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五章醉酒,他要干什么?

    “这个绝对没有问题!”老头冲宋浅保证道,“正好今天我们要去精神病院做个演出,我看她那气势好合适演一棵树,我们先去教教她。”

    说着,老头就带着他一帮学员们向庞冰双走去,让庞冰双跳舞、唱歌。

    “你们……你们怎么回事?”庞冰双吼道,忽然晃过神来,“宋浅!你敢骗我?你还想不想活了?”

    宋浅摆出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反正,我不骗你,你也没打算让我活着呀。”

    “你们离我远点儿!”庞冰双咆哮。

    可那些人根本就像是没看见庞冰双的冷漠,依旧热情似火。

    而且,大家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庞冰双又不能对他们下重手,碰不得、打不得,不然,裴家的名誉都要被她毁了。

    宋浅走远了,回头时,正看见庞冰双被人举着双手,就像是个木偶一样在跳舞。

    而庞冰双也冲宋浅的背影吼道:“你等着!我要灭了你!”

    宋浅毫无压力的回到别墅,向雨晴刚将饭菜做好给裴奕霖送去,宋浅也偷偷跟上。

    这是宋浅第一次来到裴奕霖的公司。

    慕华集团的派头仅从外观来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向雨晴有庞冰双照应,很容易就进去了。

    宋浅只能打电话给康路,道:“你能下来接我一下吗?没有工作证,我不能进去。”

    “你怎么来了?”康路忙问,然后就看见向雨晴提着饭盒。

    “看见向雨晴了吧?让她去找裴奕霖,然后,你下来接我。”宋浅安排着。

    康路没有问为什么,匆匆对向雨晴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下露去亲自接宋浅。

    “吃饭了吗?”宋浅问康路。

    康路摇头,“还没到点呢。”

    “哪,我给你买的便当。”宋浅将手中一份提给康路。

    康路眼睛一亮,脸都红了,问:“你,你还帮我买了呀?”

    “是啊!”宋浅懒洋洋地往前走,“今天赶走向雨晴之后就可以收工了,这顿便当,就算是我请你的!”

    康路知道宋浅与裴奕霖之间的契约关系,他接过便当,心窝一暖,冲宋浅笑得温柔。

    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口,宋浅听到裴奕霖很不好的口吻与向雨晴巴结硬凑上去的委屈。

    宋浅推门就走进去,对裴奕霖大声一句:“结婚证书我办好啦!”

    向雨晴愣住,问宋浅:“你不是和伯母去见老朋友了吗?”

    “是吗?”宋浅佯装不知道,“我是去办理结婚证的呀!”

    说着,宋浅将自己买来的假证递给向雨晴。

    向雨晴翻开结婚证,忽然又哭出声,“霖……你,你和她?”

    裴奕霖知道这肯定是宋浅搞的鬼。

    不过,她动作倒是迅速,昨天他才暗示她可以随便胡来,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今天就行动了?

    “结婚了!”裴奕霖很愉悦的宣布。

    “哇——”向雨晴招牌式的哭声响起,“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应该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裴奕霖与宋浅相视一笑,两人看起来要多恩爱就有多恩爱,甜蜜幸福得羡煞旁人的眼。

    “买了便当,我们一起吃吧。”宋浅说着,打开盒盖。

    菜色看起来就很有食欲,但却是裴奕霖不喜欢吃的超级辣。

    向雨晴哽咽着,像是看见了一丝丝希望,说:“霖不爱吃辣椒。”

    宋浅抱着故意整裴奕霖的心态,说:“奕霖说过,只要是我爱的,他都爱。”

    裴奕霖的黑眸深处闪过了然,宋浅是逮着机会就要让他吃点儿苦头,而且,总是在他不得不接受的场合。

    宋浅拿起勺子,给裴奕霖舀一口饭,合着一只大辣椒,温柔出声:“我喂你。”

    向雨晴瞪大了眼睛,不相信裴奕霖会吃。

    裴奕霖轻咳了两声,既然要被宋浅整,他当然也不会让她好过。

    他接过宋浅喂来的饭,然后吻住她。

    宋浅的眼睛瞪大,要推开裴奕霖的双手被他完全掐住,她无能为力的将他嘴里的饭都接了过来。

    向雨晴哭着跑出去,宋浅一口咬住裴奕霖的嘴巴,他吃痛,只能松开。

    宋浅赶紧将嘴巴里的东西都吐出来,狂喝几大口水漱口。

    裴奕霖嘴里的饭,她吃了?

    恶不恶心啊!

    “你变态!”宋浅嗔怒。

    裴奕霖依旧是咳嗽,“是你该服输。”

    宋浅咬紧牙关,看见裴奕霖嘴上破了的皮,她真后悔刚才没再咬重一点儿!

    而裴奕霖看起来却像是心情超级好,挑衅地看着宋浅。

    “不出意外的话,向雨晴和伯母今天就全部会离开,我的任务完成了。”宋浅语气粗粗的。

    “你把我妈怎么了?”裴奕霖问。

    “你说过不会追究的。”

    “我只是要知道。”

    “我把她送去一个老人兴趣班了。”

    裴奕霖的脸色忽然变得古怪起来,有惊讶,有疑惑,有窃喜,有怀疑,最后,通通融入到笑声里。

    “你呀!”裴奕霖全然宠溺的语气,“我妈肯定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栽在你这个小丫头骗子手里。”

    宋浅仰眸,“你是我幕后的支持者,要算,功劳也归你。”

    这家伙!

