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三章新任首席秘书,随时伺候!

    宋浅的厨艺那是好得没话说,只不过,她对厨房没什么好感,家里做饭的任务一直都由钱萌萌包揽了。

    还在煮面的途中,裴奕霖就忍不住凑过来——实在是太香了!

    “你确定你只是在煮面?”裴奕霖问。

    宋浅翻了个白眼,“不然呢?大晚上的,难道我还给您弄一桌满汉全席出来吗?”

    “那明天中午你做满汉全席。”裴奕霖很会占便宜。

    “我只是保镖。”

    “说好你另外作事,我给你算加班费。”

    “现在我不要了!”

    “你怎么了?”

    “我哪里有怎么?总被你使唤来使唤去的,我不爽,不行啊?”

    说着,宋浅捞起面条,灌好汤以后,再端去餐厅。

    裴奕霖吃了一口,竖起大拇指,“以后我的饭,由你做。”

    “才不嘞!”宋浅不愿意,“你不知道找夏尔岚啊?你一直都夸她厨艺好。”

    裴奕霖停下筷子,再解释一遍:“我和她不是你想的那样。”继续开吃。

    宋浅压根不在意,如果说所有女人他都只是玩玩,那秦希蓉,他肯定深爱,并一直深爱着。

    毕竟,一个背叛过他的女人还能活得好好的,就足够说明一切!

    而今天裴奕霖看见秦希蓉了,他还露出一副那么忧伤的模样,若说不爱,傻子都不信呢!

    宋浅闷闷地先将面条吃完,再洗碗,中途不再与裴奕霖说一句话。

    裴奕霖明显感觉到宋浅的不高兴,虽然这几天她没怎么搭理过他,但她也没有这样抑郁的表情。

    她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裴奕霖不解,等宋浅回她自己的卧室了,他才走过去,拉着她的手,带到主卧。

    宋浅拧起眉头,“你干嘛?”

    “你得在我这儿睡。”裴奕霖轻声。

    “不要。”宋浅拒绝得很干脆。

    “佩佩是我妈派来监视我们的,一旦被她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假装的,那我们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裴奕霖威胁道。

    其实,裴奕霖怎么可能不知道,裴佩佩要不是喜欢宋浅,对宋浅根本不会是现在的态度。

    宋浅思量了会儿,只要裴奕霖还是个半残废,钱萌萌就很危险,所以,她千万不能招惹庞冰双。

    宋浅顺势往床上一躺,抱着被褥就睡。

    “嗯?”宋浅迷糊,今天的枕头有点儿不一样。

    枕头是个人形,而在脑袋那里,还是裴奕霖的人脸。

    我去!

    这根本就是玩偶版裴奕霖嘛!

    裴奕霖坐在宋浅身边,理了理她凌乱的发丝,声音低沉醇厚:“以后就抱着它睡,不开心了,还可以打它。”

    宋浅的唇角抽了抽,裴奕霖这是脑子坏掉了吗?

    “还有这个。”裴奕霖再拿出一个瓷娃娃。

    一按瓷娃娃肚子上的按钮,就会有个超级快的声音划过去,不到两秒,据测是裴奕霖发出来的。

    宋浅问:“这又是什么?”

    “看见好玩,顺便买的。”裴奕霖的眼神闪躲着,“再很顺便试了个音。”

    他分明就是撒谎,录音里,藏着很重要的秘密!

    宋浅疑惑地看看布娃娃,再看看瓷娃娃,很难不去怀疑裴奕霖的目的。

    “这里面有慢性毒药吗?接触久了会死?”宋浅只想到这一个可能性。

    裴奕霖的笑声很动听,他俯下身,在宋浅的脸颊落下一枚珍惜的亲吻,“睡吧,总是这样傻傻的。”

    敢说她一代杀手“杀生丸”傻?

    宋浅牙痒痒的。

    灯在这一刻熄灭,当裴奕霖躺到宋浅身边的时候,宋浅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什么都不问,闭上眼睛睡觉。

    当宋浅醒来的时候,她依旧躺在裴奕霖的怀里。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睡着之前,她都会离裴奕霖很远很远,但一觉醒来,她就绝对是在他怀里。

    不过这一次还好,毕竟,他穿了衣服。

    裴奕霖忽然睁开眼,问:“在想什么?”

    本来,眯着眼睛看她望着他愣神的样子很好,但已经一晚上没逗她了,他实在是想跟她说说话。

    “我为什么会准你抱着?”宋浅是在问裴奕霖也是在问自己。

    为什么她可以恨死了裴奕霖,却又舍不得离开呢?

    裴奕霖勾起唇角,“因为你喜欢我。”好肯定的语气。

    宋浅差点儿就要问裴奕霖是不是也喜欢她了。

    话到嘴边,她赶紧转个弯:“不是,我只是在测试,你那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我,是不是代表你好了。”

    裴奕霖脸色一变,清楚看见宋浅眼睛里的深邃,他没法再装下去。

    真丢脸,才一天的时间就被拆穿了!

    裴奕霖感叹自己不是方子狂,果然不适合做方子狂才会干的事。

    宋浅怒道:“这种事情你也撒谎!”而她,竟然天真的信了?

    为什么因为对象是他,她每次就会将心里明显的怀疑都挥开,选择一而再的钻入他的圈套呢?

    裴奕霖的脸色微微变了,“撒谎”这个词,也向来与他不挂钩呀!

