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八章左手前女友,右手未婚妻

    尉迟皓蓝与宋浅在病房外待着,看了看天色,尉迟皓蓝说:“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吧?”

    宋浅再看了眼裴奕霖,他始终是拿背对着她。

    “好。”宋浅应声,与尉迟皓蓝离开医院。

    尉迟皓蓝车开得很稳,速度不快,与裴奕霖不一样,裴奕霖每次都要超速,宋浅则嘲笑他马路杀手,不守规矩。

    宋浅低着头,她想:现在裴奕霖与秦希蓉在病房,肯定感情升温,不一会儿就能和好了吧!

    那么,就没她这个假未婚妻什么事了。

    这本来就是一场游戏,游戏玩法是演戏,而她一不小心,竟然入戏了。

    见宋浅不开心的眉眼,尉迟皓蓝的心揪着一疼,将车在路边停下。

    宋浅还来不及问尉迟皓蓝这是怎么了,就只看见他走去便利商店的背影。

    可能是他口渴了吧!

    过了会儿,尉迟皓蓝端着两碗炒河粉,还有两厅可乐走上车。

    “饿了吧?”尉迟皓蓝温柔的笑,“快趁热吃,他们家的炒河粉地道,放的中辣,合你胃口。”

    宋浅不由问:“你怎么知道合我胃口?”

    尉迟皓蓝一愣,再道:“猜的。很多人都喜欢吃。”

    宋浅还在思忖间,尉迟皓蓝再递了递手中的河粉。

    宋浅接过来,尝一口,确实好好吃。

    她以前从来不相信那个便利店兼卖的炒河粉会有多好吃,但今天一尝,她简直是后悔死自己错过这么多年的美食了!

    “萌萌肯定也很爱吃!”宋浅不忘记女儿,“改天带她来吃一大碗!”

    话音才落,尉迟皓蓝又走下车。

    宋浅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不过,他将这么好的豪车连钥匙都不拔下就留给她,不怕她开着逃跑呀?

    尉迟皓蓝又买了两份炒河粉回来,打包好了,放在车后座。

    “给萌萌和成宪一人买了一碗,现在送回去,味道应该不会变。”边说着,尉迟皓蓝边凑向宋浅。

    宋浅的世界忽然就安静了,警惕着尉迟皓蓝这是要干嘛。

    尉迟皓蓝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他拿过安全带,替她系上。

    “你快吃,我开慢点儿,渴了的话,方便袋里有水。”尉迟皓蓝说着,车子徐徐开动。

    宋浅眨了眨眼睛,想起自己刚才似乎闻到了尉迟皓蓝的呼吸,脸瞬间就囧热起来。

    ……

    意识到时间不早了,裴奕霖起身,对秦希蓉说:“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奕霖!”秦希蓉抓住裴奕霖的手,“我……晚安。”她多希望他能留下来陪她。

    裴奕霖的黑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轻道:“好好调养。”再看向门外,宋浅与尉迟皓蓝竟然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直留神外面,知道宋浅没走,难道,仅是这么片刻,她就离开了吗?

    “奕霖!”秦希蓉喊住裴奕霖,“帮我倒杯水在这旁边,好吗?我没有亲人在这里。”

    “我给你找个保姆来。”裴奕霖的话音才落,就加快步子追了出去。

    秦希蓉手里把玩着从她身上取出来的子弹,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笑容。

    她看得出裴奕霖刚才走得很匆忙,肯定是追宋浅去了。

    看样子,这个宋浅在裴奕霖心里还挺有地位的嘛!

    秦希蓉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接通之后,问:“准备好了吗?”

    “一切都准备妥当。”女声回道。

    “那好!一旦偷到裴奕霖手中的裴家家徽,立刻撤离。如果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就可以以死谢罪了。”说着,秦希蓉挂断电话。

    ……

    裴奕霖离开医院,找了一路,也不见宋浅的人。

    内心一阵狂乱,他知道尉迟皓蓝对宋浅的兴趣不小,而尉迟皓蓝那种温柔公子哥,又最会虏获少女的芳心,让宋浅和他待在一起,仅仅只是想着,都知道危险系数超级高!

    裴奕霖赶紧给宋浅打电话,那小妮子竟然敢不接。

    简直是气炸他了!

    裴奕霖开车一路飙回别墅,他知道,宋浅最在乎的就是钱萌萌,这么晚了,她肯定想回去见女儿。

    而此时,宋浅的手机早就在见乔伊斯之前就调成了静音,手机放在包里,根本不知道裴奕霖有打电话给她。

    “很谢谢你送我回来。”宋浅对尉迟皓蓝说。

    “别跟我这么客气。”尉迟皓蓝温润的星眸如旧,“快进去吧,两个孩子现在肯定等着你还没睡,东西也还是热的。”

    宋浅点头,提起两份炒河粉,虽然廉价,但她和钱萌萌就是偏爱这种路边摊的东西。

    宋浅笑道:“等有机会了,我请你去吃小吃,保证便宜,而且美味。”

    “好!”尉迟皓蓝一脸向往,“我等着。”

    宋浅才打开车门,尉迟皓蓝又出声:“浅浅!”

