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五十章解恨,踢坏了他那里!

    当宋浅回到别墅的时候,钱萌萌正拿着纸在塞鼻子,纸上依稀有血迹。

    “萌萌?”宋浅觉得不对劲。

    钱萌萌以前也有流鼻血,但没有这么频繁,最近这几天,她似乎是天天在流。

    “不行,现在妈咪带你去医院,你得好好做个全身检查。”宋浅说着,拉起钱萌萌就走。

    “妈咪。”钱萌萌站在原地不肯动,“是刚才我和成宪在玩的时候,他不小心打到我的鼻子才出血的。”

    “是吗?”宋浅还是觉得不安,“明天妈咪还是带你去做个检查。”

    “明天我们说好要去游乐场的!”钱萌萌嚷道,“妈咪你要是敢放我鸽子,我会超级超级不开心的!”

    宋浅的唇角牵扯着动了动,她越来越感觉到钱萌萌对裴奕霖的喜爱,那是一种女儿对父亲的依恋。

    宋浅慌了,她甚至开始不自信起来,如果让钱萌萌选,会要爹地还是妈咪呢?

    “萌萌。”宋浅很不开心,“你喜欢裴叔叔多过妈咪,是不是?”

    “当然不是!”钱萌萌回答得很干脆,“妈咪是我心中无可替代的,哪怕以后嫁人了,有小孩了,妈咪还是排第一名!”

    虽然钱萌萌也很喜欢爹地,但如果真的只能选一个的话,钱萌萌当然会选艰难辛苦养她到这么大的妈咪。

    “真的吗?”宋浅感动得快要流泪了,“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小孩,等你有小孩了,就知道了。”

    不过,反正她吃醋的是裴奕霖,又不是外孙,她会和宝贝女儿一起喜欢外孙的!

    宋浅瞬间就笑开了,抱起钱萌萌猛亲一口,然后送她和成宪回卧室睡觉。

    夜晚很静,夜色很美,宋浅听到动静,知道裴奕霖现在才回来,她犹豫了会儿,还是走去敲他卧室的门。

    “谁?”裴奕霖声音很冷。

    “我。”

    “进来吧。”

    宋浅推开卧室的门,看见裴奕霖躺在床上。

    他单手撑着头,胸肌健硕胀满衬衫,双腿修长一伸一弯,唇形向上扬起,好诱人。

    而裴奕霖的手机正在放映着歌曲“小苹果”,里面吵吵闹闹的,让宋浅感觉熟悉。

    “哈哈哈哈——”裴奕霖没忍住笑出声来,“浅儿,你要不要跳得这么好笑?”

    跳什么?

    宋浅凑过去一看,裴奕霖果真是在看她那天跳舞的视频。

    他竟然录下来了?

    “裴奕霖!”宋浅恨不得掀翻整座别墅,“你算计我!”

    裴奕霖丢给宋浅一个算计死你不偿命的眼神,看着视频,继续享乐,还重复着播放。

    宋浅气惨了,后果很严重。

    她当即就要去抢裴奕霖的手机。

    裴奕霖躲得很快,而宋浅也不弱,一招不行紧跟着出第二招,两人很快就将卧室变成战场。

    裴奕霖的黑眸里飞快地闪过一抹笑意,他忽然抓住宋浅的手,将她往床上带,然后顺势以强健的身躯压住她。

    他的指腹摩了摩她的脸颊,问:“你来找我,是想我了?”

    话音暧昧的落下,然后他将唇凑到她的耳畔,用舌尖描绘着她如玉的耳廓。

    仿佛有股电流从身体划过,宋浅动了动手,挣不开。

    “乖乖的。”裴奕霖发挥霸道本性,“你知道男人在女人身上的时候,智商会有所下降。说不定,更能达到你此番来的目的。”

    他当然知道她是有事才来,不会是好心来给他盖被褥的。

    宋浅恨恨地瞪着裴奕霖,但她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对。

    “萌萌吃的毒药,我替她。”宋浅冷声,第n次与裴奕霖说这句话。

    她的拳头抵在与裴奕霖的胸膛之间,不让他靠自己太近。

    “你明天和我去游乐场。”裴奕霖吩咐的语气,像是在谈交换条件。

    “好。”宋浅答应。

    裴奕霖笑了,他贪恋压住宋浅的感觉,闻得到宋浅身上淡淡的香味,让人心醉。

    “傻傻的。”裴奕霖浅吻住宋浅的小下巴,“我怎么会做伤害你的事情?”

    宋浅现在听不懂裴奕霖对她的承诺,到后来的某一天,她再想起他对她这句玩笑似的誓言,才明白他的深爱,可她却什么都说不出,只能对着他嚎啕大哭。

    “我喂她吃的,是糖。”裴奕霖轻声。

    宋浅眸光一滞,没反应过来裴奕霖说的话。

    而这片刻间,裴奕霖就已经忍耐不住,非得要尝尝宋浅的甜美了。

    一阵清凉的风随着裴奕霖手的伸入袭击宋浅的肌肤,她浑身一颤,胸口的大掌来回移动,紧接着,他的唇也开始触及那敏感的禁地。

    裴奕霖双手所到之处仿佛都带了电,激起宋浅自内心深处的颤栗。

    她想要移开身子,而他的身体却像磁铁一般吸引着她靠近。

    不行。

    这样下去坚决不行!

