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三十章大火,女人很吃亏!

    裴奕霖倒是没急着动手也没回答宋浅的问题,而是继续问:“不看看桌上那份文件袋里是什么吗?”

    宋浅走过去,拿起文件袋一看,竟然是份亲子鉴定书。

    “样本是采集你和钱萌萌的。”裴奕霖冷冷一声。

    “你听我解释!”宋浅赶紧道,事情牵扯上钱萌萌,她没法不慌张,“我能保证,事情不像你想的那样。”

    裴奕霖索性坐下来,等着听宋浅要怎么解释。

    宋浅在心里快速想道:如果她说钱萌萌是她女儿,当初钱萌萌接近裴奕霖说是孤儿,那就证实了是谎言。

    对于欺骗者,裴奕霖向来是不留情。

    宋浅决定承担所有责任,换钱萌萌安全。

    “钱萌萌和我确实是有亲属关系,其实我是她的小舅舅。”宋浅说,“你跟她相处了这么久,应该知道她的性格,看见帅哥就走不动路。她之前缠着你,现在又和成宪整天待在一起,不就看得出来吗?”

    “继续。”

    宋浅狐疑裴奕霖到底信了她几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就是因为你长得太帅,把她勾走了,没办法,我只能混进来,想把她救出去。”

    “没有一句是我想听的。”裴奕霖提醒一声。

    “好吧。”宋浅叹口气,“我确实是红莲杀手队里的一员。”

    裴奕霖唇角一勾,他的猜测现在证实了,却没有多少喜悦,黑眸里的亮光闪得很复杂。

    “但这只是巧合,我敢肯定,那些杀手是故意陷害红莲,让你与我们为敌!”宋浅很肯定的说。

    “证据。”

    “你动脑子想想嘛!”宋浅没有好的语气。

    见裴奕霖阴沉的脸色,宋浅赶紧又柔和道:“那些杀手是我抓进来的,我下了多少力气,你应该看得出来吧?更何况,逼问的招数也是我想的。”

    如果宋浅没有低头,就能看见裴奕霖此时的笑意。

    他早就知道宋浅的身份特别,但他至少肯定,她对他到目前为止无害,不然,她和钱萌萌,早就已经被他处置了。

    “你相信我。”宋浅很真诚的对上裴奕霖的眼睛,“我真的不是来害你的!如果要害,这么久了,我除了想带萌萌逃跑,根本没对你做过任何事啊!”

    “到现在还骗我?”听裴奕霖的声音,似有了铁一般的证据。

    宋浅心虚了,可她分明说的是实话。

    裴奕霖靠近宋浅,指腹摸上她的嘴唇,摩了摩。

    她竟然敢说没对他做任何事?

    这阵子,她的人、她的笑、她的卖乖,时刻在他的脑海里出现,现在她竟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吗?

    很恶意的,裴奕霖要惩罚宋浅。

    一片阴影压下,宋浅已经很熟悉裴奕霖嘴唇的味道了。

    这算是,他相信她吗?

    宋浅心窝一暖,眼睛缓缓合拢,眷念的从眼缝里看着裴奕霖此时的陶醉。

    可是……

    不对呀!

    怎么有一只大掌在她胸上不规矩的摸来摸去的?

    宋浅忽然推开裴奕霖,抱紧自己的胸,睁大眼睛看着他,问:“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他刚才,分明在故意调戏她!

    宋浅推测,裴奕霖应该早就知道她是女人的身份了。

    裴奕霖唇角一勾,“你猜。”

    猜你妹啊!

    “你……”宋浅的脸涨得通红。

    果然,女人和男人较量,永远都只有吃亏的份!

    宋浅别开眼,眼下,她最需要做的是保护自己与钱萌萌的生命安全。

    “我在地牢还看见一个人。”宋浅说。

    裴奕霖敛眼,“谁?”

    “我不知道。”宋浅很老实,“我只看见他的背影,而且,奇怪的是,他往地牢更深处跑了。我猜,那里是不是有一个隐藏的出口?”

    裴奕霖拧紧眉头,地牢深处确实有个秘密出口,那宋浅看见的那个人,肯定就是别墅里另一个内鬼。

    “你相信我吗?”宋浅问裴奕霖。

    裴奕霖没有答话。

    “我会找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那我马上收拾东西带萌萌离开,我真实的身份证和户口本都可以压在你这儿。”宋浅提议道。

    “用不了多久,我相信那幕后的黑手肯定还会再有行动的。”宋浅继续说,“你就当是给我一次机会,错杀我对你没好处,留着我,可以有人免费帮你做事,不划算吗?”

    裴奕霖的脸色冷了下来,对于宋浅的提议完全没有赞同的想法。

    而宋浅却真去收拾东西,她担心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回到房间,宋浅低下头,她不懂,被戳穿的滋味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

    “宋哥哥!”钱萌萌与成宪跑进来,问:“这是怎么了?”

    “萌萌,妈咪被发现了。”宋浅轻声,“我们现在就得离开这儿。”

    “我不走。”钱萌萌赶紧说,“我去向大哥哥解释,我们进来真的没有恶意!”

    “别去。”宋浅拉住钱萌萌,“你还嫌妈咪不够乱吗?现在,只有找到证据证明自己,他才会信。”

    毕竟,裴奕霖没有直接处死宋浅和钱萌萌,而是让宋浅去找证据,是不是说明,他也有那么一丝丝的相信她呢?

