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八章挤挤还是有料的

    钱萌萌一听成宪对裴奕霖说的话,气得掉头就走,她决定,再也不和成宪做朋友了!

    成宪赶紧追出来,将钱萌萌拉进儿童房,小声道:“你得听我解释呀!”

    钱萌萌不爽,“你是叛徒。”

    “我是为了让你爹地妈咪和好。”成宪说。

    钱萌萌不解地看着成宪,只听成宪继续道:“你爹地知道泡咖啡整他的人是你妈咪,肯定会去找你妈咪算账。那到时候,他们两不就得见面、说话吗?”

    “也对呀!”钱萌萌恍然大悟,再一拍成宪的肩膀,道:“还是你有经验!等我爹地妈咪和好了,我一定好好感谢你!”

    “怎么感谢?”成宪问。

    “请你吃大餐!”钱萌萌说。

    成宪笑得温柔,目光落在钱萌萌脸上时,专注又认真。

    伴着月光,宋浅躺在床上,仔细去想她怀疑的那位女仆究竟会不会是卧底。

    这几天,她通过跟踪、暗访,却没发现女仆有什么异样,难不成,是她的猜测出错了吗?

    想来想去,想到最后,却变成裴奕霖会不会追究她那杯怪异咖啡的事情。

    宋浅迷糊了,为什么她会期待裴奕霖来跟她追究呢?

    就在这时,书房里有了动静,然后,宋浅听见裴奕霖与夏尔岚在说话。

    夏尔岚温柔的说:“那裴总,多谢您的关心和照顾,没什么事我就回房去睡了。”

    “去吧。”裴奕霖的声音依旧没有温度。

    说完,裴奕霖暗看了眼宋浅闭紧的房门,他背过身,唇角勾起一抹笑弧,便回房睡觉了。

    宋浅等啊等,等半天也没等到裴奕霖来找她。

    她翻个身,用被褥蒙住头,碎碎念道:“不理就不理!这辈子我都不会再跟你说话了!”

    打消了某些念头,宋浅果真就没再与裴奕霖说话。

    而他们之间也明显反了,不是裴奕霖错开和宋浅见面的时间,而是她错开与他见面的时间。

    终于,裴奕霖憋不住了,问:康路:“宋浅呢?”

    “在后花园。”康路回答道。

    裴奕霖拧紧眉头,喝了怪异咖啡那天,他看见宋浅在书房门口落寞离开的背影,夜晚故意不去找她,希望她能再对他主动点儿。

    可到头来,她却是离他越来越远,更甚至,连她的消息他都听不见了?

    这完全不是裴奕霖想要的结果,身为金牌总裁的面子也不得不拉下来。

    “带她来见我。”裴奕霖冷声,等康路走了几步,裴奕霖又叫住他,“算了。”

    成宪与钱萌萌对视一眼,钱萌萌会意,小声道:“妈咪最近新认识了位帅哥叔叔,对我好好哦,昨天还请我和妈咪吃了顿大餐。”

    “我也觉得那叔叔不错。”成宪帮腔道,“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和他出去。”

    宋浅跟别的男人?

    裴奕霖一想到那样的场面脸色就黑了下去,生着闷气回书房,整整一下午都气结难平。

    宋浅专心在找别墅内的卧底,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钱萌萌与成宪的帮助下,成功得罪了裴奕霖。

    倒是经过她这么多天的寻找,终于在一片花丛中找到了自行车的痕迹。

    而如果仅是用自行车收菜,根本不需要到后花园来。

    宋浅轻松一口气,看来,那位女仆,可以抓起来审问了。

    回到别墅,宋浅才洗干净手,王婶就喊住她。

    “裴总交代,让你单独去‘你好宝贝’一趟。”王婶轻声。

    “你好宝贝”是家造型修身会所,很大很豪华很高端,里面的设计师都是顶尖的,很多明星、贵妇都会去里面做发型、化妆。

    宋浅不解,好多天没去想过裴奕霖,她已经适应了,怎么他又突然冒出来了呢?

    她问:“去那儿干嘛?”

    王婶也不知道,“裴总没说。”

    宋浅点头,拿起背包,再交代钱萌萌与成宪在家要听话,才向“你好宝贝”赶去。

    “你好宝贝”的消费动辄几万、几十万,宋浅从来没进去过。

    这次,托裴奕霖的服,她才走到前台,就已经被里面豪华的装修亮闪了眼。

    “我来找裴奕霖。”宋浅对前台的小姐说。

    前台小姐冲宋浅礼貌的笑,“请跟我来。”

    宋浅一路打量,被带到一间包房,里面有个娘娘腔站在那儿。

    “你就是宋浅吧?我叫孟南,大家都叫我猛男姐。奕霖吩咐了,要我一定要好好打扮你哟!”孟南边翘兰花指边说话。

    “打扮我?”宋浅向后退了好几步,“他想干嘛?”

    “说是晚上要带你参加宴会的嘛!”孟南捂着嘴巴笑,“你放心,我可是这儿最红的设计师,为了奕霖,我今天特意推掉所有顾客,只为你一个人服务呢!”

