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七章猎爱,追妻大行动

    吃过饭,钱萌萌跑到宋浅的房间溜达着玩。

    爹地是暗夜帝国首领既然已经成为事实,她就不打算继续伤心难过、抱怨老天了。

    她相信,只要在适当的时机与爹地相认,爹地肯定会为了他放弃与恐怖组织的来往,到时候,爹地照样没事。

    所以眼下,关键是妈咪对爹地的态度!

    宋浅拉住女儿的手,说:“乖宝贝,妈咪一定会尽快替你找到全部的解药,然后带你离开这儿。哪怕是逃到天涯海角,总有他找不到的地方!”

    “妈咪。”钱萌萌心疼地出声,“我问过爹地,他说那毒药对身体没有害处,只要按时吃解药就可以了。”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毒药?”宋浅扬高了声音,然后又软下来,说:“你以后也别总将妈咪和他凑在一块儿。”

    “妈咪不是说过喜欢爹地的吗?”钱萌萌问,“忽略掉中间那件不好的事情,其实爹地对我们还挺好的!”

    宋浅黯然神伤,宝贝女儿对她的爹地这么有好感,她该怎么办呢?

    她甚至不愿意再让钱萌萌与裴奕霖多待在一起,她担心女儿会被抢走。

    “妈咪!”钱萌萌窝进宋浅的怀中,“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原谅爹地,好不好?”

    “我和他……”宋浅轻轻出声,“已经不可能了。”

    在门外偷听的裴奕霖漠然地将手放进裤兜,表面上装作若无其事,然后回主卧去。

    不可能了?

    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事?

    裴大总裁非常不爽,受灾遭殃的就只能是慕华集团的员工了。

    当慕华集团所有员工都在为周末到来高兴的时候,突然同时接到一则通知:这个周末正常上班,周一周二放假,而且,任何人不得请假。

    确定了今天不是愚人节,叫苦连天的一大群——平时这位高大上的裴总虽然冰冷无情,但也没有这样折腾过人哪!

    别人都休息的时候他们上班,别人上班了他们再休息,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可没人敢反驳。

    玩耍和饭碗,当然是后者重要。

    坐在办公室里,裴奕霖一整天的心情都不好。

    大家不由纷纷猜测:肯定是裴总被女朋友放鸽子了,所以现在来整他们找乐趣!

    嗷呜!

    如果可以的话,她们都想成为他的女朋友呀,肯定天天伺候得他笑到面部抽筋,然后,天天给公司员工放假!

    “裴总。”秘书毕云涛在改了第二十遍会议总结后,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毕云涛轻声问:“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说出来,让属下效劳看看呢?”

    裴奕霖抬起冰裂的冷眸,看了眼毕云涛递来的稿纸,道:“不行,再改。”

    毕云涛恨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就抱着裴奕霖的双腿大哭。

    他身为总裁秘书,有很多事情需要做啊!

    如果仅仅是一个会议总结就需要修改一天的时间,他还想不想继续混下去了?

    更何况,让毕云涛最委屈的是,裴奕霖根本看都没看总结,就已经要他改了二十次呀!

    见毕云涛一副要哭的表情,裴奕霖冷道:“干不了?那去扫厕所。”

    “裴总!”毕云涛这次真抱住裴奕霖的大腿了,“求求您别让我去扫厕所!我上有一百岁老老奶奶,下有还只是个精子的儿子,我压力大呀,不能去扫厕所呀!”

    裴奕霖的思维很奇怪:“压力大和扫厕所有什么关系?”

    毕云涛一脸黑线,真是越来越猜不透总裁了。

    “给你一样的工资待遇。”裴奕霖的口吻很施恩。

    毕云涛赶紧退出去,继续改总结。

    当毕云涛第四十八次将会议总结拿给裴奕霖并退了回去的时候,毕云涛头顶的头发都快被自己拔光了。

    毕云涛商量着问:“裴总,我去扫厕所,您真给我和当秘书一样的工资吗?”

    “可以。”裴奕霖的钢笔在桌上敲了几下,“把屎都吃了。”他的思绪根本不在状态,却出奇的整人。

    “裴总。”毕云涛吸了吸鼻子,“小的跟在您身边近十年了,您也罚过小的去扫厕所,但从没让小的吃啊!”

    “真烦人!”裴奕霖没耐性,“我应该是要找个人来顶替你的位子了。”

    毕云涛连声大哭,他家大总裁啊,给他指条活路吧!

    毕云涛从康路那儿听来裴奕霖是因为女人所以才心情不好,如果他不哄好总裁大人,恐怕真要去吃屎了!

    “裴总!您知不知道,大家赐给我一个外号,叫做‘情杀’,与四大名捕他们是兄弟。但我的厉害之处就是用情杀人,只要我出马,没有泡不到的妞!”毕云涛信誓旦旦的说,心里却很虚。

    裴奕霖打量了眼毕云涛,“就你?”

