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四章整蛊,婆婆不是妈

    宋浅冷冷地勾起唇角,向雨晴倒是聪明,躲在庞冰双身后,躲避着宋浅的锋芒。

    有了人保护,向雨晴还在继续:“我看哪!那萌萌也是个冒牌的女儿,顺便一块儿赶走吧!”

    看向雨晴眸中的杀气,分明是就算宋浅与钱萌萌离开了,也会派人暗杀掉。

    庞冰双将信封扔给宋浅,宋浅打开看看,证据一环扣一环的,设计得倒还真像那么回事。

    宋浅不禁遇见到了自己待会儿的下场,毕竟,这份假证摆在这儿,任谁看了都会信。

    “裴总验过dna的。”王婶站出来帮宋浅说话,“萌萌确实是他的女儿。”

    宋浅狐疑王婶怎么敢对庞冰双撒这么大的谎,万一被拆穿,那肯定是要被当做卧底一块儿处死的呀!

    “王婶。”宋浅不想拖累别人,“您对我的信任我很感激,但这一切,得由奕霖回来再定夺。”

    庞冰双看宋浅的的目色忽然又复杂几分,她出马,是必定会赢的,可为什么在宋浅身上,也有一股赢定了的气势呢?

    更让庞冰双看不透的,是宋浅好像在赌什么、等什么。

    这一下午宋浅都在安然中度过,眼看裴奕霖回来的时间越来越近,她的心也加快了些跳动。

    向雨晴是最开心的那个,凑到宋浅跟前,说:“我给了你活命的机会,你自己不选,霖如果知道他被你骗了,会亲手撕碎你的。”

    “我很好奇。”宋浅轻轻一声,“如果他撕碎了我,又会喜欢你吗?”

    向雨晴的脸色变得超级难看,她一直耿耿于怀,自己主动送上门都被裴奕霖赶了出来,这耻辱无疑太大了!

    当钱萌萌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宋浅的心彻底被揪紧了。

    裴奕霖的目光落到宋浅身上,不动声色的在她的唇上吻了两下,再问:“想我了吗?”

    宋浅没想到裴奕霖会突然来这一招,尴尬得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继续演。

    而一旁的钱萌萌与成宪却是捂着嘴偷笑。

    庞冰双咳了声找存在感,裴奕霖这才看向母亲,道:“妈,你肯定刁难我老婆了,才让她这样不知所措的,是不是?”

    “你老婆?”庞冰双冷眼,“看看桌上的东西吧。”

    裴奕霖粗略看了两眼那些假证,宋浅做好准备,随时带钱萌萌逃跑。

    这些天,宋浅虽然努力在找奸细,但她也很顺便的找到了一条万一出事,可以随时带钱萌萌逃跑的路。

    向雨晴笑着说:“霖!你也别太生气了,好歹给宋浅保留个全尸吧。”

    裴奕霖拿起桌上的东西,再看向宋浅,宋浅也只是看着他,连解释都没有一句。

    就在最紧张的时刻,裴奕霖忽然笑出声来。

    裴奕霖拿出打火机,将所有的证据一烧,再投向垃圾篓里,“我相信我老婆。”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最为惊讶的就是宋浅。

    这个下午,在她心里仅有过一丝裴奕霖会相信她的念头,但也很快就被她掐灭了。

    她已经做好了逃生的打算,并且也计划好了离开别墅之后的逃跑路线,可现在,裴奕霖竟然这样轻易就相信了她?

    宋浅开始发现,她以为自己很了解裴奕霖,其实,一点儿都不!

    “奕霖!”庞冰双站起身,“你还要执迷不悟?”

    “我累了,上去洗个澡。”裴奕霖勾起唇角,再牵起宋浅的手,“你帮我。”

    在庞冰双与向雨晴的双双怒视下,宋浅被裴奕霖带到了卧室,她有十万个为什么,但一个也不想问。

    裴奕霖扬眉,问:“这就是你的本事?”

    他的语气,很显然是在责怪宋浅今天没有用心对付庞冰双。

    “裴总放我太多次鸽子了。”宋浅说,“我不确定我气走了伯母后,您回来会给我什么处罚。”

    “现在呢?”裴奕霖问,心道宋浅还真是小心谨慎,让他始终有种掌控不住的感觉。

    宋浅耸耸肩,笑容狡黠又灵动,心思流转间,就像是一颗最耀眼的钻石。

    见裴奕霖在脱衣服,宋浅赶紧背过身去。

    “躲什么?”裴奕霖语气粗粗的。

    “我去看看萌萌。”宋浅又准备开溜。

    不随她愿,裴奕霖将宋浅顺手抓回来,冷道:“不是说了让你帮我洗澡?”

    宋浅的眸光颤乱,看见裴奕霖健硕的肌肉,壁垒分明,性感得无与伦比。

    这男人,可真是妖孽呀!

    知道这次难逃,宋浅灵机一动,问:“裴总,洗澡也有小费吧?”

    裴奕霖不满地拧起眉头,“有。”

    宋浅继续:“一百万一次吗?”

    裴奕霖没有耐心的点头。

    宋浅淡笑着,“那请裴总稍等,我来放水,一会儿就为您服务。”

    见宋浅果真很老实的在放水,还将沐浴露洗发水什么的都拿来了,裴奕霖狐疑她是真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碰他?

