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四章霸爱,初见旧情人

    宋浅的办公桌与裴奕霖的比邻,这实在不是个明智之举。

    她的脸基本上保持红晕状态,因为裴奕霖时不时就会用一种暧昧亲密的目光看她,仿佛是宠她到了极点。

    而眼前正对面的那座沙发还显眼的摆着,宋浅就不能不去想起那天与裴奕霖在沙发上恩爱的场景。

    终于,宋浅忍不住了。

    “去哪儿?”裴奕霖问。

    “厕所。”宋浅冷道。

    “正好。”裴奕霖起身,“我也去。”

    宋浅汗颜,问:“你是担心我这就会跑掉?”

    “只是怀念跟你一起上厕所的感觉了。”裴奕霖分明是冰冷的声音,却怎么听都带着调戏的意味。

    “你们两现在好会找地方爱爱哟!”方子狂的声音忽然响起,“浅宝贝,你知不知道,奕霖哥哥在公司有专门的私人厕所,比普通人的家都豪华一百倍不知呢!”

    见方子狂一副准备占宋浅便宜的架势,裴奕霖率先一步将她拉到怀中来。

    方子狂悻悻地冲宋浅送去个飞吻,“一会儿你下班了,我接你去吃好吃的。”

    裴奕霖的气势逼人:“你怎么回来了?”

    “当然是想我们家浅宝贝了嘛!”方子狂笑道。

    “这是我的女人。”裴奕霖先占领主动权,“你,离她远点儿。”

    “奕霖哥哥吃醋的样子越来越帅了!”方子狂一点儿也没被裴奕霖的冷漠吓住,“而且,是吃这种完全不可能的醋。难怪别人说谈恋爱的人智商会下降。”

    宋浅听不下去了,从裴奕霖的怀中出来,落荒而逃。

    “浅宝贝!我不会霸占奕霖哥哥太久,他马上就过来哦!”方子狂冲宋浅喊。

    裴奕霖的目光追着宋浅而去,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浓。

    “有正事。”方子狂轻声,不然,他倒是不介意在澳大利亚多玩玩。

    “怎么了?”

    “据可靠情报,有国际刑警的人在调查我们,说不定,已经潜入你的别墅了。”

    “国际刑警?”裴奕霖看向窗户外面,“调查就调查,我们还犯什么法了不成?”

    “奕霖哥哥。”方子狂耸耸肩,“难道那件事,你忘了?”

    只见裴奕霖的目光一暗,浑身涌出剧烈的冷戾,拳头紧紧地拧起……

    宋浅回办公室的时候,方子狂已经离开了,她还有钥匙、银行卡什么的没还给他。

    裴奕霖明显动怒了,“为什么要拿他的?”

    宋浅还没明白裴奕霖的怒意。

    他步步紧逼,“你没钱用?没车开?没房子住?”

    “是没有啊!”宋浅很明摆的应声,“跟你干活的工资,你还一分都没发给我呢!最近又没出去执行任务。”

    裴奕霖将宋浅手中属于方子狂的东西都抢过来,再递给她一张金卡,道:“拿去,密码是你生日。”

    宋浅认识那张金卡,全世界只有十张,分别掌握在世界前十富豪手里,见卡如见人,可以无限制消费,上不封顶。

    “你只许用我的钱,只许收我的东西,只许跟我吃饭!”裴奕霖霸道一声,“还有,萌萌要学琴,我已经给她请了全世界最好的老师,别再去见尉迟皓蓝!”

    “我不……”

    亲吻袭来,宋浅睁眼看着裴奕霖,他的眉宇之间还带有对她不听话的怒意,带有惩罚性质的吻,咬得她好痛。

    “松……开……”宋浅一急,索性再用膝盖去踢裴奕霖的“小鸭子”。

    裴奕霖这才松手,很有感觉的回味下刚才的美好,看见宋浅的气急败坏,他怎么那么开心呢?

    ……

    一天没见钱萌萌,宋浅无比想她。

    才到下班时间,宋浅就迫不及待的收拾东西准备回别墅。

    “恭送总裁和总裁夫人。”毕云涛笑着讨好。

    “你再叫我总裁夫人,我就割掉你的舌头!”宋浅威胁。

    裴奕霖拍拍毕云涛的肩膀,“有我保护你。”然后追了上去。

    毕云涛心道裴总这场恋爱谈得还真是让人潸然泪下,他已经好久好久都没见过裴总有这么开心的时候了呢!

    两人吵吵闹闹地到公司门口,裴奕霖的目光落在一个路过的女人身上,他的脚步瞬间放慢,神情复杂得严峻。

    宋浅打量着那个女人,长长地卷发垂落在胸前,五官很精美,身材太让人羡慕,是个漂亮得没有缺点的美女。

    女人显然也看见了裴奕霖,原本匆忙的步履也放慢了。

    宋浅在心里默默地跟自己说:那个女人,应该就是秦希蓉吧?

