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四章坏了,无法安静的夜晚

    裴奕霖加完夜班回来之后,宋浅正抱着钱萌萌躲在卧室。

    今天,所有人看见她,脸上都是暧昧的暗笑,看得她背后凉飕飕的。

    而裴佩佩甚至是笑得前俯后仰,恨不得将昨晚的场景都录下来,再给宋浅看一遍重播。

    呜呜——

    以后,她再也不这样了……

    还怎么见人嘛!

    “萌萌,怎么还不回房睡?”裴奕霖问。

    “妈咪说,让我今晚睡这儿。”钱萌萌很不介意的供出宋浅是主使。

    宋浅忙用钱萌萌的身子挡住裴奕霖打量而来的目光。

    好心虚。

    她竟然不敢看他!

    “去儿童房睡。”裴奕霖轻声,“你这么大了,不能再跟爹地妈咪睡了,知道吗?”

    “为什么不能?”宋浅急了,“我的女儿,我说能就能!”

    “现在也是我的女儿。”裴奕霖漠然,“而且,我是一家之主,听我的。”

    说着,裴奕霖抱起钱萌萌走去儿童房。

    卧室外,裴奕霖在钱萌萌的脸颊亲一口。

    他道:“爹地已经在想办法治你的病了,别担心,爹地、妈咪都不会离开你的。”

    钱萌萌点头,也亲了裴奕霖一口,“爹地,那你要好好照顾我妈咪,不许欺负她,我可就把她交给你了。”

    就像是结婚时,岳父托付女婿的口吻。

    裴奕霖笑着用鼻翼轻轻顶了顶钱萌萌的小鼻子,“好!”

    钱萌萌欢天喜地的回到儿童房,又与成宪玩闹着。

    “组织那边催了,问我们这次行动为什么这么慢,一点儿消息都没传回去。”成宪的声音很小很小。

    万一他和钱萌萌是国际刑警的事情被人知道,可就麻烦了!

    “就快了!”钱萌萌笑着,“等爹地和妈咪感情再深点儿,我就向他们摊牌。”

    成宪只能点头答应。

    眼下,他也不想去管什么工作不工作的,怎样治好钱萌萌的病才是头等大事!

    裴奕霖来到书房,先给郝医生打个电话。

    他问:“萌萌的病,你找到根治的方法了没有?”

    郝医生叹息着,“哪有那么快?”

    “必须要快!”裴奕霖冷声,“否则,你就陪我女儿一块儿去见阎王,让阎王把她送回来!”

    说着,裴奕霖挂断电话。

    他望着窗外,黑眸映着像长龙蔓延的夜灯,瑟着一缩。

    宋浅在卧室里走来走去地紧张傻了,裴奕霖送钱萌萌回儿童房睡觉的意图那么明显,她装傻都装不过去。

    可她是真心不想今晚再与他重温一遍昨晚的事情,索性往床上一躺,装出熟睡的模样。

    裴奕霖忙了会儿才回卧室,看见宋浅直接躲被窝里,他觉得恼火又好笑。

    “哎……好累啊!你是不是该给我按个摩?”裴奕霖问。

    宋浅不答话。

    “难道睡着了?”裴奕霖故意压低了声音问。

    如果宋浅这个时候眯开眼睛看裴奕霖,就会看见他一脸的坏笑。

    等了会儿,裴奕霖又继续说:“昨天晚上太刺激,今天晚上太安静,可能那些听客们会不适应呢!”

    宋浅咬紧牙关,觉得裴奕霖还真是个恶魔级别的大人物呀!

    他都不会害羞的么?

    这种话还好意思拿出来提!

    见宋浅依然不说话,裴奕霖的声音更冷更低:“真不起来?”

    宋浅躺尸进行中——

    裴奕霖忽然掀开宋浅的被褥,她浑身一抖,强装着,闭紧眼睛就是不动。

    裴奕霖倒也不拆穿,他打量着宋浅,她的双腿弯曲,双手合抱,长长的头发分散在四边,棉质睡衣将好身材完全挡住。

    她的睡衣好像都是这种可爱风格,唯一一件性感的,他昨晚撕碎了。

    裴奕霖拧起眉头,开始后悔自己昨晚的粗鲁了。

    不过,眼前的睡衣,再撕碎不就好了!

    她不穿最漂亮!

    想着,裴奕霖往宋浅身上一压,宋浅再也坚持不住,顺势就往旁边躲开。

    这瞬间,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她。

    “骗人可是要受罚的。”裴奕霖低哑的声音里带着诱惑的邀请。

    对于裴奕霖的这一面,宋浅似乎好熟悉了。

    “别……别来了。”她认输,“我好累,浑身好痛,而且,身上到处都是淤青,像被打过一样。”

    裴奕霖的笑声从胸膛溢出,“你这是在夸奖我厉害?”

    宋浅哑然,谁还敢说他不厉害吗?

    “有没有想我?”裴奕霖问。

    “啊?”

