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二章深爱,初恋情人出现!

    因为是周一,游乐园的人并不算很多。

    为了有个伴,宋浅还特意将殷宝儿也叫来了。

    “殷宝儿?”裴佩佩上下打量着,“你还活着啊,我还以为被方子狂那小贱鸭拒绝了一千零一次的你,早就跳楼自杀了呢!”

    殷宝儿倒也不计较,只道:“你算错了,都已经第一千五百八十六次了。而且,不许你叫我子狂哥哥为小贱鸭!”

    宋浅看着殷宝儿与裴佩佩,一个九零中后期,一个九零后期,两个人凑在一起,只怕是有热闹看了!

    不过,这样也好,裴佩佩就不会将矛头指向她了。

    钱萌萌指着那个超级大摆锤,道:“哇塞!我想看爹地和妈咪玩!”

    宋浅脸色一黑,冒出将女儿送去做亲子鉴定的想法,说不定,是在医院抱错了。

    “你妈咪不敢。”裴奕霖似乎很幸灾乐祸。

    宋浅挑衅道:“你敢?”

    裴奕霖扬眉,“要不要跟我去试试?”

    “浅浅姐,去嘛!很好玩的,我们一起去!”殷宝儿跃跃欲试。

    “我和萌萌不去。”成宪当即摆明立场。

    钱萌萌看着成宪,她确实不能去,因为身体不允许她玩那么刺激的。

    成宪冲钱萌萌一笑,温柔道:“待会儿我陪你去坐旋转木马。”

    宋浅狐疑地看着成宪,不得不说,成宪对钱萌萌的照顾简直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

    有时候,连她这个做妈咪的都自愧不如。

    难道,成宪喜欢钱萌萌吗?

    宋浅摇头否定自己的猜测,成宪和钱萌萌都还这么小,别用她这大人的思想玷污了他们的纯友谊!

    “妈咪,你快去嘛!”钱萌萌推揉着。

    “我不去。”宋浅仅是看见那些人坐都想吐。

    “还说什么金牌杀手,这玩意儿都不敢坐,你不是在给萧红莲丢脸吗?”裴佩佩故意讥讽,“还记得我和向雨晴来的时候,她可是将这里所有刺激东西玩了三遍呢!”

    宋浅不爽,她竟然要输给向雨晴?

    “我握着你的手,不会怕的。”殷宝儿也劝道。

    怕?

    她宋浅堂堂第一杀手“杀生丸”,会怕那么几个破铜烂铁?

    简直是给她心爱的杀生丸大人丢脸嘛!

    宋浅也不知道自己赌的哪门子气,鬼使神差就坐了上去。

    旁边分别是裴奕霖与殷宝儿,机器还没发动,宋浅的双腿就在发抖了。

    宋浅是真没坐过这么刺激的东西,每次她带钱萌萌来,两人都捡些不刺激的玩。

    裴奕霖凑到宋浅耳旁,轻声道:“怕的话,就往我怀里钻。”

    他的声音才落,机器就动了。

    当位子缓缓上升时,宋浅的一颗心也悬在了半空中,眼睛一闭,不知道是谁递来的手,她只管抓紧。

    “啊——”宋浅一声叫唤。

    失重的感觉真是要命哪!

    而耳旁响起的,却是裴奕霖与裴佩佩还有殷宝儿的大笑声。

    宋浅顾不得丢脸,下意识往裴奕霖怀里钻。

    “别怕,你只要知道,反正不会死。”裴奕霖安慰道。

    “我倒宁愿死啊!”宋浅大喊大叫着,“停下!快停下!不然我刨你家祖坟!”

    裴奕霖笑得更大声了,用自己的胸膛护住宋浅,说:“你就当自己在平地,别去想,这种飞的感觉多好呀!”

    “你丫有病!”宋浅快要哭了,她简直是被自己的逞能害死了!

    裴佩佩继续笑话:“宋浅!哈哈哈——你这个胆小鬼,你气走我姑婆婆的勇气哪儿去啦?”

    宋浅欲哭无泪,可她就是怕嘛!

    裴奕霖没想到宋浅会吓成这样,从大摆锤上下来的时候,她直接就吐了。

    “妈咪。”钱萌萌心疼一声,“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要你去坐了。”

    “萌萌。”宋浅捂着嘴,“他们都是坏人,妈咪带你回家吧。”

    “你才是坏人呢!”裴佩佩很有兴致,“反正都坐一次了,不如我们再去坐那个“指南针”。我跟你说,当钟摆达到最高顶时,然后再逆时针绕下来,那滋味别提有多好……”

    “呕——”宋浅又吐了一次,胃里的黄胆水都出来了。

    裴奕霖责怪的看着裴佩佩,说:“对你舅妈尊重点儿。”

    “她这么弱,哪里能当我舅妈?”裴佩佩说。

    裴佩佩窃喜。

    奕霖舅舅竟然在心疼?

    这简直是天下奇谈嘛!

    “萌萌,照顾好妈咪,我去买水。”裴奕霖说着,迈开大长腿去小卖部。

    一干花痴者围在裴奕霖不远处,纷纷议论哪里会有长得这么帅的男人。

    当他去买水,所有人几乎是自动让开,心疼他,不让他排队。

    “喂,你怎么回事?”一个男人痛骂他的女朋友,“凭什么让给他先买?”

