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六章追求,妈咪很抢手!

    宋浅愣住了,六年前的耻辱如今正当面,裴奕霖这个男人,却让她千愁万绪、百感交集。

    在不知道对方是暗夜帝国首领的时候,她设想过无数种可能,她会杀了他、吃了他、抽筋剥骨、毁尸灭迹都干得出来。

    后来,知道对方是暗夜帝国首领,她唯一想的,除了恨,就是躲。

    因为天大的耻辱都不及失去钱萌萌的痛来得剧烈。

    可眼下,宋浅面对着裴奕霖,却发现哪一种方式她都无能为力。

    只感觉眼前一黑,她已经超附和透支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

    ……

    裴奕霖守在宋浅身边,如今,她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他应该要毫不留情的杀死她。

    可是,他却是任由她躺在她的床上,甚至还叫郝医生来替她看病。

    这实在是让不少人匪夷所思。

    “这么漂亮的小美女,怎么到你手上就被摧残成这个样子了?”郝医生声音惋惜又责怪,“她之前才替你中过毒,现在又高烧到四十一度,而且还没吃饭,要不是她身体还有些底子,早就去见阎王了。”

    “现在呢?”裴奕霖冷声。

    他不要听万一宋浅会怎么样,他看上的女人,如果那么脆弱,他就去将丘比特挫骨扬灰!

    “命是保住了,但要按时吃饭。”郝医生说,“而且,我建议她这一年之内别怀孕,否则,大人小孩都有危险。”

    裴奕霖点头,大掌轻抚上宋浅的额头,依旧是滚烫的。

    想起她在别墅外淋浴的画面,他除了自责,就只剩下心痛。

    他一直以为看见宋浅难受他会有奇异的快乐。

    敢惹上他裴奕霖的人、敢背叛他裴奕霖的人,无论是谁,下场都只有求死不能。

    他甚至一再地告诉自己那颗无数次对宋浅心软的心,她的所作所为比他恶劣一百倍,他完全没必要怜惜她!

    可现在,他尝到后果了。

    到底,还是她赢了!

    “萌萌……”宋浅的声音很轻,眉头拧得很紧,“萌萌……你在哪儿?”

    此时的钱萌萌就睡在宋浅身边,紧紧抱着妈咪不松手。

    “妈咪,我在呢!”钱萌萌小声应道。

    可宋浅还在昏迷中,只是小声喊着钱萌萌的名字。

    “这孩子的白血病也该早点儿治疗,及时找合适的骨髓移植。”郝医生说。

    钱萌萌的小手放在唇边,对屋里的人做了个“嘘”的动作。

    钱萌萌请求道:“裴叔叔、郝医生、成宪,我有白血病的事情能不能别告诉我妈咪?”

    对上成宪不解的眼,钱萌萌继续说:“萧爷爷已经在暗中帮我找合适的骨髓移植,我不想让妈咪担心。”

    裴奕霖的眉心动了动,之前,钱萌萌一直都叫他“爹地”,这忽然的改口让他好不适应。

    而且,钱萌萌有白血病的事情,实在让他感觉恼火。

    这两母女,一个在要死的边缘,一个在要死的路上,她们是诚心来给他添堵的吗?

    如果不认识她们,死多少次都跟他没关系。

    可现在……

    他不许她们死!

    “求求你们帮我保密。”钱萌萌的大眼睛里闪着泪光,“妈咪生我的时候就差点儿难产,后来又因为要照顾只黏她的我,连坐月子都是一个人苦撑,再后来我生了一场大病,花光她所有的积蓄……如果再让她知道我患有白血病,她会崩溃的。”

    钱萌萌趴在宋浅怀里,眼泪无声的落下。

    她把妈咪送回到爹地身边,就是希望爹地能够照顾妈咪。

    她担心有一天如果不能亲自给妈咪幸福快乐的生活,也还能有人陪在妈咪身边。

    裴奕霖看着宋浅和钱萌萌,这样浓郁的亲情他从来没有得到过。

    他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也习惯了家人对他从不言爱的方式,他甚至都没有听父母亲喊过他一声“宝贝”。

    “好,我们替你保密。”裴奕霖轻声,“只是,今晚在暗夜帝国的事情,以后你们也要当做没发生。”

    裴奕霖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一旦他的身份暴露了,将会牵扯出很多事情来。

    但他没办法杀死钱萌萌和宋浅或者成宪,留下他们在身边,就是他保护他们最好的方式。

    钱萌萌点头,与裴奕霖达成协议。

    一直到清晨宋浅才虚弱地睁开眼。

    触碰到女儿在身边的温暖,她下意识抱紧女儿,就怕这只是一场梦。

    “妈咪。”钱萌萌睁开惺忪的睡眼,“你饿不饿呀?粥在厨房温着呢,我去端来给你吃,好吗?”

