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九章恶作剧,危险的情敌

    男人向宋浅走来,“你好,我叫尉迟皓蓝,是‘星之光’的总裁,请问,你们这是要去白天鹅宴会厅吗?”声音就像是涓涓的流水。

    “星之光”,是e市唯一能与裴奕霖的慕华集团媲美的大公司,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力。

    “我叫宋浅。”

    尉迟皓蓝温柔一笑,“车子撞得严重吗?我也要去白天鹅宴会厅,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一起。”

    宋浅眨了眨眼睛,再看向自己的车,问司机:“还能开吗?”

    “开倒是能开,就是车子已经刮成这样了,如果开去宴会厅的话……”司机是担心开破车丢脸,然后裴奕霖会处罚他。

    宋浅平常与司机也有过几次照面,便说:“那你留在这儿把车处理好吧,我和这位尉迟先生去宴会厅就可以了。”

    司机小声问宋浅:“会不会出事啊?”

    宋浅笑着摇头,尉迟皓蓝也是e市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媒体对他进行过不少报道,她早在电视上见过了。

    尉迟皓蓝打开车门,“请。”

    宋浅上车,“谢谢。”

    尉迟皓蓝的话不多,但脾性温柔谦逊,为了不让车内太尴尬,主动与宋浅闲聊着。

    “音乐啊?”宋浅思忖着,“什么久石让啊,神思者啊,和田熏,都是在动漫里听过的。”

    尉迟皓蓝不由笑了,道:“你的手很漂亮,很适合弹钢琴。”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话,宋浅肯定以为对方是在调戏她。

    可偏偏说这话的人是尉迟皓蓝,说出来,就是在由衷的赞美了。

    “你的手才漂亮呢!”宋浅柔声,然后问:“你会弹钢琴吗?”

    尉迟皓蓝点头,“会一点儿。”

    司机忍不住插话道:“我们少爷可是弹钢琴的高手呢!”

    宋浅笑起来时眼睛就像是一轮弯月,轻声说:“有机会真想听听!”

    很快就到了白天鹅宴会厅,尉迟皓蓝下车,为宋浅拉开车门,向她伸出手。

    宋浅看着他,不好意思的小声说:“我手都出汗了。”

    “来吧。”尉迟皓蓝的声音让人安心。

    可宋浅依然觉得不稳当,虽然有句话叫做“穿高跟鞋是女人生来就会的本领”,但她的鞋跟也有点儿太高了吧!

    尉迟皓蓝见宋浅一脸的为难的看着她的鞋跟,瞬间明白她在担心什么。

    他轻轻一笑,连声音也变得格外小心怜惜:“来,我们下车。”

    宋浅咬咬牙,只能将手交给尉迟皓蓝,下车的时候,她的脚不出所料一崴。

    就在这时,宋浅的腰间忽然多了一只手,尉迟皓蓝拖着将她立起,没有任何要摔的模样。

    “扶着我往前走,别看脚下,相信我,不会摔倒。”尉迟皓蓝说。

    宋浅深呼一口气,挽住尉迟皓蓝,然后跟着他往宴会大厅走去。

    宴会的门被打开,里面豪华的灯光刺得宋浅差点儿睁不开眼,而与此同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尉迟皓蓝与宋浅身上。

    “那是尉迟皓蓝的女伴啊?”

    “好漂亮呀!”

    “那就是他相爱多年的女朋友吗?”

    宋浅不由看向尉迟皓蓝,她的表情显得无辜。

    尉迟皓蓝冲宋浅温柔一笑,轻声道:“我要松手了哦,接下来,该你自己走了。”

    宋浅点头,“今天谢谢你。”

    “举手之劳。”

    宋浅小步往前走,在人群中搜索裴奕霖的身影,很快就找到了。

    他面色阴冷,目光严峻,浑身泛起只针对她的怒意。

    宋浅向裴奕霖走过去,小声问:“你干嘛把我弄到这儿来?”

    裴奕霖背在身后的手紧紧握着,今天的宋浅实在是太迷人。

    长长的直发盘起,落下几束分散的小卷,水眸清澈,红唇嫣然,黄色短裙包裹着她,凹凸有致。

    在她的腰间系有一根缎带蝴蝶结,吸引人拆开,细细品尝她这件礼物。

    该死的!

    他只吩咐孟南要打扮好宋浅,可没说要他打扮得这么漂亮啊,更没说准她穿这么露啊!

    看她这身材,从胸到臀,若隐若现,今晚会成为多少男人意淫的对象?

    而且,她是怎么回事?

    竟然跟着尉迟皓蓝一块儿来了?

    宋浅不满,“我跟你说话呢!”

    裴奕霖别扭一声:“谁说是我喊你来的?”

    宋浅尴尬地站在原地,因为是王婶说的,再加上司机确实是裴奕霖专用的,她根本就没怀疑。

    可裴奕霖的话让她明显感觉自己肯定是被谁恶作剧了。

    宋浅觉得自己的身体在裴奕霖面前好像在不停的缩小,他那么高大耀眼,她这样不值一提。

    尤其是当看见夏尔岚从厕所走出来时,那样高贵美丽,紫色衣裙衬得婀娜多姿,宋浅这才发现,她现在有多狼狈。

    裴奕霖拧紧眉头,当看见宋浅的脸色渐渐变得不好看时,他不知道要怎样将自己说过的话收回来。

    “浅儿。”是尉迟皓蓝的声音。

    他标准的微笑挂在唇边,温柔道:“做我的女伴吧。”

    当尉迟皓蓝伸出手时,宋浅感觉终于有个人将她从黑暗中拉出来了。

    她点头,握住尉迟皓蓝的手,看都没再看裴奕霖一眼,跟着尉迟皓蓝往餐点区走。

    裴奕霖浑身立即泛起阴冷的暴戾,黑眸幽暗,目光跟随宋浅与尉迟皓蓝的背影而去。

    康路眸色复杂的看着裴奕霖,分明是裴总让宋浅来的,刚才为什么不肯承认呢?

