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九章你赢了,我认输。

    回到别墅,宋浅的心情变得格外好。

    她端着昨天从外面买回来的糕点,敲了敲书房门,给裴奕霖送进去。

    “裴总。”宋浅面带笑脸,“您饿了吧?我给您送了糕点来。”

    裴奕霖头都没抬。

    “很好吃的!我好不容易从钱萌萌嘴下抢了这么几块来!每次去排长队买也不容易啊!”宋浅讨好的说。

    其实,钱萌萌根本一口都不想吃,宋浅才全部拿来了。

    见某人还是继续当冰块,宋浅不得不当起耀眼的阳光,服软道:“关于上午的事情,是我不对。”

    裴奕霖这才抬眸,问:“你不对在哪儿?”

    “不该太听你的话。”宋浅说,还是有故意来气裴奕霖的嫌疑。

    果真,只见裴奕霖稍有缓和的脸色又冷了下来。

    宋浅暗爽,将糕点再往裴奕霖身前递。

    那一叠糕点,每个都被咬了一口,零零碎碎的摆放着。

    “因为是从外面买来的,不确定有没有毒,所以每个我都试吃了一口,现在保证安全,裴总就放心吃吧。”宋浅边说边笑。

    看见宋浅唇边那一丝笑弧,裴奕霖的手心一阵刺痒。

    他不禁怀疑:她这到底是来向他服软的,还是来给他添堵的?

    而他却很没脾气的拿了一块糕点在嘴里,嚼了嚼,真美味!

    “裴总慢慢享用。”宋浅将糕点放好,嘀咕着裴奕霖怎么可能真吃呢?

    不过,恶作剧成功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没什么事我就去忙了。”宋浅说。

    裴奕霖看着宋浅,她脚步轻快,好像遇到了喜事,而他的眉头还是拧着的。

    见宋浅忽然停下脚步,裴奕霖赶紧拿起一块糕点假装在吃,却发现这样貌似很僵硬。

    “对了,裴总,我还有件事没告诉你。”宋浅想起似的说,“其实我昨晚没有去伺候成老板,而且,我性取向正常。”

    裴奕霖再看向窗外,眉头一松,一直阴沉的天空竟也变蓝了……

    在别墅待着无聊,宋浅每天必做的事情就是和裴奕霖斗一斗,但调查的正事她也没闲着。

    裴奕霖忽然心情大好要写毛笔字,宋浅左看看右看看,也没认出他龙飞凤舞的大作。

    宋浅不耻上问,“你业余爱好当医生的吧?写的字我一个都没看懂。”

    裴奕霖唇角一勾,似在说宋浅认不出来很丢脸。

    宋浅“哧”了声,就裴奕霖写的那比划都只能看出一横一勾来,她上哪儿去认?

    这时,康路推开门,“裴总,抓到两个红莲队里的杀手,现在就……”

    “我知道了。”裴奕霖冰冷一声打断康路的话。

    康路一见宋浅还在,赶紧将嘴巴闭住。

    宋浅心里急死了,她知道最近裴奕霖在抓红莲队里的杀手,难不成,他真抓到了?

    “宋保镖。”裴奕霖冷声,“去找找钱萌萌和成宪两人又在干什么,他们凑到一起,整天都不见人。”

    “是。”宋浅只能领命。

    来到门口,关上门,宋浅站了会儿,里面却传不出任何声音。

    宋浅问自己:这会是陷阱吗?

    她判断不出来。

    这阵子,裴奕霖给她放的烟雾弹太多了,虚虚实实,她只有在接近答案的那一刻才知道真假。

    宋浅决定,她要去好好查探一番,如果确定了杀手们真在地牢,她今晚就得要暗闯进去了。

    在别墅外的草坪上,宋浅透过窗户偷偷看里面,裴奕霖果真与康路去了地牢,而郝医生也随之赶到。

    看样子,裴奕霖是真抓到人了!

    宋浅咬紧唇瓣,红莲队与裴奕霖之间的仇如果不尽快解开,就只会越来越深。

    这阵子裴奕霖都按兵不动,就是因为他心里还存有怀疑。

    但时间一长,只怕他就会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到那时候,幕后的黑手就会坐收渔翁之利。

    ……

    入夜,炎热的夏季最多的就是虫鸣鸟叫。

    宋浅戴上特制眼镜,在黑夜中走得很顺畅。

    夜晚的别墅是警惕性最高的时候,但宋浅已经找到突破口,那就是十二点换班。

    这个时间虽然不晚,甚至裴奕霖都可能还没睡,却成为宋浅唯一能进入地牢的机会。

    黑影一闪,宋浅的动作很快,地牢的暗灯还开着,她快速下行,牢房里果真躺了两个人,但都是背对,看不见脸。

    “谁!”一个移动的灯光亮过,宋浅警惕一声,跟着追过去,只看见一个黑色的背影。

    难道,除了她,还有人偷来地牢吗?

    对了!

    那个潜伏在别墅里的人!

    宋浅没再追,再追的下场是两个人都暴露,她好不容易潜进来一趟,眼下重要的是要去问那两个红莲队里的人一些问题。

    “喂,你们醒醒。”宋浅轻声。

    那两个人没动。

    “喂!”

