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七章女神,算是移情别恋?

    裴奕霖抬起手,在准备朝宋浅痛快打下去的那一刻,还是止住了。

    宋浅瞪着裴奕霖,她没有失去理智,她就是要打他!

    这段日子,为了钱萌萌,也为了她心里面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被人欺负的底线在裴奕霖面前一降再降。

    可现在,她被他占尽便宜就算了,他竟然还说那种话来侮辱她?

    她是爱钱,但那些钱也都是她付出劳动成果和智慧得来的呀!

    宋浅突然发现,她好介意,而她介意的根源却是,在裴奕霖眼里,她就这么不堪吗?

    宋浅明显感觉到了心痛,仿佛是裴奕霖正拿着锋利的尖刀,在她的心上一片一片切割着。

    裴奕霖握紧了拳头,拳上冒起粗硕的青筋,他心里想对宋浅说的话根本就不是那些,为什么说出口就变了呢?

    “你走。”宋浅浑身都在颤抖,她偏开头,眼睛里闪着湿润的泪光。

    见裴奕霖没动,宋浅继续道:“也对,这是你家,要走也是我走。”

    裴奕霖心头是从未有过的慌乱,下意识抓住宋浅的手,她努力一挣,他反倒将她抱进怀里,紧紧的,不肯松开。

    “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人?”裴奕霖的语气复杂,力气也变得更紧,“为什么?”

    “嘤嘤——”宋浅也忍不住了,“从一开始就是你欺负我,你现在还恶人先告状?”

    “我爱钱怎么了?我去偷了还是抢了?没有钱,我带着萌萌要怎么生活啊?我又不像你,随时就能拿出好几百万来侮辱人。”

    “我没有那个意思。”

    “你以为当杀手风光啊?那都是提着脑袋去赚钱!一旦别人没死,我就死了。我死了没关系,萌萌就得去孤儿院,她还那么小,受到欺负也打不过别人。”

    “那就别当杀手了。”

    “那做什么?”

    “我妻子。”

    “那只是暂时的冒牌顶替呀。”

    “从现在起,做真的。”

    宋浅觉得不对劲,赶紧将裴奕霖推开,傻愣了半天后,问:“你是喜欢我吗?”

    裴奕霖的表情忽然就极度不自然起来,他移开眼,加快了语速,粗声粗气的说:“我只是担心你和钱萌萌没人照顾,顺便好心收留,而且又可以拿你们一直抵挡我妈的逼婚。”

    或许是担心宋浅不相信,裴奕霖还继续加话道:“谁都看得出来钱萌萌和我长得有几分相像,我妈也就是因为这样,才深信不疑我们两之间的关系。”

    宋浅为自己的自作多情尴尬不已,忙将裴奕霖推出去,小声道:“我要睡觉了。”然后关上门。

    裴奕霖站在门口,第一千次懊悔自己刚才说的话。

    只是好心收留?

    只是为了要挡住逼婚?

    裴奕霖的黑眸深处闪过浓郁的不甘愿,想推门再进去说些什么,门已经被锁上了,只能又折回主卧。

    躺在床上,宋浅翻来覆去的想:为什么她与裴奕霖会以这种方式发展下去呢?

    他们两个现在又算是什么关系?

    比朋友多一些,比恋人少一些吗?

    宋浅抓狂的将头发一顿乱揉,她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竟要与裴奕霖以这种诡异的形式相处下去?

    而最开心的人就是钱萌萌了,作为旁观者,她很明显感觉到了妈咪与爹地之间感情的变化。

    可能,不出多久,爹地和妈咪就会在一起了!

    “总部那边有任务需要我们完成。”成宪的口吻藏着复杂。

    “什么任务?我可以请假吗?”钱萌萌问,“现在爹地妈咪正是感情上升的阶段,我担心不好好看着他们,会出乱子。”

    “听说暗夜帝国的老大准备与世界恐怖组织联合在一起,我们需要找出老大是谁,如果真有此事,就要趁早将他们干掉。”成宪陈述道。

    “可暗夜帝国的老大向来是不露面的啊!”钱萌萌轻声,“所有的事情都是交给方子狂打理,也只有方子狂与少数几个人才见过那位老大本人。”

    “所以要从方子狂身上下手。”成宪说,“你爹地不也和暗夜帝国的老大有联系吗?一定要想办法让他们断绝关系,才不会牵扯上他。”

    “好。”钱萌萌应声,“看样子,接下来有得忙了。”

    成宪冲钱萌萌一笑,道:“有我在啊!”

    钱萌萌点头,盖着被褥,想起爹地与暗夜帝国的老大有来往,她心里总觉得不安。

    天亮起来的时候,宋浅依然醒得很早,其实她是一晚没睡。

    昨晚,她想裴奕霖想得太纠结,索性决定不去想,就当昨天下午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吧!

    “妈咪,早安。”钱萌萌亲切的打招呼,“你昨晚没睡好呀?怎么黑眼圈都出来了?”

