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二章抓狂,还有谁这样碰过你?

    夏尔岚根本就不像表面这样毫无城府,她进别墅,想靠近裴奕霖是一方面,想偷到裴奕霖的家徽是最重要的因素。

    华夏有三大家族,每个家族都有一枚隐秘的家徽。

    而传说一旦集齐三枚家徽,就可以合成一把钥匙,开启一个纯金的世界,并成为那个世界的主宰。

    曾经,三大家族的人为了这个祖上传下来的传说,也联手过。

    但最后的结果都以失败告终。

    闹到最后,三大家族的关系都僵持着,明里是友,暗中为敌。

    就连裴奕霖与向雨晴结婚,都是双方家长希望缓和关系。

    但夏尔岚在别墅里找了很久,她仅仅只是调查到家徽被裴奕霖藏在了地牢,具体是哪个方位,她完全没有头绪。

    在与宋浅几次交手的过程中,夏尔岚还差点儿暴露自己的身份。

    书房的咖啡味香醇浓郁,夏尔岚一步步靠近裴奕霖,见他没排斥,使出自己的全是解数为他按摩,如果事情进展得顺利的话,还能与他成其好事,让他体会到她的好。

    柔软的力道舒缓着疲惫,裴奕霖轻轻闭上眼睛,脑海中窜出宋浅曾经在浴室为了脱身而给他按摩的画面。

    宋浅的手艺还当真是好!

    让他在几秒钟之内就迅速放下警惕,以为和她之间会有一场大战要做。

    可她竟然逃了,让他遗憾又惋惜。

    而仔细算起来,他竟然已经有好久都有没吃过她了!

    她根本不配合他,仅仅只能靠搂着或者抱着来解馋,偶尔,还要突如其来的才能吻吻她的唇。

    该死的女人。

    竟然让他看得到吃不到!

    不对!

    吃过!

    他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吃过她的味道,简直太美味了!

    让他记忆犹新,又特别期待,不用光全部的力气不肯罢休。

    夏尔岚见裴奕霖的身体有反应了,还以为是自己的按摩起了作用。

    她心下一喜,之前那么多次明着暗着的勾引一点儿作用都没有,现在,裴奕霖终于上钩了!

    夏尔岚不再只是老实的按摩,身体贴上去,用自己的骄傲有意无意的触碰裴奕霖的背。

    裴奕霖的眉头一拧,夏尔岚漂亮、温柔、察言观色也很厉害,做饭也特别好吃,但与宋浅比较起来,就是各个方面都不如!

    自从碰过宋浅之后,他对其她女人就完全没有了欲望。

    他只想要她,不停的要她,要一辈子!

    夏尔岚凑下唇,在裴奕霖的耳后吹去一口气,裴奕霖忽然将她打开,然后,走出书房。

    夏尔岚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哪个步骤出错了,竟然让他离开得这么快。

    一大美人就这样被冷漠得拒绝了,想起来都,好丢脸……

    裴奕霖直奔卧室走去,宋浅刚好从浴室出来。

    两人对视的瞬间,宋浅下意识就是折回去,裴奕霖下意识就是跟进去,将她堵在浴室里。

    宋浅慌了,“你……你快出去!”

    天哪!

    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发生呀!

    怎么她一出浴室,裴奕霖就刚好进来?

    她很有理由怀疑,他就是故意的!

    裴奕霖的目光在宋浅身上来回,喉咙紧了紧,一阵口干舌燥的。

    她湿湿的长发半松半跨的垂在后颈,滴滴答答地落下水珠在肩头,再一直滑下去,沾湿衣服。

    而她的衣服则是件吊带睡衣,v字领,一直低到她的两胸之间,下摆的裙也不长,还没遮住大腿的十分之一,背后一直开叉到底。

    “你快出去!”宋浅急了,裴奕霖那是什么目光啊?

    尤其是,他……他在吞口水!

    宋浅用脚丫子也想得到裴奕霖脑子里现在是什么画面。

    她皮肤腻白,一手遮上面,一手遮下面,浴室里充斥着沐浴过后的香味。

    “出去?”裴奕霖发现自己竟然在紧张,“如果要出去,我还会跟进来吗?”

    嗷呜——

    好强大的逻辑!

    宋浅眸光颤乱,他不出去,她出去!

    才迈开步,裴奕霖忽然将宋浅拉回到洗漱台边,目光在她身上舍不得移开半点儿。

    他低低的声音伴着些嘶哑:“本来就是穿给我看的,躲什么?”

    “谁说我是穿给你看的?”宋浅赶紧解释,“我是找不到衣服穿了,才……”

    “撒谎也不找个好点儿的理由。”裴奕霖的指头划过宋浅的脸庞,引得她浑身轻颤。

    “我没有撒谎。”宋浅语气弱弱的。

    她真的是没有衣服穿才没办法了呀,怎么被裴奕霖这一问,她竟然心虚了呢?

    裴奕霖笑了,每次只要是和宋浅待在一起,他除了想戏弄她,就还是想戏弄她,当然,更加想吃了她!

