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一章我有未婚妻了!

    “萌萌!”宋浅惊声,赶紧往屋子跑。

    一名消防员拦下宋浅,“小姐,这栋大楼暂时被封锁了,你现在不能进去。”

    “我家起火了,我女儿还在里面!”宋浅急道。

    “我们已经派人进去了,请你……”消防员的话还没说完,宋浅就已经挡开他冲了进去。

    消防员在后面追,可宋浅就像是一阵风似的,抓都抓不稳。

    “萌萌!”宋浅边跑楼梯边大声喊着找寻,“萌萌,你在哪儿?”

    宋浅一下子就跑上八楼,几名消防官兵正在扑灭明火,而卧室里根本没有钱萌萌的踪影。

    “我女儿呢!”宋浅心里涌上前所未有过的慌乱,“她在哪里?”

    “这位小姐,我们检查过现场,除开家里所有东西都烧坏了,并没有人员伤亡。”消防员说道。

    宋浅轻松一口气,四下看了看,屋子里的东西基本都被烧没了,她此刻唯一该苦中作乐的,可能就是她昨晚没有打扫屋子。

    否则,花费一番功夫收拾干净,家里却又烧没了,她不是浪费体力么?

    “起火原因是什么?”宋浅问。

    消防员还没见过谁家起火有宋浅这么冷静的,答道:“初步检查是有人故意放火。”

    故意?

    宋浅眉头一拧,这时,钱萌萌的声音响起:“妈咪!”钱萌萌跑过来抱紧宋浅,“妈咪,你终于回来了!”

    “萌萌。”宋浅抱起女儿,“有没有伤到哪儿?”

    “我没事,火一起就跑了。”钱萌萌说。

    宋浅抱着钱萌萌离开,小声问:“是不是你放的火?”

    依宋浅判断,钱萌萌能第一时间跑走,起火原因又是人为,那就很有可能是钱萌萌为了回裴家别墅,故意放火烧掉屋子。

    “我没有。”钱萌萌受了委屈般撅嘴,“我是刚好看见有个人放火,追了出去,才没受伤。”

    宋浅没有追究,轻声:“人没事就好。”

    “是谁要害我们?”钱萌萌问。

    宋浅摇头,她相信钱萌萌不会撒谎,可那个放火的人,用意好像仅仅只是要烧房子,并没有伤人的意图。

    可是,为什么呢?

    宋浅想不明白。

    平常的左邻右舍都不怎么来往,看见宋浅的家被烧了,大家纷纷凑过来安慰几句,更多的是好奇在八卦,想知道起火的原因。

    宋浅懒得管,反正这房子是萧红莲的,现在烧了,也还给他处理,便带着钱萌萌去找酒店暂住。

    “妈咪,我们真的不回大哥哥那里去吗?”钱萌萌第n次征求意见,大眼睛里闪着期盼的光。

    “你没听过‘好马不吃回头草’吗?”宋浅问,“就那么个破别墅,跟鬼宅一样,请我都不回去!”

    她再恨恨道:“他可是将我们赶出来的。”

    钱萌萌不甘心地反驳:“分明是妈咪自己出来的,大哥哥根本就没让我们走!”

    “看他对我那冰冷的态度,难道还非得要用嘴说话吗?”宋浅嘀咕着。

    “可……”钱萌萌眨了眨大眼睛,“不对呀!妈咪,你这是在生气吗?”

    钱萌萌总结着:“妈咪从来不会跟人生气的,除非那个人真做了很过分的事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在乎他。”

    钱萌萌眼睛一亮,“妈咪!你该不会是喜欢上大哥哥了吧!”

    宋浅很不客气的在钱萌萌的头上敲了敲,反应很大的说:“喜欢他是你这种外貌协会的小笨蛋才干的事情!”

    不远处,康路开着黑色路虎,裴奕霖与成宪坐在后座,车子里刚好响起宋浅的声音。

    “咦!”成宪惊喜地看向钱萌萌与宋浅,“是她们!”

    裴奕霖的目光几乎都没偏过去,康路将车停在宋浅身前,成宪很热情地问:“萌萌,宋小阿姨,你们这是去哪儿啊?”很开心这份偶遇。

    钱萌萌一看见裴奕霖恨不得就钻进车里去,想起刚才妈咪的坚决,只能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来,很小声的说:“我们家房子不知道被哪个坏蛋烧了,妈咪现在要带我去大桥下和乞丐做邻居。”

    宋浅直冒黑线,她分明说的是去找个酒店住吧?

    虽然很不甘愿,但宋浅还是没忍住去看了眼裴奕霖。

    不看倒好,看见他的无视,她的心里冒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很想将他痛扁一顿。

    “房子怎么被烧了?”康路很明显是在着急,“宋保镖,那你现在没钱住酒店吗?”

    “我们本来就没钱。”钱萌萌说着,挤了两颗豆大的泪珠出来。

    康路看向裴奕霖,犹豫了片刻,问:“裴总,宋保镖其实也没做错什么,不如,就让她回别墅吧?”