    钱萌萌嘟着嘴,她一心希望爹地和妈咪能够在一起,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吗?

    “宋保镖。”这时,康路也跑了进来,“你要走?为什么?裴总并没处罚你,说明你是清白的呀!”

    “也没那么清白。”宋浅不好意思的说,“康路,谢谢你这阵子这么照顾我,以后,我会想你的。”

    “不走不行吗?”康路问。

    宋浅低眉,与其被裴奕霖赶走,倒不如她自己主动走呢!

    成宪看看钱萌萌,再暗看向门口,那里站了个威武冷漠的男人,那张脸色,怎么那么差呢?

    成宪不由笑了,他敢保证,宋浅和钱萌萌离开不超过二十四小时就会被追回来!

    收拾好东西,宋浅带着钱萌萌离开,好多与她玩得好的都出来跟她道别,依依不舍的。

    裴奕霖在卧室的窗户向下看,宋浅那家伙人缘怎么那么好?别墅里好多人都喜欢她!

    “大哥哥。”成宪遛进裴奕霖的卧室。

    裴奕霖眉头一拧,在这个时候,他不喜欢有人来打扰。

    “宋保镖与钱萌萌这一走,家里忽然就冷清了呢。”成宪说。

    裴奕霖没有回话,看向宋浅与钱萌萌越来越远的背影,目色如潭。

    宋浅回到家,天都已经快亮了,回想着这一路,她真担心自己半路就会遭杀害。

    可是,宋浅什么都没遇到,一切安全得让她竟然在失落。

    “啊!终于能好好睡个觉了!还是家里自在,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宋浅开心的深呼吸,闻了闻屋子的味道,好多灰,“咳咳咳,呛死了!”

    钱萌萌不开心的坐在床上,一路回到家,她都没怎么说话。

    “萌萌。”宋浅弯着腰与钱萌萌对视,“从你生下来开始就只有妈咪陪着你,现在也是一样,不好吗?”

    “可我更喜欢住在别墅里的生活。”钱萌萌很肯定的语气。

    宋浅抱起钱萌萌,安慰道:“别墅好是好,但从进去的那天开始你就该知道,不会住一辈子。”

    钱萌萌皱起小鼻子,这一走,难道爹地和妈咪就真的不可能了吗?

    “好啦!帮妈咪稍微收拾下卧室,我们该睡觉了。”宋浅提议。

    钱萌萌还是不活跃,勉强应付着收拾下床上,然后就躺下来玩手指。

    宋浅轻叹口气,在裴奕霖家过习惯了一大帮人的生活,现在忽然剩她与钱萌萌两个,没人吵没人闹的,确实有些不习惯。

    而裴奕霖现在在干嘛呢?

    宋浅懒得收拾,也坐下来,她才刚觉得自己能离开别墅是件很庆幸的事情,竟然现在就舍不得了。

    更可笑的是,她一边唾弃着自己,一边继续想着那个人、念着那个人……

    一夜无眠,宋浅和钱萌萌大眼瞪小眼,两人偶尔说一句话,偶尔强迫眯着眼睛假装睡觉,但却同时失眠了。

    “起来吧,你好久都没看见肖爷爷了吧?”宋浅问。

    钱萌萌提不起精神,“可我想睡觉了。”

    “那,你在家睡,妈咪去找肖爷爷,一会儿就回来。”

    “好。”

    钱萌萌翻个身,不再理宋浅。

    宋浅尴尬地勾了勾唇角,打了下钱萌萌的小屁股,“不过是让你过回了以前的生活,还跟我闹起别扭了。等妈咪回来,要看见你开心的笑脸。”

    来到红莲杀手队,宋浅竟看见方子狂,他在那儿干什么?

    宋浅赶紧躲起来,偷偷看方子狂在搞什么鬼。

    只见方子狂走了进去,宋浅从后门那条专属于她的通道,也走进去找萧红莲。

    “怎么这样来了?”萧红莲问宋浅。

    “暴露了。”宋浅淡淡一声,“我的真实身份证和户口本,你暂时还给我吧。”

    当宋浅成为杀手时,这些东西就都在萧红莲手里保管着,然后给了宋浅一份假的。

    萧红莲二话没问,带宋浅走进一条秘密通道,然后将里面藏着的资料还给她。

    “这段时间你要小心,到底是谁陷害我们与裴奕霖为敌,我还没查出来。”宋浅说。

    “你也小心。”萧红莲轻声。

    这时,有人在门口报,“萧老,暗夜帝国二把手方子狂求见。”

    萧红莲与宋浅对视一眼,宋浅拿起身份证和户口本,再对萧红莲小声道:“我先回去了。”

    临走时,宋浅在暗处看了方子狂一眼,不明白他到这儿来干嘛。

    但她没有多管闲事,如果是她需要知道的,萧红莲自然会告诉她。

    才接近家,宋浅就听见了“滴嘟滴嘟”的声音,好几辆消防车都往小区的院子赶。

    “这是怎么了?”宋浅不由问。

    一名热心的住客告诉宋浅:“三单元八零四号房起火啦!”

    宋浅眼睛一睁,那不是她的房子吗?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