    “嗯?”

    尉迟皓蓝问:“这个周末,你还会带萌萌来学琴吗?”

    宋浅犹豫了会儿,“萌萌说,你是她最好的钢琴老师。”

    尉迟皓蓝脸上的笑容立即变得轻快起来,等看见宋浅进别墅区域的正门了,他才开车离开。

    宋浅还没靠近别墅那栋屋,一个人忽然逼来。

    她下意识出手,左三拳、右三拳,却被牢牢扼制在墙上贴着。

    是裴奕霖,宋浅早就察觉出来了。

    他的出现让她诧异,原本还以为他会在医院守着秦希蓉一晚上的。

    “真幸福。”裴奕霖的声音从齿缝里挤出,“他那么有钱,就带你吃这种东西?”

    话音落下,裴奕霖再补充道:“不过,就因为这样,他反倒是感动你了,对不对?”

    “松开。”宋浅没有好的语气。

    “他用这种烂俗的招数不知道骗过多少人了!”裴奕霖反倒更用紧了力气,“我只是在好心提醒你。”

    “骗了很多人?”宋浅嘴角勾起一抹笑,“也包括秦希蓉吗?”

    裴奕霖眸光一滞,没想到宋浅会提出这个问题。

    宋浅拧起眉头,“你现在这样大发雷霆,是因为对手是尉迟皓蓝而感到不平衡了吗?”

    裴奕霖的眸光更加深不可测。

    “裴奕霖,既然你已经有你的秦希蓉了,就别来干扰我的生活。”宋浅坚定,“我,不做你的情人,也不做你暧昧的对象,更加不是你挽回面子的跳跳棋,作用只是搭桥铺路,只是为了将对方的所有都吞灭。”

    说着,宋浅用力一挣,从裴奕霖的禁锢中挣脱。

    裴奕霖怒得一扬手,不知怎么就把宋浅手中的炒河粉打到在地了。

    香喷喷的味道立即充斥四周,满地狼藉。

    宋浅的拳头紧了紧,终于是长长地舒了口气,不再理会裴奕霖,向别墅走去。

    裴奕霖一拳砸在墙上,他从宋浅的眼里明显看见了对他的不耐烦,他满腔的愤怒无处发泄,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叫什么。

    钱萌萌与成宪果然还没睡,见宋浅的脸色特别不好看,钱萌萌狐疑爹地妈咪又出问题了。

    哎!

    这个笨蛋爹地,怎么总是不知道讨妈咪的芳心呢?

    妈咪多好哄呀!

    撒撒娇,卖卖萌,不需要一分钟就搞定了!

    钱萌萌再一次确定:裴奕霖真是个笨蛋爹地!

    “妈咪。”钱萌萌轻声,“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宝贝儿。”宋浅蹲下来,问:“是什么事?”

    “要不……”钱萌萌试探着,“还是等妈咪心情好点儿了再说吧?”

    因为,她即将要说一件非常非常大的事情,担心妈咪一时半会儿接受不过来。

    “妈咪没有心情不好。”宋浅强装镇定,“跟妈咪说说,是什么事?”

    钱萌萌紧张的看着宋浅,再道:“今天,裴姐姐说,要带我回裴家去认祖归宗。”

    宋浅的脸“唰”一下就白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裴家人会给她出这么一道难题。

    庞冰双不是对钱萌萌态度很冷淡吗?

    裴奕霖也分明以为钱萌萌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呀!

    这突然之间的认祖归宗,是谁搞的鬼?

    在门口听见这个消息的裴奕霖脸上呈现出很精彩的变化,先是怀疑,然后是恍然大悟,再是窃喜,最后,都化为一抹轻笑,就连自己刚才在生气什么,都瞬间消散了。

    “妈咪。”钱萌萌的小手在宋浅的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不说话呀?”

    宋浅回神,“妈咪……”能说什么呀?

    宋浅看向门口的裴奕霖,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不满的拧眉,再抱起钱萌萌进卧室,母女两要单独聊几句。

    “宝贝,你要去认祖归宗吗?”宋浅问。

    “不去呀!”钱萌萌也觉得进展太快了,“我说过,除非是妈咪嫁给爹地了,否则,坚决不会姓裴的。”

    宋浅的内心百感交集,她一方面很自私的不希望宝贝女儿变成别人的,另一方面,至少裴奕霖确实是钱萌萌的亲生父亲呀!

    真是要命了!

    宋浅第一万遍在心里责怪自己:六年前,她贪什么小便宜嘛!结果,现在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来。

    “妈咪。”钱萌萌眼珠子一转,“你得想办法。”

    宋浅黯然,“妈咪尽力。”

    “其实,也没有那么困难。”钱萌萌提醒道。

    宋浅眼睛一亮,问:“你有办法?”宝贝女儿向来主意多。

    钱萌萌凑到宋浅的耳边,说:“这件事的关键人物是爹地,只要妈咪说通了爹地,就没事啦!”

    说通裴奕霖?

    这事应该好办!

    只是这样一来,宋浅刚做出不再搭理裴奕霖的决定,就只能作罢了!

    她哀叹,为什么总有种逃不出裴奕霖五指山的感觉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