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八章眼战,你真是太听话了!

    眼看裴奕霖越来越靠近,宋浅清晰的看见他眼中两个小小的自己,慌张的情绪暴露无遗。

    两人几乎就要触碰到了。

    裴奕霖的呼吸喷洒在宋浅的唇瓣,轻问了声:“进来睡觉不关门吗?”

    他说话时嘴唇上下动着,偶尔与宋浅的唇角接触。

    那隐隐约约的触碰,宋浅感觉自己都要软掉了,而且,很热,很想尖叫。

    这是怎么了……

    宋浅紧咬着牙关,浑身泛起细细的颤栗,她只有在极度紧张的情况下才会这样。

    裴奕霖眸光熠熠,走去将门一关,小小的声音,让宋浅瞬间就反应过来。

    她刚才是丢魂了吗?

    怎么会愣在这儿像木头桩子似的?

    宋浅将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意乱情迷全部挥开,等裴奕霖再靠近时,她赶紧躲开。

    裴奕霖扬声,“你躲什么?”

    “裴总太霸气,我不敢靠太近。”宋浅随口答道。

    “你忘了?”裴奕霖似在提醒着什么。

    宋浅不解。

    裴奕霖的黑眸深处匆忙划过抹亮光,“你是我的贴身保镖。”

    所以,今晚,她是他的吗?

    宋浅暗暗摇头,她女人的身份绝对不能暴露!

    “裴总。”宋浅轻声,“谢谢你没有让我去伺候成老板,时候不早了,你先睡吧,我去看看钱萌萌。”

    才没走两步,裴奕霖忽然抓住宋浅的手,看见她仓皇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弦像是被拨弄了一下。

    唇瓣相贴的感触很好,柔软又带着迷醉,就像是喝多了,可以放任自己想干嘛就干嘛。

    裴奕霖几乎就要解除自己全部的警惕了,就在这时,他想起宋浅的身份,忽然退后一步,而且,率先冷静下来。

    再看宋浅,她浑身散发着娇柔的气息,脸颊绯红,薄唇娇艳,水眸朦胧,还在被吻中没有回神。

    她眨了眨眼睛,为什么在裴奕霖面前,她的反应除了迟钝就是顺从呢?

    而他现在这又算什么意思?

    同时,在成文封的房间,柳璇的盛装打扮很显然让人垂涎。

    “漂亮!你可真是漂亮!”成文封啧啧赞叹着,“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不如,今晚我们就三个一起!”

    柳璇赶紧说:“不好意思,我走错房间了。”

    成文封挡住柳璇的去路,“没错没错!就是这间。”

    “先生。”柳璇急于脱身,“你别乱来!我可是裴奕霖的女人!”

    “走到我的房间来,不就是我的了?”成文封说,“明天我跟他说一声,把你也带走!”

    柳璇猜测眼前这个人会不会就是裴奕霖的贵客成文封,如果是这样,她误闯房间的麻烦可就大了!

    “那小宋一直不来,是要急坏我!”成文封露出色眯眯的眼睛,“拿你先顶替,也能接受!”

    说着,成文封强势抓过柳璇,没有任何招架之力的她即刻就成为消遣的对象。

    在裴奕霖的房间,清楚听见了成文封与柳璇两人恩爱的声音。

    宋浅的脸一红,她知道,裴奕霖肯定也听见了。

    “你去睡吧。”裴奕霖冰冷一声,仿佛刚才情难自控的不是他。

    裴奕霖转过身,远离宋浅。

    宋浅看着裴奕霖的背影,他是因为舍不得柳璇所以才忽然这样吗?

    那他干嘛要送柳璇过去呢?

    而且,很不公平哪!

    是他先吻的她,怎么现在好像变成是她勾引他不成,然后被拒绝了?

    真是叫人火大!

    宋浅也不再纠缠,洒脱离开。

    听见关门的声音,裴奕霖的拳头紧紧揪着,拳上冒起粗硕的青筋,越揪越紧,最后,一拳落在墙壁上。

    第二天清晨,宋浅抱着钱萌萌一夜好眠,她睡得太安逸,几乎快要忘记自己现在的生活并不安全。

    钱萌萌倒是没有吵醒宋浅,昨天晚上成宪花钱找了个男特殊服务人员去伺候成文封,而且还把房间的电源切断了,一切都计划得十分完美!

    “我的小乖乖!以后你跟着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外面成文封的声音响起。

    宋浅一跃就爬起来,才走到门口就看见成文封抱着柳璇,在柳璇的脖子上有好几个草莓印还有抓痕。

    “宋保镖!”成文封松开柳璇的手就过来抱宋浅。

    宋浅向后退了一步,成宪及时出现挡在她面前。

    “昨天折腾了一晚,你不累,这么早就来站岗了?”成文封满是心疼的语气。

    “嗯?”宋浅不懂成文封在说什么。

    “昨晚你可真是让我喜欢!不如跟着我走,我保证不会亏待你,正好,你和璇儿也有个伴。”成文封提议。

    宋浅狐疑的看着成文封,听他这语气,仿佛是以为她昨晚陪了他?

    这是怎么回事?

    “多谢成老板好意。”宋浅拒绝,“我的本职就是做一名保镖,而且,能通过各种测试成为裴家保镖中的一员,我付出了很多努力,不想就这样放弃。”

    成文封急道:“你不跟我走?”