    “昨晚妈咪吃多了,不消化,所以就失眠啦!”宋浅找理由道。

    就在这时,宋浅看见一名女仆提着买回来的菜,外面还有一辆小型自行车。

    “车子是你的呀?”宋浅问女仆。

    女仆点头,说:“是啊!因为别墅太大,有时候去门口拿菜很不方便,又不好意思专门为这件小事开次游览车,就向裴总申请了自行车。”

    “那挺好,还顺便锻炼了。”宋浅声音温柔,目光深处却闪了抹复杂的光。

    “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了。”女仆说。

    宋浅笑着说好,表面上依旧是风平浪静,与钱萌萌玩得很嗨,但心思已经偏差了。

    宋浅在想:从地牢的另一条路出来是到后花园,从后花园到别墅,如果用跑的,肯定气喘吁吁,但如果是骑自行车,那就简单多了!

    她不动声色,只是,最近要多注意那位女仆的动静,很有可能,女仆就是藏在别墅的卧底!

    这时,裴奕霖走下来,看见宋浅时,他选择无视。

    钱萌萌很清楚的看见爹地没以往有精神,眼睛里有着藏都藏不住的细血丝,很显然是昨晚没睡好。

    宋浅面对裴奕霖也是尴尬,只能说:“我想起没叠被褥。”说着,就跑走了。

    裴奕霖黑眸幽暗,吃完早餐,也一声不吭的去公司了。

    钱萌萌觉得不对劲,不知道爹地与妈咪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如果他们以后都这样躲着互相不见面,那该怎么办呢?

    钱萌萌缠着成宪,道:“你快想点儿办法嘛,这方面你有经验。”

    “我怎么会有经验?”成宪问。

    钱萌萌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说:“围在你身边的女生多得数不胜数,你还没经验呀?”

    “她们围着我那是她们的事,我又没搭理过。”成宪像是在解释着什么。

    钱萌萌很无所谓的听着,嘟囔道:“那我爹地和妈咪该怎么办呢?”

    成宪很无奈的看着钱萌萌,难道除了她爹地和妈咪还有工作,在她心里就没别的事情了吗?

    接下来三天,宋浅都没见过裴奕霖。

    他总能很好的错开与她会有见面可能的时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两人的相交点似乎已经越来越远了。

    宋浅没精打采的坐在沙发上,习惯真的是件很可怕的事情,她好几天不与裴奕霖耍耍嘴皮子,竟然不适应了。

    钱萌萌拉着宋浅,撒娇道:“妈咪,我们去找爹地玩,好不好?”

    “跟你说过很多次,没有外人在,你不许喊他爹地。”宋浅很明白的命令道。

    “演戏就要演得像嘛!”钱萌萌继续忽视,“爹地就在书房,我们去找他嘛!”

    “我不去。”宋浅闹着别扭,“要去你自己去。”

    “妈咪。”钱萌萌扬起可怜兮兮的小脸蛋,“我们就去使坏,好不好?”

    钱萌萌的提议深得宋浅的心,成宪在一旁看着,忍不住轻声的笑起来。

    “不许当叛徒。”宋浅对成宪说。

    然后,她去厨房泡了杯咖啡,里面放有胡椒、盐、鸡精、味精,还放了芥末。

    “成宪,你是客人,裴奕霖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宋浅将咖啡端给成宪,“这杯咖啡你送进去,不能出卖我们哦!”

    成宪点头,如果这样做可以让宋浅与裴奕霖见面、说话,倒是不错!

    成宪敲了敲书房的门,进去之后,特意留了点儿小缝隙给宋浅与钱萌萌偷看。

    书房里,不仅有裴奕霖,还有夏尔岚。

    两人正讨论着什么,挨得很近,夏尔岚笑得很温柔,与裴奕霖看起来很般配。

    宋浅定睛看着,胸口忽然就有了不适应的感觉,很烦闷、很空虚。

    别墅里的女仆有不少是冲着裴奕霖女朋友的位子来的,明里暗里对他勾引的不在少数,但裴奕霖几乎都不搭理。

    可是,裴奕霖对夏尔岚是不同的。

    这份不同,连宋浅都能感觉出来。

    比如,夏尔岚的迅速升迁,她住在别墅二楼的房间里,还有她与裴奕霖每次都会长时间的交谈,更甚至裴奕霖会带她出去。

    宋浅知道夏尔岚是出色的,漂亮、聪慧、娴静、高雅、大方,而且,还是麻省理工毕业的大学生,也只有这种女神级别的人物,才配得上裴奕霖吧?

    想着,宋浅静幽幽地回房间去。

    钱萌萌撅起小嘴,看妈咪刚才那一脸落寞的表情,好心疼呀!

    裴奕霖喝了口咖啡,刚好看见宋浅离开的身影,他眉头一紧,再问成宪:“宋浅泡的?”

    成宪点头,还添油加醋说:“宋小阿姨说让您吃了保准拉肚子,我也是被她威胁了,没办法才送进来的。”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