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四章新宠,请你自重!

    钱萌萌注视着宋浅,觉得如果妈咪能对爹地有一点点的心动也好呀!

    宋浅不能面对自己主动吻裴奕霖的事实,只能转移话题,问:“那柳璇是怎么回事?”

    “她带进来的糕点有问题,当然要受罚罗!”钱萌萌说得很轻松,“不过,大哥哥知道她是被人利用,就放她回去了,说过以后都不会再见她的。”

    不对劲!

    身为杀手,宋浅很明白这其中的缘由不会像钱萌萌说的这么简单。

    无论如何,柳璇都是携带毒物进来的人,裴奕霖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她。

    难不成,是裴奕霖故意放柳璇回去做诱饵,想将那幕后下毒的人揪出来吗?

    这时,郝医生与夏尔岚走进来。

    夏尔岚端着宋浅朝思暮想的饭菜,郝医生则带着一套医用设备。

    宋浅边吃饭,郝医生边替她检查。

    过了十几分钟,郝医生才说:“没大问题了,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你得多补补,不然身子弱,很容易染病。”

    “谢谢。”宋浅轻声,她坚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哪那么多倒霉事情都被她赶上呢?

    只不过,宋浅很明显的发现,好像自从遇见裴奕霖之后,她开始变倒霉了,连原本给裴奕霖准备的毒药都由她吃了!

    想着,宋浅背后寒意直冒,接下来,她还会变得多衰?

    在房间待着无聊,宋浅索性起床去找裴奕霖。

    康路在书房门口守着,宋浅轻声问:“裴总在里面吧?”

    康路点头。

    宋浅敲三下门,然后走进去。

    裴奕霖早就听见宋浅的声音,端起架子,假装在处理公文。

    “裴总。”宋浅轻轻一声。

    裴奕霖没答话。

    “那个……谢谢你救我。”宋浅的声音很小,但她向来恩怨分明,如果裴奕霖刚才放任她的死活不管,她现在已经去骚扰阎王给她加几十年寿命了!

    裴奕霖这才抬起头来,宋浅刚好看见他嘴唇被咬破皮的那一块。

    见宋浅的脸忽然红了,裴奕霖断定她脑子里肯定又想到了什么不堪入目的画面!

    他下意识摸摸自己肿起的唇,黑眸闪耀着熠熠的光芒。

    “按照你的逻辑,你不是我的救命恩人么?”裴奕霖的声音依旧冰冷。

    不知为什么,每次遇到宋浅,裴奕霖就很恶意的想与她抬杠。

    “误会,误会!”宋浅尴尬一笑,“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工作了。”

    “宋保镖。”裴奕霖喊住宋浅。

    “嗯?”

    裴奕霖浅薄的唇瓣动了动,声音轻飘飘的出来:“医药费,一共是十二万。”

    看宋浅忽然就火大,连门都关得砰砰响,裴奕霖的眉头紧紧一拧,随即松开,露出个温柔宠溺的笑脸,彰显着狂妄的霸气。

    ……

    一周过去了,宋浅想尽各种办法劝钱萌萌离开,软的、硬的,甚至是用绑的,都以失败告终。

    而宋浅与裴奕霖之间的关系变得尤其诡异,大部分时间,都是裴奕霖占上风,然后宋浅逮着机会,又必须报复回去。

    一来二回,宋浅习惯性成为虎口拔牙的人,别墅里的保镖、女佣们有不少和她玩得好的,常常暗中谈论她在裴奕霖眼中的“特别性”。

    这天,云朵飘在蓝天上,很惬意的变幻着各种姿态。

    “奕霖哥哥,太阳晒屁股啦,难道你还没醒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别墅下面响起。

    宋浅早醒了,安分站在卧室门口当保镖,听见楼梯滴滴答答的响声,整间别墅都异常热闹起来。

    来的是暗夜帝国二把手方子狂,名字是他自己后改的,一听就知道是狂妄霸道的性格,能当上二把手,自然也就名不虚传。

    宋浅在心里说:看方子狂能在裴奕霖家横冲直撞的,想必裴奕霖与暗夜帝国个老大也关系匪浅吧?

    裴奕霖这个男人本身就冷漠得不好招惹,再连带上暗夜帝国,他是想当在世死神么?

    方子狂打量着宋浅,眼睛微眯,流露出好看的精光,问:“你就是奕霖哥哥的新宠吗?”

    方子狂的长相绝对是妖艳一族,皮肤白皙,两道浓郁的眉毛泛着柔柔的涟漪,精美的丹凤眼向上扬起,好像一直都是笑着的,粉色薄唇似桃瓣,过剩的桃花运从那儿绽放。

    见宋浅不回话,方子狂继续好奇:“你到底是有什么不同呢?”

    话音才落,方子狂将宋浅一把抱进怀里。

    抱这个男人就像是在抱一个乖巧柔顺的女人,方子狂的心莫名加快了跳动,再紧了紧力气,发现宋浅的身子好柔软!

    真是神奇了,这个男人越抱越好抱!

