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二章被逼出来的幸福

    裴奕霖的手搭在宋浅的腰间,暗中紧了紧,宋浅明白,那是他对她的警告。

    他在警告,眼下她得无条件的配合他做任何事情!

    否则,后果自负!

    “霖……”向雨晴傻眼。

    向雨晴与裴奕霖从小青梅竹马,但裴奕霖连她的手都没牵过,更加别说吻了。

    她顶着未婚妻的头衔,也只是被两家父母联合冠名的。

    如今,向雨晴亲眼看见裴奕霖吻别的女人,而且,他还是那么享受的闭着眼睛亲吻,表现出一副爱得很深的模样。

    向雨晴的鼻头酸酸的,她眨了眨眼,很轻易就哭了出来。

    宋浅很无奈的摇头,如果遇到这么丁点儿事情就哭,那她天天被裴奕霖欺负还要占便宜,她的泪水都可以汇聚成一汪海洋了!

    “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向雨晴哭道,“霖,你别抛弃我。”

    “向雨晴。”裴奕霖明显对眼前的女人非常反感,“我什么时候要过你?”

    听言,向雨晴像小孩子一样大哭起来,站在她对面的裴奕霖与宋浅却没有一点儿反应。

    向雨晴涨红了美丽的脸蛋,“我要打电话告诉给我爸爸听,她欺负我。”

    宋浅很无辜,她也是被欺负的对象呀!

    “告状吧。”裴奕霖很不耐烦的说,“你顺便告诉他们,我这辈子只爱宋浅一个人,非她不娶。”

    “她叫宋浅?”向雨晴指着宋浅,“那从今天开始,她就成为我们向家榜上追杀的人!”

    向家榜?

    宋浅听说过,但凡出现在那个榜上的人,会遭到到各路人追杀,不论男女老少和好坏,谁能提着榜上的人头去见,就可以得到一亿美金。

    那个榜,已经有十几年没动过了,如今竟要特意为宋浅开启吗?

    “谁敢?”裴奕霖更加搂紧了宋浅,仿佛她就是个不会保护自己的小奶猫,“谁敢让我的浅儿掉一根头发,我都要他以命赔偿。”

    听裴奕霖说完这句话后,宋浅才发现,方子狂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方子狂站在原地,指着宋浅,“你……你是个女人?你和奕霖哥哥,你们?”

    有这么震惊吗?

    至于让暗夜帝国二把手惊得结巴吗?

    “呜哇哇——”向雨晴哭得更大声了,“宋浅,我恨你!”然后就掩面跑去二楼卧室打电话。

    宋浅哑哑地张嘴,对于向雨晴那娇贵的性子,她实在是想有多远躲多远。

    “回答我的问题。”方子狂没有好的语气,“你真的和奕霖哥哥在一起了?”

    “他不过是利用我气……”

    宋浅的解释还没完,裴奕霖将她抓回身边,再对方子狂说:“还不叫嫂子?”语气粗粗的,还带着明显的胜利骄傲。

    方子狂颓丧了片刻,嘀咕着:“听说你是红莲里的杀手,我昨天还特意去找过你。”

    宋浅恍然大悟,原来昨天她遇见方子狂,他是去那儿找她啊!

    “有事吗?”宋浅问。

    方子狂气急败坏的,“你现在都成我嫂子了,还能有什么事?”

    宋浅迷糊间,没注意到此刻裴奕霖嘴角那抹骄傲的笑,同时,抱宋浅的力气也更紧了。

    方子狂很快就恢复嬉皮笑脸的常态,指着楼上的向雨晴对宋浅说:“以后你麻烦可不少罗!”说着,又笑嘻嘻的离开了。

    宋浅这才将裴奕霖推开,顾不得脸上的羞红,压低了嗓音,道:“你又在搞什么鬼?”

    “效果还不错。”裴奕霖语调轻快,“从今天起,你做我租来的女朋友,为我解决一切事情,月薪由你定。”

    宋浅首先问:“我可以说‘不’吗?”

    裴奕霖摇头。

    宋浅给了裴奕霖一记白眼。

    她在心里盘算着:反正她不答应也会被逼着答应,倒不如就老老实实的,还可以拿到一大笔钱。

    这样的交易,算起来她怎么都不算太亏吖!

    “月薪我要一百万!”宋浅狮子大开口,“而且,以后你要我跑腿什么的,都得给我钱!”

    “好。”

    裴奕霖答应得如此之快,宋浅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要少了?

    宋浅笑眯眯的反悔:“那,月薪五百万好了。”

    裴奕霖眸光一敛,宋浅赶紧耸耸肩,“我开玩笑的。”

    裴奕霖这才满意的笑,“把东西都搬去我的卧室,从今天开始,你和我睡。”

    “这可不行!”宋浅赶紧拒绝,“我们不涉及身体交易。”

    裴奕霖直接盯着宋浅的胸,很拽很酷的说了一句:“对你,我没兴趣。”

    宋浅眨了眨眼,也看向自己的胸,为什么当听见裴奕霖对她这样明确的表示不感冒时,她会又气又恼,还伴着些心酸呢?

    奉裴奕霖母亲的命令,向雨晴就在别墅住下了。

    当向雨晴看见宋浅堂而皇之的出入裴奕霖的卧室时,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同时,她也在不停的转动脑子,想办法要怎么才能让宋浅彻底消失。

    钱萌萌与成宪睡在儿童房,主卧没有其他人,宋浅拍了拍裴奕霖的沙发,柔软又结实,她很主动的睡下。

    “到这儿来。”裴奕霖的声音在安静的卧室突兀响起。

    “我睡这儿就可以了。”宋浅说。

    “向雨晴看起来没有心机没有计谋,其实,比你想象得聪明。”裴奕霖冷声,“你不装得像一点儿,万一她突然闯进来,我们不就穿帮了?”

