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三章落水,保镖很诱人

    看见裴奕霖,康路一惊,着急地想要打断宋浅的话,“宋保镖……”

    裴奕霖仅仅只是一个冰裂的眼神,康路就不敢说话了。

    宋浅还在继续发牢骚:“就裴奕霖那个人,除了长得帅还有什么优点?我才和他接触多久,就发现他身上那不可一世的优越感简直可以去抢上帝饭碗了!康路,我真同情你,待在他身边那么长时间,你受了不少委屈吧?”

    康路不敢去看裴奕霖此刻的脸色,只能在心里祈祷,宋浅这一次能够化险为夷。

    “他啊,又小气,让我饿到现在还没吃饭呢!”宋浅完全没有察觉到危险。

    康路实在听不下去了,小声提醒道:“宋保镖,其实,裴总对我们都很好。”

    “难道我刚说的不是事实吗?”宋浅反问,“对了!他还整天抱着钱萌萌不松手,我真怀疑他有恋童癖!”

    “事实虽然是事实,但你说得就夸大了。”康路真希望宋浅能返后看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敢做还不能让人说啊?”宋浅越说越来劲,“我告诉你,就算是他现在站在我面前,我照样会对他一顿痛批!”

    听言,裴奕霖动了动脚步,果真就走到宋浅身前去。

    大大的阴影将宋浅完全遮住,惊状下的她薄唇微张,眼睛眨了眨,小脸涨得通红,脑子快速运转了好半天都没想出办法要怎么解决眼下的困境。

    “现在我就站你面前,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的?”裴奕霖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啊——哈哈哈——”宋浅笑得尴尬,“嗨!裴总,您也来捡球玩吗?捡球好呀!是全身运动!”

    裴奕霖的脸色依旧平静,“忠言逆耳,需要你的批评我才能改进,说吧,我不会责怪你。”

    话虽这么说,但宋浅明显看见裴奕霖的黑眸里印着两个小小的她,她身上背着“必死无疑”的标签。

    宋浅额上挂着三大条黑线,她怎么这么倒霉嘛?背后说人坏话竟被当场抓到,而这个人还要她当面再继续说?

    面对裴奕霖的强大气场,纵然是宋浅这个金牌杀手也感到发憷。

    更何况,她为了钱萌萌而潜伏,选择的是卖萌装怪的计策,希望裴奕霖能掉以轻心。

    “没了。”宋浅的声音很小,“我去捡球。”

    宋浅绕过裴奕霖,好险,他没将她拉回去非得听她再数一遍他的罪状!

    人工湖上飘着很多小球,宋浅真怀疑这些都是裴奕霖吩咐人倒下去的。

    这时才跟过来的柳璇与钱萌萌望着那一池湖水,只听“噗通”一声,宋浅就跳了下去。

    宋浅边游边捡球,好在她的游泳技术还拿得出手!

    游着游着,宋浅渐渐体力不支,又饿又累的她看一个个球就是鸡蛋,真想剥开就吃。

    祸不单行,她的腿又抽筋了!

    情急之下,宋浅用力蹬了蹬腿,不蹬倒好,一蹬更痛了。

    就像是落水的石头,她一直往下沉。

    “不好了!”钱萌萌惊声,“大哥哥!你快去救她呀!”

    康路二话没说就跳了下去,将宋浅托起来,一直游到岸边。

    “宋保镖,你醒醒!”康路拍了拍宋浅的脸。

    这一拍康路就察觉不对劲。

    宋浅的皮肤细嫩白净,睫毛好长,嘴唇也润润的,让人忍不住凑下去亲吻。

    再往她脖子以下的部位看,衣裳全湿了,若隐若现看得见胸膛,一起一伏。

    康路摇了摇头,他刚刚脑子里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会觉得宋保镖很诱人?

    抛开杂念,康路双手合在一起,压了压宋浅的胸膛,碰到某一处,似乎是软的。

    “宋保镖?”康路疑惑一声,“你没事吧?”

    宋浅还处在昏迷中,没有应声。

    康路索性抬高宋浅的下颌,捏开她的嘴巴,准备开始人工呼吸。

    “让开。”因为出声太快、太着急,裴奕霖语气粗粗的。

    康路一愣,赶紧退到一边去,刚好注意到裴奕霖的脸色特别黑,而且,带着怒意。

    裴奕霖蹲下,照着宋浅微微张开的唇就凑了下去。

    气息交换间,宋浅感觉有人在喂她吃东西,软软的,浅咬一口,味道不错,再咬一口,果然好吃,试足了味道,她便肆无忌惮的大吃了起来。

    裴奕霖的黑眸倏然睁大,想要抬头,反倒被宋浅揽住,将他的唇咬了个遍。

    “霖!”柳璇尖叫,“你快放开他!宋潜!你疯了!你别趁着落水就故意勾引霖!”