    “因为他长得好看。”女人看都没看男人,边回话边注视着裴奕霖。

    裴奕霖冷漠地走过去,要了几瓶水,再要一碗粥。

    “别看了!跟我走!”男人冲女人嚷嚷着。

    “绝世帅哥呀!”女人继续犯花痴,“好想上去摸一把,好帅呀!”

    男人发飙了:“走不走!”

    女人用最温柔的声音说:“他不走,我不走。”

    “我特么让你看帅哥!”男人说着,一巴掌就向女人打过去。

    女人一愣,捂住脸,当即就哭了出来。

    男人很神气的问:“以后还看不看了?”

    “呜呜——”

    “还看不看了?”男人说着,一巴掌又要打过去了。

    裴奕霖当即扼住男人的手腕,男人痛得脸色都青了。

    “哎哟哟!放开,放开!你敢这样对老子,不怕老子弄死你!”男人叫嚣着。

    “啪——”

    “啪——”

    两个响亮的耳光下去,男人的脸立即变成猪头。

    裴奕霖浑身的傲气不减,冷漠也没退去,唇瓣轻启:“你在说什么?”

    男人被打懵了,一下子就没了气焰:“你是我爷爷,你是我祖宗,我错了,我错了!”

    裴奕霖眸光一凛,才松手,男人就灰溜溜的跑了。

    “帅哥。”女人想去握裴奕霖的手,他率先向后退了一步。

    女人冲裴奕霖边眨眼边说:“帅哥,谢谢你刚才救了我,我不介意以身相许。”

    “我介意。”裴奕霖酷酷一声。

    “好帅啊!”一片花痴喊道,“连拒绝人都拒绝得这么有型!怎么办?我彻底爱上他了!非他不嫁!”

    裴奕霖走去小卖部,买东西的阿姨忙将粥端给他。

    “小帅哥,阿姨给你多加了鸡肉在里面,你要都吃光光哦!”阿姨说。

    那边的裴佩佩看着这一幕,无奈的叹息着。

    “我就说奕霖舅舅到这种公共场合来会出事!”裴佩佩一副料事如神的模样,“今天也是游人不多,换做周末、假日啊,大家肯定会追着他满街跑。”

    “有这么夸张吗?”宋浅不服气,“我看他也就是一般人的长相。”

    “你眼缺啊!”裴佩佩很夸张的喊出声。

    宋浅懒懒地别过眼,当裴奕霖将水和温热的粥端来时,她自心底还是很感谢的。

    用水漱了口之后,宋浅开始对那碗粥垂涎了。

    宋浅嘀咕:帅哥就是好!平常我买十碗鸡肉粥,都没眼前这一碗的鸡肉多呢!

    “张嘴。”裴奕霖声音酷酷的。

    “我自己有手。”宋浅才不要成为大众的情敌。

    “听话。”

    粥都递到嘴边来了,宋浅也不介意接一口。

    就在这时,裴佩佩忽然喊道:“那不是秦希蓉吗?她什么时候回国了?”

    到嘴边的粥又转了个弯,宋浅咬了个空。

    裴奕霖顺着裴佩佩指的方向看去,他努力保持镇定的脸色忽然变得比宋浅的还白。

    宋浅不明白裴奕霖这是看见什么了,那边有那么多女人,哪个是叫秦希蓉呀?而那个秦希蓉,和裴奕霖又是什么关系呀?

    裴佩佩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说:“我眼花了。”再提醒道:“奕霖舅舅,你喂什么喂啊,还不如让宋浅自己吃呢!”

    裴奕霖这才回神,将粥又递到宋浅嘴边。

    这是宋浅见裴奕霖愣神最久的一次。

    那个秦希蓉,宋浅忽然直觉就是裴奕霖与尉迟皓蓝共同争抢的女人。

    酸泡泡直冒,宋浅接过粥,一口一口,自己吃起来。

    裴奕霖也没有异议,而是再看向那边,已经没有秦希蓉的身影了。

    宋浅注意到裴奕霖异常的神色,她低着头,眸光一片黯淡。

    果然,她就知道在裴奕霖的心里肯定有个最重要的女人,但,不是她。

    接下来,宋浅玩什么都非常有兴趣。

    云霄飞车、摘星揽月、穿山洞、鬼屋,什么刺激她玩什么,倒也很奇怪,仿佛是真适应了,竟然不吐了。

    成宪也不由称赞起来:“你妈咪可真是勇敢。”

    钱萌萌撅起小嘴,道:“妈咪只有伤心了才会这样。”

    “伤心?”成宪不解,看宋浅笑得那么开心,她怎么会伤心呢?

    “你不懂啦!”钱萌萌丧气一声,再气鼓鼓地说:“如果爹地敢欺负妈咪,我第一时间就把妈咪带走!”

    ……

    夜晚,玩了一天的宋浅累傻了,晚上她又没怎么吃东西,胃里的翻江倒海让她决定慰劳自己一把。

    她起身,偷偷摸摸地跑到厨房,然后开始煮面条吃。

    “我也要一份。”裴奕霖的声音跟着响起,“你可以选择不多做,下场就是我把你的那份吃光。”

    “你怎么醒了?”宋浅不爽,“至今为止,我只给我和宝贝女儿做饭。”

    “以后,多加一个我。”裴奕霖说着,就潇洒的坐去客厅,只等着吃。

    “要吃还不帮着打下手?”宋浅在心里将裴奕霖痛骂了个遍。

    她不甘心,为了肚子,又不得不做。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