    她分明是担心以后庞冰双算旧账,所以要拉他站在同一条船上。

    裴奕霖刮了刮宋浅的鼻子,她忙后退一步,不解他这又是在干什么。

    “咳咳咳——”裴奕霖又咳嗽起来。

    “你感冒了吗?”宋浅问。

    裴奕霖喝口热水润喉,再问:“你这是在关心我?”

    宋浅眨了眨眼睛,匆匆掩盖过脸颊的一抹红晕,忙说:“我回别墅了。”

    “不准!”裴奕霖霸道一声,“带你去吃好吃的。”

    宋浅指着便当,“那也是花钱买的。”能不能别太浪费呀,才吃了一口而已!

    想起那一口是怎么吃的,宋浅的脸又红了。

    “走。”裴奕霖没给宋浅说不的权利,牵起她的手就拉她出办公室。

    公司所有人看见裴奕霖与宋浅的时候,都惊讶的站了起来,目光追随着远去。

    他们在公司这么久了,什么时候看见过性格冰冷的裴奕霖牵着一个女人的手堂而皇之的走?

    宋浅完全不明白大家对她的讶异,就算是知道缘由,她也讶异不起来。

    毕竟,裴奕霖每次突如其来的占她便宜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吖!

    裴奕霖说的好吃的就在他公司顶楼,这儿是个设备齐全的餐厅,酒柜里各种名贵的酒让宋浅瞪大了眼睛。

    “真是个小馋猫。”裴奕霖轻声一句。

    他还记得宋浅对酒的喜爱,为了一瓶康帝,她竟愿意犯险去偷,那天还是她的生日。

    回忆起那天,裴奕霖不知道自己在开心什么,反正就是心情很好。

    “想喝什么自己拿。”裴奕霖很豪爽一句。

    “你付钱吗?”宋浅问。

    裴奕霖眸光一暗,他在宋浅心里到底是个怎样吝啬的人?

    宋浅笑嘻嘻的,她没有贪心将酒全部打包带走,而是拿出一个瓶子最漂亮的,就当做她的庆功宴吧!

    裴奕霖看了眼宋浅,眸光里闪过一抹坏笑。

    望着桌上的大餐,宋浅再看向裴奕霖,问:“可以开动了吗?”

    裴奕霖点头,看见宋浅满足的吃相,他也吃得格外有劲。

    宋浅举起酒杯,“哈哈!为我顺利完成任务,干杯!”

    “你酒量很好?”裴奕霖问。

    “还行!”宋浅淡笑着,“总之,这么一小杯酒,绝对不会将我喝趴下。”

    事实确实如此,宋浅边吃边喝,虽然没有喝趴下,但也喝得精神恍惚了。

    裴奕霖无奈的摇头,当宋浅拿出这瓶六十多度的酒时,他就预料到结果会是这样。

    宋浅走了两步,感觉脚踩的地板软绵绵的,耳边也有嗡嗡嗡的声音。

    裴奕霖扶稳宋浅,犹豫了会儿,索性将她打横抱起。

    回办公室的这一路,宋浅再次成为全公司人的焦点。

    “我自己会走。”宋浅小声抗议着,“为什么你比我喝得多,你却没事呢?”

    看见宋浅迷糊可爱的疑惑模样,裴奕霖不由勾唇笑了。

    公司的员工们发出不小的惊叫声。

    裴奕霖笑了呀!

    那个撒旦一样的男人,从来除了冰冷就只剩无视这两种表情的裴奕霖竟然在笑?

    他们擦了擦雪亮的眼睛,刚才到底有没有看错?

    “你笑什么笑?”宋浅不满,“肯定是我这两天太累了,没睡好,才会酒力不胜的!”

    “是吗?”裴奕霖轻声问,“要不找个时间,好好来拼一次?”

    宋浅伸手捏了捏裴奕霖的鼻子,“你别瞧不起人!姐喝酒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公司员工看见宋浅这么大胆的举动,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大家第一次这么齐心的得出一个结论:裴奕霖恋爱了,让他坠入爱河的,就是他抱着的那个女人!

    回到办公室,裴奕霖将宋浅放在沙发上,咳嗽时,也离宋浅远远的。

    “康路,泡杯咖啡来。”裴奕霖说。

    康路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再暗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宋浅,只见她突然站起来,拦住康路,然后重心不稳,直接往他怀里摔去。

    裴奕霖的眉头当即拧在一起,康路赶紧与宋浅保持距离。

    “康路,不许给他泡咖啡。”宋浅的声音很稳定,而且带着霸气。

    说完,宋浅再看向裴奕霖,嘟哝着说:“你现在还感冒呢,不能喝咖啡。我包里有感冒药,你拿温水喝下去。”

    面对宋浅一顿乱翻找出来的感冒药,裴奕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他很少感冒,也不长吃药,宋浅是第一个给他感冒药的女人。

    这种感觉很怪异,也很温暖。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