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六章吃醋,别挨她太近!

    “什么!”

    “啊哈哈哈哈——”

    宋浅和钱萌萌的叫声、笑声,充满了整间卧室。

    “你耳背?”裴奕霖扬起音调。

    宋浅涨红了脸,“你才耳背呢!”

    裴奕霖很恶意的催促:“那还不跳?”

    钱萌萌从来没发现爹地还有这么好玩的一面!

    走过、路过、精彩千万不要错过!

    钱萌萌走去打开电脑,搜索出“小苹果”的视频,特意放给妈咪看。

    “钱萌萌,我白对你好了!”宋浅咆哮。

    钱萌萌冲宋浅眨了眨眼睛,再送去个飞吻讨好,“宋哥哥,快开始啦!我好想看嘛!”

    “我没有太多空余时间。”裴奕霖很没耐性的说。

    宋浅揪紧了拳头,不就是跳舞吗?

    大广场里有好多人跳呢!

    又不丢脸!

    更何况,她这是为了套出秘密。

    “那……你不能说出去。”宋浅的声音很小很小,小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见。

    这一次,裴奕霖也跟着笑了。

    这是宋浅第一次听裴奕霖真正笑出声,不再那么冰冷,就像是太阳穿过厚厚的云彩放射出光芒来。

    宋浅竟觉得,为了能多听听裴奕霖这样的笑声,跳舞算什么,做更多她都心甘情愿!

    跟随着轻快的曲调,宋浅照着视频里的动作做,手掌放在唇边一张一合时,表情格外可爱。

    裴奕霖和钱萌萌笑成一团,虽然,裴奕霖的笑声是刻意压低了的。

    “大哥哥,我们也一块儿去跳嘛!多好玩呐!”钱萌萌热情的邀请。

    裴奕霖一愣,刚才一个松懈间,他都干了些什么?

    “你自己去。”裴奕霖语气粗粗的。

    见拉不动裴奕霖,钱萌萌便主动加入宋浅的队伍,母女俩一扭一扭的,跳得别提多欢乐了。

    真是漫长的五分钟!

    宋浅感觉跳支舞比训练一个小时还累。

    钱萌萌还嚷嚷着:“再来一遍!我还要玩!”

    “你自己玩去。”宋浅将音乐关掉,再问裴奕霖:“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些杀手是怎么死的了吧?”

    裴奕霖起身,道:“在他们身体内装有一个毒药胶囊,操纵者只需要一按按钮,胶囊就会分开,毒药迅速致其死亡。”

    “还有这种毒胶囊?”宋浅根本没听过。

    而裴奕霖知道这东西,想必,他清楚来历吧?

    宋浅试探地询问:“你知道幕后黑手,是不是?”

    “杀手不是说了吗?”裴奕霖轻声。

    宋浅急道:“哪里有那么刚好的事情,才说完就死了,很明显是陷害啊!”

    忽然,她又嘀咕着:“那个操纵按钮的人将时间掌控得这么好,难不成,是别墅里有内鬼?”

    裴奕霖黑色的眸子更加深邃,“有疑问,你不会去查?”

    宋浅一喜,“多谢裴总赏识!”

    这说明,以后她想去别墅的任何地方,都可以借口说是查内鬼!

    宋浅脸上的放松太过明显,裴奕霖全看在眼里,二话没说,走去书房处理事情。

    眼下耽误之急,是宋浅要去找那块放在豪庭酒店二十一号衣物箱里的令牌。

    她得比对比对看,令牌与她身上的那块是不是一样的,而且,她务必需要去找一趟萧红莲。

    想着,宋浅再看向钱萌萌,道:“我不在家的这几个小时里,给我离裴奕霖十米远,听到没有!”

    “好。”钱萌萌笑嘻嘻的,“妈咪放心出去吧。”

    宋浅还是不放心,虽然根据她这几天的观察,裴奕霖似乎没有恋童癖。

    钱萌萌知道妈咪有事情需要查探,便道:“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保证!”

    宋浅点头,再收拾下因为跳舞而松散的衣服,大摇大摆走出门。

    “别墅外面的空气就是好些,带着自由的味道。”宋浅伸个懒腰,很惬意的闭上眼睛,将小脸对准阳光。

    这些天,宋浅待在别墅里几乎就没出来过,她小心谨慎,既要照顾着钱萌萌,又要提防着裴奕霖,连觉都没好好睡过一个。

    别墅附近没有车,要走过一条长长地林荫小道才能到路口坐到车。

    宋浅想折回去借辆车子,想想又觉得麻烦。

    路上风景很好,她一路走一路哼着歌,跟在她身后的裴奕霖走在暗处,听见那悦耳的声音,严厉的神色渐渐缓和下来。

    宋浅琢磨着,她今天出来有些太顺利了,而且,裴奕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信任她,竟然痛快就将事情交给她处理,而没有派康路去查呢?

    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宋浅想:会不会康路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跟踪她呢?

    想着,宋浅快速在心里想解决办法,不论她身后有没有跟踪,她都得当有人!

    宋浅先去了豪庭酒店,拿到令牌,和自己的果真一样!

    难不成,这些杀手说的都是真的?

