚亲吻。

    他也真是奇怪啊!

    有那么多女人可供挑选,他偏偏就看上她这样的。

    只不过,他的心情好像很好呢!

    裴奕霖拥宋浅到怀中,似乎这个姿势睡得更安稳,宋浅很配合的抱住他,将头埋在他的胸膛。

    “傻傻的。”裴奕霖轻声,眉宇间是少有的温柔,“要一直这样乖。”

    裴奕霖还没有睡意,想起这段时间与宋浅所发生的事情,因为有她在,他的生活无形之间变得精彩而且充满了意外的期待。

    原本墨守成规的生活忽然之间就变得新奇了。

    他不确定自己下一秒会不会被她气爆炸,却也更加不肯定会不会再下一秒就被她哄上天。

    他所有的情绪,温柔或者冷漠,开心或者疼痛,全部都是因为她。

    真是头疼哪!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这样“栽在”女人手上。

    ……

    对于在裴奕霖怀中醒来的事实宋浅已经一点儿都不陌生了。

    只是,一想到昨晚他给她避孕药的事情,她还是十分不爽。

    “醒了?”裴奕霖的声音温柔,带着些倦意。

    宋浅问:“我今天能不能请假,不去上班?”

    裴奕霖拧眉,“你还没休息好?那里还痛吗?”

    “不是。”宋浅赶紧摇头,“只是中午有点儿事情,所以,想请假。”

    “什么事?”裴奕霖盘根问底。

    “又不是大事,也要向你禀报吗?”

    “你是我的员工,直接归我管辖,为什么要请假我都不能知道?”裴奕霖完全占理的口吻。

    宋浅懒懒地打个哈欠,说:“是……大学一个对我很好的老师六十大寿。”

    原来是这样。

    裴奕霖问:“什么时候回来?”

    “中午喝完喜酒就回来。”宋浅轻声,“下午的时候,我想带萌萌去医院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她懊悔地撅嘴,“已经拖延好久了,一直都没带她去。”

    “做什么检查?”裴奕霖不想让宋浅操心钱萌萌的病情,“上次郝医生不是都替萌萌检查过了吗?”

    “会不会是没检查出来呢?”宋浅问,“我心里总有种感觉,好像萌萌会得什么病似的。”

    “哪有你这样做妈咪的?”裴奕霖将宋浅的想法堵回去,“一心希望自己的女儿身体出毛病吗?”

    “不是。”宋浅不明白裴奕霖怎么会这样理解,“我只是觉得检查一遍放心些,没什么病当然最好啊!”

    “郝医生是全国出名的怪才医生,没有他看错的病。”裴奕霖冷声,“我看你是故意不想去上班,胡乱编的理由吧?”

    “我哪有!只是……”

    宋浅的话还没说完,浓情早安吻就开始了。

    一直吻到宋浅没有任何异议,裴奕霖才停止。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不乖!”裴奕霖的声音里全是窃喜,“不过,我看你是故意惹我,想要我吻你。”

    宋浅都已经懒得解释了。

    既然裴奕霖的自我感觉这么优越,一大清早的,她也不好意思打击他呀!

    ……

    宋浅在读高中的时候,因为历史成绩好,与这位历史王老师的关系也处得最好。

    高中聚会宋浅是从来不去的,她只是偶尔会单独请王老师出来吃饭,小聚一下。

    王老师是高中时期的班主任,宋浅这次去参加生日宴会,肯定会碰到不少老同学。

    只不过,她对老同学唯一的印象,就是当时有个男生疯狂地追求她。

    她在运用吓唬、打骂、冷漠、嘲笑等各种方式拒绝之后,那男生竟然到处诋毁她,被她狠狠修理了一顿,男生就转学了。

    回想起来,宋浅觉得当时的年纪还真无聊加幼稚。

    只是喝顿喜酒而已,宋浅并没有带钱萌萌出席。

    她坐在公车上,望着车窗外的风景,悠闲静谧,引得不少人偷偷看她……

    慕华集团。

    裴奕霖正在召开会议,手机响起,是钱萌萌打来的。

    裴奕霖做了个暂停的动作,拿起手机到外面去接。

    与会者集体诧异:裴总在会议途中接电话的情况,这似乎是第一次啊!

    看来,打电话的那个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喂,宝贝女儿,找爹地有事吗?”裴奕霖的声音温柔得似要滴出水来。

    “嗯哪!宝贝女儿找爹地,有件好大好大的事情呢!”钱萌萌夸张道。

    裴奕霖不由笑了,“说吧,是什么事?”

