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二章方式简单又粗暴

    柳璇早早地就到裴家别墅来,她迫不及待想看见裴奕霖赶宋潜出去的场面,她保证不会帮忙说一句好话,还要添油加醋让裴奕霖更生气才好!

    昨天,钱萌萌与柳璇合谋,由柳璇提供顶级红酒,然后嫁祸宋浅是小偷,那宋浅的下场肯定是惨兮兮。

    见宋浅还在书房门口守着,柳璇一愣,脱口问出:“霖没惩罚你?”

    “看样子柳小姐做梦都希望我受罚呀!”宋浅冷道。

    柳璇眉头一拧,心想着:难不成是钱萌萌的计划失败了?

    柳璇忙敲门,问:“霖,我可以进来吗?”

    得到允许后,柳璇走进去,见裴奕霖那一脸不好的神色,想必是有人刚招惹过他。

    “霖,你心情不好吗?”柳璇问,期待着是不是要处置宋浅了。

    “你怎么来了?”

    “人家这不是想你了么?”

    “我很忙。”

    面对裴奕霖的冷漠,柳璇只当自己习惯了。

    “霖,家里不是有两瓶好酒吗?”柳璇眼珠子一转,提议道:“今天我就留在这儿给你下厨做一顿好吃的,然后开瓶酒喝好不好?”

    裴奕霖眉头一挑,森寒的气魄笼罩着柳璇。

    虽然她的理由很正常,也符合她向来做事的风格,但她今天来得太早了,这就是疑点。

    “什么时候你对喝酒这么感兴趣了?”裴奕霖问。

    柳璇没察觉到裴奕霖话语中的深意,还以为他是在关心她,便回答说:“放心啦!没有你在的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乱喝酒的!”

    裴奕霖的眼睛微微眯起,“我要听实话。”

    即刻,柳璇的小胆儿都快被吓破了。

    裴奕霖最危险的时候不是对着你发怒,而是平静如潭,但又深不可测。

    他可能随时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也可以瞬间让你变成他的敌人。

    “霖,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让你不开心?”柳璇认真的询问。

    “你希望发生什么事?”裴奕霖的语气中有几分嘲讽。

    柳璇不傻,当然不会主动问出是不是酒被宋潜偷了的事情。

    她再靠近些裴奕霖,以着火辣的身子诱惑他,含糖量五个加号:“霖,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真心实意的爱着你。这点,你可以放心的相信。”

    裴奕霖没有拆穿柳璇,这个女人自作聪明以为能与他对抗,早就已经被他看穿了。

    只不过,那两瓶酒是柳璇送来的,随后由宋浅偷走,再然后他莫名其妙被关在升降梯里,事情一连串起来,裴奕霖认为,先不要打草惊蛇,静观其变就好。

    而此时,钱萌萌正躲在厕所给成宪打电话。

    “妈咪没有一点儿想留下来的心思,我都快急死了!”钱萌萌嘟哝着。

    “我早就说你的办法可能行不通。”成宪说,“刚才唐sir给了我一个建议,你要不要听听?”

    “唐sir?”钱萌萌狐疑,“他能有靠谱的主意?每次不都坑人吗?不过,你还是说说看吧!”

    “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给你妈咪爹地灌点儿药,好事一成,就什么事都解决了。”成宪照着唐sir的话叙述。

    “这种方式也太简单粗暴了吧!”钱萌萌很不赞同,“我妈咪是意外才怀上的我,如果再来一次意外,那妈咪也太惨了。”

    成宪笑嘻嘻的,说:“别想那么多了,过几天我给你一个惊喜。”

    “现在的惊喜就是我一觉睡醒,发现爹地妈咪已经相爱了。”钱萌萌说起这句话来,语气里都透着喜悦。

    “会的。”成宪的保证很肯定。

    钱萌萌不解,成宪没有把握的事情从来不会开口,难不成,他真有什么好计策吗?

    想要再追问的时候,听见外面有声响,钱萌萌赶紧按下挂机键,蹦跶着跑出卧室。

    “大哥哥,我们今天去哪里玩呢?”钱萌萌眨着天真无邪的眼,问道。

    “萌萌呀!”柳璇假装和钱萌萌很亲近,“柳姐姐可真是想死你了哦!”

    说着,柳璇一把抱起钱萌萌,绕了好几个圈,绕远了裴奕霖。

    “怎么回事?难道那瓶酒你没有嫁祸成功吗?宋潜怎么还好端端的?”柳璇问钱萌萌。

    柳璇也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会相信一个不足六岁大的娃娃呢?

    “嫁祸成功了。”钱萌萌撅着嘴,“宋保镖还将那瓶酒喝光了,可大哥哥竟然一点儿都没责怪。”

    柳璇当即回头,恶狠狠地瞪向宋浅,仇恨化作十把刀切割在宋浅身上。

    “嘘。”钱萌萌小声,“你可不能去问大哥哥哦,这件事我也是偷偷知道的。”

    柳璇点头,她更加确信宋潜这个“男人”不简单,指不定拿什么计谋迷惑了裴奕霖呢!

    “不行。”柳璇暗恨,“我一定要再想办法,将宋潜从霖身边赶走!”

    钱萌萌的唇角微微勾起,这一次,她可就要开始清理爹地身边这些花花草草了。

    在爹地身边,只能留妈咪一个女人!

    她才不像柳璇那样傻不拉几的,相信爹地会喜欢男人呢!

    裴奕霖的目光简单掠过钱萌萌,再看向那一桌丰盛的早餐,坐下来就开吃。

    咦……

    宋浅迷惑,为什么今天裴奕霖不喊他试吃东西呢?

