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五章滚蛋,痴迷的爱

    平常宋浅与钱萌萌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今天这一分别就是十几个小时,彼此早就已经相思过头了。

    “妈咪!”钱萌萌扑进宋浅怀中,“我好想你哟!”

    “妈咪也好想你呢!”宋浅在钱萌萌的脸颊猛亲了两口。

    裴奕霖主动问:“难道就没想爹地吗?”

    钱萌萌冲裴奕霖笑道:“想妈咪的时候当然离不开想爹地啦!”

    “小嘴儿真甜,来,爹地抱抱。”

    宋浅心头一跳,二话不说,逃跑似的抱着钱萌萌回房,不让裴奕霖与宝贝女儿再有接触。

    裴佩佩低着头,心思不停的流转:据可靠情报,那个擅长伪装成白莲花的秦希蓉真的回国了,而这紧要关头,宋浅与奕霖舅舅的感情似乎有些不顺心。

    既然有她裴佩佩在,当然要全力撮合宋浅与奕霖舅舅啦!

    想着,裴佩佩飞快地跑回房间去,偷偷给庞冰双打电话。

    “佩佩啊!你那边进展怎么样?需不需要帮忙?”庞冰双最关心裴佩佩破坏裴奕霖与宋浅感情的进度问题。

    “呜呜——”裴佩佩假装哭起来,“姑婆婆,这个宋浅简直是恶魔一般的女人啊,太强悍了!我使用了浑身解数,她每次都能安然无恙,而且,奕霖舅舅好护着她哦!”

    “这些我都知道!”庞冰双语气恨恨的,“要不是那个宋浅难对付,我也不会派你这重量级的人物出场了嘛!”

    “那倒是!”裴佩佩破涕为笑,“姑婆婆,我需要你帮忙。”

    庞冰双忙问:“怎么?”她相信,裴佩佩肯定是有办法了!

    “认钱萌萌回裴家。”裴佩佩提议。

    “不行!”庞冰双想都没想就反对,“这个问题没得商量!”

    “姑婆婆,你先听我说嘛!”裴佩佩知道庞冰双也不是个好忽悠的人,而且,和宋浅之间算是结下了很深的梁子。

    “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宋浅和奕霖舅舅之间有矛盾!”

    “怎么回事?”

    裴佩佩随口编起胡话来:“宋浅怀疑奕霖舅舅是为了女儿才接近她,所以不准萌萌先改姓裴,而您这边先同意了,岂不是直接给宋浅一个下马威?到时候,我再在旁边故意做点儿让他们互生误会的事情,宋浅与奕霖舅舅之间的矛盾就更深啦!”

    “认回萌萌?”庞冰双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可是……万一认回萌萌,宋浅也跟着进裴家了,怎么办?”

    庞冰双以为,裴奕霖到现在还没娶宋浅,是因为她这个当妈的还没松口同意。

    “有我在,你还担心宋浅会进裴家吗?”裴佩佩笑道,“更何况,萌萌可是我们裴家的血脉,跟着别的男人姓,不就成野种了?我们裴家丢得起这个脸啊?”

    庞冰双一想也是,她看见过钱萌萌,确实是个很可爱的孙女,她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去抱抱、亲亲。

    “那你可得抓紧时间制造误会,我这就去着手认回钱萌萌的事情。”庞冰双吩咐。

    挂断电话之后,裴佩佩乐得肚子都痛了,将飞镖飞出去,命中红心。

    宋浅呀宋浅,等萌萌入了我们裴家,我看你还怎么离开我的奕霖舅舅!

    房间里。

    宋浅与钱萌萌母女两相对而坐。

    钱萌萌很敏感地察觉到妈咪的心情不好。

    “妈咪,你怎么了?”钱萌萌问。

    宋浅撅着嘴,“萌萌,你喜欢你假爹地吧?那……你想改姓裴吗?”

    钱萌萌瞬间明白了,原来妈咪是在吃爹地的醋啊!

    可妈咪总把真爹地喊成假爹地,钱萌萌表示很无奈。

    钱萌萌撒娇道:“妈咪,你好不相信萌萌哟!”

    “嗯?”

    “对萌萌来说,爹地不过就提供了个精子而已。”钱萌萌表情很认真,“妈咪可不一样,为萌萌操碎了多少心哪!”

    宋浅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她的宝贝女儿在哪儿听说“精子”这个词的?而且,听女儿的语气,好像还很懂行吖!

    “萌萌进裴家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妈咪嫁给爹地了!”钱萌萌保证道,“萌萌和妈咪是一起的,要么一起要,要么一个都不要!”

    宋浅思忖着,笑道:“你这算是捆绑销售呀?”

    钱萌萌笑嘻嘻地说:“反正妈咪和萌萌很抢手的,爹地不要,是他的损失罗!”

    宋浅忽然发现不对劲,听钱萌萌这一袭话,怎么有种已经知道裴奕霖是她亲爹地的感觉呢?

