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四章凶狠报复,求你救救她!

    宋浅找遍了整个小区都不见钱萌萌的身影,给钱萌萌打电话也不接。

    调监控!

    宋浅忙向保安室走去,二话不说,先将保安打昏,然后自己翻开监控看。

    监控显示钱萌萌是自己走出小区的,而且神色很慌张着急。

    到底出什么事了?

    宋浅怀疑,钱萌萌会不会是回去别墅找裴奕霖了。

    可能性不大。

    宋浅当即否决自己的思路。

    她了解钱萌萌,知道钱萌萌保护妈咪有时候到了超级护短、不分是非的地步。

    今天,裴奕霖发那么大火,而且,是亲口下命令让她们滚,钱萌萌应该不会回去。

    宋浅只能打电话给萧红莲。

    一听说钱萌萌不见了,萧红莲又是叹气又是暴跳如雷。

    “我说宋浅,我看现在你才是我的头儿啊!天天指使我帮你做这做那的!既然钱萌萌她是自己走的,你还瞎操个什么心呢?”萧红莲问。

    “这次感觉不对。”宋浅轻声,“帮帮我,萌萌不能出事。”

    萧红莲一愣,他与宋浅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好到像亲密无间的闺蜜,常常两人互揭伤疤、对着骂都是很平常的事情,因为这就是他们的相处方式。

    但宋浅第一次用“帮帮我”这三个字,萧红莲着实还没适应过来。

    “等我一会儿。”萧红莲说。

    宋浅站在小区门口等待,她望着前方,阳光照在她身上,她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浑身忍不住直发颤。

    约莫过了日。

    裴奕霖的目光落在宋浅身上片刻都没有移开,连眨眼也是件极其奢侈的动作,看着她的倔强,感受着内心的撕扯。

    宋浅的身子摇摇晃晃的,她第一次感觉自己这么没用,连女儿都救不了。

    她抬起眼眸,眼眶通红,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溜进嘴里有点儿咸,还伴着苦涩。

    宋浅擦了擦眼睛,移动下脚步,双腿一软,整个人往地上摔。

    她狼狈地爬起来,起身,一步一步往回走。

    如果裴奕霖不肯见她,她就不能再浪费时间在这儿。

    凭借她自己的力量,哪怕是去阎王手中抢人,她都要成功!

    望着宋浅孤单落寞的背影,甚至带着无尽的绝望,裴奕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痛。

    他忽然按下升降梯,然后追了出去。

    裴奕霖一直跑到别墅门口,宋浅已经不在了,再往前追,依然没有她的身影。

    监控调出来,显示宋浅昏倒在路边,被尉迟皓蓝抱走了。

    尉迟皓蓝!

    又是这个男人!

    裴奕霖将桌子上所有东西都横扫到地上去,咆哮着大怒……

    宋浅醒来的时候,看见尉迟皓蓝,她赶紧坐起身。

    “醒了?”尉迟皓蓝的声音依旧温柔,“感觉好些了吗?你在发高烧,先把药吃了。”

    “我没事。”宋浅谢绝尉迟皓蓝的关心,起身就要离开。

    “你还不能走!”尉迟皓蓝拦住宋浅,“你身子很虚。”

    “我有家。”宋浅冷淡一句,“而且,我只警告你一次,不管你和裴奕霖之间有多少恩怨,都别牵扯到我。”

    “你知道了什么?”尉迟皓蓝问,却并没有任何的不安心显示出来。

    看见尉迟皓蓝那一脸云淡风轻的温柔,再想起他就是这样撬了裴奕霖的墙角,宋浅的眸光越来越嘲讽。

    “请尉迟先生以后都离我有多远是多远!”说完,宋浅打开门,再重重一关,急匆匆地向家里赶。

    尉迟皓蓝追了几步又停下,轻喃着:“在你心里,我那么肮脏、恶劣吗?”

    ……

    宋浅需要电脑,然后侵入各大监控系统,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寻找钱萌萌与成宪的踪影。

    方子狂将手机开机之后,见到宋浅第n个来电,他勾唇一笑,喜道:“莫不是这小妮子想我想得发疯了?”自我感觉岂止是良好。

    “浅宝贝,只要你说声想我了,我立马就飞奔回来陪你!”方子狂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萌萌和成宪不见了。”宋浅的声音在颤抖,“能不能动用暗夜帝国的人,帮我找他们?”

    “不见了?”方子狂并没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会不会是他们两谈恋爱、做坏事去了呢?”

    换做是从前,宋浅会恨不得抄起铁棍去澳大利亚将方子狂的脑子打成猪的形状。

    但眼下,她像泄了气的皮球。

    “监控显示他们在飞机场被绑架了,警察和萧红莲都找不到他们之后任何的蛛丝马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宋浅说。

    “你别急。”方子狂忙说,“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他们帮你找人。”

    有了方子狂的帮忙,宋浅的心终于松了一丁点。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宋浅跌跌撞撞地跑去开门,以为是钱萌萌和成宪回来了,看到的却是仅有过一面之缘的殷宝儿。

    殷宝儿看见宋浅时,眼睛连续眨了好几下。

    “你和子狂哥哥,你们?”殷宝儿还在说话的时候,眼睛就红了。

    宋浅没有心思去处理殷宝儿此刻有没有误会,回头继续到电脑前去进入监控系统。

    殷宝儿四处都没找到方子狂的人,再看向宋浅,不由问:“怎么啦?你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

    宋浅不答话,殷宝儿索性陪在她身边,偶尔看看她,偶尔又看看电脑屏幕,实在是无聊。

    “嗯……”殷宝儿犹豫了会儿,“如果你需要帮助的话,可以跟我说。我感觉你好像在找什么,但你这样逐一盗破的方法比较慢,我会更快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