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六章首富,争做裴夫人!

    “我……我把醒酒汤做好之后,立刻就走,好吗?”殷宝儿商量着问。

    方子狂上前将杯子用力一扔,再气势汹汹的对着殷宝儿嚷道:“我床上那个女人什么都会做,用不着你!殷宝儿,如果你再敢不听话,我就直接送你出国,让你再也回不来!”

    殷宝儿被吓到了,美丽的小脸蛋惨白,大眼睛里是倔强不肯落下来的湿润。

    “我走。”殷宝儿赶紧道,“子狂哥哥,你一定要记得喝醒酒汤。”她脸上依旧是笑容。

    “方子狂。”宋浅看不过眼了,“你怎么能这样对你妹妹?”

    “要你管?”方子狂没有好的语气,“怎么?奕霖哥哥满足不了你,现在跑我这儿来求安慰了?”

    宋浅想都没想,将手中的蛋糕往方子狂的脸上印下去。

    方子狂帅气的俊脸立即被蛋糕糊满,连五官都认不出来。

    “吃屎去吧你!”说着,宋浅拉起殷宝儿的手就离开。

    方子狂留在原地咆哮得直叫唤:“该死的宋浅!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惨痛代价!”

    跑离了方子狂的房子,殷宝儿上气不接下气的,好不容易与宋浅来到马路边,她忽然哈哈大笑起来。

    宋浅满额黑线,问:“你笑什么?”

    “浅浅姐,从今天起,你正式成为我的偶像!”殷宝儿语气轻快,“你知道吗?其实到目前为止,除了能与子狂哥哥在一起之外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用蛋糕抹他一脸!”

    宋浅笑了,说:“就是嘛!做女人呀!干嘛要那么委曲求全?”

    殷宝儿问:“你对奕霖哥哥也这样豪爽吗?”

    宋浅仔细回想,好像她在裴奕霖面前,除了输还是输。

    殷宝儿的神情忽然就安静下来,“我不介意子狂哥哥有别的女人,也不介意他冲我大呼小叫,我害怕的是,到最后,我付出了自己能给的一切,他还是不接受我。”声音很轻很轻。

    宋浅神情微滞,不知道该说什么,只道:“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殷宝儿话音才落,一股阴风就向她们吹来。

    黑色宾利化身猎豹,车门打开,裴奕霖嚣张帅气的迈步。

    “宋浅。”裴奕霖的声音似从地狱传来,“原来你也在这里。”语气里有着无尽的深意。

    宋浅汗颜,裴奕霖这可千万不要是来抓她的吖!

    当她决定留在方子狂家陪殷宝儿等人之后,就关了手机,现在想想也知道,一个小时早过了。

    “奕霖哥哥。”殷宝儿语气天真,“你来找子狂哥哥有事吗?他现在可能不方便哟!”

    “你快回家去!”裴奕霖没有好的语气,“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在外面瞎晃悠什么?”

    “哦。”殷宝儿很老实,再冲宋浅挥了挥手,“浅浅姐,今天先谢谢你,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一块儿约出来逛街哦!”

    说着,殷宝儿才上专车,由司机送回去。

    殷宝儿不在了,宋浅被裴奕霖瞪得更加不自在。

    “你胆儿肥了?”裴奕霖一字一句,“还敢关机?”

    “你……”宋浅的眼眸异常清亮,“真的是特意过来接我?”

    话才问出口,宋浅就后悔了——她好像问得太过暧昧了。

    好在裴奕霖眼下没心情去想宋浅问题中的暧昧性质,依旧是冰冷的愤怒:“我的话对你已经不起半点作用了,是不是?”

    “我现在不是回去了吗?”宋浅完全没在意的回道。

    她上了驾驶位,趁着这机会开开豪车,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留下裴奕霖在风中凌乱。

    ……

    开始了上班的生活,宋浅比想象中的还要适应。

    趁宋浅去上厕所的空挡,毕云涛偷溜进办公室。

    “怎么了?”裴奕霖问。

    “裴总,有件事,小的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该和您说说。”毕云涛的声音很小很小,仿佛是担心宋浅有顺风耳。

    裴奕霖拧紧眉头,他最讨厌这种分明是有话要说,却还卖关子的人。

    “想去扫厕所了?”裴奕霖问。

    “裴总!”毕云涛神情哀怨,赶紧说出自己进来的真实意图:“您真的要带总裁夫人去见那位世界首富乔伊斯吗?”

    “怎么?”裴奕霖扬起眉头,“你想去?”

    “不是不是!”毕云涛赶紧摆手,“只是……听说,乔伊斯的秘书,是……是……秦希蓉小姐。”

    毕云涛跟了裴奕霖这么多年,知道不少裴奕霖曾经的风流债。

    裴奕霖看着毕云涛,唇角危险的勾起:“毕秘书,你打听的事情还真是不少呀!我是不是该给你颁个最佳秘书奖?”

    毕云涛知道:裴总生气了。

    可他也是为了避免现任总裁夫人与前任总裁女朋友发生冲突,到时候,挨灾受难的,又是他呀!

