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七章暗算,你相信我吗?

    乔伊斯坐在沙发上,见裴奕霖与尉迟皓蓝来了,他起身,吩咐着:“希蓉,去给四位倒茶。”

    宋浅偷偷注视着,秦希蓉举手投足间都很优雅尊贵。

    宋浅再次确定,秦希蓉确实是个不可挑剔的女人。

    “z市两大才俊,我们又有两、三年没见了吧?”乔伊斯笑问。

    尉迟皓蓝彬彬有礼,“乔先生事情繁忙,两、三年能见一次,也是我的荣幸。”

    裴奕霖勾起唇角,没有回话,只是很不待见的看了眼尉迟皓蓝。

    尉迟皓蓝是叶大家族里的独苗,虽然他是外孙,但以后的继承权也注定落在他手上。

    叶家家大业大与裴家不相上下,隐藏的财富也并不会比裴家少很多,只不过,两家从上一辈就是仇人,到了下一辈,接着做仇人。

    宋浅并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她只是觉得眼下是个好时机,可以悄悄溜走,带钱萌萌离开。

    “请喝茶。”秦希蓉送水的时候,微弯着身子,深壑的鸿沟露出来,还有白扑扑的一片娇嫩。

    宋浅移开眼,下意识看向自己的胸,决定还是不要去自取其辱了,虽然她也很有料,但比起秦希蓉的来说,还是不敌。

    裴奕霖注视着宋浅的一举一动,他莫名的很想笑。

    宋浅这么在意地与秦希蓉比较,是因为在吃醋吗?

    这个傻女人?

    她和秦希蓉完全是不一样的类型,有什么好比较的呢?

    见裴奕霖在打量低头的宋浅,秦希蓉的眼眸深处瑟缩了下,她再看向尉迟皓蓝,他也在看宋浅。

    秦希蓉疑惑:这个宋浅,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当年,秦希蓉身为裴奕霖唯一承认的女朋友,但他也没用那种目光看过她。

    一股醋意冒上心头,伴随着恨,秦希蓉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绽放、盛开。

    乔伊斯与裴奕霖还有尉迟皓蓝坐着聊天,宋浅一直在找机会,她在心里盘算逃跑的时间,还有模拟逃跑的现场,力求一次性成功!

    直觉计划得差不多了,宋浅才起身,冲在坐的温柔大方一笑,道:“我先出去一下。”

    裴奕霖眉头一动,为什么他总感觉宋浅在秘密谋划什么呢?

    逃跑吗?

    那就让她试试看谁比较厉害吧!

    “奕霖的这位新秘书漂亮又有气质,而且,说的话都很得体,看来,是又招揽了一名实力干将呢!”乔伊斯赞叹道。

    裴奕霖挑衅地看向尉迟皓蓝,再对乔伊斯道:“她可不仅只是我的秘书。”

    乔伊斯笑得深晦,“你呀!”他点点头,“正值壮年,也没什么不好。”语气包含深意。

    “乔老想错了。”裴奕霖纠正,“浅儿是我的未婚妻。”

    “哦?”乔伊斯很有兴趣的挑起眉头,“那我可要恭喜你了!”他本来还以为宋浅只是裴奕霖的一位小情人呢!

    乔伊斯望向宋浅的背影,那个女人,他总感觉在哪儿见过,但具体是什么场合,他有些记不起来了。

    尉迟皓蓝漠视,问:“裴总的未婚妻,不是向家大小姐,向雨晴吗?”

    裴奕霖的气势当即就回了过去:“难不成,尉迟先生比我自己还清楚我的未婚妻是谁?”

    “那倒不会。”尉迟皓蓝依旧谦谦君子的做派,“只不过,前阵子听母亲说,向家人都在筹备婚礼了,莫非,新郎不是你?”

    裴奕霖的唇角一勾,道:“说不定,新郎会是你呢?”

    尉迟皓蓝淡笑,“我的未婚妻,裴总会见到的!”

    秦希蓉暗看向裴奕霖与尉迟皓蓝,他们两还是这样,一见面就会明争暗讽,只是,这一次,他们争执的对象已经与她无关了。

    宋浅离开包间,她光明正大的走出去,还没走几步,就有人喊住她。

    “站住!”是一个高壮的男人。

    宋浅回过头,已经开始警惕了。

    男人凑近她,问:“洗手间在哪边?”

    “那里。”宋浅顺手一指。

    男人冲她一点头,然后返身就走了。

    宋浅疑惑,这个男人,看起来应该是练家子,会是乔伊斯的保镖吗?

    想不明白,宋浅才又走了没几米远,就听见“砰砰”的枪响不断。

    不好!

    出事了!

    宋浅此刻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趁乱按原定计划离开,另一种,是原路返回看看到底怎么了。

    裴奕霖与尉迟皓蓝再加上乔伊斯的保镖多得可以说是密不透风,但宋浅还是担心,竟然那些人有胆子来,肯定是有周密的计划。

    裴奕霖会不会出事?

