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六章粗鲁,动情的爱意

    “你先出去。”裴奕霖对康路说。

    康路扶着宋浅坐在沙发上,再担忧地看了她一眼,才不得不离开。

    宋浅的手都快酸了,嘟哝了声:“你怎么跟萌萌一样啊?几颗感冒药而已,又不苦,很难下咽吗?。”

    “宋浅。”裴奕霖靠近她,“你是妖精吗?”

    宋浅眨着亮晶晶的眼睛,在酒精的作用下,反应有些迟钝。

    “你干嘛骂我?”宋浅扬起语调,好委屈的问:“干嘛总是欺负我?”

    裴奕霖不解,“如果你不是妖精,不会迷惑人的心智,为什么……”为什么,总让他有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呢?

    “我又做错什么了?”宋浅撅起小嘴,猜测道:“是刚才吃的那顿饭太贵了吗?”

    裴奕霖伸手抚摸着宋浅的脸,掌心贴着她的温度,很暖。

    “不用感冒药。”裴奕霖握住宋浅的手,“你听说过轻微感冒时,只需要做大量运动就能治好吗?”

    宋浅努力回想着,然后说:“好像有听说过。”

    “那你帮我治病。”裴奕霖的声音诱哄,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宋浅的眼睫毛都在颤抖,紧紧咬住牙齿,而裴奕霖舌却化作最有利的尖器,撬开她的紧张,动情的亲吻着她。

    裴奕霖并没有将自己归为对美女把持不住的男性,但每次一碰到宋浅,哪怕只是很简单的肢体触碰,他的内心都会涌出满满地渴望,那是一种纯粹针对宋浅才会出来的感觉。

    宋浅的脑子里是空的,又是乱的,她分明很清楚明白裴奕霖这是在对她做什么,按理来说,她应该踢断他的命根子才对,可她却很被动的往后倒,更好的接受他突然表现的温柔。

    他推高她的衣裳,大掌轻抚她胸前的柔软,那么小心翼翼,怕他的急迫与粗鲁会让她疼。

    他内心好矛盾,一边要照顾着她的感受,一边却恨不得能最快速度的品尝她的美好。

    在压制与迫切间,他急不可耐了。

    仿佛回到了六年前那个看不清楚人的黑夜,宋浅的心一惊,赶紧抓住裴奕霖的手。

    “不,不行……”她还没有准备好接受一个男人。

    裴奕霖快速封住宋浅的不愿意,他终于正视自己已经想要她很久的想法,不再去抗争身体的叫嚣,体内的热血都在咆哮,要尽情,要挥洒……

    宋浅被裴奕霖压制得推也推不动,喊又喊不出,身体还涌起了与他附和的反应,脑子里甚至有“从了他”的念头。

    这是要逼疯她的节奏么?

    宋浅半清醒半迷醉,裴奕霖结实的肌肉紧贴着她,诱发她自心底的颤抖。

    而她娇羞又迷惑的表情更加刺激了他。

    裴奕霖忽然进攻,宋浅在还没想明白的情况下就已经节节败退,不得不接受与顺从。

    汗水淋漓,只有过一次经验的宋浅无助又紧张,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只能闭着眼睛,让身体的反应来支配理智。

    裴奕霖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他告诉自己要轻点儿,可对宋浅的渴望让他停不下来,怎么要也要不够,尤其是她的声音竟然那样动听,让他不用光最后一丝力气不肯罢休。

    宋浅在无尽的快乐中昏迷过去,裴奕霖这才尽兴,抱着她亲昵的吻了好久,才满意地将头埋在她胸前的柔软之中……

    等宋浅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黄昏了。

    她四处看了看,裴奕霖不在,她的衣裳也已经穿好,只是在经过一番摧残之后,她四肢酸软,还留下了不少淤青。

    宋浅咬住唇瓣,眉头紧紧皱着,一大波少儿不宜的画面袭击她的大脑。

    偶买噶的!

    她下午到底做了些什么呀?

    这次完了!

    看样子,她不仅需要戒赌,还得戒酒才行吖!

    趁着裴奕霖不在,她还是快逃的好!

    宋浅拿起包挡住脸,打开办公室的门,比老鼠还溜得快。

    这时,裴奕霖正在接电话,他担心吵醒累极了的宋浅,所以特意出来接。

    “裴总,向小姐收拾东西离开了,董事长夫人也坐飞机走了。”电话那头的人报告道。

    裴奕霖勾起嘴角,复杂的事情在宋浅手里办起来,总变得那样简单!

    想起下午她带给他的快乐,他挂断电话,想着今晚要怎么好好奖赏她,或者,更多的疼爱她。

    裴奕霖回到办公室,可哪里还有宋浅的人影?

    除了沙发因为太长时间的过激运动暂时还没恢复原样,提醒着裴奕霖下午那一切不是场梦。

    裴奕霖的拳头紧了紧,脸上快乐的表情明显消失,拿起车钥匙就向家里赶……

    宋浅躲在自己的卧室一直不肯出来,躺在浴缸里,她清楚可见身上被裴奕霖弄出来的淤痕。

    “完蛋了。”宋浅欲哭无泪,“我以后该怎么办啊!”

