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五章好感,他的优点还挺多嘛!

    眼看方子狂就要摸到宋浅了,裴奕霖忽然挡开方子狂的手,拉过宋浅,力气太大,宋浅直往裴奕霖怀中撞。

    软胸遇上硬膛,宋浅痛得脸都白了。

    “胡闹。”裴奕霖冷声。

    方子狂精细的眸子里依旧是很浓的笑意,“啧啧”了两声,见裴奕霖是真的在生气,才不得不咽下想说的话。

    宋浅喘着大气,腰间裴奕霖的手带着的温度让她心间一颤,赶紧退离好几步。

    这时,康路带着夏尔岚做的饭菜来,闻到香味,杀手们的表情都变了。

    宋浅接过饭菜,放在杀手们能闻到但够不着的地方,深深一吸鼻子,道:“真香哪!夏小姐的手艺真是好得没话说!”

    在别墅,晋升最快的一个是宋浅,另一个就是夏尔岚了。

    “你想干什么?”一名杀手喊道,“我们连命都不怕,会为这区区一碗饭菜折服吗?”

    “如果不是心虚,你喊什么?”宋浅问。

    杀手的面色如土,生死不过一条命,最怕的,是生不如死。

    “我不吃!”杀手大喊。

    “正好!”宋浅笑了,“我自己吃。”

    只见宋浅拿起筷子,很乐意品尝这顿丰盛的早餐。

    方子狂还没吃东西,见宋浅吃独食吃得那么香,也坐下开始吃起来。

    过了会儿,有名杀手向宋浅伸手,“给、给我来一口吧,就一口。”

    “幕后指使者是谁?”宋浅边问边吃,似乎是在问一个无关紧要的疑惑。

    杀手又不得不将手缩回去。

    “康路,去准备点儿酒来!饭菜再多端些,我还没吃够呢!”方子狂指使着。

    杀手们无不吞咽着口水,而美酒来了之后,有一名杀手更是完全招架不住了。

    “我说,我说,快给我来口酒!我要吃饭!”杀手喊道。

    这一喊,立即有人跟着附和。

    裴奕霖的脸颤都没颤动一下,“先说。”

    “我们是红莲杀手队萧红莲派来的!”杀手说着,抢过宋浅递到一半的东西就开吃。

    红莲杀手队?

    不可能!

    宋浅不相信,杀手队里的每一个人她几乎都暗中见过面,而眼前这些根本就不是红莲杀手队里的!

    这些人,竟然摆明了栽赃陷害!

    “你在撒谎?”宋浅持疑问的语气,不能暴露自己。

    “没有。”杀手狼吞虎咽,“红莲杀手队每个人都会有一块令牌,我的就在豪庭酒店二十一号衣物箱里。”

    在红莲杀手队,每个杀手都有一块秘密的特制令牌。

    杀手在执行任务前将令牌放到一个安全隐秘的地方,单独告诉萧红莲,任务完成后再取回。如果有人的令牌掉了,或者有人失踪、死了,令牌就会全部重新换一批新的。

    所以,见到令牌,就基本不会出现有人冒用的可能性。

    就在这时,宋浅眼前的杀手们竟突然全部断气,很诡异,像是掐准了时间。

    “怎么回事!”康路惊呼。

    裴奕霖的黑眸微眯,康路与方子狂忙进牢房查探,没有活着的迹象。

    宋浅拧紧眉头,这些杀手没法自杀,那就是他杀,可刚才大家动都没动,也没有人硬闯进来,这些杀手是怎么忽然间就死了呢?

    而且,杀手们是在说出红莲杀手队之后才死的,这是要裴奕霖与萧红莲为敌的阴谋!

    可宋浅却什么都不能说,眼下,她必须顾着钱萌萌的安危,如果裴奕霖知道她是红莲杀手队里的一员,麻烦就大了!

    宋浅更感觉自己暂时不能离开别墅,她得继续潜伏,好寻找陷害者的蛛丝马迹。

    “清理干净。”裴奕霖说着,迈步就离开。

    “裴总!”宋浅跟上裴奕霖的步伐,问:“您就这样走了?”

    裴奕霖挑眉,“人都死了,还留在这儿?”

    “可……”宋浅吞吐着,“您不觉得奇怪吗?他们才刚说出自己的身份就死了。”

    “你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裴奕霖问,“不如,交给你调查?”

    宋浅琢磨不透裴奕霖真正的意思,但既然能有这个借口做为调查线索的便利,她当然不能拒绝。

    “我一定不会让裴总失望。”宋浅应声。

    裴奕霖没多看宋浅一眼,颀长的身躯耀着威武,大步离开地牢。

    宋浅又回去仔细检查了一遍,这些杀手死得很蹊跷,那个杀人凶手是怎么做到的呢?

    “咦——宋保镖,你回来了?”方子狂还在津津有味的吃饭。

    宋浅很嫌弃的看了方子狂一眼,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吃得那么香?不怕有人毒死他吗?

    “你不查线索?”宋浅并不认为方子狂会是个只知道玩乐不知道做事的臭流氓。

    “奕霖哥哥没告诉你吗?”方子狂问。

    宋浅狐疑:难不成,裴奕霖知道这些杀手是怎么死的吗?

    “你知道?”宋浅问方子狂。

    方子狂摇头,“奕霖哥哥从来不会在没弄清楚一件事情前就草率离开。”

    他就是凭这一点推断裴奕霖已经有线索了。

    竟然是这样!

