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四十章抢人,专属大坏蛋的表白

    裴奕霖撕扯的动作很用力,“嘶”的一声,宋浅果然听到衣服坏掉的声音。

    宋浅忙乱地抓住裴奕霖的手,对着他的肩头狠狠咬下去,一直尝到血腥味,她才松开。

    宋浅捂住自己的胸口,琥珀色的眸子里充满了疑惑与怒意。

    除了做杀手,她在生活中不愿意与人交恶,但裴奕霖一次又一次地跃进她的雷池。

    她一忍再忍、一退再退,但他未免得寸进尺太厉害了!

    如果不是还要留退路,刚才,宋浅绝对踢断裴奕霖的命根子。

    “裴总。”宋浅的声音带着隐忍怒气的颤抖,“别墅里的卧底我已经找到了,您婚姻的事情也解决了,一会儿回去之后我就会带着萌萌离开,请你以后再也不要来找我们麻烦。”

    看见宋浅眼里的绝然,裴奕霖身上森严冷漠的气息更加澎湃惊人。

    裴奕霖似乎忘记了,他面对着的是个杀手,虽然她已经身为一个母亲,努力扮演着慈爱的角色,但骨子里的冰冷少不了。

    宋浅抓着胸口的衣裳,已经撕破了,她必须找件衣服换上,然后快速离开。

    望着宋浅的背影,裴奕霖追上去,脱下外套往她身上罩。

    宋浅抬眸看向裴奕霖,他反倒冲她做了个鬼脸,粗声粗气的说:“要露也不能露给别人看。”

    宋浅一时半会儿猜不透裴奕霖这话的意思,他反倒是抱起她,然后往外面走。

    “放我下来!”宋浅的脸不争气红了,“会有好多人。”

    “我们回去。”裴奕霖轻声。

    “回去?”宋浅诧异,“可是宴会还没结束呀!”

    裴奕霖没回话,将宋浅放到副驾驶。

    宋浅四下看了看,又问:“夏尔岚呢?她不走吗?她不是你的女伴吗?”

    “谁说她是我的女伴?”裴奕霖真想说宋浅猪脑子,夏尔岚不过是这次宴会的俄语翻译,所以才会出现。

    宋浅怎么不想想,谁会有胆子敢冒充他的命令,将她打扮好了再送来?

    而现在的宋浅显然是才想到了什么。

    见宋浅打量过来的眼,裴奕霖别扭地解释道:“我妈派了人监视我们,没办法才找你来当女伴。”

    宋浅不待见地出声:“我又没问你原因。”

    裴奕霖捏紧了方向盘,“还有,以后别动不动就说带钱萌萌离开,别墅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吗?没有我的命令,你哪儿也不许去!”

    宋浅懒得回话,索性看向窗外。

    裴奕霖更来气了,“从今天开始,别墅里所有员工一律不准谈恋爱,不准与异性私会,不能穿得太暴露!”

    “裴奕霖。”宋浅濯耀的目光看向他,“你这是在干什么?吃醋吗?”

    “我就是在吃醋!”

    片刻之间,车子里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宋浅率先移开眼睛,她有病吗?怎么会问出那种话?

    而裴奕霖也跟着病了吗?而且还病得不轻!

    没有人再说话,一直到别墅,宋浅和裴奕霖也是很尴尬的各走各路。

    钱萌萌迎上来,拉着宋浅的手,笑眯眯道:“妈咪,你穿着爹地的衣服呀?好漂亮哦!”

    宋浅捂住钱萌萌的嘴,小声道:“妈咪先去洗澡,不早了,你快去睡吧。”

    裴奕霖回到卧室,喝了一大杯水,将领带扯了扯,内心一阵烦闷。

    该死的宋浅!

    她到底要扰乱他到什么时候?

    这分明只是一场游戏,说好了只是假扮情侣,为什么他渐渐变得入戏了呢?

    单独一个人在卧室的时候,宋浅却是开心的。

    好吧!

    她先承认,她确实是喜欢上裴奕霖了,所以才会纵容他对她的靠近。

    而他刚才那么狂躁地定了一系列只针对她的规矩,也明摆说了在吃醋,也证明他对她是有感觉的吧?

    那个别扭的家伙,肯定是长这么大都没真心喜欢过人,所以对她的出现才这样不适应吧?

    宋浅心情很好,她倒是要看看,裴奕霖能将对她的感情憋到什么时候!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哦哦哦哦,水晶皂好多泡泡……哈哈哈哈——”宋浅偷着乐,被自己喜欢的人在乎着,真不是件坏事呢!

    洗过澡,宋浅将尉迟皓蓝送给她的粉玫瑰放进花瓶里,然后去搜索有关他的新闻。

    她总感觉在他身上有股熟悉的味道。

    这时,裴奕霖推开宋浅的卧室门,刚好看见那朵粉红玫瑰和电脑屏幕上尉迟皓蓝的帅照。

    宋浅的眼睛微微睁大,没有好语气的说:“虽然这是您的别墅,但这间房目前是我住,进来之前能不能请您敲门?”

    裴奕霖直接按下电脑的关机键,再将花扯出来捏碎,恶狠狠地瞪着宋浅。

    “他有什么好?”裴奕霖逼视宋浅,“宴会上没看够,还要回来看?”