    尉迟皓蓝夹起一小块点心给宋浅,“这个不错,你试试?”

    宋浅冲尉迟皓蓝灿烂一笑,再尝一口:“嗯!真的呢!好好吃!”

    见宋浅那么满足的口吻,尉迟皓蓝的笑容加深,问:“你总是很快乐吗?”

    “嗯?”宋浅仰眸,放下叉子,问:“那些不好的人和事就是为了让你不快乐,为什么要让他们得逞呢?”

    “有个问题很好奇。”尉迟皓蓝挑眉,“如果刚才我不出现,你打算怎么做?”

    只见宋浅眼睛一亮,然后捏紧叉子,压低了语气:“狠狠踢他的膝盖骨,然后甩头就走。”想想都觉得解气!

    话音落下,宋浅与尉迟皓蓝一块儿笑出声来。

    裴奕霖再也控制不住向宋浅走来,尉迟皓蓝忽然起身,对宋浅说:“陪我去弹琴吧。”

    “好啊!”宋浅应声,然后将裴奕霖远远甩在后面。

    裴奕霖像雕塑般立在原地,他没出声,只是周围环绕的冷气流开始阴沉压抑。

    在宋浅面前是一架白色的大钢琴,上面铺满了粉色的玫瑰花,琴盖打开,一身银灰色西装的尉迟皓蓝坐下,与宋浅对视着。

    好多人都围了过来,窃窃私语。

    “尉迟皓蓝要弹钢琴了吗?”

    “天哪!他的琴声那简直是天籁呀!”

    “上次有人花几千万请他去弹奏一曲,他都拒绝了呢!”

    宋浅以前只对尉迟皓蓝的事情略有耳闻,如今,倒觉得他是个迷了。

    琴声响起,大家都听得如痴如醉。

    宋浅站在钢琴边,看见尉迟皓蓝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舞蹈,不得不说是种享受。

    所有人都沉溺在琴声中,除开裴奕霖。

    他在人群的最后看着宋浅与尉迟皓蓝的对视深情,看着宋浅那一脸幸福的沉醉,拳头咯得直响。

    一曲弹完,尉迟皓蓝抽出一朵粉色玫瑰花,单手靠背,微弯身子,很绅士地将花送给宋浅。

    旁边不少起哄的声音响起,宋浅不自在的站着,接受所有人的羡慕,这种温柔浪漫的事情,她还没有碰到过。

    接过花,尉迟皓蓝在宋浅的脸颊轻轻碰了下,道:“很高兴认识你。”

    话音才落,宋浅的手腕就被抓住,向上打量,是裴奕霖。

    “尉迟先生,跟我借的女伴可以还给我了!”裴奕霖冷傲一声。

    宋浅拧起眉头,还没说话,裴奕霖拖着她就走。

    “喂!”穿着高跟鞋的宋浅根本走不快,只能往地上摔。

    尉迟皓蓝及时扶住宋浅,关心地问:“没摔哪儿吧?”

    宋浅抱歉地笑笑,“我没事。”

    裴奕霖周身张扬着冷戾,将宋浅抓进怀中,看了眼她的高跟鞋,索性将她横抱起来,再向外面的休息室走去。

    周围的人都看不明白这是怎么了,疑惑地四处打量着,小声交头接耳。

    尉迟皓蓝站在原地,看着宋浅被抱走的背影,他拳头紧了紧,在心里道:“浅儿,你不记得我了吗?没关系,那就从这一刻开始重新认识我,并且爱上我!”

    一直到出了宴会厅,宋浅才挣扎着下来,怒气冲冲的看着裴奕霖,质问道:“你疯了啊!”

    要不是她知道轻重,刚才在宴会上就会让裴奕霖丢脸,下不来台。

    “怎么认识的?”裴奕霖出口就是冷厉,“昨天晚上,就是和他在一块儿吃饭?”

    宋浅觉得莫名其妙,“要你管?”

    “你是我的人!”裴奕霖语气激动。

    “呵!”宋浅满是不屑,“我是你的员工这没错,但不至于我跟谁来参加什么宴会也需要跟你汇报一声吧?”

    “你身上穿的、戴的,全部是我花的钱!”裴奕霖低沉又浑厚的嗓音里是满满的狂怒,“跟他有什么关系?”

    宋浅下意识接话道:“还给你就是!”

    忽然,她发现不对劲。

    裴奕霖刚才不是说他没找她来吗?

    那她身上这套行头怎么会是他花的钱呢?

    “还给我?”裴奕霖的怒气已经冲到最顶端,“好!都还来!”

    话音刚落,宋浅的嘴就被堵住了。

    裴奕霖吻得那样疯狂,上瘾般越吻越深,带有惩罚性质的咬,吻得宋浅都痛了,还是不肯松开。

    宋浅挣扎着要跳开,却有一双手来脱她的衣裳。

    她头皮发麻,抓住裴奕霖的手,喘着粗气道:“你变态啊!人渣!”

    “不是要还给我吗?那就全部都脱下来!”裴奕霖冰冷的声音里带着欲望的怒吼。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