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七章通吃,精心设计的陪伴

    钱萌萌只能接过糕点,清楚看见爹地的脸色忽然就变难看起来。

    “准备一下,晚上有个重要的客人要见。”裴奕霖语气粗粗的,然后走回书房。

    柳璇也走上二楼来,没去见裴奕霖,而是来找宋浅。

    “你很好奇,我是为什么可以又回到霖身边吧?”柳璇很明显是在嘚瑟。

    “我不屑知道。”宋浅懒懒回应。

    用脚趾头也猜得出来,肯定是柳璇这鱼饵的作用发挥了,给裴奕霖提供了什么重要的情报。

    “你不是不屑,是在嫉妒!”柳璇笑道,“刚才你看见我和霖抱在一起时的反应很明显就是在吃醋。真可惜,霖对男人没兴趣!”

    “柳小姐。”宋浅的声音接近冰点,“你跟在裴总身边的时间也不短了,除了得到钱,还得到过什么?”

    说完,宋浅丢下柳璇,很得意的走去裴奕霖的书房。

    柳璇气得咬牙切齿,宋浅戳的,正是她最痛的伤疤。

    钱萌萌歪着头,她不过是去上了个厕所,好像错过了一出好戏呀!

    面对着裴奕霖,宋浅依旧傲气不减。

    宋浅将令牌交给裴奕霖,道:“按照杀手临死前说话找到的。”

    裴奕霖头都没抬,将令牌握在手里,只是简单看了两眼。

    “另外,我还去了趟红莲杀手雇佣队。”宋浅说。

    裴奕霖眉头一拧,他以为宋浅是雇佣队里的一员所以才去通报,可现在,她竟然主动将事情说出来了?

    难道,他的猜测是错的?

    如果错了,宋浅的真实身份又是什么呢?

    对上宋浅的眼,裴奕霖问:“你去干吗?”

    “以买主的身份去会会那个叫萧红莲的人。”宋浅答道。

    裴奕霖的眸光敛下,问:“对他,你有什么评价?”

    “贪财。”宋浅很快就答道,“见他一面需要交十万定金,事情没谈成就得扣百分之十。”而且,萧红莲压根没还钱给她!

    “就当是去动物园看猴子。”裴奕霖冰冷一声。

    宋浅忍不住笑出来,裴奕霖有时候的冷幽默真让她接受不了!

    “裴总。”宋浅打着商量的语气,问:“要不,你给我报销吧?”

    裴奕霖抬眼,“我看你比萧红莲还贪财。”

    “我这算是公费!怎么办什么事情都得我自己垫?”

    “不服气?”

    “道上根本就没有这条规矩嘛!”

    “给人打工,就得听从。”

    “万恶的资本家!”

    “你在说什么?”

    “我说您是全世界最宽厚仁义的老板!”

    宋浅不服气,她本就是财迷,最近还流失了一大笔钞票,心疼的不得了。

    有机会,她一定要狠宰裴奕霖一笔!

    等宋浅离开后,裴奕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去查红莲杀手队今天是不是要开始更换令牌。”裴奕霖的声音平静无波。

    宋潜?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比我想象的聪明,我比你了解的难缠……

    天黑得晚,宋浅开车载钱萌萌与裴奕霖去山上的“盛天农庄”吃饭,饭菜都是有名的土特产,而裴奕霖今晚则要在这里迎接一位客人:成文封。

    “裴总!我的好弟弟,我们这可是足有三年没见面了吧!”成文封还在车上没下来,就热情的打招呼了。

    成文封是有名的恶商,常出没在沙漠一带,捞金的技术一级棒,长得肥头大耳,脖子上挂了一根铁链般粗的金项链。

    而跟在成文封身边的成宪则文质彬彬,帅气有型,小小年纪那双眼睛就会放电。

    “这是我儿子。”成文封将成宪推到裴奕霖身前,“还不叫叔叔好!”

    成宪看着裴奕霖,说:“他这么年轻,应该叫哥哥才对。”

    “小鬼。”裴奕霖勾唇,“你叫我哥哥,那你和你爸也就是兄弟了?”

    成文封笑道:“真是个臭小子!”

    钱萌萌讶异,难道成宪说的惊喜,就是出现在她面前来帮她吗?

    成宪冲钱萌萌暗中挤了挤眼睛,钱萌萌赶紧老实规矩待在宋浅身边,担心会被裴奕霖看出破绽。

    “哟!”成文封的目光定在宋浅身上,“这小伙儿可长得真够标志呀!比我昨天玩的那个小帅哥还斯文哪!”

    宋浅眉头一拧,她打听过,方子狂只爱女人,但看见漂亮男人喜欢捉弄,危险系数不大。

    而成文封是个真正的双性恋,而且这两年,对男人的癖好则更强。

    宋浅心里的直觉就是:完蛋了!

    “成文封。”成宪直呼老爸的名字,“在小孩子面前,你能不能收敛一点儿?”

