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三章虏获腹黑冷总裁

    “她敢!”裴奕霖的母亲庞冰双怒道,“这次是怎么了?平常霖身边的女人都挺好打发的呀!”

    “这个宋浅绝对是个异类。”向雨晴添油加醋的说,“而且,霖竟然对着她笑。嘤嘤。霖从来就没有对我笑过。”

    庞冰双听了,安慰道:“好好好!你先别急,等我把手头上的事情交接一下,明天就坐飞机过来帮你。”

    “伯母你快点儿。”向雨晴哭道,“来晚了,可能我就已经被宋浅给杀了。”

    等庞冰双答应一定早到之后,向雨晴才挂断电话。

    她将眼泪一擦,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恨恨一句:“宋浅!我看你怎么跟我斗!”

    宋浅没那么多空余时间浪费在向雨晴身上,她单独来到地牢,在当初关过那些杀手的地方寻找,看能不能发现些蛛丝马迹。

    四周很干净,根本什么都没有。

    宋浅举着电筒,往地牢的更深处走,来到那天她探访地牢时遇到的另一个卧底的地方看了看,再往前,果然有个出口,直接通向别墅的后花园。

    这就奇怪了。

    宋浅拧起眉头。

    后花园到裴奕霖的别墅起码要走十几分钟,哪怕是用快跑的,也得有八分钟左右,而且,肯定会气喘吁吁。

    宋浅回忆着那天裴奕霖试探她时的场景,大家第一时间就在客厅集合,可是,没有一个人都异样。

    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宋浅坐在地上,随意点了点地上的草,思绪飞快地旋转着。

    坐了约莫一个小时,见时间不早了,宋浅只能先回别墅去。

    卧室里,裴奕霖对着一个超级大的漂亮礼盒,思忖着没有说话,神色是宋浅从未见过的复杂。

    逮着机会,宋浅就得凑上去损两句:“哇!谁这么爱慕你,这里面不会是一盒子炸弹吧?”

    “我妈寄来的。”裴奕霖冷声。

    那这东西可就有点儿悬了!

    宋浅指指自己,再指指盒子,示意帮裴奕霖拆礼物。

    裴奕霖点头,然后坐去一旁的沙发上,等着看究竟是什么。

    宋浅好奇地将盒子顶上的蝴蝶结打开,盒盖一揭,好多花瓣飞舞出来,接着,向雨晴从盒子里站起来,摆出一个妩媚动人的姿势。

    盛装打扮后的向雨晴穿了件红色的三条线,将该遮住的地方遮了一点点,露出白皙傲挺的身材,而在她的手机里面,正放着不忍直视的岛国动作片。

    见向雨晴还在不停的朝着裴奕霖眨眼睛,宋浅差点儿没笑喷。

    “霖。”向雨晴完全不介意宋浅在看,“我就是你的礼物,你喜欢这样的我吗?如果你觉得两个人太单调,把宋浅也加上就好了。”

    宋浅忍不住挖苦:“你可真是豁达啊!”

    “男人嘛!在外面有女人很正常,我不介意,真的!”向雨晴眨了眨大眼睛,会放电似的,“不是有句话说,‘屋外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吗?我要做霖家里的红旗。”

    宋浅很没形象的大笑出声,再看裴奕霖,他黑沉着一张脸,仿佛对向雨晴没有任何兴趣,只有无尽的恼怒。

    不该呀!

    就凭借向雨晴那漂亮脸蛋、火辣身材,再加上岛国动作片的勾引,裴奕霖会丝毫都不动心?

    “既然礼物都送来了,你就不要拒绝别人的一番好意嘛!”宋浅成人之美,“我去隔壁睡,捂着萌萌和成宪的耳朵,你们两玩个尽情。”

    裴奕霖二话没说就拉住宋浅,再对向雨晴冰冷一声:“滚。”

    “霖。”向雨晴满是委屈。

    她这一招可是从电脑里百度来的,大家都说男人很喜欢这样的惊喜呀!

    裴奕霖眸光一扬,冷冽的寒光就像是利剑,让向雨晴怕得浑身一哆嗦,招牌式的哭声又响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跑回卧室。

    “我滴个天!”宋浅不得不佩服向雨晴豁出去的程度,“她这是得有多爱你?裴总,你真的不动心吗?”

    裴奕霖的冰冷继续袭击宋浅,而宋浅完全产生了抗体,眼里闪着好浓的笑意。

    这个该死的女人!

    裴奕霖合身的西裤瞬间变得紧窄,如果说刚才向雨晴那大胆的勾引没让他起太大反应的话,宋浅的笑容绝对就是在雪上加霜。

    她俏丽的脸蛋,细嫩的脖颈,修长的双腿,无不在他的脑海里成了一副诱人的画卷。

    似乎,裴奕霖想深入品尝宋浅的味道已经很久了。

    察觉到危险的讯息,宋浅快速躲开,裴奕霖抓了个空,又恼却更迫切。

    宋浅忙说:“裴总,你忘了,我们的约定是不涉及任何身体接触的!”

    裴奕霖黑眸一暗,“我是老大,我说了算!”堵住宋浅逃跑的去路。

    “你不是说明天你妈就要来了吗?你要是敢碰我,这场戏,我保管给你演砸!”宋浅威胁道。

    敢威胁他?