    “就是嘛!”成宪也跟着帮腔,“裴小叔叔,她们好可怜。”

    裴奕霖这才看向宋浅,冰冷一声:“我家不是收容所。”

    宋浅“嘁”了声,“我还没想去呢!”虽然,她刚才确实没控制住,有那么小小地期待了下。

    “这是我真实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先压你那儿。”宋浅将东西从窗户口递进去,“我会尽快找到证据,证明自己和萌萌的清白。”

    裴奕霖接过,很有目的性的看向身份证上生日那一栏,确实是上个月没错,他眉宇间纠结的那团阴云莫名其妙散开了。

    “大哥哥。”钱萌萌用尽自己最可怜的声音喊裴奕霖,“你真的不要我们回去吗?”

    “萌萌!”宋浅感觉自己的脸都被丢光了,“裴大总裁,不耽误您时间了,再见。”

    宋浅牵着钱萌萌很有骨气的离开。

    “钱萌萌。”裴奕霖的嘴唇动了动,“上车。”

    钱萌萌赶紧松开宋浅的手就坐去后座,宋浅脸色一变,只听成宪喊道:“宋小阿姨,你也快上来呀!”

    宋浅固执着、别扭着,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她是为了看好女儿才会上车的!

    又来到别墅,宋浅感觉自己对这儿貌似挺熟悉了,大家见她回来了,纷纷凑上来嘘寒问暖。

    夏尔岚冲宋浅笑,“你女装的样子多漂亮啊!”

    宋浅懒懒一声:“你们可都是绝色的大美女,我还是男装舒服。”

    康路将保镖服给宋浅找来,宋浅接过,再对夏尔岚道:“我去换上。”

    来到房门口,宋浅竟看见裴奕霖就在那儿。

    两个人以这样的方式见面,宋浅感觉尴尬,硬着头皮走过去,裴奕霖也向她这边走来。

    “女扮男装,你不需要用束胸带。”裴奕霖轻轻一声。

    “嗯?”

    “你根本没胸。”

    等宋浅反应过来的时候,裴奕霖已经进到书房去了。

    宋浅气得恨不得跟进去将裴奕霖也好好奚落一遍,可想来想去,他好像没什么能拿来笑话的啊!

    老天!

    要不要这么不公平……

    日子开始无忧无虑地过着,宋浅敏感的发现,她的生活好像渐渐偏离了轨道。

    “宋保镖。”裴奕霖标准的冷声响起,“去‘知心堂’买糕点回来吃。”

    “为什么又是我去?”宋浅不满,“我一个保镖,干了保姆的活,也干了后勤的活,可你没给我涨工资啊!”

    “你胆子又变大了?”裴奕霖挑眉,“去还是不去?”

    “不去。”宋浅心里不爽,“你使唤我这么多天了,以为我是你买来的丫环呢?麻烦你的思绪快穿越回来,这是现代,没丫环。”

    裴奕霖放下手中的笔,起身,缓缓向宋浅靠近。

    宋浅慢慢向后移,瞅着裴奕霖眼中暧昧的精光,她却好心虚。

    如果、如果他敢轻薄她,她是要左勾拳还是右扫腿或者是前后飞击呢?

    为什么她一遇到他,反应就各种迟钝呢?

    “真不去?”裴奕霖问。

    宋浅瞳眸里的裴奕霖无限制放大,眼看他就要碰到她了,她往后一退,同时大松一口气,躲过裴奕霖压来的吻。

    “我去。”宋浅妥协。

    与其站在这儿被他调戏,还无处伸冤,她倒不如出去透透新鲜空气。

    可这男人是有什么怪癖吖?

    每次喊她去知心堂买糕点,都要她每一块都咬一口之后确定没毒才吃。

    看样子,他还挺看中那条命的嘛!

    难道她的命就不值钱么?

    宋浅在心里问候了裴奕霖的祖宗十八代,才到一楼的大厅,就与一个漂亮的女生撞见了。

    在华夏之国,有“裴、叶、向”三大家族,裴奕霖是裴家长子,而宋浅眼前这位向雨晴,就是向家的掌上明珠兼裴奕霖的未婚妻。

    “霖呢?”向雨晴问宋浅。

    宋浅指着书房,也许是她最近扮男装扮多了,竟然对美女开始感兴趣了。

    裴奕霖的声音刚好响起:“你怎么来了?”

    “霖!”向雨晴向裴奕霖扑过去,却扑了个空。

    裴奕霖看向宋浅,宋浅赶紧收回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打量四壁有没有蜘蛛网。

    向雨晴依旧热情,紧紧挨着裴奕霖,温柔道:“我们的婚事该办了嘛!我这是来接你回去的。”

    婚事?

    宋浅整理沙发套的动作迟疑了下,那位美女难道是裴奕霖的女朋友吗?

    “我已经有未婚妻了。”裴奕霖轻声,顺手抓过宋浅到身边,“还有了个孩子。”

    “他?”向雨晴指着宋浅,“他是你孩子?霖,别逗了!嘻嘻哈哈——”

    裴奕霖掀起宋浅的假发,一头长长的直发瀑布般柔顺垂下,宋浅下意识去抓假发,裴奕霖的唇已经攻来了。

    意犹未尽的吻,宋浅被占便宜也不是一两次了。

    “你!”

    “这是我未婚妻。”裴奕霖很骄傲的宣告,“楼上有个女娃儿,是我女儿。”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