    “还不松开我?”宋浅火冒三丈,“大早上的,你要打一架吗?”

    “我不介意干一场。”裴奕霖的语气深意且魅惑,带有邀请的勾引。

    “你找别人吧。”宋浅没好的语气,冷冷地将裴奕霖推开。

    她起身,迅速将散落的头发扎个马尾。

    裴奕霖一手撑着头,打量着宋浅,道:“去当我秘书吧。”

    走到门口的宋浅又停下,只听裴奕霖继续说:“我看过你的资料,应该能胜任这份工作。”

    宋浅的眉头轻轻动了动,问:“你不要我做保镖了吗?”

    “保镖、未婚妻、首席秘书,都由你兼职。”裴奕霖语气酷酷的。

    “不了。”宋浅轻声,她已经决定要逃了。

    她不能放任自己在危险里待着,等把身份证和户口本找到,她就带钱萌萌出国,躲裴奕霖远远的,若真被抓住,那就再说吧!

    裴奕霖怎么可能看不明白宋浅要逃跑的心思。

    他胸中一怒,起身,一步步逼紧她,低冷着声音,问:“你以为能逃得掉?”

    宋浅从来就没想瞒着裴奕霖她最真实的想法,她知道,也瞒不住。

    “裴总还没见过我真正的实力吧!”宋浅的声音很淡,语气却很复杂,“只要真心想逃,哪有个逃不掉的?”

    裴奕霖忽然就用身体将宋浅推去墙上贴着,双手撑在她双耳两侧,黑眸里印着两个小小的她,千思万绪,理不清楚。

    “为什么要逃?”裴奕霖从来就不是个爱问问题的人,但宋浅这个女人,带给他的疑惑太多了。

    他有时候能感觉到她对他有些感情,可有时候,他又发现,她能迅速就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对他置之不理,甚至,真心想从他身边逃开。

    宋浅很明白的说:“我有女儿,也有、丈夫。”

    裴奕霖冷声,问:“你丈夫不是死了吗?”

    宋浅汗颜,听裴奕霖这意思,难道是不介意吗?

    好吧!

    他介意什么?

    她从来也就只有他一个男人而已吖……

    “我不想和裴总玩暧昧。”宋浅低下眼眸,“也许裴总习惯了抱着个女人就可以吻、可以做,并且喊人滚就随时滚,但,我不习惯。”

    裴奕霖揪紧拳头,在宋浅心里,就是这样定义他的吗?

    宋浅的眸光黯淡,她以为,自己和裴奕霖已经说得很清楚明白了。

    “我去看萌萌起来了没。”说着,她灵活地逃开。

    裴奕霖怔在原地,咆哮道:“明天跟我去上班!有本事,你就在我眼皮子底下逃走!”

    ……

    慕华集团全体员工都知道裴奕霖身边多了位首席秘书,大家都见过,就是让他笑的那个女人。

    毕云涛打量着宋浅,道:“总裁夫人,您不用太过操劳,有事吩咐我去办就好。您呀,就陪着我们的总裁大人,让他开开心心的。”别再找我们这些属下的茬了。

    毕云涛简直想将宋浅当菩萨供起来,因为他深刻知道,只要宋浅让裴总开心,他的工作都会顺利许多。

    “我不是总裁夫人。”宋浅粗声粗气的。

    毕云涛暗看了眼裴奕霖,他的表情却是轻松愉悦。

    “小的绝对不在外人面前透露您是总裁夫人!”毕云涛保证道。

    宋浅满脸黑沉,一字一句道:“我不是总裁夫人!”

    “遵命!总裁夫人!”毕云涛满脸笑容。

    宋浅直接在心里给毕云涛定义两个字:二缺!

    裴奕霖勾着唇角轻笑,看宋浅那副不爱承认,又气恼的模样,他心情尤其好。

    总裁夫人?

    这个身份冠在宋浅身上,好像正合适呢!

    “裴总,不如将总裁夫人的办公位就设在您旁边吧?”毕云涛提议。

    “不行!”

    “可以。”

    宋浅与裴奕霖截然相反的态度。

    毕云涛喜滋滋的,“小的这就去办!”完全忽略宋浅的反对。

    宋浅瞪大眼睛看裴奕霖,质问道:“我的办公桌怎么也应该在外面吧?”

    裴奕霖扬起眉头,懒懒地问:“首席秘书、贴身保镖、未婚妻,哪个职位不是应该在我身边?”

    宋浅的唇角尴尬的抽了抽,她不想与裴奕霖耍嘴皮子。

    宋浅已经有了另外的想法,便说:“我们来打赌。”

    裴奕霖知道宋浅要跟他赌什么,淡淡一句:“我同意。”

    宋浅的眸光一黯,裴奕霖这是看穿她了,还是不屑她?

    “你是想跟我赌,如果你能带着萌萌从我的眼皮子底下逃跑,就让我放你自由,永远不要找你,对不对?”裴奕霖问。

    宋浅点头,她不得不承认,裴奕霖猜得完全正确!

    她望着他,眸光里多了几分深意。

    “不定期限,什么时候你逃走了,什么时候,你我成陌生人!”裴奕霖这话说得很有气势。

    宋浅的小拳头紧了紧,“陌生人”这三个字从裴奕霖嘴里说出来,还真是绝情哪!

    不过,就这样愉快的决定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