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三章禽兽,用惩罚让你臣服

    “你……别……不要!”宋浅震惊了,顾不上再去遮住哪儿,连手带脚的推打开裴奕霖。

    她再不跑,只怕今晚真的就逃不掉了!

    裴奕霖抓紧宋浅的双手,将她整个人往上一提。

    一想到宋浅的老公曾经在她身上大有作为,而且,还造出个女儿出来,裴奕霖浑身冒起股可怕的气息。

    他比任何一次都决绝,也比任何一次都狂热。

    宋浅咬紧嘴唇,在裴奕霖的对待下,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动听的声音。

    她只能示弱的解释:“真的没有!没有人碰过我!”

    该死的男人!

    钱萌萌是他的女儿呀!

    他眼缺,看不出来吗?

    两父女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且,从头到尾,碰过她的男人,就只有他而已呀!

    为什么每次到最后,受罚的都是她?

    宋浅倒抽一口气,话到嘴边,变成动听的声音,“嗯——”

    像是得到了奖励,裴奕霖哪里肯放人。

    他一边是发了疯的嫉妒,一边是急不可耐的需要,皮带一松,将宋浅彻底吃了个遍。

    宋浅好委屈,却在身体的支配下,不可控制地跟着裴奕霖疯狂。

    这一夜,即便别墅的隔音再好,也听到了裴奕霖与宋浅缠绵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

    太阳高升,宋浅的眼皮子这才动了动,意识到自己的手指都动弹不了了,浑身好酸。

    她曾经魔鬼式训练时都没这么累过。

    可昨晚,裴奕霖用了各种方式,在卧室的各种地方,她已经被他摧残得一点儿精力都不剩了。

    最后她累得实在不行先睡觉的时候,裴奕霖还在她身上继续耕耘。

    准确来说,她最后好想是昏过去的。

    “我好饿。”宋浅的声音很小很小,“好饿。”

    裴奕霖这才睁开眼睛,凑上去,在宋浅的唇上眷念的停留了好久都不肯离开。

    宋浅已经不去做无用的挣扎了,只是说:“我饿。”

    她想开了。

    既然她喜欢裴奕霖,而裴奕霖又是钱萌萌的爹地,她为什么一心想逃,而不是面对和他之间的事情呢?

    眼前这个男人,无论怎么说,对她的感觉也是特别的吧!

    裴奕霖心疼地摸着宋浅憔悴的脸蛋,让她饿着肚子再被他要几次,好像是有点儿不仁道。

    “小妖精,真是要都要不够。”裴奕霖说着,固执地在宋浅的脖颈种下又一颗新的草莓印,才彻底放弃纠缠。

    “午饭是送上来吃还是下去吃?”裴奕霖问。

    听他的口气,似乎是可以将所有的宠爱都给她。

    “拿上来。”宋浅闭着眼睛回答,“我没力气。”

    “小嘴儿真甜!”裴奕霖轻声,男性的骄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看着她白皙脸蛋上的红晕,他心满意足的笑了。

    吃过饭,等裴奕霖去公司了,宋浅又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下午,终于觉得睡饱了,才起身。

    衣柜里的衣服又都回来了,宋浅很有理由怀疑:昨晚的事,是不是裴奕霖与裴佩佩串通好的?

    “妈咪。”钱萌萌快速溜到宋浅身边,“你和爹地……”

    “啊?”宋浅的脸又红了。

    钱萌萌赶紧说:“昨晚我什么都没听见!”

    宋浅无语,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久,累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是她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别墅的其他人。

    只要一回想起昨天晚上,那场景、那声音,用脚趾头也想得到,有多少人听到了她的娇唤。

    该死的裴奕霖!

    他就不能轻点儿吗?

    还非得要她再大声一点儿……

    “不过,妈咪昨晚的声音好动听哟!比哄我睡觉时的声音还动听。”钱萌萌笑话道,“爹地肯定狠狠地欺负了你吧?看妈咪你身上这儿红那儿青的,要不,宝贝女儿帮你捏捏哪?”

    宋浅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萌萌呀……不需要,你还是,去吃点好吃的吧?”

    快别缠着你妈咪问这儿问那儿的,真的很羞呢!

    钱萌萌好奇心上来,根本刹不住车。

    她继续说:“还有呀!昨晚妈咪你一直喊‘不要了、不要了、放过我吧’,成宪还说要来敲敲门,让你和爹地不要影响小孩子。”

    “哈哈!多亏了我和佩佩姐,成功阻止了他,不让他来!”钱萌萌邀功。

    “乖女儿。”宋浅忍不住了,“咱们能换个话题吗?”

    “不要嘛!”钱萌萌兴致很浓,“妈咪,你跟爹地和好了对不对?你们亲亲了、也摸摸了,是不是?”

    宋浅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她的宝贝女儿对这方面的事情,为什么这么执着呢?

    钱萌萌继续问:“那……以后你都不会离开爹地了吧?爹地也会很心疼你,一直照顾你吧?”