    宋浅头疼的敲着脑袋,一想起下午发生的事情,她就恨不得这辈子与裴奕霖老死不相往来。

    可她也不能将责任全部都推在他头上呀,分明她也极力配合了他……

    宋浅紧紧抱着自己的身子,想起六年前,再想起现在,委屈懊恼间,忍不住嘤嘤的抽泣起来。

    裴奕霖刚想敲浴室的门,听见宋浅在里面小声哭,他又垂下手。

    如果让她那么难面对,今天下午的事情,当做一场错误应该更好吧?

    裴奕霖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滋味,在他心花怒放的想要迎接什么的时候,却发现扑了个空。

    他胸口闷闷的,只能又无声的离开。

    在钱萌萌第n次敲门后,宋浅好不容易调整状态出屋。

    大家都关心她。

    “宋保镖,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要不要找医生看看?”康路问。

    王婶也问:“是不是肚子疼了?我给你拿热水袋来敷敷好吗?”

    “小阿姨,你还好吧?”成宪问。

    “妈咪,你怎么了?”钱萌萌问。

    裴奕霖在书房听着外面的动静,他很想出去看看宋浅到底怎么样了,但也知道她现在最不愿意看见的人肯定是他。

    万一他出去,宋浅却慌乱地四处躲藏,只要想起那个场景,裴奕霖的眉头就会郁结在一起。

    “我没事。”宋浅轻笑道,“就是中午喝多了酒,所以回来睡一觉。”

    “饭给你热着,你快去吃点儿吧?一醉就醉到凌晨,可真够让人担心的。”王婶说。

    宋浅点头,四处都没看见裴奕霖,这才松口气。

    吃过饭,宋浅将钱萌萌与成宪都送去睡觉,然后一个人去屋外的草坪上走走,看看月亮。

    坐在地上,宋浅抬起头。

    她还记得裴奕霖给她指过天上各大星星的位子,一直以来,他对她都不至于太差,但也没有太好。

    可他今天下午那又是什么意思呢?

    只是简单的发泄一下,还是,他对她有感觉了?

    宋浅纠结得抓着地上的草,无论怎么样,裴奕霖也该给她个交代啊!

    他怎么能就这样一声不吭的不理她呢?

    颓丧间,宋浅不由回过头去看裴奕霖的卧房,黑漆漆的,他应该已经睡了吧?

    下午的事情在他看来,就是一场很简单的运动吧?

    他说过,让她帮他治感冒。

    “治你妹啊!”宋浅吸了吸鼻子,“不知道去找别人啊?”

    那么多女人他一抓一大把,为什么非得来搅乱她的生活呢?

    裴奕霖躲在卧室的窗帘后面一直注视着宋浅,看她一个人坐在那儿,他真想走过去跟她说说话。

    平常两人睡在一个房间,她总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现在她离他远远的,他哪里能适应呢?

    就在裴奕霖忍不住走去找宋浅的时候,却发现康路也过去了。

    宋浅看见康路时,露出个明媚的微笑,问:“你还没睡啊?”

    笑容在裴奕霖看来,格外的刺眼。

    “习惯晚睡了。”康路轻声,“介意我坐下来吗?”

    宋浅摇头,正愁没人陪她说话呢!

    看见康路与宋浅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偶尔还能听见两人的笑声,裴奕霖捏紧了拳头,黑眸凛冽。

    他很明显的闻到一股酸味,而且,醋坛子就是他本人!

    等宋浅与康路终于聊够了,回卧室之后,宋浅刚想好好睡一觉,却惊讶的发现裴奕霖就坐在她的床边。

    “你……我……怎……进……”宋浅结巴着,四下看了看,好像没有可以突然就躲起来的地方。

    “要多少钱?”裴奕霖的声音似从地狱传来。

    “啊?”

    裴奕霖的黑眸里不带任何情绪,“也不是第一次了,装出那么委屈可怜的模样,不就是想找我要钱吗?”

    宋浅瞪大了眼睛,问:“你在说什么啊?”

    “加上你赶走向雨晴的事情,一共给你八百万够不够?”裴奕霖问。

    “裴奕霖。”宋浅感觉自己完全没跟上裴奕霖说话的轨道,“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爱钱吗?”裴奕霖敛起眼眸,“一百万买处女都买得到了,你不过是个二手货而已,看在下午感觉还不错的份上,多给你点儿,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吝啬的人。”

    什么叫做感觉还不错?

    什么叫做多给点儿?

    他是可怜她,还是在施舍她,又或者,只是在嘲讽她呢?

    宋浅看着裴奕霖,她和他今天下午的事情,他准备用钱打发了她吗?

    她没有找他负责,也没有找他敲诈,他竟然这样侮辱她?

    “嫌少?”裴奕霖哼笑了声,“你这种女人果然是贪婪,想要多少,你自己开价。”

    宋浅“啪”一巴掌就向裴奕霖甩了过去,打他的嚣张,打他的不可一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