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一章不举,你身材不错哟!

    手还没伸过去,裴奕霖就将郝医生嫌弃的打开。

    “滚远点儿,除了宋浅,谁也不能碰它!”裴奕霖没有好的语气,但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裴总?”郝医生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宋浅不是医生。难不成您以后决定做一只旱鸭子吗?”

    “信不信我削了你的头发。”裴奕霖低冷一声,脸色很臭,“要是我那么轻易就被一个女人踢坏了那里,首领就可以让给你做了!”

    裴奕霖想着:要不是刚才他反应快,正好用手挡了一下,他现在肯定就别想风流了!

    可恶的宋浅,她是有多恨他?

    郝医生笑话道:“原来您是装的呀!”

    裴奕霖拿起剪刀,郝医生赶紧闭嘴,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裴奕霖冷冷的眸子凌厉搜刮,“装残废”这一招,是远在澳大利亚的方子狂告诉他的,据说是用来对付宋浅这种女人最管用。

    说得好像方子狂碰过宋浅一样,于是,他就被丢在那儿勒令一个月之后才能回来。

    “不过,裴总。”郝医生实在忍不住,“您在宋浅面前,变得有点儿太不像您自己的了吧?”

    “你懂什么?”裴奕霖咬牙切齿,“去,告诉她我残废了,以后再也硬不起来了,说得要多惨就有多惨。”

    郝医生决定,先将现在的笑死劲憋着,等过会儿,他要去找个空旷的地方,笑整整一个晚上!

    来到门口,郝医生一脸的凝重,连续摇了好几次头。

    裴佩佩忙问:“我奕霖舅舅怎么了?”

    “只怕这辈子,废了。”郝医生很惋惜的说。

    “都是你干的好事!”裴佩佩当即指着宋浅,“你赔我奕霖舅舅!”

    宋浅不信,虽然她是很想让裴奕霖不举,但她也知道这其中后果的危险性,并没有用最大的力气,他应该不至于伤得那么严重吧?

    “奕霖舅舅。”裴佩佩的眼泪很快就落了下来,“你以后可怎么活啊?”

    宋浅尴尬的看着裴佩佩,她还是不信。

    郝医生距离裴佩佩远远的,赶紧说:“只不过,如果每天给它按按摩、做做操、晒晒太阳,再让女人刺激一下,还是有可能恢复的。”

    “你去!”裴佩佩当即对宋浅发号施令。

    “我不去。”

    “那我就告诉姑婆婆听!我要让她知道,她心爱的儿子被你踢成了个假男人!”

    宋浅无语,但她不能让庞冰双来。

    一旦庞冰双来了,那说明钱萌萌就是她唯一的孙女,就肯定会将钱萌萌带走。

    该死的!

    宋浅发现老天爷怎么这么厚爱裴奕霖!

    她不过是为自己讨点儿公道而已,怎么最后吃亏、倒霉的还是她?

    “那个钱萌萌呢?她在哪儿?现在她不能姓钱了,她或许是奕霖舅舅唯一的血脉,她人呢?”裴佩佩一针见血,眼里有着势在必得。

    宋浅汗颜,她知道裴佩佩年龄虽小,但肯定是个厉害角色,否则,庞冰双就不会派裴佩佩来了。

    至于裴奕霖受伤的虚实,宋浅决定先去看看再做决定。

    裴佩佩暗中一笑,奕霖舅舅会不举?

    她才不信呢!

    她猜测,肯定是奕霖舅舅和宋浅之间有矛盾,所以宋浅在床上才会反抗,所以奕霖舅舅就当起无赖骗人了。

    啧啧!

    一个女人而已,竟然让奕霖舅舅的性格都变了。

    裴佩佩都忍不住立即看见裴奕霖妻管严的模样,那肯定超级搞笑!

    裴奕霖周身森严冷漠的气息盘旋着,黑眸深邃,表情冷淡,有着谁招惹他谁就得死的魄力。

    “你真的,那个什么了?”宋浅小声问。

    裴奕霖不答话。

    宋浅继续问:“是骗人的吧?哪那么容易坏?”小脸绯红。

    “你要不要自己检查下?”裴奕霖没有好的语气。

    “好。”宋浅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掀开裴奕霖的被褥。

    他竟然什么都没穿!

    宋浅赶紧将眼别开,仅凭刚才那一个印象,只知道很小。

    她还没见过裴奕霖那东西有那么小的时候。

    咦……

    她见过很多次吗?

    完了!

    她脸红了!

    裴奕霖忍不住勾起唇角,他就知道宋浅不信,所以才特意脱光了等她来检查。

    这下,也由不得她不信了!

    “宋浅。”裴奕霖喊出来的语气冰冷,“你在想什么?现在我都已经没有能力怎么你了!”

    可是,她脸红的模样真的好正点!

    裴奕霖察觉到自己身体某一处的剧烈变化,赶紧盖好被褥。

    “奕霖舅舅!”裴佩佩忽然闯进来,扑在裴奕霖身上,“是我不好,我来晚了一步。不然,我就可以阻止这个凶手了!”

    裴奕霖看着裴佩佩,问:“你怎么来了?”

    “来给姑婆婆报仇啊!”裴佩佩口吻很轻松,“不过,眼下宋浅成为你唯一孩子的妈咪,好像杀了她有点儿太过分了。”

    裴奕霖神色冷峻,谁敢动宋浅他跟谁急!