    宋浅努力提醒自己不能受裴奕霖的花言巧语蒙骗,他一边在她这儿表现出真心满满的模样,一边还与夏尔岚看电影呢!

    想到这儿,宋浅的眸中就是怒火。

    裴奕霖索性抓住宋浅不安分的双手,桎梏在她头顶,再将皮带一松,准备先攻略城池再说。

    “浅儿……”裴奕霖迷乱出声,“给我……”

    他放纵自己尝遍她全身的想法,裤子里的巨大咆哮着要冲锋陷阵,即便身下的女人不甘愿,他相信,等他占有她之后,她也会喜欢这种感觉的。

    上一次在办公室,他们不就配合得相当完美有默契么?

    在裴奕霖再三的放肆下,宋浅纠紧拳头,做了她六年前就想做,但没能做成功的事:用膝盖踢向裴奕霖大腿间的巨大。

    “嗷呜——”裴奕霖大叫,双手立刻捂住自己的“小鸭子”。

    就在这时,裴奕霖的房间门被推开,一个小个子女生与康路站在门口,都瞪圆了眼睛看着床上的两个人。

    宋浅赶紧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裳,然后对康路道:“叫郝医生来替他看看吧。”

    她刚才踢裴奕霖那一下不轻,但也是牺牲了不少被他乱吻的情迷,现在脸还红红的没有退去。

    “你就是那个将我姑婆婆气到回去之后连儿子都不想要的宋浅吗?”门口女孩声音清脆的发问。

    她称庞冰双为姑婆婆?

    那她不就是裴奕霖的表侄女,裴佩佩?

    宋浅听说过裴佩佩,想必,又是来找麻烦的。

    “你们关系不是很好吗?女儿都有了,那种事肯定早就不陌生了吧?为什么你要踢我奕霖舅舅那里?”裴佩佩问,表情很天真。

    “哦!”裴佩佩恍然大悟。

    她再很有兴趣地发问:“这是在玩sm吗?你们谁是s,谁是m啊?”

    宋浅的脸色由红转青,裴佩佩今年刚成年,难道现在的九零后,杀伤力这么大吗?

    裴奕霖一字一顿,“还不去叫医生?”

    康路赶紧去找郝医生,虽然震惊,但也不能让自家主人变成东方不败啊!

    裴佩佩索性走进房间,拿了块浴巾给裴奕霖盖上关键部位。

    “虽然你是我奕霖舅舅,但长得太帅了,我也会流口水,爱上你就不好啦!”裴佩佩笑道。

    裴佩佩偷偷看了宋浅一眼,庞冰双自己没脸来,就特意派裴佩佩来搅合。

    可裴佩佩却不得不承认,有个女人能将她不可一世的冰冷舅舅制服,这种感觉简直是好到爆啊!

    她有种从小从奕霖舅舅那儿受的欺负都讨回来的感觉,而那个帮手,就是宋浅。

    而且,裴佩佩怎么看宋浅都觉得喜欢,能将奕霖舅舅那儿踢废的女人,恐怕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了。

    裴佩佩采访过跟了裴奕霖的女人,大家异口同声说的都是裴奕霖在床上让她们潇洒又享受得很呢!

    想起其它女人那一脸倒贴钱都愿意再来一次的心甘情愿,再看看宋浅这一脸拒绝,当裴奕霖是瘟疫的模样,裴佩佩就很想笑。

    不过,裴佩佩知道自己此次前来的任务。

    虽然她已经坚定站到了宋浅这边,但怎么也还是要装装样子排斥她,不然,姑婆婆很快就会派另外的人来干涉。

    姑婆婆真是不可爱,这么好的儿媳妇都不要呢!

    闯了大祸,宋浅潜意识是离开。

    “你不能走!”裴佩佩抓住宋浅,“是你踢坏了我的奕霖舅舅,得由你照顾他。”

    “小丫头。”宋浅汗颜,“我看你挺有照顾他的兴趣,就交给你了。”

    “可你们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裴佩佩费解,“你男朋友受伤了,对你今后的幸福生活没好处吧?”

    裴佩佩再看了眼凌乱的床上,嘀咕着:“你们玩得也太过头了吧?这让我一个小女生看了多不好意思呀!”

    宋浅满额黑线,她怎么没有从裴佩佩脸上看到一丝丝不好意思的影子呢?

    很快的,郝医生就来了。

    看见裴佩佩在的时候,郝医生差点儿没吓出去。

    “还不快给我奕霖舅舅治病,我就把你的胡子一根一根全拔掉!”裴佩佩嚣张一声。

    郝医生哪里敢不听话。

    裴佩佩最恶作剧的时候,给郝医生打了麻药针,当他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身上除了那个私密地方的毛,其余全部没有了。

    郝医生现在还记得自己没了眉毛那段时间的不敢见人,而最珍惜头发的他,从那以后,看见裴佩佩就是躲。

    其余人在门口等着,郝医生给裴奕霖隐秘地治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