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九章挑衅,牡丹花下死

    当夜幕刚要降临时,宋浅接到电话,郝医生在皇冠假日酒店出现。

    二话没说,宋浅当即要去逮人。

    “宋浅。”到门口时,夏尔岚喊住她,“昨天的电影很好看,谢谢了。”嘴角的笑容妖娆妩媚。

    “不客气。”宋浅冷淡一声,快速离开别墅。

    在车上,宋浅还是忍不住想起夏尔岚刚才那满足的微笑。

    看样子,夏尔岚与裴奕霖昨天相处得很好呢!

    两人指不定恩爱缠绵了多少回吧?

    贱男!

    还真是来者不拒呀!

    到皇冠假日酒店门口,宋浅的目光一片灰暗。

    六年前,她就是在这儿与裴奕霖发生了关系。

    恨吗?

    其实她现在已经不恨了。

    钱萌萌是上天赐给她的礼物,而如果没有裴奕霖,那也不会有钱萌萌。

    宋浅揪紧的拳头微微松开,上电梯,到二楼餐饮区。

    从前爆满、甚至要提前定位子的餐饮区此刻竟然没有一位顾客。

    四下环顾,偌大的餐厅装饰得很漂亮,灯光锦绣,很多玫瑰花簇拥着,只在大厅正中央摆了一张桌子。

    郝医生呢?

    宋浅四下寻找着。

    这时,裴奕霖刻意照了照镜子,再理了理领带,才从侧门走出来。

    看见裴奕霖,宋浅之愣了一秒,转身就走。

    “站住!”裴奕霖没法不用冰冷的语气。

    宋浅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裴奕霖,问:“裴总有什么吩咐?”

    “我有酒。”裴奕霖很突兀一声,“你先看看。”语气里透着得意的期盼。

    即刻,一名服务员推着一车酒出来,全部都是顶尖的名贵。

    宋浅眼睛一亮,恨不得扑上去。

    没办法,谁让她是疯狂的酒控呢?

    “厨房里配有八十个国家的一级厨师,你想吃什么菜式?自己选。”裴奕霖声音淡淡的,然后,替宋浅拉开一张椅凳。

    宋浅狐疑地看着裴奕霖,下意识的反应是他想毒死她吗?

    好像杀死她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

    “坐吧。”裴奕霖轻声。

    宋浅也没客气,道:“我要吃海鲜。”

    裴奕霖脸色一变,他对海鲜过敏呀,而且,是看都不想看见它们的身影!

    像是下定了很大决心,裴奕霖才出声:“上海鲜。”

    宋浅的注意力又盯在那一车名贵的酒上。

    她想:今天晚上,开哪瓶好呢?

    “我知道你不喜欢浪费,也不喜欢得来的东西太简单。今晚,你选一瓶,其余的,依然都属于我。”裴奕霖投其所好。

    宋浅打量了裴奕霖几眼,再说:“我不喝。”

    “为什么不喝?”

    “喝酒容易出事,我开车来的。”

    “我有司机。”

    “裴总的车太高级了,我坐不起。”

    “就喝两口?”

    “那不就是浪费?”

    裴奕霖俊冷的脸上寒光萧瑟,但好歹宋浅一分钟之内跟他说了这么多句话,撇开那些自尊心不谈,他还是很高兴的!

    海鲜很快就上来了,宋浅倒了两杯柠檬水,递一杯给裴奕霖。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谢谢你相信萌萌和成宪,没有将他们当做是卧底处死。”宋浅轻声。

    裴奕霖勾起唇角,虽然今天的宋浅穿得很随意,但眼睛很亮,皮肤是天然的腻白,嘴唇嫣红,让人忍不住凑过去。

    他赶紧喝口水,压压身体里冒出来的浴火。

    低眸的瞬间,宋浅的眼睛里是狡黠的笑意。

    餐桌上只有海鲜,她倒要看看裴奕霖今晚吃什么!

    裴奕霖环顾了桌子一圈,没有他能吃的东西。

    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宋浅故意的。

    可是,好像他的心情并不坏呢!

    “裴总不吃吗?”宋浅发问,“是嫌弃跟我这等人坐在一起,所以吃不下饭?”

    裴奕霖轻笑,索性拿起一个生蚝,才将肉夹起来准备入口,宋浅忽然打住了他的叉子。

    宋浅拧紧眉头,她没想过裴奕霖会吃。

    他的冷漠呢?

    他的霸道呢?

    他的嚣张、不可一世呢?

    按照她的猜测,他应该掀翻桌子,杀光这里的所有人。

    而他干嘛突然在她面前这样……温柔?

    如果他是想道歉的话,“对不起”三个字不会说吗?

    不过,想想也是。

    堂堂暗夜帝国的首领、慕华集团的总裁,长这么大就没说过对不起吧?