    裴奕霖卯上一股劲,“那就先碰了再说!”

    这可是真实版的饿狼扑食呀!

    宋浅在心里给裴奕霖定义,还不等他靠近,她就跑去阳台,从那里溜走,然后逃之夭夭。

    夜色下,宋浅跑得格外快。

    裴奕霖站在阳台上,望着宋浅的背影,他捏成拳头的手慢慢松开,不知不觉竟露出个笑容……

    裴奕霖留给宋浅的处罚就是:让她留下来单独面对向雨晴与庞冰双,并且,把钱萌萌与成宪都带走了。

    宋浅已经懒得去问候裴奕霖的祖宗十八代了,反正,问候了那么多遍,他们也没谁来管管裴奕霖这个腹黑狡猾的饿狼。

    宋浅坐在客厅,向雨晴坐在她对面修指甲,边修边打击道:“看看你那指甲,什么造型都没有,而且,还是贴着肉剪的。啧啧!你怎么好意思说你自己是女人哦?”

    “这没关系。”宋浅淡笑着,“反正,奕霖喜欢我这样的。”

    仅仅只用一句话,宋浅就将向雨晴憋死了。

    旁边的王婶在暗中对宋浅竖起个大拇指,以前每次向雨晴来的时候,都要将别墅里的人折腾个够,嚣张跋扈,大家又都敢怒不敢言。

    现在,有宋浅在,而且还是妥妥地压制住向雨晴,大家别提有多痛快了!

    “你别嚣张!”向雨晴挑衅,“你以为霖真有多爱你吗?他明知道伯母的强势,还把你一个人留下来对付,就说明你只不过是个炮灰!”

    “那是因为奕霖知道我不是那种出了事就哭哭啼啼的小女生吖!”宋浅依旧是笑着的,“他呀,也正是喜欢我这一点。”

    向雨晴气得将指甲油一摔,这时,一股强大的气场向客厅移来,向雨晴知道,救星到了,宋浅知道,灾星来了。

    “伯母!”向雨晴扑到庞冰双的怀里,“你终于来了!宋浅这个女人刚才还拿指甲油的瓶子扔我呢!”

    知道对手强大,宋浅也乖乖地打招呼,“伯母。”

    “我还以为你会喊我‘妈’呢。”庞冰双淡淡一句,“趁我不注意,孩子都生好了?”

    宋浅露出个爽朗的笑容,顾左右而言其他:“奕霖带孩子亲自去买些吃的回来孝敬您。”

    庞冰双坐在沙发上,向雨晴也跟着坐下,宋浅准备坐的时候,庞冰双冷道:“谁准你坐了?”

    “嗯?”

    向雨晴喜滋滋的解释:“裴家的规矩,没有伯母的允许,不能坐。你还想当霖的妻子呀?这么点儿规矩都不懂吗!”

    “奕霖说了,我可以不用遵守那些规矩。”宋浅没亏待自己,坐下来笑对庞冰双与向雨晴。

    向雨晴咬紧牙齿,她知道有庞冰双在,现在自己只需要充当一个弱者的角色博得同情就可以了。

    “他还没当这个家呢!”庞冰双的眼神像冷风一样刮过宋浅的脸,“他说的,能作数?”

    宋浅抬起眼眸,“我的丈夫是奕霖,我要听的,当然是他的话。”

    庞冰双的眉头动了动,在来的时候,她还不觉得宋浅这个人有多难对付,现在看来,确实是个厉害角色。

    “我一直好奇我那性子傲慢冰冷的儿子会被什么样的女人虏获,原来,是你这样的。”听庞冰双的语气,似乎在肯定什么。

    向雨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庞冰双竟然在说这种话。

    但宋浅知道,这绝对是庞冰双给她最危险的信号。

    庞冰双忽然就向宋浅出手,宋浅赶紧躲开,动作利落又潇洒。

    “萧红莲能培养出这么厉害的杀手,我也真是该重新定义他了。”庞冰双冷声。

    宋浅依旧淡然,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庞冰双既然亲自出马,肯定早就将她打听了个遍。

    “她是杀手?”向雨晴惊讶的问道,“霖知道吗?他怎么可以和一个杀手结婚呢?”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杀手。”庞冰双轻动嘴唇,“为了接近霖,她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呢!”

    宋浅的眸子里深起一抹了然,忽然知道庞冰双要做的是什么了。

    庞冰双手里拿着一个大信封,说:“这里面有你故意接近霖的证据,还有你双重间谍的身份,如果我儿子回来了,你觉得,他会信你吗?”

    宋浅腹诽:裴奕霖对她本来就没几分信任,如果庞冰双伪造的那些证据被他看见了,那她肯定会被当成卧底乱杀了。

    现在该怎么办呢?

    宋浅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毕竟,钱萌萌还在裴奕霖手上。

    向雨晴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一般的,指着宋浅,骄傲的说:“哦!原来你是别有用心!”

    “今天,我不会让你活着走出这个客厅,除非,你跪下对我磕三个响头,然后,从外面成排保镖的胯下钻过去!”向雨晴说。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