    看见宋浅忙前忙后的身影,裴奕霖的身体竟起了某种反应。

    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对象一变成宋浅,他就格外的不受控制呢?

    “裴总,衣服需要我帮您脱吗?”宋浅问。

    “当然!”裴奕霖声音愉悦。

    宋浅深呼一口气,然后低头去解裴奕霖的皮带、纽扣。

    她闭紧眼睛,不让自己去看那一切,小手颤颤巍巍的去试探、摸索。

    裴奕霖一阵口干舌燥,不由将宋浅搂住,迷乱地吻上她香软的嘴唇。

    宋浅揪紧了拳头,轻轻将裴奕霖推开,声音卡在喉咙里:“水都放好了,怎么也洗完再……”

    裴奕霖的眸光里闪过讶异,整个人却被麻痹了似的,意犹未尽的再吻了吻宋浅,裤子在这瞬间掉下去。

    宋浅赶紧将头抬起来,目光不敢向裴奕霖的脖子以下移半分。

    等裴奕霖进到浴缸之后,泡泡遮住他的身体,宋浅轻声:“裴总,您闭上睛,我帮您按摩。”

    裴奕霖照做,宋浅的指腹在他的脸上压压按按,很舒服。

    等到裴奕霖放松警惕的时候,宋浅以着飞的速度跑出卧室,关上门,大口大口呼吸着。

    裴奕霖这才察觉到自己被宋浅耍了,他还真以为她会为了钱愿意伺候他。

    真是掉以轻心!

    被宋浅又溜掉一次,裴奕霖不爽,一点儿都不爽!

    钱萌萌凑过来,问宋浅:“妈咪,你脸好红哦?发生什么事啦?”

    “抹了胭脂。”宋浅随口撒谎,再对钱萌萌说:“乖宝贝,你记得要离家里那两位新客人远点儿,千万别招惹她们,知道吗?”

    “不用担心!”钱萌萌笑道,“有成宪哥哥保护我呢!”

    宋浅摸了摸钱萌萌的头,发现两个小孩的感情似乎好得有点儿过了,他们成天黏在一起,钱萌萌不会真的早恋吧?

    宋浅的衣裳被水打湿了,头发上也有水珠,带着钱萌萌走去客厅的宋浅在向雨晴看来,根本就是示威。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向雨晴发飙了。

    “雨晴!”还不等宋浅说话,庞冰双就先喊住了,“有孩子在。”

    “伯母!”向雨晴不敢相信的看向庞冰双,“你要认这个野种吗?”

    “她姓钱。”庞冰双冷声,“与我们裴家没有任何关系。”

    钱萌萌十分不喜欢奶奶,拉着宋浅的手,不被家人认可的感觉,确实不好!

    宋浅眸光一暗,道:“让裴家的后代跟别的人姓,只要伯母不觉得丢脸,我也无所谓。”

    庞冰双怒得一拍桌子,“你好大的胆子!”

    宋浅没理会庞冰双的怒意,她知道,钱萌萌现在冒充的可是裴家长孙女,就凭这个地位,她走出去的一言一行都有多少人盯着,而不被承认本身就是个笑话。

    像裴家这样的大家族,又怎么会准许自家人沦为别人的笑柄呢?

    “萌萌,以后别人问你姓什么,你不能改,依旧姓钱,明白吗?”宋浅故意气庞冰双。

    “我知道。”钱萌萌很配合,“我也觉得钱萌萌比裴萌萌好听太多倍了!”

    将庞冰双的脸都气白了之后,宋浅才抱着钱萌萌回儿童房,两人喜滋滋的玩闹着。

    第二天,裴奕霖公司有事,依旧早早地就走了。

    庞冰双与向雨晴两个这么大的包袱又一次交给了宋浅。

    宋浅决定:各个击破!

    “伯母,奕霖让我今天带你去见个老朋友。”宋浅撒谎道。

    庞冰双一面对宋浅就没有好脸色,问:“是谁?”

    “他说您去了就知道。”宋浅说。

    向雨晴急道:“我也去!”

    宋浅拦住向雨晴,“向小姐得留在家里,如果闷的话,可以出去逛街。”

    庞冰双看了看宋浅,再冲向雨晴说:“雨晴,你去给霖送午饭。”

    宋浅倒是无所谓,反正,她绝对有理由相信,裴奕霖宁愿饿着不吃,也不会吃向雨晴送去的饭……

    宋浅开车,与庞冰双来到一个老年俱乐部。

    “在这儿?”庞冰双问。

    “请伯母上二楼去,奕霖说,那位老朋友就在那儿等你。”宋浅轻声。

    宋浅就是料定庞冰双以为她不敢撒谎,所以一定会跟着来。

    而一旦庞冰双跟着来了,她就只能认栽了!

    宋浅暗笑,为了尽快解决麻烦,不再与裴奕霖睡一间卧室,她已经豁出去了。

    庞冰双到二楼,里面有一群大妈拿着红红的大绸子在跳舞,其中领舞的一名老头看见庞冰双,眼睛一亮。

    “伯母,您在这儿等我一下。”宋浅说着,就朝老头走去。

    “那位就是新报名的会员吧?”老头小声问宋浅。

    宋浅点头,说:“她很害羞,也很不合群,表面上凶狠地不想和你们一起,其实内心很想加入。所以,你可要帮我好好照顾着她点儿哦!”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