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三章抱醋狂饮,裴先生像喷火龙

    宋浅睡醒来的时候,天刚亮。

    她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整理下自己,就去喊钱萌萌与成宪起床。

    才开门,就有一股冷气息直逼她来。

    而散发冷气息的人正是裴奕霖。

    宋浅迅速的想:肯定是昨晚她没等他回来就睡觉了,所以他现在要发脾气!

    不过,这么小的事情,宋浅觉得裴奕霖有点儿太小题大做了吧?

    “醒了?”裴奕霖问,声音不冷不热。

    宋浅冲裴奕霖露出个笑脸,道:“早安!”然后在心里想要怎么将这一大清早的“冰块”给融化掉。

    裴奕霖的眼眸一暗,“昨晚你去了哪里?”

    “去吃了饭,然后就回来啦!”宋浅很老实的口吻。

    “和谁?”

    “嗯?”

    “吃了些什么?”

    “你怎么了?”

    裴奕霖忽然咆哮道:“做了些什么!”黑眸里已全是暴戾。

    宋浅不明白裴奕霖这忽然之间是怎么了,就算他知道了她吃饭的对象是尉迟皓蓝,但也没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啊!

    别墅里的人全部都醒来了,但都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地看着裴奕霖与宋浅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是和尉迟皓蓝去吃了一顿饭而已,我有些事情找他帮忙。”宋浅用最简短也最明白的语句解释。

    宋浅从来就不是爱解释的人,但因为对象是裴奕霖,她不想让他误会,他们之间刚有的那些美好,她不希望荡然无存。

    钱萌萌与成宪从卧室走出来,钱萌萌看裴奕霖的目光满是复杂,连“爹地”都不知道该怎么喊了。

    成宪心疼地握住钱萌萌的手,钱萌萌反倒是将手抽出来,眼睛红红的,表情矛盾又可怜。

    “一顿饭而已?”裴奕霖咬牙切齿,“我有说过不准你再见他!嗯?”

    张狂的冰冷仿佛将宋浅冻住了,宋浅不知道自己再该怎么解释,她是个自由人,并不是个傀儡啊!

    “我有要求你不准见其他女人吗?”宋浅试图与裴奕霖讲道理,“难不成我这辈子就只能和女人在一起吗?”

    裴奕霖抬眸,鹰厉的目光锁住宋浅,他的拳头已经揪紧了,冒着粗硕的青筋。

    宋浅这才注意到裴奕霖手中有张报纸,她怀疑他发脾气的根源就在报纸上,便试探地问:“我能看看吗?”

    就像是原子弹爆发似的威力,裴奕霖将报纸扔给宋浅,差点儿砸到她的脸。

    宋浅深吸一口气,在事情还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她不想与裴奕霖争吵。

    她蹲下,捡起报纸。

    头版头条:男神尉迟皓蓝初恋女友出现,两人相谈甚欢,举止亲密。

    上面附有宋浅与尉迟皓蓝的笑脸,还配有尉迟皓蓝为宋浅弹琴、送花的照片。

    “事实不是这样。”宋浅解释,“媒体一点点小事就夸大,你还不懂吗?”

    他又不是没有和媒体打过交道的人!

    宋浅的心里有些酸楚和失落,没想到裴奕霖竟然会因为一个娱乐记者的言论就不相信她。

    “夸大?”裴奕霖冷声,“笑得多幸福啊!或者我错了,你原本就是个谁有钱就愿意跟谁在一起的婊子而已!”

    “裴总。”王婶忽然出声,“有什么事和宋小姐好好谈谈,千万别意气用事啊!”

    婊子?

    宋浅愣了半天都没说话,强制忍着问候裴奕霖全身的话语。

    裴奕霖瞪着宋浅,狂顶的怒意让他疯狂。

    他就像是只刺猬,一旦受到攻击了,就用刺来刺人保护自己、封闭自己。

    “没什么要解释的了?”裴奕霖脸上是嘲讽的笑,“滚,三十秒内,彻底滚出我的视线!”

    宋浅深吸一口气,别过眼,对钱萌萌说:“走!”

    “妈咪。”钱萌萌有话想说,但总感觉词穷,好无力。

    宋浅冲过去,抱起钱萌萌就走,钱萌萌忍不住大哭出来,为妈咪,也为她自己。

    所有人都不敢开口说话,大家都知道,好不容易有了些生机的别墅,因为宋浅与钱萌萌这一走,只怕会变得比原来还像地狱。

    裴奕霖站在原地,胸口仿佛是有股血要喷出来。

    为什么?

    为什么宋浅选择的人竟然会是尉迟皓蓝?

    她可以和尉迟皓蓝笑得那么开心,两人带着孩子一起共进晚餐,看起来,他们认识很久了,吃饭也不止吃过一次了吧!

    裴奕霖一拳打向面前的墙壁,鲜血顺着流下,他咆哮道:“滚!都给我滚!”

    ……

    没有地方可去,宋浅只能带着钱萌萌去找萧红莲。

    “你们这又是怎么了?”萧红莲问,“受裴奕霖欺负了?”

    “借我十万块。”宋浅轻声。

    萧红莲看着宋浅,两人共事了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的表情,有些无助有些彷徨有些无奈也有无尽的伤心。

    萧红莲试探着问:“如果我还没老糊涂的话,你在裴家月薪不少啊!”

    “出来太匆忙,什么都没带。”宋浅表情冰冷。

    萧红莲叹口气,又开始唠叨了:“你说你,这些年当杀手赚来的钱全部都花在萌萌身上。这就算了,进裴家当个保镖那可是相当高薪啦,你怎么还能穷得一分钱都没有?”