    “宋浅,我命令你伺候好我奕霖舅舅的命根子,替它按摩、做操,带它晒太阳。不然,我就立刻带钱萌萌回姑婆婆那儿去。”裴佩佩威胁道,“你别妄想逃跑,我姑婆婆如果是要找唯一的孙女,那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无处藏身!”

    被吵醒的钱萌萌还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她依稀听明白了一点。

    “妈咪,既然是你做了错事,那你就得负责到底,不然,女儿心里也有愧的。”钱萌萌说着,吧唧了裴奕霖一口。

    宋浅简直想找自己的祖宗们出来问一遍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为什么所有人都站在裴奕霖那边,她不过只是讨个公道而已……

    “小鬼,我是你姐姐,以后,有事听姐姐吩咐!走吧,姐姐现在带你去睡觉。”说着,裴佩佩抱起钱萌萌,走去儿童房间。

    屋子里很快就只剩下宋浅与裴奕霖,宋浅的眉头紧紧拧着,她有种自己被丢在这儿没人管的感觉。

    “还不上床睡觉?”裴奕霖语气粗粗的,“现在看见你都已经没有冲动了!”

    宋浅恨不得在裴奕霖身上再补几刀,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去惹这根裴家独苗了。

    不过,为什么她对裴奕霖没有一丝丝愧疚,反倒很嗨皮呢?

    既然裴奕霖都已经是个伪男人了,宋浅也不介意睡床上。

    “宋浅,你真狠!”裴奕霖咬牙切齿。

    宋浅懒懒地眨眼,“要不是裴总做人没下限,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你信不信不用那玩意儿,我照样可以办了你!”裴奕霖的声音满是威胁。

    宋浅不由笑了,问:“裴总不觉得这样很没面子吗?不举?传出去,多少女人的心该会碎了一地呢!”

    “最受损失的是你。”裴奕霖的语气里带有肯定,“你下半身的幸福,全被你自己毁了。”

    “如果这样说你心里平衡一点儿,我不介意。”宋浅很无所谓的说。

    裴奕霖的牙齿咬得咯咯响,“从今天开始,你好好伺候我,否则,我要你好看!”

    “我会替裴总找很多美女来。”宋浅提议,“夏尔岚就不错。”

    裴奕霖扬眉,“我怎么感觉你在吃醋?”

    “吃醋?”宋浅反应很大,“要吃我也会找个正常男人。”

    “呵——”裴奕霖很高调的出声,“就你看上的那个,外表温柔,内心邪恶,整天假装成一个救世主!”

    “你说谁啊?”

    “尉迟皓蓝!”

    “谁说我看上他了?”

    “那我也没说我看上夏尔岚了啊!”

    “是你在别墅给她特殊自由,带她去宴会,在车子里吻她,还陪她看电影!”

    “你在别墅里的自由比她多得多,她去宴会只是当翻译,我在车子里吻她是故意做给你看的,那电影票原本就是给你的,我也没陪她看!”裴奕霖一口气说出来。

    宋浅忽然就没了声音,她干嘛要问裴奕霖那些问题,她又不是他的谁!

    裴奕霖继续问:“你这么介意,还敢说不是在吃醋?”

    “不是!”宋浅声音很大,“我说不是就不是!”

    心跳的声音在安静的此刻尤其刺耳,宋浅摸着自己的心,她就不能争气点儿,别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为了打掉这份尴尬,宋浅随口说道:“对!我就是觉得尉迟先生不错,哪怕他是伪温柔,我也感觉他比你这个真冷酷、真无情、真小人强!”

    裴奕霖努力遏制将宋浅踢下床的冲动,翻个身,不再跟她说话,省得心里添堵。

    宋浅索性也翻个身,两人谁也不搭理谁,一直到天亮。

    钱萌萌醒得早,在裴佩佩的提议下,偷偷去看爹地和妈咪现在相处得怎么样了。

    悄悄打开门,看见眼前的场景,钱萌萌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裴奕霖全身光着的,将宋浅抱在怀里,像是在拿她遮掩。

    “哎哟!羞不羞啊!都是不举的男人了,还这么奔放。”裴佩佩轻声。

    就在这时,宋浅与裴奕霖同时睁开眼。

    当看见近在咫尺的人脸时,宋浅差点儿惊叫,再看着他的一丝不挂,她下意识往自己身上一看,不知道自己昨晚遭遇了什么。

    “裴奕霖你这个变态,你干嘛不穿衣服!”宋浅大喊大叫着。

    裴奕霖用被褥遮住某处重要地方之后,才道:“你昨天上床的时候我就是光着的,你忘了?”

    宋浅感觉头上似乎有乌鸦飞过。

    她昨天掀开被褥看了眼裴奕霖,然后就没管他了,上床之后,她完全忘记他没穿衣服这茬。

    “萌萌你快出去!”宋浅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捂住钱萌萌的眼睛,“看了长针眼。”

    “哪里会!”钱萌萌边出去边回头对裴奕霖说:“爹地!你身材棒棒的哟!快点儿起床,我们说好去游乐场的。”

    裴奕霖笑道:“还是萌萌识货。”

    宋浅将门紧紧一关,回头瞪着裴奕霖,质问:“你想把我女儿教坏成什么样?”

    “她又没看见关键部位。”裴奕霖不以为然,“你都和我做过了,岂不是更坏?”

    宋浅思忖着裴奕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了呢?

    而裴奕霖早起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先看一段宋浅跳的小苹果,整个别墅再一次响起咆哮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