    “还请成老板成全。”宋浅说。

    成文封叹口气,“既然你坚持,那……谁叫我姓成呢!不过,如果以后你不想当保镖了,就随时来找我。”

    宋浅微微一笑,“好。”

    而有一注冰冷阴厉的目光已经瞪宋浅很久了。

    “裴老弟!真不好意思,昨晚,把你的妞给睡了。”成文封走近裴奕霖,再小声道:“他们两个,昨晚可真是让我难忘啊!那个美妞,你就送给我带回去吧!”

    柳璇可怜兮兮的看着裴奕霖,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已经被成文封碰过的身体裴奕霖是绝对不会再要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跟成文封走,至少,这辈子可以随便怎么花钱都不用愁。

    而柳璇以为昨晚宋浅也被成文封碰了,那“他”就势必不能再成为裴奕霖的人,想留下来继续讨好裴奕霖,简直是做梦!

    “好。”裴奕霖应得没有感情。

    “可惜了,小宋不肯跟我走。”成文封很舍不得的说,“他对你还是衷心,你可要帮我好好照顾他啊!”

    抬眼间,宋浅竟看见成文封房间的那个房号怎么变成了666,昨晚那个位子明明是888啊!

    难道,昨晚是有人故意换了房间号码牌吗?

    原本应该是她去伺候成文封,柳璇去伺候裴奕霖的?

    宋浅微张唇瓣,再联想起昨晚的事,脸色忽然变难看起来。

    原来,昨晚是她自作多情,一厢情愿的以为裴奕霖是舍不得让她去……

    “裴老弟,我刚接到消息,孟买那边的生意出了点儿问题,我得马上赶过去处理。”成文封有些为难,“但有件事情,我想找你帮忙。”

    “请说。”裴奕霖的声音平静无波,“只要我做得到。”

    “那边的局势不是很稳定,再说,接下来我还有好几个地方要去。我想把我儿子先留在你这儿,等我办完事情再来接他。”成文封说。

    “没问题。”裴奕霖微张薄唇,“他想在这儿住多久都可以。”

    定的飞机票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成文封再不舍得的看了宋浅一眼,“小宋,你一定要来找我!”才搂着柳璇离开。

    钱萌萌也是好奇,昨晚她漏掉了什么?怎么柳璇也参与进来了?

    不过也好!

    本来还要想计谋将柳璇挤兑走,现在直接省了!

    宋浅站在原地,她昨晚竟还对裴奕霖说了感谢?她竟然还觉得,他对她其实挺好的?

    狗屁!

    那个冰冷的男人,哪怕给她多发十万块钱工资,她都不会再认为他好!

    裴奕霖站到宋浅跟前,黑眸冷冽,他有一个很傻的问题要问她,很想,很想。

    刚才听成文封的话,昨晚是柳璇与宋浅一起陪着他的,而且,他还享受得很!

    再加上成文封刚才那么舍不得宋浅,还再三要求她一定要再见,裴奕霖不信也要信了。

    一想到昨天晚上他放过宋浅,而她竟去陪着别的男人,裴奕霖的心里就有一股抓狂的怒火,而且已经浇了好几桶油,正要烧到无辜的人身上。

    “你昨晚去陪他了?”裴奕霖的声音从齿缝中挤出。

    宋浅抬起眼眸,没带任何情感,问:“这不是裴总的命令么?”

    裴奕霖的大掌收紧,“你真去了?”

    “当然。”宋浅回答得很肯定,也很轻松。

    钱萌萌瞧着爹地与妈咪之间的较量,心里头急死了,为什么妈咪要这样刺激爹地呢?

    成宪察觉到不对,忙将钱萌萌拉走,一个不小心,靠得近的人就会成为殃及的对象。

    裴奕霖的目光直接逼视宋浅,仿佛有一股暗流相互厮杀,宋浅却一点儿也不介意迎战,而且,这一次,她要将裴奕霖彻底战赢!

    “好。”裴奕霖冷戾一声,“很好!”他嘴角拉出一抹残忍的弧度,“我有这么听话的手下,我真该想想,该怎么奖赏你!”

    说完,裴奕霖大步离开,大有一股死神来收魂魄,谁靠近谁死的气势。

    “宋保镖。”康路额上已经冒有冷汗,“你,你真的和……”

    “我骗他的。”宋浅轻笑道,“没事的时候你帮我催催,看他准备怎么奖赏我!”

    “你啊!”康路轻松一口气,“别去招惹裴总。”

    宋浅反驳:“哪次不是他先给我找麻烦?”

    “昨晚的事情也不怪裴总。”康路当起和事老,“成老板是很重要的合作伙伴,裴总不能当面说‘不’。”

    “我昨天特意私下问起过,听裴总那意思,你有办法自己脱身。”康路说。

    “是吗?”宋浅不相信。

    难不成,昨晚是裴奕霖故意放宽她的自由吗?

    “裴总对你的重视,难道你体会不到吗?”康路问,“我很少看见裴总生这么大气,而你还能毫发无损的站在这儿。”

    感情那个冰块还有点儿人情味?

    经康路这一梳理,宋浅的心又软了下来。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