    “萌萌你……”

    话到嘴边,宋浅又停住了。

    她有交代过不许萧红莲将暗夜帝国首领就是钱萌萌亲爹地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尤其是钱萌萌。

    她一个小女孩儿,应该不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而当宋浅得知其实钱萌萌比她还早知道亲生爹地是谁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凌乱了。

    月亮升得老高,宋浅带着属于方子狂的东西,去他家还给他。

    为了还收留的人情,宋浅还很顺便的买了个小蛋糕去给他吃,毕竟,方子狂和她一样,是个十足的吃货。

    殷宝儿坐在方子狂的家门口,拿着手机边听歌边玩游戏,见宋浅来了,很高兴的起身。

    “浅浅姐,你怎么来了!”殷宝儿好兴奋的语气。

    “我来还钥匙什么的给方子狂。”宋浅道,“他不在家吗?你怎么在门口坐着?”

    “子狂哥哥还在外面玩女人没回来呢!”殷宝儿的语气很平静。

    宋浅额上冒出几条好粗的黑线,她知道殷宝儿很喜欢很喜欢方子狂,但方子狂对她却没那个意思,而且,还态度很坚决的拒绝。

    “那……你先进来吧,刚好我买了蛋糕。”宋浅轻声,打心眼儿里觉得方子狂也太不怜香惜玉了点儿。

    殷宝儿人又漂亮,又年轻,又懂事,关键是还有百分之百的真心,方子狂竟然一点儿机会都不给她!

    “浅浅姐,我在门口等就好了。”殷宝儿说,“子狂哥哥不喜欢我在没经过他允许的时候进他家。”

    “宝儿呀,你这样坐在门口等也不是办法。”宋浅劝道,“你还是进来吧,看看电视吃吃蛋糕,等他回来了,再好好跟他谈谈。”

    殷宝儿撅起小嘴,很快又恢复笑脸,跟着宋浅进屋。

    “有什么好谈的呀!”殷宝儿“嘿嘿”的笑,“每次我们的谈话就是,‘子狂哥哥,你跟我在一起吧’,‘小屁孩,你再说这种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宋浅无奈的摇头,她对感情的问题本来就不熟悉,也没办法帮殷宝儿的忙。

    殷宝儿羡慕的问:“浅浅姐,那你和奕霖哥哥的感情很好吧!”

    宋浅与殷宝儿只见过几次面,算不得太熟悉,也称不上很了解,自然不能将“假相处”的事情说给她听。

    “就那样吧。”宋浅随口一声。

    “宝儿,来,吃蛋糕。”宋浅招呼着,“这里都是方子狂的东西,等他回来了,你帮我还给他。”

    “你就要走啦?”殷宝儿拉住宋浅的手,“陪我等一下下啦!你不在,子狂哥哥回来肯定会冲我发火的。”

    “可……”宋浅犯难。

    软磨硬泡的,裴奕霖也只肯给她放一个小时的假啊!

    “浅浅姐。”殷宝儿一脸纯洁无辜的表情,“拜托拜托!”

    好吧!

    谁让宋浅这辈子最大的难题就是对朋友无限制心软呢?

    更何况,当初要不是有殷宝儿的帮忙,宋浅不确定自己找到钱萌萌的时候,钱萌萌是生是死。

    殷宝儿与宋浅一人捧着一叠蛋糕,窝在沙发的两端,边看电视边吃东西边聊天。

    “其实我隔三差五就会偷溜进来帮子狂哥哥收拾家里的东西,他呀,现在一个人住,太懒了!”殷宝儿聊起方子狂的时候,眼睛都泛着光彩。

    宋浅最想问的问题就是:方子狂有那么好吗?

    在殷宝儿口若悬河间,宋浅就已经将殷宝儿与方子狂之间的事情连贯清楚了。

    原来,殷宝儿与方子狂算起来其实是兄妹,只不过,他们是两个单亲家庭重组后的兄妹,并没有血缘关系。

    殷宝儿在五岁的时候就喜欢跟在方子狂身后跑,更加扬言长大了要嫁给他,两人的关系也一直特别好。

    但是,好景不长,殷宝儿十二岁那年,方子狂的父亲与殷宝儿的母亲相继离世,之后,方子狂就对殷宝儿各种冷淡,只给她钱,不给她爱。

    “浅浅姐,你说,子狂哥哥会喜欢我吗?”殷宝儿问,语气惴惴不安,仿佛宋浅的话会成为她今后的预言。

    “我不知道。”宋浅很诚实但也很迷糊,“但是,你现在才二十岁,人生不应该只有爱情。”

    “可我的人生就是子狂哥哥吖!”殷宝儿很肯定的出声,“他如果是医生,我就要当护士;他如果是法官,我就要当律师;他如果混黑道,我就要当黑客。”

    宋浅汗颜,不过,殷宝儿的这份执着倒是招人很喜欢。

    这时,方子狂打开门。

    他醉意熏熏的,怀中还搂了个女人,看见宋浅与殷宝儿,他立即拧紧眉头,“你们怎么在?”

    “子狂哥哥,你喝醉了!”殷宝儿习惯性忽略方子狂怀中的女人,赶紧去厨房泡醒酒茶。

    “殷宝儿!”方子狂将怀中的女人推去卧室,“我跟你说过的话,你通通退给我了吗?”

    “子狂哥哥,你稍等一会儿!你胃不好,不喝点儿醒酒茶,明早醒来会难受的。”殷宝儿小声,继续忙碌。

    “滚。”方子狂指着门口,“如果还有下次,你就再也别想见到我!”

    殷宝儿瘦小的身子一颤,方子狂今天对她的语气是前所未有的粗重。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