    那两个人还是没动。

    宋浅从腰间拿出两个小石子,向两人身上丢过去。

    还是没动。

    不好!

    当宋浅意识到自己中计的时候,已经有十几个人一齐向她出手,她认识,全部都是别墅里的保安。

    宋浅穿的是夜行衣,脸也蒙着的,只要安全逃脱她就依然安全,就算裴奕霖怀疑她,也没有证据。

    “记住,我要活的。”裴奕霖的声音出现在宋浅耳旁。

    这个狡猾的男人!

    宋浅咬紧牙关,脑子里有着一定不能暴露的信念。

    她没硬拼,也没恋战,只找突破口撤退。

    涌上来的保镖越来越多,而这些都是经过层层选拔上来的,绝对是精英中的精英,宋浅对付起来尤其吃力。

    一刀刺过来,宋浅往后一躲,背后又跟着滑来一刀,她顺势就冲了出去,从窗户口跳回房间,快速将保镖服换回来。

    “快,所有人都到大厅集合!一分钟内不出来就与内鬼同罪!”康路的声音在走廊响起。

    宋浅藏好夜行衣,匆忙赶到大厅,打着哈欠,问:“发生什么事了啊?大晚上的集合?我难得一晚不站岗都有紧急行动吗?”

    康路提醒道:“宋保镖,你清醒点儿,有人夜闯地牢。”

    “谁这么大胆子?”宋浅问,“裴家这么多保镖,他进来了,能出得去?”

    “是内鬼。”康路轻声。

    宋浅点头,见裴奕霖来了,便站在人群中,神色努力保持平静。

    “内鬼背上受了一刀,现在,男女分开站立接受检查。”裴奕霖冷声。

    宋浅轻松了口气,看见钱萌萌与成宪站在别墅二楼没被批准下来,她冲他们微微一笑,让他们安心。

    康路一个一个检查,到宋浅的时候,裴奕霖拦下康路的手。

    “今晚你在干嘛?”裴奕霖问宋浅。

    “睡觉。”

    “没有撒谎?”

    “保证忠诚。”

    裴奕霖抬眼,用指头用力点在宋浅的背上,一下、两下、三下,宋浅都忍着,没有出一丁点儿声音。

    裴奕霖问:“不痛?”

    “裴总开玩笑哪?”宋浅笑嘻嘻的,“我又不是内鬼,怎么会痛呢?”

    “嗯。”裴奕霖冷声,“即便是忍着痛,后衫也会渗血。”

    但宋浅的衣裳没有一点儿异样。

    宋浅的那身夜行衣早就经过加工处理,可以防子弹、防刀具,割下来的那一刀确实划到了宋浅,若不是有特制衣服,她现在肯定受了重伤。

    “裴总,搜到了夜行衣,但只有划口,没有血迹。”有保镖来报。

    裴奕霖问:“在哪儿搜到的?”

    “在……”保镖犹豫了会儿,说:“您的房间。”

    裴奕霖的黑眸一暗,打量宋浅的目光变得复杂,松开她,走了几步,再说:“你比我想的还谨慎。”

    宋浅不管裴奕霖是不是在说她,总之,免不了要得意一番。

    夜行衣上不会有属于她的任何东西。

    指纹?她早就消除了。

    头发?她带的是假发。

    试穿?她的夜行衣弹性很好,比她胖瘦高矮的人都能穿。

    她就不信,今天裴奕霖还有证据指向她!

    “很好!”裴奕霖的语气听不出喜怒,“宋潜,你跟我到书房来一趟,其余人,解散。”

    他又搞什么鬼?

    宋浅跟上裴奕霖的脚步,书房里,摆着的还是他写的毛笔字。

    “知道这几个字念什么吗?”裴奕霖问。

    宋浅摇头。

    “内鬼是宋浅。”裴奕霖照着顺序读出来。

    宋浅的额上飘来三根粗粗的黑线,她真佩服裴奕霖写的字,让她连自己的名字都看不懂。

    “裴总,您误会了吧?”宋浅依旧镇定。

    裴奕霖颀长的身躯笔直挺立,眉宇之间散发出来的气势严厉又霸气,透着一股王者的气势。

    裴奕霖轻动了唇瓣,“前不久,你去了趟红莲杀手队,当天,杀手队的令牌就换了。”

    宋浅依旧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那是巧合吧?”

    “今天晚上,你穿着夜行衣逃脱,以为万无一失,但你忽略了一点。”裴奕霖的指头在书桌上敲了敲。

    宋浅倒是好奇了,问:“哪一点?”

    两个人对垒,如果对方聪明,就会有种一定要胜利的感觉。

    宋浅与裴奕霖对视,他们谁都想赢,但赢家,只能有一个。

    “摸摸你的衣服口袋。”话音落下,裴奕霖眸中带着必胜的亮光。

    宋浅一摸,里面有个微型监视器。

    她眸光一暗,原来,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于她的捕捉,是裴奕霖为她设的陷阱,当决定要进地牢的时候,她就已经输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宋浅问。

    反正,现在她不承认也不行了,只能等着看裴奕霖的处罚是杀了她,还是剐了她……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