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一章较量,主动靠近他

    撒姆尔的保镖一齐冲上来要制服宋浅,撒姆尔乘势挣脱,他这才感觉到手腕处已经使不上力。

    这个宋浅,力气好大!

    竟然还不是个弱者!

    钱萌萌急道:“妈咪,小心!”

    宋浅的唇角一勾,这么几个人,哪里是她的对手。

    成宪赶紧将钱萌萌拉开到远一点儿的地方,他相信小宋阿姨的实力,只是,靠打架场地太近,或许会被误伤。

    裴佩佩气势一扬,喊道:“我裴家的保镖都是吃干饭的吗?还需要少奶奶亲自动手处理人渣?别愣着,都上!打死了人,由我裴佩佩负责!”

    裴佩佩一声喊,那些原本顾及撒姆尔身份的保镖也都冲上去。

    “你回来!”裴佩佩拉住宋浅,“你要是少了跟头发,回家奕霖舅舅都得跟我急,还敢去打架?”

    裴佩佩这话是故意说给秦希蓉听的。

    只见秦希蓉的脸色果然变得不好看起来。

    秦希蓉站在一旁,距离撒姆尔没有很远,但她根本不想理他,更加不关心他的伤势。

    这个没用的男人!

    她还指望他帮忙?

    真是活该被打!

    一场过招下来,裴家精选出来的保镖自然还是厉害些。

    撒姆尔的保镖战败。

    宋浅看得出来,两方的保镖都没有拼尽全力,就像是在演戏给自己的主人看,潦草交作业。

    这些保镖并不忠心,如果事到临头,绝对会逃跑。

    “我们裴家,果然是厉害呀。”裴佩佩得意一声,“也难怪,每名保镖都是精心挑选出来的,保镖都这么慎重,更何况是儿媳妇呢!”

    裴佩佩冲宋浅灿烂的笑,再道:“舅妈,你是我奕霖舅舅认可的女人,你的能力,我今天也算是见识了不少哟!”

    宋浅汗颜,琢磨着裴佩佩这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呀!

    撒姆尔直喘粗气,他掏出枪,对准裴佩佩的额头。

    裴佩佩眸光一惊,保镖们也赶紧围上来,不敢在懒散了。

    “都让开。”裴佩佩厉声,“我倒要看看,他今天能怎么了我!”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谁都知道裴佩佩在裴家的地位,谁敢伤她,就是在与整个裴家为敌。

    到时候,别说是世界第一首富,得罪了裴家,照样干得他成为世界第一穷光蛋!

    撒姆尔怒气鼎盛,但也有理智。

    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在明里杀死裴佩佩,要杀她,只能在暗中动手。

    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宋浅摸到了枪,一旦撒姆尔真扣动扳机,她势必要先出手。

    秦希蓉定睛,说心里话,她真希望撒姆尔那一枪开下去,不仅如此,他最好还能将宋浅和钱萌萌都杀光。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只要在人死光后,她装作拼了性命在救的模样,裴奕霖就怪罪不到她身上来。

    撒姆尔在心里松一口气,忽然移开枪,将自己的保镖一个不剩,全部打死,而且,是连开数枪,仿佛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宋浅拧住眉头,下意识看向钱萌萌与成宪,还好,成宪护着钱萌萌的,没让她看见这么血腥的一幕。

    那些看好戏的贵妇们吓得仓皇出逃,就怕枪子不长眼,而商场的保镖和经理也赶过来,认出是撒姆尔,又都不敢轻举妄动。

    “一群没用的废物!”撒姆尔唇角的笑容很嗜血,“裴小姐,宋小姐,我清理废物的时候,没吓着你们吧?”

    “吓着倒不至于。”宋浅清丽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只不过,下次请撒姆尔先生回家再清理废物,这儿毕竟是公共场所,扰人视听。”

    裴佩佩拍了拍心口,再掏了掏耳朵,跟着说:“这儿脏死了!舅妈,我们回去吧!”

    “嗯,走吧。”宋浅很有舅妈的气势,

    宋浅的表面风平浪静,却警惕着身后所有动静,只要撒姆尔再次举枪,她绝对嘣了他!

    “站住!”撒姆尔喊住宋浅一行人。

    裴佩佩回过头,宋浅拦下她,问:“撒姆尔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撒姆尔根本觉得杀死保镖一点儿也不解气,要他就这样放宋浅他们离开,不是太便宜她们了?

    而且,他心爱的秦希蓉会怎么看他呢?

    “撒姆尔先生是要跟我们道别吧!”钱萌萌忽然出声,“妈咪,刚才走的时候,都没有道别哦!”

    裴佩佩抱起钱萌萌,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这女娃,还真是聪明乖巧!

    “哦!原来是这样!”宋浅和女儿唱双簧,“撒姆尔先生,秦小姐,那我们就先走了。”

    撒姆尔站在原地,唇角勾了勾,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掉。

    秦希蓉气急败坏,质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连个人都不敢杀!