    毕竟,秦希蓉是裴奕霖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而宋浅,是裴奕霖唯一承认过的未婚妻。

    见裴奕霖脸色不对劲,毕云涛赶紧提神,保持立正的姿势。

    “呀!”毕云涛忽然瞪大眼睛,“裴总?我怎么到您办公室来了?哎哟!真是要命!刚才我肯定梦游了,我没说什么梦话吧?”

    裴奕霖打量着自己这位得力助手,一旦犯二起来,真的很想将他丢去扫厕所!

    “工作时间,你在梦游?”裴奕霖的声音不冷不淡。

    毕云涛意识到自己找错理由了,赶紧道:“我这梦游就是分分钟的事情!裴总,我先去干活了,我是您最得力的小助手,勤劳的小蜜蜂!”

    话音落下,毕云涛飞似的逃跑。

    宋浅刚好回来,见安装了飞毛腿的毕云涛,下意思猜到肯定裴奕霖又捉弄他了!

    这个裴奕霖,看起来冷漠冰霜,但总有些腹黑的小性子,让人不经意间,是又怕他又爱他。

    呸!

    谁爱他了!

    康路站在办公室门口打量着宋浅,见她最近脸上的气色越来越好了,不由露出个笑容来。

    “康路,你每天这样站着,不累啊?”宋浅问。

    而她倒还有些怀念当初与康路一块儿站岗的时候,两人偶尔聊聊天,还挺惬意享受的!

    裴奕霖的声音从办公室里传出:“你这是在说我虐待员工?”

    宋浅嘀咕着:“难道不是吗?”

    “保镖都是时间分段工作,不累。”康路的声音温柔,“快进去吧,裴总等着你呢!”

    宋浅冲康路一笑,然后走进办公室,没注意到康路那一脸的温柔忽然就黯淡下来。

    裴奕霖睥睨宋浅,她一个杀手,非得和每个人都相处得那么和谐吗?

    要不是调查到她的身份,裴奕霖还真不相信这样一个女人竟然会是杀手。

    不过,也不得不说,就是要她这样的才称得上是顶级:杀人于无形!

    ……

    乔伊斯,美国人,世界首富,今年七十岁的他依旧步履稳健,看起来不过五十岁的模样。

    忽然之间要见这么高级的人物,宋浅也难免紧张一小下下。

    裴奕霖打量着她,酸道:“见我的时候,也没见你有过半点儿紧张啊!”

    “你跟乔伊斯能一样吗?”宋浅一点儿也不掩藏自己的轻视,“别人可是世界首富呢!”

    裴奕霖睥睨宋浅,恨不得告诉他,他才是隐藏中的世界首富呢!

    不然,她以为为什么是乔伊斯来找他,而不是他去找乔伊斯?

    真可恶!

    这个女人怎么看谁都高大上,偏偏看他,就是各种狐疑、揣测的态度?

    “还不服气了!”宋浅笑道,“如果有不爽,你就努力挣钱超过他呀!不过,你也还行了,你年纪比他小一半都不止,就有现在的成就呢!”

    宋浅终于说出一句裴奕霖爱听的话。

    裴奕霖抬起宋浅的下颌,逗趣道:“我的实力,当你真正知道之后,会打心眼儿里服从的!”

    宋浅打开裴奕霖的手,“嘁”了声,不再搭理他。

    下了车,宋浅四下打量着,乔伊斯住了z市最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享受最优质的服务。

    宋浅在心里嘀咕:有钱人还真是奢侈!

    不过,如果有钱人和没钱人都过一样的生活,那还有谁会拼了命的去挣钱呢?

    这时,一辆白色的劳斯莱斯停下,尉迟皓蓝与其秘书从车子里走出来。

    裴奕霖与尉迟皓蓝相见,自然是分外眼红。

    宋浅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打结了,她可是听说,乔伊斯的秘书是秦希蓉呀!

    真要命!

    这样的场合,为什么她会在呢?

    “裴先生。”尉迟皓蓝很绅士礼貌的向裴奕霖伸来手。

    裴奕霖倒也没有表现出不爽,依旧是平常冷漠的做派。

    尉迟皓蓝温柔的笑,“浅浅,好久不见。”

    宋浅也回话道:“好久不见。”

    “尉迟先生。”裴奕霖没有好的语气,“我的未婚妻,你应该称呼为‘裴夫人’。”

    宋浅不由去想:在多少年前,裴奕霖与尉迟皓蓝也是这样争秦希蓉的吗?

    一点儿都不爽!

    她竟然过着别的女人曾经过过的生活?

    面对裴奕霖,尉迟皓蓝完全没输气势,而是道:“等浅浅真成为裴夫人的那天,再说吧。”

    说着,尉迟皓蓝冲宋浅再温柔一笑,率先走进酒店。

    裴奕霖神情严酷,以着低冷的声音对宋浅说:“记住你裴夫人的身份!”

    宋浅懒洋洋地看向天空,跟在裴奕霖身边进去。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