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六十章使坏,护美心切

    “裴小姐,宋小姐。”秦希蓉率先打招呼。

    秦希蓉穿衣服一贯就是名媛风,而且非高跟鞋不穿,走哪儿都恨不得吸引全部人的眼球。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秦希蓉勾人的魅力,几乎是神见神爱,人遇人痴。

    只不过,当初她追求裴奕霖的时候,可下了不少功夫、耗费不少时间,到最后,还是落得个分手的下场。

    裴佩佩没有好的语气,问:“宋浅,你认识她呀?”

    宋浅猜测:裴佩佩与秦希蓉以前的关系肯定非常不好!

    不过,宋浅对秦希蓉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昨天的枪击是怎么回事还没有查明白,但宋浅总感觉秦希蓉不像表面看起来的那么无辜。

    “她是乔伊斯的秘书,我们见过。”宋浅轻声,也算是与秦希蓉打过招呼了。

    秦希蓉没料到宋浅对她的态度会这么冷淡。

    按照道理来说,情敌见面分外眼红,怎么也要明争暗讽几句。

    可宋浅竟然能这么淡定?

    秦希蓉不相信,昨天她故意与裴奕霖表现得那样亲密,惹他心疼,宋浅难不成是个傻子,看不出来吗?

    她心下盘算着:这次的对手,还真不是个弱者呢!

    不过,这样更具有挑战性!

    裴奕霖以前身边的女人都弱爆了,不足以秦希蓉放在心上对付。

    这次的宋浅,她倒是要好好谋略一番才行!

    “好可爱的两个孩子吖!”秦希蓉看见钱萌萌与成宪时,眼睛一亮。

    她指着钱萌萌,问:“这个,就是霖的女儿吗?”

    “跟你有了错觉。”

    “他对我舅妈才是真的好呢!而且是那种欲罢不能的好!”裴佩佩说着,看向宋浅。

    她很认真的说:“我绝对不骗你!我从小就跟在奕霖舅舅身边,我了解他,他恐怕连自己都还没察觉出来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呢!”

    宋浅不由笑了,在情敌面前,她也没有感觉裴佩佩说这些话让她有多脸红,反倒是自豪而且自信着。

    秦希蓉的胸口一阵闷堵,如果不给裴佩佩一点儿教训看看,她还真是白活了!

    “我和霖都已经是过去式了,可你还非得这样抓着我不放,我就知道,我不该回国。回来了,会想起过去的痛。”说着,秦希蓉捂着心口,一副心脏病要发作的模样。

    撒姆尔心疼了。

    他追求秦希蓉好几年,舍不得她受一点点委屈,一直在等她发现他的好。

    如今,竟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气他最心爱的女人?

    绝对不能饶!

    撒姆尔忽然出手就要一巴掌打在裴佩佩脸上,裴佩佩都来不及躲。

    这时,宋浅赶紧上前扼住撒姆尔的手。

    “撒姆尔先生,‘君子动口不动手’,这么简单的道理,需要我用英语翻译一遍给你听吗?”宋浅的声音冰冷,带有强悍的气势。

    且不说她和裴佩佩之间有多少交情,就撒姆尔因为短短两句话就要动手打人,也瞧不入宋浅的眼。

    裴佩佩的眼里全是喜色,惊异的看着宋浅。

    钱萌萌也听出了秦希蓉与爹地以前有暧昧关系,她不高兴的撅嘴,对眼前这位阿姨很没好感。

    她也在一旁给妈咪鼓掌——妈咪这个时候,酷毙了耶!

    成宪不觉得钱萌萌在这个时候惹怒撒姆尔是个明智的选择,冲她摇了摇头。

    钱萌萌冲成宪做了个鬼脸,说:“成宪,你以后要是学他,敢打女人,我就不跟你玩了!”

    竟然被一个小女娃娃戏谑,撒姆尔更加来气。

    “松手!”撒姆尔黑黑的眉头紧紧拧住,摆出一副要踢馆的模样。

    “撒姆尔先生,佩佩的话里若有冒犯之处,你可以提出来让她改正,但别动手。”宋浅说着,才松开力气。

    可撒姆尔哪里会是不动手的人呢?

    他将对裴佩佩的怒意都转接到宋浅身上来。

    宋浅的手才刚松开,撒姆尔就向她袭来。

    宋浅不慌不忙的,侧过身子一躲,撒姆尔扑了个空,他立即旋回来,又要打人。

    死性不改!

    给他脸还不要脸了!

    宋浅的唇角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直接抓住撒姆尔打来的手,反过去,用他的手在他自己脸上打了一下。

    耳光声响亮,商场里好多看客都盯着宋浅这一堆,指指点点的嘲笑着。

    “那个男人是不是想欺负那几个弱小的女生,所以反被教训了?”

    “他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进出这里的哪个不是有钱人?嚣张有用吗?”

    “男人打女人不成功,还反被女人打,真是有够丢脸的!”

    一群无所事事除了打麻将就是逛街的富太太们看见这一幕,自然是毒舌得可以说晕一个人,甚至还能捏造几个绘声绘色的版本出来。

    她们看着秦希蓉,一副绿茶婊的打扮,跟家里男人找的小三一个德行。

    再看宋浅那一方,各个清纯可爱,让人没来由就喜欢。

    不用问事情的缘由,大家站边很明显。

    身为男人,撒姆尔的脸可以说是丢尽了。

    他气得脸都成了青绿色,帅气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看了恐怖。

    长这么大,他哪里挨过打?

    而这一切,都是宋浅这个女人惹的祸!

    他要她死!

    而且,要她死得很惨很惨!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