    “你没事就好。”宋浅轻声,语气里全是庆幸。

    “妈咪,你吃点儿东西嘛!你饿瘦了,就抱不动你的宝贝萌萌了。”钱萌萌撒娇的说。

    宋浅点头,哽咽道:“嗯,妈咪吃。妈咪吃好多好多,然后抱着萌萌不松手,再也不让她跑丢了。”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裴奕霖才起身。

    宋浅警惕性很高的坐起来,因为动作弧度太大,连续咳嗽了好几声。

    四周的一切熟悉又陌生,她目光里闪过一抹晦涩:自己怎么会在裴奕霖的床上呢?

    宋浅只是简单地看了裴奕霖一眼,声音清冷:“萌萌,我们走。”

    钱萌萌看向宋浅,再看向裴奕霖,等着他解决。

    “不能走。”裴奕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钱萌萌被我喂了毒药,每天都需要吃一次解药。你们走了,她就得死。”

    钱萌萌的额上黑线直冒,为了留下妈咪,爹地怎么连这种谎也说得出口?

    而且,爹地也太嘴笨了吧!

    他分明知道她是妈咪的心头肉,还拿她的身体来威胁妈咪,妈咪只会恨死他的!

    “你们留下来继续扮演我的未婚妻和女儿。如果我真正的身份被外人知道,钱萌萌,必死!”撂下狠话,裴奕霖就走了出去。

    宋浅呆呆地愣在床上,第一千次窜出将裴奕霖碎尸万段的想法,但终究第一千零一次遏制住了。

    生了一场大病的宋浅足足在床上躺了一周才好,但病好了,她也足足胖了五斤。

    这些天,王婶每顿都会逼着宋浅吃各种补品,将她的脸色养得越来越好。

    在饭桌上,宋浅轻轻咳嗽了一声,裴奕霖当即放下筷子看着她,她却是擦了擦嘴角,继续吃饭。

    她重新住进来已经有这么多天了,没有异议,但也没有与裴奕霖说过几句话,就连简短的眼神交流都难得。

    钱萌萌决定缓解爹地和妈咪之间的冷战。

    “妈咪说在别墅待了这么久好闷哦!”钱萌萌忽然出声,“爹地,明天是周六,你能不能带我们出去玩玩哪?”

    宋浅额上黑线直冒,看向钱萌萌,说:“妈咪明天有任务,不能去玩。”

    “什么任务?”钱萌萌与裴奕霖齐声问。

    钱萌萌看向裴奕霖,冲他做了个ok的手势,示意爹地别心急。

    “妈咪,你真的都不想和你的宝贝出去玩吗?我这几天都有好好弹钢琴。”钱萌萌装乖道。

    “嗯……”宋浅想了想,说:“那妈咪周一陪你去玩,好吗?”

    裴奕霖的脸色变得铁青,宋浅这分明是知道周一他要去公司,所以特意避开他。

    “那就这么说定了!”钱萌萌笑嘻嘻的,再对裴奕霖说:“爹地,周一哦!”

    裴奕霖真想直接甩出来一句“没空”,但话到嘴边,还是舍不得:“好!”

    宋浅有种被宝贝女儿卖了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她之前对女儿说过和裴奕霖之间有发展的可能,所以女儿现在是在撮合他们吗?

    宋浅放下碗筷,对钱萌萌说:“妈咪吃饱了,有些困,先回房休息。”

    等宋浅离开后,钱萌萌才将凳子搬到裴奕霖身边,再坐上去,小声说:“爹地,你喜欢我妈咪,是不是?”

    裴奕霖神情微滞,没有答话。

    “那我就当你默认啦!”钱萌萌心里喜滋滋的,“可是爹地,你犯错啦!你怎么能说你给我吃毒药呢?妈咪会心疼死的!”

    这些天,裴奕霖每天都给钱萌萌吃一粒药丸,那是钱萌萌白血病必须吃的药。

    “周一去游乐场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表现!不然,妈咪真的要被别人追走啦!我妈咪很抢手的!”钱萌萌警告道。

    裴奕霖依旧吃自己的饭菜,心思却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经过钱萌萌的极力解释,他已经知道宋浅去见尉迟皓蓝只是为了让他教学钢琴,两人也根本不像报纸上写的那样。

    一想到宋浅会被别人追走,他就恨不得将那些可能垂涎宋浅的人都杀光。

    裴奕霖不由去想:如果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男人了,宋浅肯定会稀罕死他吧!

    成宪冷眼看向裴奕霖,嘀咕着:“裴小叔叔你是活该!在你身边的时候不知道好好珍惜,还相信记者的话发那么大脾气。现在小宋阿姨伤心了,你依旧摆出一副高大上的姿态,怎么追得到别人吗?”

    “你小子,别乱说话!”裴奕霖做出个要打人的模样,“谁说我要追她?脾气又臭又硬,还一点儿都不知道服软。脸蛋马马虎虎,身材前不凸后不翘,像根豆芽菜!”

    听完,别墅里所有人恨不得都一起鄙视裴奕霖:您自己的眼光,至于说得这么差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