    “当然!像裴总您这样英俊高大威猛帅气的男人,只需要稍稍提点,就能成为情杀中的情杀,万中无一,宇宙第一男人啊!”毕云涛拍马屁道。

    裴奕霖拧紧眉头,还宇宙第一男人?

    他现在连个小小的宋浅都搞不定,坐在这儿想了一天办法都被自己嫌弃掉,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大打折扣了。

    毕云涛试探地问:“裴总,您肯定有需要我分忧的事情,对吧?”

    裴奕霖仔细想了下,一个人的力量肯定不如两个人的力量大,所以,有个帮手倒也不错!

    “方子狂,你见过的。”裴奕霖冷声,“他最近看上一个女人,两个人原本感情还挺好,但因为一件比较大的误会,他与那个女人闹翻了。现在,他该怎么办?”

    毕云涛差点儿没把嘴都给笑歪了,他面前的还是夕日那个冷面男人裴奕霖大总裁吗?

    裴大总裁阅女无数,何曾追过人,又何曾将一个女人看得这么重要?

    只要他一露面,女人都恨不得争着、抢着往他身上爬。

    可眼下,他竟然打着方子狂的幌子,来求助谈恋爱的事情?

    这能算是今年最劲爆的娱乐新闻了吧!

    看见毕云涛脸上强制都忍不住的笑意,裴奕霖冷漠森严的气息汹涌澎湃,语气低冷:“还不去扫厕所?”

    “裴总!”毕云涛赶紧回归正经,“您听小的说,这女人呀,无论是女强人还是软妹纸,都喜欢浪漫。”

    见裴奕霖有认真在听,毕云涛继续道:“而在电影院里,黑灯瞎火的,再放映一场动人的爱情片,情到深处,给她一个醉心的热吻,保管什么事情都解决!”

    “看电影?”裴奕霖疑惑。

    他家里就有间专门的电影房,屏幕比电影院的还大,又舒服、又干净。

    等电影看完了,等人吻完了,他还能与宋浅做更多……

    想着,裴奕霖冰冷黑沉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些些喜色。

    毕云涛见效果不错,知道自己对症下药了。

    “虽然方总的身份不一般,但看电影这种事情,还是需要人多才热闹。”毕云涛说,“女人的虚荣心重,有方总那么帅气的人在身边就已经会受到不少人的羡慕嫉妒,还给她个当众的亲吻,那心里不就什么火气都消除了吗?”

    裴奕霖一想也是,对毕云涛说:“还不去订两张电影票。”

    “好嘞!”毕云涛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只听裴奕霖继续说:“订完票就去扫厕所。”

    毕云涛真心不知道自己得罪哪路衰神了,颓丧的问:“裴总,我都已经替您分忧解难了,您还忍心让我去扫厕所么?”

    “你这还只是纸上谈兵。”裴奕霖的黑眸里闪过一丝有趣,“等真的和好了,你再恢复原职,工资翻倍。”

    毕云涛一把鼻涕一把泪,裴总决定的事情向来不会改变。

    扫厕所?

    那位裴太太,您倒是快点儿原谅裴总嘛,别让我等小辈替您受罚呗!

    在别墅的宋浅不由打了个喷嚏,是谁在念叨她吗?

    “妈咪,你多穿点儿衣服!要不你上床吧?宝贝帮你捂被窝!”钱萌萌提议道。

    “萌萌!”宋浅眉心一紧,“你怎么又流鼻血了?不行,妈咪带你去医院看看。”

    “妈咪,我没事。”钱萌萌拿纸巾一擦,再仰起小脸,“郝医生帮我检查过的,他说让我多喝水,不能吃辣。”

    “那你中午还吃那么多辣椒?”宋浅心疼又自责。

    钱萌萌吐了吐舌头,将心中的哀伤全部藏起来。

    一旁的成宪眉心全是忧郁,他去对比过自己的骨髓,与钱萌萌的不相符。

    而萧红莲也暗中拿宋浅的比对过,与钱萌萌的也不符合。

    成宪想:眼下,或许裴奕霖可以试试!

    毕竟,裴奕霖是钱萌萌的爹地呀!

    可是,他要怎么才能说服裴奕霖去做这个检查,又能不拆穿亲子关系呢?

    这时,宋浅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尉迟皓蓝。

    犹豫了好一会儿,宋浅才接。

    “今天不带萌萌到琴房来吗?”尉迟皓蓝问。

    “不了。”宋浅冷声拒绝,“我已经为萌萌找了另外的钢琴老师。”

    “我和裴奕霖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尉迟皓蓝快速解释一句,然后又问:“你不相信我吗?”

    “尉迟先生。”宋浅没有好的语气,“你和他怎么样那是你们的事情,我说过,别牵扯上我!”

    “我相信,我会是萌萌最好的钢琴指导老师。”尉迟皓蓝的声音很肯定,“我也相信,在你心里,我应该不会是那么恶劣的人。我在琴房等你们。”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