    经不住钱萌萌的再三追问,宋浅只能说:“妈咪有要紧的事情得立刻去处理!”

    说完,她拔腿就跑。

    钱萌萌在后面追,宋浅一边担心女儿会摔倒一边又担心自己会丢脸,匆忙间,撞上一个硬朗的胸膛。

    “浅宝贝,你自己撞来的,怎么我也要抱一下。”方子狂说着,就要抱住宋浅。

    宋浅赶紧闪开。

    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在裴奕霖面前,她会变得迟钝;在别的男人面前,她依旧很灵活。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吗?

    欧码噶!

    能不能别跟她开这种玩笑!

    “我滴个天!”方子狂指着宋浅,“昨天晚上你铁定和奕霖哥哥做了!”

    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方子狂继续说:“你看看你的脖子上、手上、腿上,都是爱爱过后留下的痕迹呀!”

    宋浅下意识看了看自己身上,她刚才竟然还没怎么注意。

    现在,简直都丢脸丢到爪哇国去了呀!

    宋浅大眼一闭,“我……我去上厕所。”

    方子狂冲着宋浅的背影喊:“厕所在这边,你去外面干嘛?”

    呜呜——

    她再也不想看见他们这些人面兽心的坏银!

    “妈咪很少有这么害羞的时候呢!”钱萌萌总结,“肯定爹地对妈咪非常的好,妈咪以后一定会很幸福的。”

    想着,钱萌萌的眼眶不由湿润了。

    妈咪会不会很快就只需要爹地,不需要宝贝女儿了呢?

    虽然钱萌萌引妈咪到爹地身边的目的就是希望妈咪在失去她之后不要太伤心,但是,一想到妈咪不再需要她,还是感觉很难受呀!

    就在这时,钱萌萌感觉鼻子底下痒痒的,一摸,原来是又留鼻血了。

    怎么办?

    她会不会马上就要死了?

    她还没看见爹地妈咪的婚礼呢!

    “萌萌!”成宪赶紧拿过纸巾,“快坐下,我帮你擦!”

    “你怎么了?”方子狂问,“夏天干燥吗?那就多喝点儿水嘛!”

    钱萌萌脸上依旧是天真的笑脸,道:“我知道啦!会多喝水的!”

    方子狂没再管,他是奉裴奕霖之命来拿东西的,看见夏尔岚,方子狂的眼睛一亮。

    “夏美眉,我们又见面啦!”方子狂热情的招呼。

    夏尔岚勉强笑了下,没有做过多的搭理。

    昨天晚上分明是她在勾引裴奕霖,竟然把宋浅勾引到裴奕霖的床上去了?

    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见夏尔岚黯淡的双眼,方子狂总结道:“难得有女人对我不感兴趣,你是第一个!”

    这时,裴佩佩的声音传来:“我才是第一个吧?”

    方子狂懒懒地看了眼裴佩佩,很诧异地问:“你是女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你姐姐我身材这么好,你敢说你不知道我是女人?”裴佩佩说着,很刻意地挺了挺胸。

    裴佩佩一见到方子狂,两人总之是要拌嘴几句,仿佛只有这样,生活才会充满阳光。

    “姐姐?”方子狂“呵”了声,“你这辈分算得也太乱了吧?小侄女,乖乖喊声‘叔叔’,叔叔给你买糖吃。”

    “方子狂,你不要脸!”裴佩佩的气场很强大,“信不信我一脚就把你踢出去!”

    “就凭你?”方子狂不屑的表情,“你是又忘记上次我把你和老虎关在一起的日子了吧?”

    裴佩佩拳头一拧,看着方子狂的身后,惊道:“姑婆婆,你终于来了!”

    方子狂当即向后看,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庞冰双。

    每次庞冰双一逮着他,绝对要给他介绍对象,让他成家。

    可是,他身后没有人。

    裴佩佩趁着这个机会,一拳头就向方子狂飞去。

    方子狂回身就挡住,哪知道还有更狠的来:裴佩佩一脚就朝他的命根子踢去。

    “嗷呜——”方子狂疼得捂住自己的“小鸭子”,“我的幸福如果被你毁了,我就拿钥匙锁了你那里!”

    说着,方子狂赶紧离开去找医生。

    裴佩佩得意一笑,道:“我这是在帮宝儿治治你!保证你不会残废,只是老实一个月!”

    等完全看不见方子狂的身影了,裴佩佩才安静下来,脸颊涌起一抹潮红。

    钱萌萌不解地看着裴佩佩,怎么姐姐刚才还对方子狂凶狠泼辣,一秒之中就变温柔了呢?

    见钱萌萌在打量,裴佩佩赶紧又恢复到原样,问:“你这是怎么了?”

    “吃了很多饼干,太干燥,就流血了。”钱萌萌解释。

    裴佩佩“噢”了声,“那我去找你妈咪玩,笑闹她的感觉,想起来就不错!”

    裴佩佩边笑边跑,看样子,裴家好事将近呢!

    ……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