    “柳姐姐。”钱萌萌是最开心的,“大哥哥这是在救人呢。”

    柳璇想要去拉开裴奕霖与宋浅,却又不敢,毕竟,裴奕霖似乎没有要拒绝的意思。

    裴奕霖合身的西裤慢慢变紧窄,呼吸的气体也明显变热,而那享受着的美妙温柔也渐渐加大了力气,咬得他疼。

    “嘶——”裴奕霖吃痛,大力推开宋浅,再沉溺下去,他的嘴巴都会被她咬了去。

    宋浅这才清醒,她擦了擦嘴唇,很无辜的对上裴奕霖与柳璇的怒意,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霖!”柳璇抱住裴奕霖,“宋潜竟敢对你做那么过分的事,快点儿将她赶走吧!”

    宋浅懒看了柳璇一眼,起身,道:“裴总,我衣服都湿了,回去换一套,您没意见吧?”

    裴奕霖没说话,宋浅就当他默许了,拖着疲惫的身躯,以换衣服之名先去吃点儿东西。

    裴奕霖的余光还在宋浅身上没收回,唇上又痛又痒的触觉提醒他刚才被动的接吻有多狼狈,可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竟奇异的痛快!

    一回到别墅,看见桌子上摆了两碟糕点,宋浅扑过去就开始往嘴里塞。

    她实在是饿急了,边吃裴奕霖的东西,还要边在心里将他从头到脚埋怨一遍。

    可是,不对劲呀!

    怎么她越吃越头昏呢?

    难不成是吃多了,所以想睡觉吗?

    宋浅努力摇了摇头,还是撑不住,倒在沙发上就睡了。

    临睡前宋浅的最后一个意识:裴奕霖家里的东西也不安全,她还以为供他吃的肯定没事,所以才放心大胆的吃呢!

    裴奕霖回来时,看见躺在沙发上睡觉的宋浅,再看她面前那一盘狼藉的糕点,粗粗的眉毛习惯性拧上。

    “我的糕点!”柳璇惊呼。

    钱萌萌的目色里闪过些狡黠,刚才她趁大家不注意在柳璇带来的糕点里放了迷药,目的当然是赶走柳璇。

    现在糕点误打误撞被妈咪吃了,倒是正好让辛苦的妈咪睡个好觉!

    “宋保镖中毒了。”康路忽然说。

    中毒?

    钱萌萌不解,她明明只是放了迷药而已啊!

    难道,柳璇送来的糕点本身就含毒?

    “不可能!”柳璇大喊,她知道,如果糕点出事了,她第一个跑不掉,“我是亲手做的,怎么会有毒呢?”

    裴奕霖眼睛微眯,目光冷冷地看向柳璇,再转回宋浅身上。

    宋浅的嘴巴已经黑了,脸色也在渐渐转黑,说明她才刚中毒不久。

    “叫郝医生来。”裴奕霖吩咐一声,随即,抱起宋浅回到卧室,脸色竟露出了不易察觉的担忧。

    ……

    当宋浅醒来的时候,裴奕霖坐在一边看书,钱萌萌躺在她身边,还在睡觉。

    宋浅动了动,钱萌萌赶紧睁开眼,脱口而出的话差点儿喊出来,又赶紧咽了回去,换一句上来:“宋哥哥,你醒啦!”

    裴奕霖放下书,看向宋浅,目光里不带任何温情。

    “我中毒了吧?”宋浅问。

    钱萌萌点头。

    宋浅“嘁”了声,再对裴奕霖说:“好歹我是替你挡了毒,你就这么对我?”

    “宋哥哥。”钱萌萌暗中紧了紧妈咪的手,“大哥哥为了你,将柳姐姐彻底赶走,而且,还在这儿陪了你一下午都没离开呢!”

    裴奕霖的眼底明显掀起怒意,“我只是在这儿看书。”

    更何况,为什么从钱萌萌之口说出来话的意思,那么暧昧呢?

    谁要他陪了……

    宋浅感觉莫名其妙,嘀咕着:“我好饿,就不能有碗饭给我吃吗?”那糕点她还没吃两口就中毒了,根本就不解饿。

    裴奕霖二话没说,起身走出去。

    钱萌萌赶紧更加抱紧了宋浅,在她耳旁小声道:“妈咪,真没看出来,原来你是个小色女呀!”

    “什么小色女?”宋浅不解,然后再道:“萌萌吖,你可不能再在这儿待了!你看见没?妈妈就吃两块糕点都会中毒,以后,还有什么安全可言啊?乖,跟妈咪离开好吗?”

    “妈咪。”钱萌萌凑到宋浅眼前,“你今天亲亲了大哥哥哟!”

    “什么!”宋浅反应很激烈,“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落水之后嘛,大哥哥给你人工呼吸,你却抱着他亲亲。”钱萌萌笑得很贼,“一会儿妈咪注意看,大哥哥的嘴上现在还有被你咬过的印迹呢!”

    宋浅一个头两个大,她明明记得那个时候自己一直在吃东西,怎么会是在亲亲裴奕霖呢?

    在正常情况下,就算借她十个熊心豹子胆,她都不敢去占裴奕霖的便宜呀!

    和裴奕霖亲亲?

    宋浅不由擦了擦嘴巴,好像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怎么办?

    这种接吻的感觉竟慢慢熟悉起来了!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