    她已经错过员工吃早餐的时间了,现在正饿呢!

    而且,今天裴奕霖对她似乎格外的冷淡,宋浅暗笑,难道,他还在对昨晚的事情耿耿于怀吗?

    裴奕霖的余光注意到宋浅脸上微微的笑意,他的手心一阵刺痒,很想摸摸她红润的嘴唇。

    “宋保镖。”裴奕霖动了动唇瓣,“高尔夫球场的球昨晚被大风吹跑了,人手不够,你去帮忙捡。”

    裴家的保镖、女佣动辄上百人,竟然会缺捡高尔夫球的手下吗?

    宋浅明白:裴奕霖肯定是在报复!

    这个男人吖,心眼儿怎么这么小?不过就是喝光他一瓶酒,然后很顺便看到了他无可奈何的一面吗?

    “我也想去!”钱萌萌举手参加。

    今天可是妈咪生日呢,钱萌萌不想让妈咪去做苦力。

    “不准。”裴奕霖生冷的拒绝。

    钱萌萌撅起小嘴,也不与裴奕霖对着干,反正明着不行,她就暗地里跑去!

    唯一高兴的就是柳璇了,她跟在裴奕霖身边这么多年,当然知道宋浅今天去捡球只有吃苦的份!

    高尔夫球场的景色很美,宋浅活动活动筋骨,开始了她的捡球之旅。

    “就当锻炼身体,看你能拿我怎么样!”宋浅卯起一口气,发誓自己今天绝对不会出现累得像狗一样的场景让裴奕霖看笑话。

    可事情远远没有宋浅想得那样简单,篮子里不剩一个球,一眼望去,除了她孤单一人,就只剩满地圆圆滚滚的白球。

    也没有什么可以填报肚子的东西,宋浅更饿了。

    这时,在宋浅身后,整齐的脚步声、冰冷的语言响起:“捡球来。”

    裴奕霖!

    宋浅简直要跳起来骂了。

    若不是钱萌萌还在裴奕霖身边,宋浅哪里会让自己遭这罪!

    钱萌萌的目光里充满了抱歉,可能是裴奕霖看穿了她会偷溜来帮忙捡球,竟然带着她亲自来了,算是在她身边监督。

    宋浅笑着问:“裴总您真是好雅兴,不用去上班吗?”

    只要裴奕霖不在家,就凭宋浅这两天混的好人缘,可以发动不少自愿帮她捡球的人。

    裴奕霖冷看了宋浅一眼,已经选好杆,准备挥动了。

    还没有球到位,难道他想挥宋浅不成?

    宋浅察觉到危险,好汉不吃眼前亏,刚要去捡球,只听康路说:“今天是周末。”

    “哦。”宋浅气急败坏的,“我去捡,捡多少来,裴总可一定要都打完啊!”

    说完,宋浅迈开步子,拿一个小筐,将近边的球都捡到里面,再送去给裴奕霖打。

    一杆、两杆、三杆……

    裴奕霖重复着挥球的动作,一旁的柳璇不停的拍手叫好,钱萌萌坐在一旁假装玩自己的,她心疼妈咪,却又不能表露出来。

    裴奕霖的黑眸中,宋浅的身影越来越小,最后缩成一个小点,很快就要离开他的视线范围了。

    他的心头掠过一丝明显的不快,一杆挥出去,只听宋浅一声尖叫:“谁啊!不长眼睛吗?”

    回过头,宋浅看见落在她背上的那个球,再看向那个挥杆的人,她捏紧了拳头——这个仇,怎么也要报回来!

    “霖的技术还是这么好。”柳璇一脸花痴状,“不如就照着宋保镖打吧?多刺激呀!”

    钱萌萌暗暗瞪着柳璇,爹地欺负妈咪她暂时忍了,其他人,绝对不行!

    宋浅这边走走,那边跑跑,那些球就像是跟她作对似的,七零八落,还多得像满天繁星。

    好不容易捡满一篮子球,宋浅走回来,强压着怒火,用尽可能温柔的声音说:“裴总,球都捡来了,您悠着点儿打,别太累。”

    宋浅的双腿都在发软,腰酸背也痛,尤其是严重口渴加饥饿,太阳更是晒得她快晕了。

    “捡完了?”裴奕霖眉头一扬,“康路,带宋保镖去人工湖看看。”

    宋浅狐疑的打量着裴奕霖,直觉就没什么好事。

    康路执行命令,走远了些,宋浅才小声问:“人工湖那里有什么啊?”

    “球。”

    宋浅一听,差点儿没站稳。

    “宋保镖。”康路也免不了好奇,“你是怎么又惹裴总不高兴了?”

    而且,裴总也从来没有这样惩罚过一个人呀!

    远离裴奕霖,宋浅随意在草坪坐下,摸了摸第n次抗议的肚子,小身板缩成一团,只露出那张小脸来。

    “就他那阴晴不定的王八蛋,谁敢惹他啊?”宋浅一肚子不满,“你看看他,成天板着一张脸,好像谁欠他八百万似的。说起钱,我就更来气,那天我打牌赢的钱他全部给我没收了,凭什么嘛?输了是我出,赢了他拿走,简直比土匪还霸道!现在这又算什么?体罚吗?他这算虐待工人,我可以去告他的!”

    康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尴尬一笑。

    “这里又没别人,你不用害怕!”宋浅很大姐大的口吻。

    在宋浅身后,裴奕霖站在不远处听她对他一声声的不满,他没有生气,只是平静着脸,看起来倒显得挺悠闲。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