    有时候,女人的直觉准得可怕。

    在不远处的那个女人,就是秦希蓉,裴奕霖曾经的女人之一,一直特别又独立的存在着。

    “好久不见。”秦希蓉冲裴奕霖温柔地打招呼。

    裴奕霖依旧冷冷的,只是目光里有着藏得不深的关心。

    “回来了?”裴奕霖问。

    秦希蓉笑着点头,再看向宋浅,问:“这位是?”

    宋浅忽然也好奇了,裴奕霖会怎么介绍她呢?

    裴奕霖顿了顿,“未婚妻。”

    宋浅矛盾了,裴奕霖这三个字是说出来气秦希蓉的,还是他真心所想呢?

    秦希蓉脸上的笑容黯淡下来,美丽的脸蛋因为那抹黯然而显得憔悴、忧郁,让宋浅这个做女人的都不禁怜惜。

    宋浅看向裴奕霖,他冷漠冰霜的脸上表情很复杂,琢磨不透到底有几个意思。

    而秦希蓉脸上的黯然瞬间就收起了,“你好,我叫秦希蓉。”

    宋浅不由笑了,第一次为自己神奇的第六感而赞叹。

    裴奕霖看着宋浅,她现在这是在笑什么,难道因为他说她是未婚妻的缘故吗?

    “你好,我叫宋浅。”

    “不如一块儿去吃晚饭吧?”秦希蓉邀请。

    “我就不去了。”宋浅赶紧拒绝,再对裴奕霖说:“你去吧,你和秦小姐好久没见面,肯定有好多话要谈吧!”

    裴奕霖轻易涌出掐死宋浅的冲动,她这么容易就将他往外送,是想回家带钱萌萌逃跑吗?

    他偏不如她的意!

    “我们约好回去早点陪女儿的。”裴奕霖温柔一声,“秦小姐,你自己去吃吧。”

    秦希蓉愣住。

    秦小姐?

    五年后再遇,他对她的称呼竟然是秦小姐?

    而且,他有女儿了?

    秦希蓉讽刺一笑,裴奕霖不是很喜欢小孩,当年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他避孕措施做得非常好,根本不让她有怀孕的机会。

    可眼前这个宋浅,竟然和他有孩子了?

    宋浅暗瞪向裴奕霖,不爽他每次都跟她抢女儿。

    凭什么!

    她辛辛苦苦把女儿养到这么大,他突然降临,说收回去就收回去啊?

    天底下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裴奕霖说着,没再多看秦希蓉一眼,牵着宋浅的手就离开。

    秦希蓉看向裴奕霖与宋浅离开的背影,她的眼眶涌出层湿润——裴奕霖,我为你而回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弃的!

    不远处的宋浅与裴奕霖依旧是小吵小闹的存在形式。

    “未婚妻。”裴奕霖喊宋浅。

    “别乱叫!”

    “刚才你可没否认。”

    “明知道裴总是在旧情人面前死要面子装过得好,如果我否认,难道是不想活了吗?”

    宋浅的话音一落,裴奕霖的脸色忽然就变得难看起来。

    她咬了咬唇瓣,看见他不开心的脸,她心中有愧,并不是有意要提起他内心深处的痛。

    不过,经过刚才与秦希蓉短暂的相遇,宋浅猜测,当年的事情肯定不像方子狂说的那么简单,应该藏有不少隐情吧!

    “宋浅。”裴奕霖冷声,“下次,你再敢这么惹我,我会直接将你丢进蛇窟里。”语气威胁又警告。

    宋浅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小心脏,咕哝着:“妈耶!好怕哟!”

    裴奕霖不由笑了。

    他一直没有猜准确自己再与秦希蓉碰见会是什么心情,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像此刻这样轻松。

    这一切,都因为宋浅对他的改变吗?

    裴奕霖忽然握住宋浅的手,轻道:“不怕死的小妖精!”

    宋浅睥睨裴奕霖,他才是个阴晴不定的怪物!

    ……

    钱萌萌与成宪在家里下五子棋,裴佩佩在旁边第n次惊道:“萌娃娃们,你们的智商到底是有多高呀?”

    裴佩佩向来嫌麻烦,对于下棋这种脑力活,她是从来不干的。

    但今天她看见钱萌萌与成宪两人的对弈,那简直是精彩到没话说!

    “我一定要好好举荐你,裴家如果丢失你这么个天才,简直是暴殄天物!”裴佩佩夸张道。

    宋浅回来刚好听见裴佩佩的话,她的额上冒一层黑线,因为心虚,她不由去想钱萌萌认祖归宗后的事情。

    裴家肯定不会接受一个没钱没地位的人做儿媳妇,但如果是天才孙女,肯定会要的。

    宋浅的眼珠子直转,在想要怎么才能让钱萌萌的光环消失点儿。

    见裴奕霖回来了,裴佩佩嚷道:“奕霖舅舅,你女儿继承了你的基因,果然是无敌啊!”

    裴奕霖的怒火冒起有三丈高,钱萌萌体内的基因是那个姓钱的男人的,跟他毫无关系!

    一想到宋浅与别人生出来的女儿也有这么优秀,裴奕霖抓狂,要不是知道那个钱姓男人早就死翘翘化成灰了,他还真会再去“帮帮忙”。

    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自己与宋浅强强联合,生出来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