    成文封这才看见还有钱萌萌这么个小娃娃在,捏了捏她的脸,道:“这家伙真可爱!长大了肯定是位少男杀手。”

    钱萌萌向后躲,第一感觉就不喜欢成文封。

    “裴老弟,她是?”成文封问。

    “路边捡来的。”裴奕霖随口说。

    钱萌萌不乐意,等认了爹地之后,现在的账她都要好好跟他算清楚!

    “那不如就将她送给我儿子吧!”成文封提议。

    成宪忍不住露出个笑容,钱萌萌赶紧道:“不行!我喜欢的只有大哥哥!”然后拉紧裴奕霖的手不肯松。

    “胆子也够大!一般人看见我话都不敢说,别说反驳我了!”成文封对钱萌萌更加看中,“就这么定了!乖乖的当我儿媳妇!”

    宋浅倒觉得成文封做了件好事,她对成宪怎么看怎么中意,和钱萌萌倒是十分般配!

    见宋浅唇角的笑意荡漾,成文封又反过来指着她,对裴奕霖说:“裴老弟,你这个保镖今晚可要派来贴身保护我。”

    宋浅的脸色一白,说得好听是保护,加上贴身两个字,怎么也是危险的暗示吖!

    “好。”裴奕霖轻易就答应了,“宋保镖,你去好好洗个澡,换套衣服,顺便将成老板房间再重新布置下,要保证给成老板一个难忘的夜晚。”

    “遵命。”宋浅没有生气,反倒是笑着说:“属下一定完成任务,不会让成老板受一丁点儿伤害!”

    成文封哈哈大笑,将宋浅抱过来,一手摸着她柔软的腰,还凑唇在她耳旁亲亲咬咬的:“乖宝贝,等着我,我很快就来。”

    裴奕霖漆黑的鹰眸倏地眯上,耀过一抹锋利的冷光。

    宋浅像泥鳅一般滑脱,再说道:“我先去洗澡了。”溜之大吉。

    “这家伙可真是极品啊!”成文封还不忘赞叹一句,才与裴奕霖一块儿去吃饭。

    宋浅根本没去成文封的房间,而是很有兴致的四处去观赏这山上的灯景。

    饭局上,成文封一直挂念着宋浅,便说:“裴老弟啊!我真不能喝了!刚下飞机头本来就疼,喝多了,一会儿还怎么……嗯?你懂的!”

    “我明白。”裴奕霖放下手中的酒杯,“房间已经替成老板开好了,就在666。”

    “那我就先去了。”成文封说着,再看了一眼和钱萌萌玩得很好的成宪,便去了房间。

    “裴总。”康路送裴奕霖回房间,犹豫着说:“宋保镖他……”

    裴奕霖敛下眼,问:“你关心她?”

    “属下只是怕宋保镖吃不消。”康路小声说出自己的担心。

    那成文封在某些方面可是出了名的虐待狂呀!

    “以宋保镖的能力,还应付不了这么点儿事情吗?”裴奕霖冷声。

    就宋浅那灵活的脑瓜子,十个成文封可能都不是她的对手!

    还需要他裴奕霖来花心思替她善后么?

    康路想想也是,便不再烦恼,四处去看看有没有危险。

    这时,钱萌萌和成宪偷偷出来,将裴奕霖的房号888与成宪的房号666对调,彼此相视一笑,再轻手轻脚的撤离。

    裴奕霖坐在房间,柳璇刚好给他打电话过来。

    “霖。”柳璇软嗲嗲一声,“我也到山庄来了,你在几号房,我过来找你好不好?”

    得到允许,柳璇开心一笑,对着镜子再整理一遍自己精心打扮的妆容,才优雅妩媚的向房间处走去。

    宋浅看见柳璇,悄悄尾随了上去,心知肚明柳璇肯定是和裴奕霖到这儿来约会了!

    “真是一秒钟都不闲着。”宋浅嘀咕,眼中的光暗了下来。

    为什么她心里会酸酸的,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呢?

    宋浅看了眼888号房,小嘴儿一撅,再骄傲的将头一扬,走去666号房。

    敲了三下门,然后推门进去,当看见在里面的人是裴奕霖时,宋浅的眼睛忽然就瞪大了!

    “怎么是你!”宋浅脱口问出。

    裴奕霖的脸上却没有一点儿吃惊的神色。

    宋浅的脑子飞速运转,她进的是裴奕霖的房间,那刚才柳璇进的不就是成文封的房间?

    这是怎么回事?

    裴奕霖故意的吗?

    “你……”宋浅的脸微微红了。

    她实在憋不住,便问:“你不是很喜欢柳小姐吗?怎么还愿意让她去伺候成老板?”

    裴奕霖的黑眸里闪过一抹有趣的笑意,再看了眼门上的号码牌,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裴奕霖向宋浅走过去,一小步一小步,目光锁在她身上没有移开。

    宋浅的心噗通噗通狂跳,所有的血液都涌到脑袋上去,反应变得迟钝。

    怎么办!

    如果他要吻她,她是沉溺还是放任?

    如果他想要进行更深一步,她又该怎么办呢?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