    宋浅一想也是,“那你不准碰我。”

    看见裴奕霖那幽暗的眼眸,宋浅感觉自己又自作多情了一次。

    躺在床上,宋浅抱着被褥,卧室的灯这才熄,没感觉到裴奕霖有任何动静,她才慢慢进入浅眠状态。

    而这时的向雨晴却一点儿睡意都没有,她悄悄来到裴奕霖的房间,没有人守,将门锁一旋,轻易就打开了。

    趁着月光,向雨晴看见宋浅窝在裴奕霖怀中,两人都睡得很熟,那幸福拥抱的模样真是气死她了!

    向雨晴拿着迷烟,让裴奕霖与宋浅嗅了嗅,然后得意一笑。

    “宋浅?今天我就要你死在这儿,从此以后,再也不能跟我抢霖!”说着,向雨晴拿起刀子就往宋浅的身上刺下。

    就在这时,宋浅与裴奕霖同时睁开眼睛,宋浅扼住向雨晴的手腕,将刀子稳稳接住,然后直接逼近向雨晴的喉咙。

    裴奕霖打开灯,向雨晴的脸已经吓白了。

    “向小姐。”宋浅冷声,“你想要我的命,而我只在你的脸上划几刀,不算过分吧?”

    “你敢动我!”向雨晴连声音都在颤抖,目光落在宋浅脸上,双腿都在发软。

    向雨晴不明白,为什么宋浅看起来不过是个软妹子,眼下握起刀来的杀气却那么重呢?

    “霖,快救救我!”向雨晴求救道。

    裴奕霖勾起唇角,看着宋浅,眸光里满是宠爱,“浅儿,你喜欢的话,杀了她都行。”

    汗滴滴——

    眼前这位可是向家千金,宋浅还不想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

    “霖。”向雨晴索性又大哭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救救我!”

    宋浅握着刀在向雨晴的手臂上一划,然后将刀还给她,“向小姐,未免血流不止,你还是快点儿回房去包扎吧。”

    向雨晴将刀丢下,一路哭着跑回卧室。

    “‘杀生丸’凶狠的一面,我到今天才看见。”裴奕霖不知是挖苦还是玩笑,“刚才唬人那两下子,还不到你真面目的百分之一吧?”

    “裴总。”宋浅没有好的语气,“麻烦下次别把我往火坑里扔好吗?杀了她?就为这么点儿小事?”

    宋浅很有理由怀疑,裴奕霖因为想甩脱向雨晴,所以想借她的手杀人。

    被当做炮灰使的感觉真是一点儿都不爽!

    而且,刚才他们察觉到向雨晴来了,他抱她那么紧,演戏演得有点儿过了吧?

    他爱演,干嘛不去当男演员?

    凭他那长相,还能混个男一号当呢!

    裴奕霖坏笑着,将灯一光,陷入黑暗之中,宋浅根本逞能不起来,摸着床脚,老老实实地躺下……

    天一亮,身为裴奕霖“女朋友”的宋浅自然要换回女装。

    白t恤陪牛仔裤,头发梳成马尾,她的气质始终是那样清心自然。

    而经历了昨晚的事,向雨晴连早餐都不敢来吃,嚷嚷着宋浅会杀了她。

    裴奕霖的母亲一大清早就打电话给裴奕霖,警告他如果敢亏待向雨晴,就要亲自过来收拾宋浅。

    “你怕不怕?”裴奕霖问宋浅。

    宋浅摇头,只是,她好像没必要给自己惹这么多麻烦啊!

    等裴奕霖去上班后,宋浅带着钱萌萌与成宪三人下棋玩。

    拗不过饥饿虫的向雨晴这才出卧室,看见宋浅了,向雨晴抱着总管家王婶就哭,还向那些打扫房间的女佣们哭诉。

    “宋浅是个杀人狂魔!她昨天晚上要拿刀划我的脸,还好我躲得快,只让她划了手。”为了表示自己是弱者,向雨晴还将手臂上的伤口露给大家看。

    可大家只是粗略看了一眼,没人回话,更没人心疼。

    向雨晴继续道:“你们都要小心宋浅这个女人啊!她嫉妒我比她长得好看,又是霖的未婚妻,所以要杀了我。”

    还是没人理。

    向雨晴索性找上钱萌萌:“你!从今天开始要叫我妈咪!”

    “为什么?”钱萌萌问。

    “因为我是你爹地的未婚妻!”向雨晴凶狠一句,然后,又变温柔,“萌萌,我这个后妈会对你非常好的!我带你去街上买漂亮的新衣服穿,好不好?”

    “我已经有很多衣服了。”钱萌萌并不感兴趣,“更何况,我妈咪对我很好,我不会背叛她的。”

    宋浅给钱萌萌竖起个大拇指,继续忽略向雨晴。

    向雨晴毫无存在感,她说什么都没人理,做什么也没人问,就像是个有思想的幽灵,已经被排除这个世界了。

    向雨晴没招,只能又给裴奕霖的母亲打电话,“伯母。呜呜——你快来救救我!我好怕,那个宋浅说,如果我再住在这儿,就会杀了我。”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