    那该死的裴奕霖,又耍她!

    宋浅眼珠子一转,看来,想要得到线索,她还是得从裴奕霖身上下手!

    离开地牢,宋浅听见钱萌萌与裴奕霖在卧室嬉闹,她眉间的担忧全部显露出来。

    “宋保镖。”方子狂喊住宋浅,“你去告诉奕霖哥哥,我先回去了,下次这么点儿事情,让他直接找你处理。”

    宋浅点头,方子狂痞性不改,才要靠近,宋浅就跑上楼,留下方子狂的大笑声。

    推开卧室门,宋浅还喘着粗气,“裴总。”

    裴奕霖黑眉一拧,浅薄的唇瓣轻轻动了动:“又来检查我是不是有恋童癖?”

    这个男人还真是记仇哪!

    她就那一次在背后说他的坏话,他全部都记着。

    “我来是有个问题想问裴总。”宋浅不忘做正事。

    裴奕霖与钱萌萌正在下棋,让裴奕霖感兴趣的是,这个小娃娃竟可以称得上是他的对手。

    宋浅唇角涌出骄傲的弧度,她家宝贝下棋可是相当厉害,每次她们两在家里对局时,谁想要赢都格外困难。

    “宋保镖会不会?”裴奕霖问。

    “会。”

    “你来。”裴奕霖落下一子,宣布钱萌萌失败,“赢了,我回答你的问题。输了,你照我的命令做件事情。”

    “好!”宋浅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呢?

    越是难赢的事情,她赢了,就越有成就感嘛!

    钱萌萌让出位子,在一旁认真的观看这棋的局势。

    真险!

    有好几个地方妈咪都差点儿没看到,就要钻进爹地的圈套里了!

    都说观棋断人生,爹地下棋都是下一步想好后面的十几步,他做人,必定也十分谨慎。

    钱萌萌眯着眼睛笑,她一直就幻想她的爹地应该是英俊高大、威武帅气,像诸葛亮那样有谋略,像项羽那样勇猛过人。

    现在看看裴奕霖,比她想象中的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吖!

    “小骗子,你笑什么?”裴奕霖问。

    钱萌萌向裴奕霖靠过去,依偎着他的肩膀,“人家喜欢你嘛!”含糖量五个加号。

    宋浅的手一抖,将子落错了一个地方。

    只见裴奕霖平静的脸上立即露出抹笑意,宋浅赶紧大呼:“我下错了!我又不白痴,怎么可能下在这里!”

    “落在哪儿就是哪儿。”裴奕霖黑眸一沉,“你要跟我狡猾?”很明显是在威胁。

    宋浅睁大眼睛看裴奕霖,微笑得很欠扁,再看钱萌萌,只是对她愧疚的做了个鬼脸。

    这两个人,是合起来整她吗?

    宋浅欲哭无泪,她已经部署好之后的每一步棋,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可现在,她近在眼前的胜利竟被自己最亲密、最爱的宝贝给搅黄了?

    如果钱萌萌不是亲生的,宋浅真怀疑她是敌人派来坏事的逗逼。

    每当这个时候,宋浅就会格外埋怨钱萌萌的爹地。

    肯定是因为那个男人的品性太差,才会让钱萌萌身上留有小恶魔的基因。

    真是孕女不慎呀!

    “好!就算我输,但这一局要按照我原来的想法下完!”宋浅输得起,只不过,她输也要输得轰轰烈烈,让裴奕霖心服口服。

    裴奕霖的眸中闪过一抹很明显的赞叹,将宋浅下错的那枚棋子挪回正确的地方,两人继续下棋。

    “我赢定了!”宋浅声音笃定。

    裴奕霖的表情依旧冷漠,只是,眸子很明显的幽静深沉了许多,每落一粒棋子,思考的时间也用得更长。

    宋浅的脑筋迅速转动,反被动为主动,给裴奕霖挖了很多个陷阱他都没跳,她心里不禁暗暗佩服起这个男人了。

    其实,仔细想想,他身上的优点还挺多的!

    虽然他对人冷冰冰的,但对她其实很关心,因为她中毒的事,用试菜为名让她吃了不少补品。

    他做什么事都不会落于下风,但每当她暗中报仇时,他又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不会真正与她计较。

    宋浅摇了摇头,她最近怎么总会有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出现?

    “赢了!宋哥哥赢了!”为了弥补先前的过失,钱萌萌很卖力的为宋浅呐喊喝彩。

    宋浅骄傲,却懊恼怎么在裴奕霖脸上找不到一丝丝输家的颓丧呢?

    “输家。”裴奕霖淡淡一声,“你该按照我的命令做事了。”

    即刻,宋浅就像是一只被抢了青菜的小白兔,胜利的喜悦瞬间就跑到九霄云外去。

    “可宋哥哥就是赢了嘛,之前是下错了棋子。”钱萌萌帮腔。

    “一人胜一局,想听答案,就先做事。”裴奕霖显得很有情谊的说。

    为了答案,宋浅豁出去了!

    “做什么事?”宋浅问。

    钱萌萌仰着可爱无比的小脸看裴奕霖,期待能将裴奕霖那颗心萌软点儿,别总欺负她妈咪了。

    “网络上‘小苹果’不是很红吗?”裴奕霖轻声,“跳一个来看看。”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