    宋浅狐疑地打量着孟南,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呢?

    “莎莎、美美、嘉嘉。哎哟!你们做事都麻利点儿,快带她去沐浴,然后修指甲去角质,否则来不及了啦!”孟南尖声催促着。

    “不对呀!”宋浅还没反应过来,“什么宴会?他没跟我说过!喂!你们别抬着我啊!我天天都洗澡的,指甲也很干净,你们到底要干嘛呀!”

    宋浅的声音直接被无视,同时三双手在她的身上各司其职,抗议累了,也知道这些人只是要收拾好她,只能妥协。

    经历了四个小时木偶般的生活,宋浅终于听到孟南说“ok”了。

    宋浅起身就要走,孟南拉住她,说:“还没换衣服呢!”

    宋浅看看自己这一身休闲的行头,即刻,孟南递了件浅黄色的晚礼服给她。

    “这么露!”宋浅惊呼。

    孟南按住宋浅,问:“宝贝儿,你是女人吗?”

    宋浅点头。

    “那你知道女人的资本是什么吗?”

    宋浅数着:“聪明的头脑,过人的身手,乐观的心态……”

    “是胸!”孟南掷地有声地打断宋浅的话,“你皮肤这么白,胸虽然不算大,但用衣服紧紧还是有料的。”

    “女人的胸是用来喂小孩的。”宋浅翻了个白眼,“又不是给别人看的。”

    “错错错!大错特错!”孟南边说边摇晃食指,“我保证,当你收获今晚所有男人对你的掌声、所有女人对你的羡慕之后,你就会发现胸的重要性了。”

    “换一件。”宋浅没有好的语气,“怎么也要遮住胸和大腿啊!”

    孟南直接将晚礼服交给助手,吩咐道:“帮她换上。”

    宋浅气结,将那些助手们一推,她们就弱不禁风的倒了。

    “美女!”叫嘉嘉的助手突然跪在地上,抱着宋浅的腿不肯松,“你就穿上吧!如果你不穿,我就要被这里辞退了。”

    宋浅汗颜,“你快起来!我不穿,关你什么事?”

    “你不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但凡有顾客投诉,不管我们对或者不对,都得被辞退。”嘉嘉的眼泪鼻涕一大把。

    “我不投诉,你起来吧。”

    “可裴总会投诉啊。”

    “他……”

    “求求你!为了进这家公司,我整整准备了四年!如果我昨天才上岗,今天就辞职,我好悲催啊!呜呜——我就说今年本命年运气不好,无论我多么努力到最后都是一场空,我不活了,我真的不活了呀!”

    宋浅目瞪口呆的,她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在嘉嘉痛哭流涕后,不得不去将衣服乖乖换上。

    宋浅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地赞叹,还忍不住拍手鼓掌。

    孟南将宋浅按在椅子上,说:“多漂亮的女人呀!看得我都春心大动哟!”

    宋浅额上冒出三条黑线,问:“我可以走了吧?”

    她现在的样子漂是漂亮,但太累赘了,时不时就要担心胸会不会露得太多,将衣服拉上来了,又得担心下面会不会曝光。

    而当孟南将一双二十厘米的高跟鞋摆到宋浅眼前时,她差点儿没晕死过去。

    “好女配好鞋,这女人哪,穿运动鞋的保准没有穿高跟鞋的有气质。而鞋跟越高,越能让男人欲罢不能。”孟南的言语间全是向往。

    “欲罢不能?”宋浅哭笑不得,“你信不信我会摔个狗吃屎?”

    孟南蹲下,亲自为宋浅将鞋换上,再冲她眨了眨眼睛:“你站起来试试。”

    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宋浅妆也化了,暴露晚礼服也穿了,如今,怎么会不想穿上高跟鞋来看看自己最美的样子。

    哪怕是留个纪念也好呀!

    宋浅起身看着全身镜里的自己,眸光熠熠,唇瓣微微张开,陷入了对自己的欣赏中。

    就在这时,嘉嘉和莎莎忽然将宋浅抱起来,以飞快的速度将她扔进车里,车子就开走了。

    “喂!停车!我的包还在你们店里!”宋浅喊道。

    “我们会送去裴总别墅的!”嘉嘉边喊边冲宋浅挥手。

    宋浅欲哭无泪,再看向手边这个女性化的提包,里面除了化妆品还是化妆品。

    “该死的!”宋浅皱紧眉头,再问司机:“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白天鹅宴会厅。”司机恭敬的回话。

    宋浅无奈,坐在车里昏昏欲睡,还没睡多久,车子一个急刹,砰的一声,就将她撞醒了。

    她忙睁开眼,原来是两辆车相撞,而后面还有一辆车也差点儿撞上来。

    宋浅下车,二十厘米的高跟鞋她走着实在是费劲。

    司机对宋浅说:“小姐,您在这边休息几分钟,我马上处理好。”

    这时,后面那辆车里走下来一个男人,看向宋浅,冲她礼貌一笑。

    这个男人帅气得可以让人忘记烦恼,深壑的双眼皮,眼睛永远像是蒙了一层温柔的雾,只需要对视一眼,就会让人陷入他的星眸之中。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