    撒姆尔轻声:“保护你。”

    “保护我?”秦希蓉指着遍地的尸体,还有四处逃窜的人,“你这是在给我惹麻烦,你看见刚才他们有多趾高气昂了吗?没出息的男人,有本事,你杀了他们啊!”

    说着,秦希蓉踩着高跟鞋就走,只留下一句话:“烂摊子你自己收拾!”

    撒姆尔揪紧了拳头,被女人鄙视的滋味,一点儿都不好受。

    他看着商场的经理和保镖,怒气全部撒在他们身上:“给我毁尸灭迹!”然后,掉头就走。

    ……

    裴佩佩回到家的时候还在狂笑,直到裴奕霖下班回来,她立马缠着他,口若悬河的讲今天在商场宋浅有多么的威武、多么厉害。

    宋浅额上黑线直冒,按照裴佩佩那样夸张的说法,她都快成为会飞的古墓传人了。

    “哦?”裴奕霖挑起眉头,“万一浅儿不在,你今天岂不是要被撒姆尔打耳光?”或者,更糟。

    裴佩佩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可能性,很轻率的说:“他哪里敢真拿我怎么样?有几个人不忌惮我们裴家的?”

    裴奕霖眉头一动,他了解裴佩佩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直性子,还真担心她有一天会出事。

    “收敛点儿,今天的事情,确实是你挑起的。”裴奕霖话是这样说,却明显一脸护犊子的表情。

    “要我挑起什么啊?那个秦希蓉装得那么柔弱,哪一句话不是为了让你和宋浅闹矛盾?”裴佩佩不满,“还好宋浅根本不相信她!”

    宋浅哑然,裴佩佩一回来就又冲着她“宋浅宋浅”的喊,在商场里喊她的“舅妈”的裴佩佩,仿佛是消失了。

    裴奕霖看向宋浅,目光里带有探究的意味,她竟然就一点儿都不吃醋吗?

    宋浅赶紧移开眼,不与裴奕霖的目光撞上,心里虚虚的。

    裴奕霖勾起唇角,再对康路说:“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康路说着,走出去。

    用脚趾头也猜得到,那些保镖肯定是不能再留在裴家了。

    对裴奕霖来说,那些人虽然打赢了,但若不是裴佩佩保证揽责,今天还不知道要怎么发展下去。

    所以,保镖们算是不忠,留在裴家,只会坏事。

    宋浅没有异议,别墅的卧底到现在还没查出来是谁,他们是该步步谨慎、小心。

    她累了,便先回房去,准备洗个澡就睡觉。

    她翻了半天衣柜,发现自己与裴奕霖的衣服都不见了。

    “王婶。”宋浅忙喊,“衣服呢?我们的衣服都哪儿去了!”

    裴家这么大个别墅,保镖这么多,不至于有人来偷些衣服吧?

    王婶跑上来,说:“裴小姐吩咐所有的衣服都要拿去杀菌,明早才能送来。”

    宋浅狐疑。“杀菌?”

    “是的。”王婶解释,“裴小姐说,最近有什么病毒传来,卫生要从严。”

    宋浅无奈,道:“好吧,我知道了。”

    反正,裴佩佩的性格确实有点儿小题大做。

    瞥见卧室今天裴佩佩随手给她的一个购物袋,说是多买了件睡衣。

    宋浅也懒得看款式,反正,睡衣嘛,不是卡通兔子图案就是卡通熊的图案,衣型都那样。

    拿着购物袋,宋浅进浴室洗澡,还刻意锁上厕所门,防止裴奕霖闯进来。

    她叹息着,这假情侣到底还要扮演到什么时候啊?

    洗过澡,当宋浅看见购物袋里的睡衣时,她整个人都傻了。

    我去!

    这也能叫睡衣吗?

    根本就是几块只遮最重要部位的破布好不好!

    而当之后宋浅知道这就叫“情趣睡衣”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凌乱了。

    “萌萌。”宋浅小声喊,没人应。

    也对,钱萌萌在儿童房待着呢!

    宋浅又喊:“裴奕霖?”

    也没人应。

    她轻呼口气,四下看看,浴室里连条浴巾都没有。

    脏衣服也早就已经用水浸泡了。

    穿暴露睡衣,也总比光着强。

    可这个裴佩佩,怎么连件内衣都不给她剩下?

    宋浅挠了挠头,想着:不如,趁裴奕霖还没进来,她先出去找条浴巾披在身上也好呀!

    宋浅是行动派,便出浴室。

    而此时,裴奕霖在书房办公,夏尔岚给他泡了杯咖啡送到他面前。

    他闻着味道就不对:不是宋浅泡的。

    “裴总,这是新买的咖啡豆,您试试看合不合口味。”夏尔岚轻笑着,表情明媚动人。

    夏尔岚的小心思流转:长这么大,还没有不对她动心的男人,可是,裴奕霖对她的碰触少之又少。

    最亲密的那次在车里接吻,还是他故意做给宋浅的,车子一开进别墅,他就丢下她走了。

    夏尔岚想接近裴奕霖,便道:“裴总累了吧?不如,我来给你按按?”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