    宋浅知道自己没那么重要,也就不自作动情了。

    她看着裴奕霖,他的脸上有几丝难掩的疲倦,但依旧是那样帅气,让人多看两眼都忍不住心跳加速。

    宋浅别开眼,对身边的侍应轻声道:“给他上翡翠白菜、乌鸡菌汤、蛋黄土豆丝、银针牛肉。”

    裴奕霖的心情更加舒畅了,说到底,宋浅还是关心他的,而且她叫的还都是他爱吃的东西。

    “要不要开瓶酒?”裴奕霖再次提议。

    “不需要。”宋浅依旧冷淡,“我只是不希望裴总一会儿过敏,回去我得向萌萌解释。”

    裴奕霖的嘴角尴尬地动了动,才有的好心情瞬间又没了。

    “宋浅。”裴奕霖开口,“我……”

    “裴总。”宋浅打断裴奕霖的话,“我去趟厕所。”

    “去吧。”裴奕霖语气粗粗的。

    宋浅并没有一去不回,这倒是出乎了裴奕霖的预料。

    而当服务员匆匆忙忙跑来,拿着一把“毛爷爷”为难的看着裴奕霖时,裴奕霖就知道,有事情发生了。

    “怎么了?”裴奕霖冷声发问。

    “宋小姐非得要把这顿饭的钱付了,我拦不住。”服务员担心裴奕霖会迁怒到她身上来。

    裴奕霖重重放下筷子,目光阴冷地看向宋浅,等着她给他解释。

    宋浅抬头,慢条斯理地将嘴一擦,再起身,将背包提起来。

    “这顿饭本来就是我请裴总的,感谢你大人大量,不跟两个孩子计较,当然得由我付钱。”宋浅一字一句,话说的很清晰,但也显得绝情。

    “不管是高级的厨师,或者是名贵的菜肴,我付十万块应该够本了吧?”宋浅问。

    她咬咬牙,那十万块,还是她刚才从萧红莲那儿预支的呢!

    “也请裴总看清楚,我并不是个谁有钱就愿意跟谁在一起的婊子!”说完,宋浅迈步离开。

    裴奕霖恨恨地拧紧拳头,跟着就追了出去。

    电梯门在关上的前一刻,裴奕霖刚好拦住。

    宋浅眸光颤乱,看向裴奕霖,他脸上的表情似着急、似失落、似心慌,似失措,浓浓地交织在一起。

    吻来得凶狠又热切,宋浅努力推躲着,裴奕霖索性将她压在电梯壁上,限制她的行动,虏获她的香吻。

    裴奕霖感觉自己要疯了,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做这么多,但还是不被原谅。

    所有添堵的情绪都化在激烈的吻里,他甚至是重重的咬住她的下唇,拉扯着,强迫她张开小嘴。

    才有了一丁点儿缝隙,他就强悍地将舌喂入,摩擦她的香甜,双手还不规矩的四处挑拨,引得她浑身直颤抖。

    宋浅快要无法呼吸了,“呜呜”地在他口中抗议着。

    后退无路,全身被迫贴紧他健硕的身体,有个什么东西抵住她,直觉就不舒服。

    她恼怒的又挣又打,可裴奕霖一点儿也不松手,反倒是更加大了攻取的力量,逼得她喘不上气,浑身泛起一股莫名的燥热。

    能将宋浅堵在这儿,裴奕霖自在的很想笑。

    担心她有窒息的危险,他才稍稍松开嘴,开口就是赞美:“你真棒!”声音有几分难舍的沙哑,索性继续吻上去。

    电梯门在这瞬间被打开,外面站了几名服务员,傻愣愣地看着电梯里的这一幕。

    前进?他们没那么大胆子。

    后退?他们一时之间还没反应得过来。

    服务员们全体木桩子似的杵在门口,看见裴奕霖那么霸道的吻技,不由都吞了口口水。

    裴奕霖这才松开宋浅,身上被她打得很痛,但吻她的滋味,却是好到不可抗拒。

    他忽然就深刻体会到“牡丹花下死”的韵味了。

    宋浅匆匆忙忙跑出电梯,裴奕霖反倒是一笑,然后升起些恼火。

    “看什么看?坏我好事!”裴奕霖语气凶巴巴的。

    “不好意思……裴总。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服务员们颤颤巍巍的说。

    “嗯?”裴奕霖的眉头当即拧住了,“没看到?”

    大家心头一阵诧异,看裴总这意思,难道是希望他们说看见了?

    好异于常人的思维啊!

    裴奕霖懒得跟这群人废话,宋浅跑了,当然要追啊!

    用兰博基尼追奇瑞qq,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宋浅发狠了,奇瑞qq也开出了劳斯莱斯的势头来。

    裴奕霖拉下窗户冲着对面车上的宋浅喊:“你慢点儿,出事了怎么办?”

    宋浅不听,她脑子里乱极了,浮现出的是刚才被裴奕霖吻的那一幕。

    不得不说,好丢脸……

    丢脸的不是被人看见,而是,她有那么片刻的意识,想顺从。

    宋浅,你是笨蛋吗?

    什么时候变成好了伤疤忘记痛了?

    他就是六年前侮辱你的男人,是你的“头号仇人”,如今,因为他的身份地位你必须带女儿选择逃跑就算了,竟然还敢对他动心?

    他已经不仅仅只是个金牌总裁了,他还是最大黑道组织的首领吖!

    想着,宋浅踩下油门,将速度飙到最高。

    裴奕霖不敢再追了,宋浅那完全是不要命的节奏啊!

    不就是接了个吻吗?

    又不是没接过……

    裴奕霖惆怅,摸了摸嘴唇,嘴里似还残留着宋浅的味道。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