    宋浅不信,虽然令牌计划很周密,但也并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眼珠子转了转,宋浅握紧了令牌,又走去红莲杀手雇佣中心。

    虽然是花钱杀人的地方,但也算是服务行业,宋浅一走进去,当即就有一名身材高挑的漂亮小姐走到她身边来。

    “您好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漂亮小姐说话也特别温柔。

    “我想找顶级杀手为我杀一个人。”宋浅直接切入正题。

    “请这边来。”漂亮小姐指引着。

    “我愿意出大价钱,前提是,我要先见见你们的萧老大,和他当面谈。”宋浅说。

    “见我们老大?”漂亮小姐犹豫了会儿,再道:“请先交十万预付定金,谈成了会抵做价钱;没谈成,我们只收取百分之十的劳务费。”

    十万哪。

    百分之十就是一万!

    宋浅咬咬牙,这笔钱反正也是先出着,一会儿让萧红莲再加倍还给她!

    预交了十万,宋浅来到萧红莲面前,两人眉目之间就已经传递了不少信息。

    “这位先生,你好啊!”萧红莲起身,给宋浅倒一杯茶,“这是上好的碧螺春,先生品品看。”

    宋浅接过茶,小声一句:“令牌泄露了。”

    萧红莲笑得很客气,问:“怎么回事?”

    一来二回,宋浅用最简单的话语,说清楚在裴奕霖地牢发生的事情。

    “不是你派人做的吧?”宋浅问。

    “怎么可能?”萧红莲摸了摸下巴,“我好好的钱不赚,去招惹他干嘛?”

    宋浅点头,与萧红莲再装模作样了几句,才离开雇佣中心。

    别墅。

    裴奕霖看见宋浅进入杀手雇佣中心后就没再跟。

    宋浅推开门,看见柳璇与裴奕霖挨紧着坐在一起,柳璇还在给裴奕霖喂葡萄吃,宋浅的心底没来由火大。

    “宋保镖回来了呀?”柳璇温柔的笑着,“出去办事?真是辛苦你了。”

    “不辛苦。”宋浅的语气并不好,将手往身后背了背,再道:“裴总,我先回卧室一趟。”

    裴奕霖没回话,仿佛宋浅没出现似的,继续吃柳璇喂的葡萄。

    宋浅涨了一肚子气。

    他自己没手吗?

    那一副公子哥的派头,他妈生他出来就是享受的呀!

    “宋保镖好像心情不太好。”柳璇故意说,“是不是任务执行得不顺利?大热的天要出去跑,瞧你那细皮嫩肉的,可别晒破皮了。”

    “不用柳小姐操心。”宋浅高高的抬眼,“我天天见太阳,晒黑了冬天也能白回来。倒是你,看见一丁点阳光就上蹿下跳的,难不成是有什么皮肤病,晒不得太阳?”

    “你……”

    柳璇的话还没说出来,宋浅加大声音继续道:“我刚好有个认识的皮肤科医生,需要的话找我,我给你打电话咨询。”

    柳璇气得脸都憋红了,又必须要在裴奕霖面前保持淑女形象,只能娇滴滴地看着裴奕霖。

    宋浅索性再加一句:“裴总,别挨太近了,小心传染。”

    说完,宋浅就跑上楼。

    裴奕霖清楚的看见,在宋浅身后拿着一包“知心堂”的糕点,他昨天晚上随口提了一句很久没吃了。

    望着宋浅的背影,裴奕霖漆黑深邃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温柔的雾。

    宋浅回到自己的房间,将糕点往床上一扔,还不解气,又拿起个枕头在床上乱打。

    “混蛋裴奕霖!臭虫裴奕霖!你一天少了女人就不能活是不是?美女抱得那么紧,是想就地表演岛国动作片吗?”宋浅边打枕头边嘀咕。

    她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琥珀色的眼睛涌上迷离的润泽,薄唇抿直,开心不起来。

    这时,有人来开门。

    “宋哥哥?”钱萌萌漂亮的眼睛都快瞪圆了,“你被人打劫了吗?怎么这副模样?”

    再看宋浅,她的假发已经乱了,上面飘着从枕头里飘出来的羽毛,脸色腻白中透着绯红,衣裳也没整齐,露出一半的肩,像是刚与人撕扯过。

    听见钱萌萌说话,裴奕霖正准备进书房的脚步毫不犹豫向这边移来,看看宋浅,再看看她乱七八糟的床上,唇角拉出一个弧度。

    “你在干什么?”裴奕霖声音冰冷。

    “打蟑螂。”宋浅学着裴奕霖的冷气息,“半天也没打死。”

    “所以。”裴奕霖目色一沉,“你应该和我睡。”保证没蟑螂。

    宋浅眨了眨眼睛,这几天,她死活逼着钱萌萌与裴奕霖分房睡,她当然也能顺利离开裴奕霖的卧室。

    可现在,裴奕霖那句话是玩笑,还是命令呢?

    见裴奕霖的目光落在床头的糕点上,宋浅走去拿起,直接递给钱萌萌,说:“宋哥哥特意买回来给你吃的。”

    钱萌萌不解的看着妈咪,她并不爱吃这个啊!

    “还不拿去?”宋浅催促一声。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