    宋浅没有好的语气,“别往人伤口上撒盐好吗?”

    “说你两句还不爱听了,你这是借钱的态度吗?”萧红莲说。

    宋浅不耐烦了:“你到底借还是不借?”

    这时,萧红莲的手下来报:“方子狂来了,要见您。”

    萧红莲挑眉看了眼宋浅,再说:“让他进来吧。”

    这一次,宋浅也不躲了,反正,她大致猜到方子狂就是来见她的。

    方子狂见到宋浅果然在这儿,终于松一口气。

    “你怎么回事?非得把奕霖哥哥气到得心脏病才舒坦吗?”方子狂开口就是指责。

    宋浅这下真心觉得委屈了。

    她做什么了?

    不过是和尉迟皓蓝吃顿饭而已嘛!

    “算了,其实这件事也不怪你,毕竟你不知情,就怪那个尉迟皓蓝!”方子狂狠狠地说。

    宋浅懒得回话,抱着钱萌萌坐好,轻轻拍打她的背,替她舒缓下心情。

    宝贝女儿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竟然会这样伤心。

    “肯定是尉迟皓蓝故意找记者拍的那些照片。”方子狂气恼着,“他一回国就没安好心!我早就应该将他剁碎拿去喂狗,永除后患!”

    “他做错什么了?”宋浅感觉尉迟皓蓝也挺无辜的,“还有,他和裴奕霖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

    方子狂找了个凳子坐下来,说:“他们两根本就是仇人嘛!”

    “从奕霖哥哥与尉迟皓蓝认识的第一天起,两人就互看不顺眼。后来,尉迟皓蓝更是抢走了奕霖哥哥心爱的女人。从那之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几乎是什么东西都会抢,而且,彼此绝对互相不让!”方子狂说。

    什么东西都会抢?

    宋浅眉头一拧,想起那天在宴会上裴奕霖对她的态度,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那晚才忽然有了很大的推进。

    这一切,难道只是因为尉迟皓蓝请她当舞伴?

    她,只不过是他们两互相斗气的一枚棋子而已?

    再想起王婶无意间说起裴奕霖之前的真爱,应该爱得挺深。

    宋浅哑哑地说不出话来,她还傻傻地以为裴奕霖是因为喜欢才靠近她。

    怎么可能呢?

    之前两个人都已经闹到不说话了,他也没有主动找过她,只是宴会过后他就突然对她好了,她自诩聪明,却竟然没有感觉到奇怪?

    见宋浅的脸色忽然变得煞白,方子狂问:“你怎么了?”

    忽然之间的明了让宋浅不知道是该嘲笑自己还是该嘲笑裴奕霖或者尉迟皓蓝。

    她只怪自己太傻,沦为棋子之后还以为可以过得那么幸福。

    得不到答案,方子狂改为问萧红莲:“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你觉得呢?”萧红莲语气粗粗的,觉得方子狂说话还真是不经过大脑。

    方子狂摇头,“我只是陈述了事实而已嘛!”

    事实呵!

    宋浅笑得更无奈了。

    “哎呀!真麻烦!我只是来告诉你,如果没地方住可以先到我家里去。我下午要去趟澳大利亚,家里没人,顺便你可以帮我看家。”方子狂说。

    钱萌萌的身子忽然颤抖了一下:方子狂并不常被派出去,他今天下午就走,是不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做?

    不行!

    她得赶紧联系上成宪,一定要阻止方子狂!

    宋浅没有拒绝,比起去住酒店,她宁愿去住方子狂家。

    方子狂的家简直可以用“骚包”两个字来形容,虽然不是别墅,但两百多平的复式楼型也显得够大了,更何况,里面的装修除了奢侈就是奢华,就连进门的鞋踏区都镶了钻石。

    “钥匙给你,有什么不会玩的机器给我打电话。”方子狂说。

    宋浅翻了个白眼,问:“你飞机快晚点了吧?”

    方子狂一看时间,赶紧拿起东西就走,然后还将车钥匙甩给宋浅,嘱咐道:“明天帮我送去做保养!银行卡密码是六个八。”

    宋浅看着自己手里的房子钥匙、车子钥匙再加银行卡,看向方子狂的背影,追问道:“你不怕我把它们都卖了,然后逃跑啊?”

    方子狂回过头来,冲宋浅邪魅一笑:“你大可以试试!”

    宋浅耸耸肩,将门一关,然后低眸看向钱萌萌。

    “妈咪会想到办法赚钱的,好吗?”宋浅轻声。

    宋浅答应过钱萌萌,当杀手可以,但不能杀好人,而且,等萌萌满十岁了,宋浅就得放弃杀手生涯。

    “妈咪,我饿了,你做饭给我吃,好吗?”钱萌萌问。

    宋浅点头,虽然平常都是钱萌萌做给她吃,但既然宝贝女儿今天心情不好,她这位大师级别的厨师就下厨吧!

    等宋浅去了厨房,钱萌萌赶紧迅速环顾房子一周,看有没有监控。

    但她还是觉得不放心,索性开门跑出去,到屋子底下的绿化带去打电话给成宪。

    “萌萌,你现在在哪儿呢?我马上过来找你!”成宪的语气很着急。

    钱萌萌急道:“方子狂要去澳大利亚,他肯定是去见国际恐怖组织的成员,我们必须阻止他!”

    “好!我们机场见!”

    ……

    “萌萌,开饭啦!”宋浅做好饭菜出来,把家里找遍了也没找到钱萌萌。

    她刚才分明看见钱萌萌在卧室睡觉,怎么忽然就不见人影了?

    “萌萌?”宋浅继续喊,还是没人应。

    她看向门口,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女儿会去哪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