    宋浅揪紧了拳头,刚准备让方子狂躺床上残废几天时,卧室的门打开,一股阴冷的气息逼来。

    宋浅已经很熟悉了,这股气息是裴奕霖的。

    方子狂这才松开宋浅,温度剥离时,他竟有些舍不得。

    再看裴奕霖,神色冷酷寒戾,眼神似刀般锐利,唰唰唰唰地在磨刀准备切了宋浅。

    宋浅不由打了个寒颤,今天她和裴奕霖这是第一眼见面,他纯粹针对于她的怒火,让她感觉好无辜。

    方子狂诧异地微张唇瓣,看看宋浅,再看看裴奕霖,问:“你这是在吃醋吗?”

    裴奕霖瞪向方子狂,只是瞬间,黑黑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任何情感。

    “叫你来是做正事的。”裴奕霖声音冰冷。

    方子狂靠近宋浅,色眯眯的看着她,再回道:“我什么时候耽误过正事?”

    宋浅找机会退到裴奕霖身后去,刚好躲过方子狂的咸猪手。

    方子狂悻悻一笑,面对着裴奕霖说:“那几个杀手罢了,小cass!你放心等着,我会让他们乖乖说出幕后主使是谁!”

    话音落下,方子狂再冲宋浅挤了挤眼,才轻车熟路的走去地牢。

    “要不要去看看?”裴奕霖问宋浅。

    “好。”宋浅欣然答应。

    反正,裴奕霖如果对她心存怀疑,她洗清嫌疑的最好方式就是跟从。

    宋浅与康路跟在裴奕霖身后,宋浅不由小声问:“这个方子狂为什么要称呼裴总为‘奕霖哥哥’?听起来怪别扭的。”

    “这是方先生故意学裴总的侄女说话。”康路小声解释。

    裴奕霖走在前头,很刻意的放慢脚步,听宋浅与康路碎语,他漆黑的眸子近子夜般森冷。

    地牢阴冷又潮湿,为了配合那诡异的气氛,连灯都开得很暗。

    在豪庭被宋浅活捉的杀手们到这一刻才出现,宋浅不得不佩服裴奕霖的手段。

    这几天来,裴奕霖都没审问这些杀手,只是将他们丢在这儿,不给饭吃,只喂水喝,吊着杀手们最后一口气。

    眼下正是杀手们意识薄弱的时候,问话也容易很多。

    “说吧,幕后指使者是谁?”方子狂问,工作起来的他,面上也依旧挂着玩世不恭的笑。

    杀手们不开口说一句话。

    “还嘴硬呢?”方子狂的眼里闪过抹亮光,抽出小刀的那一刻,寒光耀在杀手们的眼睛上。

    “好久没杀人了。”方子狂轻笑道,话音才落,就割掉其中一名杀手手臂的一块肉。

    杀手忍着不叫唤,痛得晕了过去。

    宋浅的眉头微微拧上,方子狂就像是一个带着人皮笑脸的恶鬼,脸上的笑容越放肆,内心越狠辣。

    暗夜帝国里的人,果真各个都不好惹!

    裴奕霖的目光轻飘飘落在宋浅身上,唇角拉出一抹残忍的笑来。

    “害怕了?”裴奕霖问。

    宋浅松开眉头。

    怕?

    深刻灌输在她脑子里的思想就是:今天你不杀他,明天他会杀你。

    她只是觉得方子狂的方式过于血腥了。

    “其实可以有更简单的办法。”宋浅轻声。

    “哦?”裴奕霖扬声,“子狂,你退下,让宋保镖试试。”

    方子狂也打量着宋浅,再道:“小男人,我真开始对你感兴趣了。”

    汗滴滴——

    宋浅只能当方子狂在开玩笑,淡漠着一张脸,说:“麻烦叫夏尔岚小姐迅速做几道菜出来。”

    康路立即照办。

    这时,有名杀手喊道:“裴奕霖,你别做梦我们之中会有人开口!你简直就是在污蔑我们的杀手精神!”

    裴奕霖冷冷地笑出声,狂霸的气势让人从心底感到畏惧。

    宋浅倒是不急,只是,方子狂能不能别总围着她转,她担心自己女人的身份会穿帮。

    “子狂。”裴奕霖声调平静,却透着严肃,“你对女人乱来也就算了,对男人也如此吗?”

    方子狂长长的指头挑起宋浅的下颌,“这家伙哪里长得像是个男人?”

    宋浅清晰闻到方子狂指头夹过烟的味道,她眉头一紧,将他的手打开,以着低沉的声音说:“方先生,请你自重。”

    “哦嚯嚯!”方子狂很明显的起了更多兴趣,“怎么像个娘们儿似的!听说你打架厉害着呢,不如……”

    话还没说完,方子狂就向宋浅出了一拳。

    宋浅快速反应,唇角一勾,她虽然扮猪吃老虎,可她金牌杀手的身份可是不容辱蔑的!

    两人过了几招,方子狂竟然没能占到上风。

    方子狂就是越闹越起劲的人,脑子里冒出一个想法:摸他的胸玩玩!

    方子狂出左手,很快的就变幻成右手,虚虚实实的让人防不胜防。

    宋浅没想到对方会出这招,恰巧她待的地方竟是死角,要安全撤退很容易,但肯定会被方子狂摸胸。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