    宋浅没回话,而是注意到裴奕霖手中的牛奶杯子,牛奶的颜色并不白,估计里面肯定加了不少调料。

    这个冰块,不会后知后觉到今天才来报那杯“杂交”咖啡的仇吧?

    “这杯牛奶,喝了。”裴奕霖冷声。

    “不喝。”宋浅语气粗粗的。

    裴奕霖扬眉,“这是命令。”

    宋浅狐疑,问:“不喝的下场是什么?”

    裴奕霖不由笑了,宋浅就是有这点神奇,不需要和他说超过五句话,就能让他的心情变好。

    裴奕霖随口找了个词语:“先奸后杀。”

    “你……”宋浅的脸都涨红了,鼓起勇气道:“我还怕你不成?”

    “是吗?”裴奕霖的唇角一勾,作势向宋浅走过来。

    宋浅的眼眸颤栗着,她忽然接过裴奕霖手中的杯子,道:“我喝,我喝。”

    “别想着逃跑。”裴奕霖淡淡一声,“你不喝,我就拿去给钱萌萌。”

    “你堂堂总裁以大欺小,说得过去吗?”宋浅问。

    被裴奕霖看穿要跑的想法,她有股挫败感。

    裴奕霖得意的扬声:“我堂堂总裁连你都制服不了,更说不过去。”

    宋浅无奈了,嘀咕着:“你只能拿钱萌萌来威胁我,不觉得胜之不武吗?”

    裴奕霖反问道:“仅是拿钱萌萌就威胁了你,我还需要去找别的什么吗?”

    宋浅撅起小嘴,看着那杯牛奶,忽然好奇裴奕霖会调拌出什么味道来,浅抿了一口。

    味道竟然不怪!

    宋浅怀疑自己是不是口感出问题了,再喝一口,还是很好喝。

    味道甜甜的,但不腻,奶香四溢,却不腥。

    宋浅一口气喝完,看着裴奕霖,不可思议道:“好好喝啊!”

    “小心眼。”裴奕霖刮了刮宋浅的鼻子,“以后,每天好好给我泡杯咖啡来喝。”

    宋浅笑得甜甜的,商量道:“那我给你泡咖啡,你给我泡牛奶呀!”

    真是半点儿也不会吃亏。

    裴奕霖瞧着宋浅嘴角的牛奶泡,喉间一动,凑下去,吻住她的唇,舔过她品尝的香甜。

    宋浅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噗通噗通,而裴奕霖的又何尝不是呢?

    吻到浓时,裴奕霖忽然抱起宋浅,然后往主卧走去。

    又回到熟悉的大床上,宋浅抓住裴奕霖想解开她衣服的手,声音卡在喉咙眼里,“我不方便。”大姨妈来看她了。

    裴奕霖一愣,尴尬的气氛随之蔓延。

    宋浅懊恼地捶了捶头,起身,轻道:“我回去睡。”

    才刚走了一步,宋浅就被抓回床上。

    “就在这儿睡。”裴奕霖的声音里带有动情的沙哑,“在我怀里睡。”

    宋浅很怀疑,“这……不好吧?”

    “尉迟皓蓝。”裴奕霖再次提出这个名字,“不准再见他。”

    宋浅暗笑,找了个很舒服的姿势躺好,问:“为什么?”

    裴奕霖跳过,只道:“给我时间确定我到底有多喜欢你。”

    听裴奕霖这么说,宋浅就差没开怀大笑了,故意问:“我为什么要给你时间?”

    “我们有五年的合同。”

    “如果你确定喜欢我,我就离开吗?”

    “不许。”

    “那如果你确定不喜欢我,我就离开吗”

    “不准!”

    真是个霸道的男人哪!

    “宋浅。”裴奕霖隔了好一会儿才又出声,问:“你喜欢我吗?”

    宋浅没有回答裴奕霖的话,她今天累惨了,在不用纠结她是不是单相思后,早就已经睡着了。

    裴奕霖瞧着宋浅的睡脸,他轻轻一笑,将她抱紧了些,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然后也闭着眼睛睡。

    天边亮起一道鱼肚白,宋浅醒来的时候,裴奕霖还在睡,两人依旧以很亲密的姿势抱着。

    她看着他的睡脸,忍不住伸手过去,轻轻抚摸着他的五官。

    老人家都说眉毛粗的人脾气大,宋浅暗自点头称是。

    再看裴奕霖的睫毛,好长,一般女孩子的都拼不过他。

    就在这时,裴奕霖忽然睁开眼,抓住宋浅的手。

    “在干什么?”裴奕霖的声音是温柔的,还带着晨起的沙哑。

    宋浅倒也不慌张,道:“我在帮你看相。”

    敢在他面前明目张胆撒谎的,宋浅算是第一人。

    裴奕霖却一点儿也不生气,他很喜欢两人现在的状态。

    她不怕他,真好!

    裴奕霖忽然翻身,将宋浅压在身下,吻了吻她的眼,再落鼻,入唇,跟着某样东西也变得大而且硬。

    宋浅拧紧眉头,将裴奕霖推开,道:“你没刷牙!”好像她刷了一般。

    裴奕霖气恼地看着宋浅,一大清早浪漫的气氛,全被她破坏光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