    几乎是还没做好决定,宋浅的脚步就往回走。

    宋浅在生活中从来不会露出自己杀手的半点身份,但当危险靠近,她绝不是弱者。

    她拔出随身携带的枪,闪躲着往前冲。

    可是,当她赶到的时候,战场已经转移了。

    该死的!

    他们速度怎么这么快?

    宋浅只能随着枪声继续追,她察觉到不对劲,但具体是哪儿不对劲,一时半会儿又说不上来。

    有好几个人分别朝宋浅开枪,她赶紧躲起来,瞄准了,一枪子崩一个。

    等她基本扫清了前方的路,才迅速跑过去与裴奕霖他们会合。

    裴奕霖与秦希蓉站得很近,两人是一副刚共过患难的模样。

    “奕霖!”只听秦希蓉大喊一声,剧烈的枪响从宋浅耳边划过。

    秦希蓉挡在裴奕霖身前,她的后背染上一团血迹,而举枪的人,正是宋浅。

    裴奕霖赶紧抱住要倒地的秦希蓉,再瞪向宋浅。

    宋浅下意识向身后看,已经没人了,可刚才那一枪,确实是她后方一个人开的,与她无关。

    那个人的动作很快、很轻,甚至于出现在她身后的时候,她才刚有察觉,枪就响了,秦希蓉就跟着中弹倒了。

    “快叫救护车。”裴奕霖的声音冷漠到冰窖里,“快点儿叫救护车!”

    “我没事。”秦希蓉轻声,“很高兴,你还紧张我。”

    宋浅看着裴奕霖,他刚才那么凶狠的看着她,是在怀疑,她要杀他吗?

    宋浅的唇角扯了扯。

    真好笑!

    她凭什么期待他相信她呢?

    乔伊斯的保镖们都不是盖的,这场枪战平息得很快,只不过,没抓到一个对方活着的人。

    所有人怀疑的,都是宋浅。

    “宋秘书,请你解释,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乔伊斯问,很显然已经将宋浅锁定为敌人。

    “我还没查清楚。”宋浅轻声。

    她知道,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自己说什么都相当于放了个屁。

    “监控显示,刚才那个要杀乔伊斯的男人和你说过话。”乔伊斯身边的保镖拿出证据,“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刚好你出去与这个男人说话,然后你还指了我们所在的地方,之后他们就发动袭击。”

    宋浅心道:当然不会是巧合!

    难不成,会是有人要陷害她吗?

    “之后的监控呢?”宋浅问。

    “子弹打中监控仪,后面的没有了。”保镖说。

    尉迟皓蓝到宋浅身边,力挺道:“如果是浅儿做的,她又何必做得这么明显,还让你们调查到证据?”

    宋浅冲尉迟皓蓝轻轻一笑,很高兴在这个时候还有个人能相信她。

    “希蓉。”乔伊斯问秦希蓉,“刚才,是不是这位宋秘书开的枪?”

    宋浅拧眉,眼下,无论秦希蓉说“是”或者“不是”,她好像都洗刷不清嫌疑。

    秦希蓉看看宋浅,再看看裴奕霖,轻声:“不是。”

    乔伊斯的秘书忙道:“希蓉,你得说真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裴奕霖冷声,“非得要栽赃到我未婚妻身上,才算解决问题吗?”

    秘书不说话了,乔伊斯见裴奕霖与尉迟皓蓝都护着宋浅,也决定暂时不追究。

    “我的枪是自制的子弹。”宋浅终于开口了,“是不是我开枪打的秦小姐,验过她背上的子弹就知道了。”

    说着,宋浅将枪交给乔伊斯。

    裴奕霖看着宋浅,他的眸光复杂,并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察觉到了这其中的复杂与针对。

    很快的,救护车就来了。

    秦希蓉的伤势并没有很严重,子弹取出来,和宋浅枪里的子弹确实不一样。

    “没事了。”尉迟皓蓝轻声安慰,“不管怎么样,我无条件相信你。”

    宋浅黯然一笑,她的心痛到现在,并不是因为被误会,而是因为裴奕霖那一瞪,因为他紧张秦希蓉的表情。

    到这一刻为止,宋浅才不得不承认,她对裴奕霖或多或少存在有感情。

    虽然她拼命压制,甚至以为逃离他身边就能忘记,但她终于发现,有些人,爱了就是爱了,没那么容易强行忘记的。

    等了很晚也不见宋浅回来,钱萌萌按捺不住,给妈咪打个电话。

    “妈咪,你宝贝女儿好想你哟!”钱萌萌撒娇道。

    “萌萌。”宋浅轻声,“妈咪这边出了点儿状况,你先睡,好不好?”

    “状况?”钱萌萌一下子就紧张起来,“妈咪,是什么状况?”

    “没什么,你先睡,妈咪回来的时候亲亲你,好不好?”宋浅哄道。

    “那好吧。”钱萌萌应声,“妈咪,你和爹地也别太晚回来哦!”

    挂断电话之后,宋浅再看向在病房里的裴奕霖与秦希蓉,一个关心,一个温柔。

    不得不说,他们两人还真是登对呀!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