    “回答。”

    宋浅脸颊一红,点了点头。

    裴奕霖笑得更满意了,“我喜欢这样诚实的你。”

    他贴近她,“昨天晚上身体诚实,今天晚上,嘴巴诚实。”

    宋浅感觉恼火,却没察觉到,这竟然是裴奕霖第一次变相的向她表白。

    后来的某一天宋浅想起今晚,真是好后悔自己竟然忽略了“喜欢”这个这么重要的词。

    “你快去洗澡!”宋浅推拒着,“浑身一股空调的味道。”

    “我不会偷懒。”他咬了咬她的小耳垂,“洗干净了再来吃你。”

    宋浅的唇角尴尬的动了动,“真的不行。”

    裴奕霖好整以暇的单手撑头,黑色的鹰眸也柔和下来,打量着宋浅,还空出一只手抱她在怀中。

    他低哑着声音,“做着做着就行了,在床上,还没有不被我征服的女人呢。”

    宋浅气恼,“你到底有多少个女人!”

    “你管我以前的干嘛?”裴奕霖有趣的笑了,“以后,只有你一个。碰了你之后,对别的女人半点儿兴趣都没有。”

    宋浅的怒气更浓,他这谎撒得也有点儿太假了吧!

    六年前他就狠狠地碰过她,还让她怀了钱萌萌,而他这六年,身边可没少过女人!

    倒是她,才真正感觉有点儿吃亏,被他强迫那啥之后怀孕,还没出息的爱上他。

    “别碰我!”宋浅觉得太不划算了,“我那里……都已经被你伤了。”

    “嗯?”裴奕霖还没明白宋浅的意思。

    宋浅咬咬牙,说:“出血了。”

    裴奕霖疑惑,宋浅的“大姨妈”,才走不久呀!

    他忽然脱下她的裤子,她还来不及遮掩,就被捉住了手。

    “我看看。”裴奕霖说着,很仔细的,像医生一样检查着。

    宋浅感觉自己要疯了,怎么可能被一个男人认真打量那儿?

    “你别看了。”她羞窘着,“是你做出来的好事,还假装关心。”

    裴奕霖拧紧眉头,昨天晚上他是有些太放肆了,还刷新了他一晚最高次数的记录。

    可是他没有想到,竟然将她伤了。

    看见那柔软的地方肿起,小裤裤上还有丝丝血迹,裴奕霖全是心疼。

    宋浅继续遮掩,裴奕霖很不客气的打开被褥,好一会儿才抬头,说:“我叫医生来。”

    “没事。”宋浅赶紧抓住裴奕霖的手,“应该休息几天就好了。”

    “不行。”裴奕霖不依,“万一有事怎么办?”

    见裴奕霖这么关心,宋浅真怀疑他的目的是不是担心以后她不可以再满足他。

    “我打电话问过一个医生了。”宋浅小声,“她说没关系。”

    “问了?”裴奕霖攀到宋浅的唇边,“男医生还是女医生?”

    “呃……”宋浅汗颜,“女的。”

    “真的?”

    “这种事情我好意思问男医生吗?”宋浅没来由更怒了,“你要是这么在意,昨天晚上我的声音整栋别墅都听得见,你怎么不说悠着点儿?”

    裴奕霖愣了会儿,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指着她,“你生起气来的样子,怎么这么可爱呢?”

    宋浅完败。

    裴奕霖闹够了,温柔的吻上宋浅的唇,而她也没躲,配合的接受。

    他知道她昨晚累坏了,今天就没带她去上班,倒真是不适应没有她在办公室的生活。

    “不许再说离开的话,也不许再见那个尉迟皓蓝,他,是我的底线。”裴奕霖正经又认真。

    “我做不到。”

    裴奕霖的浑身立即窜出怒火,“什么?”

    “这是我对多年以前一个朋友的承诺,会给萌萌找个最适合她的老师教感情,我觉得,尉迟先生就很不错。”宋浅解释一遍,不希望将事情变得太复杂。

    “可他喜欢你。”裴奕霖醋意浓浓的。

    宋浅勾起唇角一笑,很难得的,裴奕霖竟然没有发脾气,而是将怒火收敛了回去。

    是因为她的坦诚吗?

    “我阻止不了谁喜欢我,就像你阻止不了谁喜欢你一样。”宋浅轻声,“更何况,我和尉迟先生只是朋友关系。”

    “钢琴老师一大把。”裴奕霖不爽,“就非得是他吗?”

    裴奕霖有理由相信,宋浅还瞒了他什么。

    宋浅动裴奕霖的怀疑,便道:“在事情还没查清楚之前,我不想说。”

    裴奕霖的指腹摩了摩宋浅的脸蛋,“连我都不能说?”

    宋浅当即回过去:“你也不是对我毫无保留呀!”

    裴奕霖黑眸一暗,这小妮子,在他面前胆子可真够大,竟然一点儿都不怕他!

    “叫我一声。”裴奕霖忽然兴趣起来了。

    “嗯?”

    裴奕霖催促:“快叫我。”

    “裴总。”

    “不好听。”

    宋浅又换了个软绵绵的音调,“裴总。”

    “惹我?”

    “裴奕霖?”

    “不行!”

    宋浅犹豫了会儿,“奕霖?”

    裴奕霖还是摇头。

    宋浅问:“那应该叫什么?”

    “你自己想,想一个能让我满意的,否则,我照样收拾你!”说着,裴奕霖才从宋浅身上起来。

    宋浅小声嘟哝了句“奇葩”,当裴奕霖目光扫射过来的时候,她缩了缩脖子,赶紧躲好。

    裴奕霖暗暗一笑,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拿出一盒避孕药。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