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八章乖乖到我怀里来!

    挂断电话之后,宋浅恍惚了。

    她也感觉尉迟皓蓝不会是那样恶劣的男人,可是,方子狂说的话,她又不得不信。

    “浅浅呀!裴总让人给你送电影票来了,你快好好打扮打扮,和他出去看电影吧!”王婶高兴的说。

    看电影?

    宋浅直觉裴奕霖没安好心。

    “裴总这都主动向你示好了,听王婶话,两人好好谈谈,宝贝们就留在家里,去自家的游乐场玩嘛!”王婶安排到。

    宋浅接过票,是最近新出的《一生一世》。

    她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好狗血!

    “妈咪,去嘛去嘛,我会照顾自己的。”钱萌萌也跟着劝,感觉爹地那个没情商的脑袋总算是开窍了。

    宋浅翻了个白眼,道:“闲着无聊,这部片子我已经看盗版的看完了。”然后,起身到楼下厨房去。

    夏尔岚正在准备今天的晚饭,看见宋浅了,只是礼貌性笑了下。

    之前她们两的关系还不错,但自从宋浅被赶出去又被抱回来之后,两人就变得生疏了。

    “这里有张多余的电影票,你拿去看吧。”宋浅对夏尔岚说。

    夏尔岚简单看了一眼,再道:“我没空。”

    “今晚裴总不回来吃饭,你不需要下厨。”宋浅说着,将票放在菜台上,转身离开。

    “宋浅!”夏尔岚喊住她,“我不会让步。”指的自然是不会放弃裴奕霖。

    宋浅懒懒一声,“我没想过得到。”

    或者,宋浅撒谎了,她曾经有想过得到。

    但现在,她除了想离开,就是想离开。

    她不知道自己在介意什么,总之,是前所未有的恐惧,是一种会失去钱萌萌的恐惧。

    宋浅找郝医生再一次无果,只能烦闷地踢了下石头。

    她以为找到郝医生再威胁他拿到解药之后,就可以带着钱萌萌逃跑了,可郝医生根本连个具体去向都没有,她找个空气啊!

    烦躁得很!

    宋浅索性带着钱萌萌与成宪去尉迟皓蓝那儿学钢琴。

    尉迟皓蓝在琴房边弹琴边等宋浅,他不知道她会不会来,但他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听见脚步声,尉迟皓蓝忽然回头,刚好看见宋浅,她就像是被太阳带到他身边,让他内心一阵悸动。

    尉迟皓蓝赶紧起身,“你们来了?”声音里透着紧张。

    钱萌萌眼冒红心,“好漂亮的钢琴呀!”她看向尉迟皓蓝,问:“我可以弹弹看吗?”

    尉迟皓蓝点头。

    钱萌萌坐上凳子,弹了首自己熟悉的曲子,完全沉溺在了音乐之中。

    宋浅第一次看见钱萌萌弹钢琴也有这么陶醉的时候,她忽然笃定:自己来对了。

    一曲完毕,尉迟皓蓝对钱萌萌说:“弹得很不错!只不过,跟我学琴是不需要用曲谱的,你得按照自己的感觉来。”

    “不用曲谱?真的吗?”钱萌萌更加诧异了,“我就是讨厌老师非得让我背一长串哆来咪发唆啦西哆!”

    尉迟皓蓝笑着点头,让钱萌萌坐在他身旁,然后将钱萌萌刚才弹的曲子再弹一遍。

    没有拘束课本上的曲调与停顿,尉迟皓蓝随心所欲,弹得格外好听。

    “哇塞!”钱萌萌的惊讶很明显的现在脸上,“好棒啊!”

    “你再试一遍。”尉迟皓蓝温柔一声。

    钱萌萌紧了紧手,再看向宋浅,宋浅冲她轻轻点头,用眼神鼓励。

    钱萌萌再冲成宪调皮一笑,长长地吸一口气,开始再弹一遍。

    宋浅看着钱萌萌此刻的模样,不由记起自己小时候,虽然没有这样无忧无虑,但在孤儿院那几年,是她能回忆一辈子的珍贵。

    她唯一感谢的,是老天爷让她拥有了钱萌萌!

    ……

    裴奕霖精神抖擞地出发去电影院,为了不太惹人注意,他还刻意戴副墨镜。

    路过一家花店,想起宋浅接到尉迟皓蓝送花时的笑脸,裴奕霖不由下车,对服务员说:“店里所有的玫瑰花都包起来。”

    “所有的?”店员还没见过这么土豪的人。

    “对!不管什么颜色,只要是玫瑰花,都包好!”裴奕霖的声音铿锵有力。

    一朵玫瑰算什么?

    他送一车!

    即便再低调,裴奕霖站在电影院门口前也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好帅、好有型云云,裴奕霖都已经听得不耐烦了。

    他看看手表,与约定时间还差五分钟。

    他忽然紧张起来,一会儿宋浅到了,他应该和她说什么呢?

    嗨,你好!

    或者是,你来了?

    裴奕霖感觉都不对味。

    难道就没有什么显得亲密一点,但又酷酷的打招呼方式吗?

    就在裴奕霖苦思冥想的时候,一只手掌拍在他的左肩。

    他眉间一喜,返身看见来的人是夏尔岚时,他就像是瞬间掉入了冰桶里,冷了一截。

    “怎么是你?”裴奕霖的口气很不好。

    夏尔岚轻声,“宋浅将票给我了。”

    那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敢将票送人!

    裴奕霖转身就走,他要回去找宋浅彻底算账!