    钱萌萌问:“今天中午妈咪喝喜酒,爹地去吗?”

    “不去啊。”裴奕霖不解钱萌萌的用意,“你妈咪喝完喜酒就会来上班。”

    钱萌萌故意降低了语气,“爹地,你真粗心。”

    “怎么了?”裴奕霖直觉有事,“宝贝女儿,有什么事情要告诉爹地。”

    “虽然爹地粗心大意的,但有宝贝女儿细心就可以啦!”钱萌萌在说正事之前不忘记先夸夸自己。

    她继续道:“妈咪在读高中的时候,有个男生疯狂迷恋她,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在哟!”

    裴奕霖眉心一紧,不由去想那“疯狂迷恋”的程度有多深。

    “妈咪当时还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可现在,妈咪不仅是个大美人,那身材怎么样,爹地你最清楚了吧!”钱萌萌问。

    裴奕霖唇角一勾,“当然清楚!”他爱不释手。

    “以妈咪现在的姿色,肯定会让不少男人血脉喷张。”钱萌萌语调认真,“我听说啊,‘没事搞搞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爹地你要小心哟!”

    裴奕霖相当自信,“谁敢跟我抢女人?”

    “可是,有几个人知道我妈咪是你的女人啊?”钱萌萌终于说到重点了。

    裴奕霖眸光一亮,虽然钱萌萌的话略有夸张,但一想到宋浅那姿色,指不定今天要被多少人垂涎。

    那女人是他专属的,别人拿去幻想都不可以!

    “爹地马上就去陪你妈咪参加生日宴。”裴奕霖说,“并且宣告天下,她宋浅就是我的女人!”

    钱萌萌恨不得立马喊“耶嘶”,她强装出一副漠不关心的口吻,说:“爹地,你可要打扮得帅气一点儿,给妈咪长脸。”

    裴奕霖反问:“你爹地还需要打扮才帅吗?”

    钱萌萌笑道:“爹地打扮之后,可以更加惊艳呀!”

    更加惊艳?

    裴奕霖唇角的笑意勾得更深,那他今天中午,就好好出出风头吧!

    听女儿的话,总之是绝对不会出错的!

    挂断电话之后,钱萌萌与成宪还有裴佩佩三个人同时大笑出声。

    “击掌!”三人已经混得很熟了。

    宋浅问裴佩佩:“裴姐姐,你说,爹地这次会成功拿下妈咪,然后娶妈咪吗?”

    裴佩佩点头,“奕霖舅舅这边是肯定没问题的啦!就看你妈咪那边是个什么态度了。我总感觉,他们两个之间还别扭着什么事情似的。”

    钱萌萌偷笑,妈咪喜欢爹地这一点已经很明显啦!

    妈咪别扭的,可能是爹地六年前要她的方式吧!

    宋浅才下公车,她莫名其妙的浑身一抖,好像有人在说她坏话。

    她没在意,才刚准备进酒店,街上忽然变得异常热闹起来。

    “快看快看!直升飞机耶!”

    “哇塞!这是哪个土豪大驾光临啊?看样子,是要着地了耶!”

    “天哪!这么拉风的出行方式,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梦一次也好吖!”

    “我们打赌,那土豪肯定长得超级丑!”

    “你这是对有钱人有偏见呀?”

    ……

    大家纷纷议论着,宋浅也起了好奇心。

    这是哪个土豪这么招摇?

    而且,她倒是真想看看他到底是长得丑还是帅呢!

    直升飞机在宋浅前面不远处的大坪上停下,下来一个男人:裴奕霖。

    裴奕霖手中捧着一束红玫瑰,忽略所有人,目光锁定宋浅。

    顿时,宋浅感觉头顶有一群乌鸦飞过,她四下看了看,然后头也不回地就往酒店走。

    这个男人!

    他又搞什么名堂!

    裴奕霖加快脚步抓住宋浅,他浓眉一扬,“想跑?”

    宋浅立即成为大家羡慕嫉妒恨的对象,备受指点。

    “你疯了呀!”宋浅低声。

    这位裴大总裁,不是很爱面子的吗?大庭广众之下,他怎么做出这种事情来?

    而且,再看看他,今天好像很特意地打扮过一番。

    他这是要干嘛?

    求婚吗?

    宋浅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你快松开我,然后坐直升飞机回去,假装你认错人了。”宋浅提议。

    裴奕霖回头看看直升飞机,示意他们飞走。

    宋浅汗颜,又一次被裴奕霖操控在手心里的节奏。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