    裴奕霖挑起宋浅的小下巴,道:“我来试试,就知道你有没有撒谎了。”

    他的声音暧昧,还带着一股让人沉沦的诱惑。

    试?

    他想怎么试?

    宋浅听到自己的心“噗通噗通”直跳的声音,面对挨她这么近的裴奕霖,她很没把握自己会不会主动扑上去,然后将他吃了。

    真是要命了!

    这个男人稍微长丑点儿,也不会归为丑男一类呀!

    而宋浅还只是在想着扑上去,裴奕霖已经在做扑上去的事了。

    他抱起她坐上洗漱台,快速封住她的唇,双手迅速在她身上游走,像带了电,激起她浑身不安,想躲,又想迎合。

    宋浅没法适应这种感觉。

    尤其是:地点为什么要选在这儿?

    真是奇了怪了!

    他们也就两第一次稍微正常点儿,好歹是在床上。

    第二次在办公室的沙发,第三次竟然要在浴室?

    不对不对!

    她为什么要和他有第三次呢?

    他又不是她的谁!

    “你……松开……我。”宋浅间隔着空隙出声,“我不要!”

    “不要?”裴奕霖黑眸一暗,“为什么不要?”

    宋浅汗颜,她简直想撬开裴奕霖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这种白痴问题他也问得出来吗?

    难道,在他需要的时候,她就必须配合,满足他的一切?

    她才不是那种女人!

    “我没有任何立场要陪你……”宋浅羞红了脸,“做。”

    裴奕霖忽然问:“你在害怕?”边问,身体边还不老实。

    宋浅艰难地闪躲,“我怕什么?”

    “怕你会情不自禁的要靠近我。”他是好笃定的语气。

    宋浅无言。

    “我猜中了?”

    “才没有!”

    “如果不是害怕,你为什么不敢看我?为什么不敢接近我?为什么在你意识不强的时候,总是随便我干什么?”裴奕霖连声发问,“最重要的是,堂堂杀手‘杀生丸’,在我面前,连你的气势都很少拿出来。”

    “我哪有……随便你干什么?”

    裴奕霖轻笑,指腹摩上宋浅香香软软的唇,“抱着你睡的时候,还有你睡着的时候。”

    囧。

    宋浅再一次发现了裴奕霖杀手无赖的气质,他要不要这么多面!

    相比起来,还是冷一点儿比较正常。

    “你趁我睡着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宋浅质问。

    而现在,裴奕霖的双手不规矩的伸进她的衣服,自由来回。

    “重要的不是做了什么。”裴奕霖浅吻上宋浅如玉的耳垂,“而是,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有多放心把你自己交给我。”

    “裴奕霖。”宋浅恼了。

    怎么他说话一套一套的,就像是挖了个坑给她钻似的?

    “我不做你的小三,也不做你的情人,你想要,随时有女人,我会腾出空间给你,保证不让裴家的任何人知道!”她已经很认真地将这话告诉过他很多遍了!

    “你在吃醋?”裴奕霖问,“还是,你贪婪得想要更多?”

    “呀——”宋浅难受得捏紧拳头,“你别碰我……那儿。”

    “你想要我的真心,想成为我最亲爱的老婆,对不对?”裴奕霖问。

    宋浅一愣,她有这么想过吗?

    “如果我说愿意呢?”说着,裴奕霖再也不愿废话,强悍地吻住宋浅的唇。

    宋浅被吻得天旋地转,仿佛人都要被吸进裴奕霖的嘴巴里,掠夺得连她呼吸的空气都稀薄了。

    可能大意失荆州都没有她这么狼狈。

    为了不摔下去,她还只能用一只手挂住裴奕霖的脖子。

    “真乖。”裴奕霖魅惑的笑着。

    趁这个空隙,宋浅赶紧偏过头,深深呼吸一大口起,裴奕霖的吻已经落在她的脖颈。

    好痒。

    红唇诱惑,皮肤滑滑的,感触一级棒!

    裴奕霖享受着这顿美餐,为自己能拥有宋浅幸福又满足着。

    这个傻女人,她有要求,想要什么,从来不知道跟他提吗?

    他有多想满足她的任何需求,只怕,她永远都猜不到。

    宋浅艰难地推拒着,想往后求得逃脱的空间,却在头要撞到镜子的时候,一只大掌给她垫住,紧接着,颀长的身躯压了上来。

    她抓住他的手,“别这样……”

    裴奕霖注视着宋浅,他的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她的美妙滋味,尉迟皓蓝会不会也体验过?

    而且,她是不是也会被吻得这样推不开身?

    “我说过,不准再见他,不准!”裴奕霖动气了,“你不乖,不听话,是不是?”

    “嗯?”宋浅还迷糊着。

    她哪里想得到,裴奕霖在这种时候竟想到了尉迟皓蓝?

    裴奕霖的眸光幽暗又深邃,还藏着嗜血的占有欲,“还有谁……谁这样碰过你?”

    “没……没人。”

    “撒谎!”裴奕霖恼怒一声,忽然将宋浅的衣服撕了。

    一万多块钱的睡衣,质量也不过如此嘛!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