    “裴总!”夏尔岚喊住裴奕霖,“既然来了,不如看完再走吧?”

    看你妹!

    裴奕霖简直想爆粗口。

    他长这么大,第一次主动约女人,第一次被女人爽约。

    好!

    很好!

    宋浅,这次你死定了!

    夏尔岚望着裴奕霖愤怒离开的背影,再看向手中的电影票,向检票口走去。

    等宋浅带着钱萌萌与成宪回来时,发现别墅没开灯,黑漆漆的。

    平常八点多钟的时候,别墅里的女佣们都还没休息呢!

    今天这是怎么了?

    难道因为裴奕霖不在,所以大家节约用电吗?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钱萌萌边哼着歌边旋转着身子,心情很高兴。

    “妈咪,会不会是停电了?”钱萌萌问。

    宋浅解释:“别墅有发电机。”

    她仔细听,但也没有听到任何打斗的声音,应该不是有危险人员来袭。

    宋浅进门,打开大厅的灯,看见坐在沙发上的裴奕霖时,她的眉头下意识拧住。

    “孩子,都上去。”裴奕霖的声音冷到极点,“大人,留下。”

    “爹地。”钱萌萌真担心爹地会将妈咪痛打一顿,“你心情不好呀?要不萌萌陪你吧!”

    “上去。”裴奕霖极力忍着怒意。

    宋浅简单地看了裴奕霖一眼,再道:“都上去睡觉,他想在这儿坐着,是他自己的事情。”

    看着宋浅与孩子们上楼的背影,裴奕霖感觉肺都要被气炸了。

    他捏紧拳头,努力遏制自己冲上去将宋浅干死一百遍的想法。

    终于还是担心忍不住脾气会坏事,他起身,准备开车去公司。

    一车的玫瑰似乎在嘲笑着裴奕霖,他气得扭头,换另一辆限量版兰博基尼开。

    透过窗户,宋浅看着裴奕霖超速驾驶远离的车,面无表情。

    为什么她气裴奕霖的目的达到了,心情却还是这么郁闷呢?

    ……

    当毕云涛满怀着喜悦之情来上班时,却发现自己的总裁大人今天特别不开心,冷气流几乎可以当中央空调使用。

    难道,是昨天的招数没能发挥该有的功效?

    不该啊!

    总裁大人肯定是没按套路来吧?

    依照总裁大人的作风,指不定是先扑倒再扑倒,接着还是扑倒。

    毕云涛迟疑着自己今天是不是该请假算了。

    否则,厕所欢迎他啊!

    “毕云涛!”裴奕霖正无处发泄自己的郁闷,“进来。”

    完了!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

    毕云涛深深地吸一口气,缩紧肝胆儿走进办公室,强装出一脸笑容。

    裴奕霖愤恨地抬眼,“不是让你去扫厕所?怎么上这儿来了?”

    “裴总……”毕云涛挤了两滴眼泪出来,“昨天的电影不好看吗?”

    “我怎么知道?”裴奕霖爆吼,“我又没看!”

    “是是是是!”毕云涛有种丧生狮口的感觉,“其实,那个……有件事,我必须要对裴总裁说!”

    裴奕霖呼吸粗粗的,满脑子都是宋浅的模样。

    那个女人,搅得他连正常的生活都快过不下去了。

    “虽然吧,昨天我替方总出的那个计谋很好,但裴总您知道的,女人心海底针,为了不让争吵留有后患,方总今天还得努力。”毕云涛说。

    裴奕霖烦闷,他昨天根本没出师就不利了。

    看宋浅摆出那一副和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他就又气又恨又难受。

    “裴总,您一定要告诉方总,昨天是电影院,今天就得是烛光晚餐。”毕云涛献计道,“但这烛光晚餐得注意,对方喜欢吃什么,就上什么菜;对方是什么口味,就要什么口味。”

    毕云涛双手合成拳头,一脸幸福的陷入自己的幻想里:“当满桌子爱吃的菜摆在自己面前时,再加一句深情的‘我爱你,我宠你,我照顾你一辈子’。哇塞!一定会感动到痛哭流涕,马上扑进你怀中的!”

    “毕云涛。”裴奕霖的脸色依旧难看,“你用这些烂俗的招数,到底骗了多少女人?”

    毕云涛赶紧说:“我发四,我对女朋友忠心耿耿!”

    裴奕霖显然不信,嫌弃道:“朝三暮四、花心成瘾,罚你去扫厕所!”

    “裴总!”毕云涛大呼冤枉,“你可以找我女朋友问问,我的心里除了她还是她。”

    “秀恩爱?”裴奕霖更加不爽,“去!厕!所!”

    敢在他这个处在失恋边缘的男人提深情,不是找死么?

    毕云涛抹了抹眼睛,道:“裴总,虽然以后涛涛不能时刻陪在您身边,但希望您一定要保重。咖啡不要冷了再喝,开会时不要叫错新任秘书的名字,空调不要吹太冷。您一定要记住,无论您在哪儿,涛涛都会在厕所的某个角落,为您祈祷、为您祝福,希望您,爱情美满、事业顺利、儿孙满堂……”

    “够了!”裴奕霖冷声,“与其你对着一堆屎祝福我,还不如去改昨天的会议记录。”

    “又改?”毕云涛飚起了海豚音。

    裴奕霖扬起眉头,“难道你比较喜欢厕所?”

    “我改,我改,小的这就去改!”毕云涛说着,一秒之内不见人影。

    裴奕霖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容。

    烛光晚餐?

    宋浅,今晚,你得乖乖到我怀里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