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茶浅绿 作品

第二十一章吻,不停

    惊状下的宋浅睁开眼睛,即便是酒的后劲让她反应稍微迟钝,也绝对有力气推开裴奕霖,或者狠扇他两耳光,警告他乱吻女人可是要负责任的!

    她的心噗通噗通狂跳,灼热的鼻息相互交缠,合在胸口的手竟然慢慢放了下去,水眸轻轻一眨,随后合拢,大有一种放任沉浸的意味。

    柔软的唇瓣相贴,裴奕霖在这方面根本不陌生,尝到美好滋味的他继续仔细品尝,既想快点儿全部占有,又想慢点儿彻底探索,矛盾的感觉让他心烦,满意的感触让他失神。

    宋浅处于半傻半呆的状态,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张模糊的脸。

    又是这样……

    六年前,被陌生男人吃干抹净的感觉重新回到宋浅身上。

    看不清楚、被吻、被摸、被强,这一切都井然有序的进行着,将她带回到那个改变她一生的夜晚。

    而眼前的裴奕霖竟然与六年前的陌生男人重叠,仿佛同一个人似的。

    宋浅强撑起理智,以她目前为止所能使出的最大力气将裴奕霖狠狠一推。

    甜蜜的热吻忽然失去,裴奕霖眉头一拧,看见宋浅被咬得红肿的唇瓣,心头的不快又压了下去。

    “裴总。”宋浅恼羞成怒,“我没有那种癖好。”

    “哪种癖好?”

    “我是个男人!”

    “是吗?”

    “我又没打算去泰国变性。”

    听见裴奕霖轻轻的笑声,宋浅的脸颊一阵囧热,为什么她总是很心虚,有一种已经被裴奕霖看穿但没拆穿的感觉呢?

    短暂的安静让宋浅坐立不安,见裴奕霖望着前方,她不由问:“你在看什么?”

    “星星。”裴奕霖随口答道。

    宋浅的眸光忽然就黯淡下去,接着,轻轻问一声:“看满天的星星,肯定很漂亮吧!”

    因为患有先天性夜盲症,宋浅每次看天上,除了那轮月亮,就是两三颗最亮的星星,那种星光灿烂的银河,她从来就没有眼福。

    裴奕霖心中的某根弦被轻轻拨动,他薄唇微动,想说话,又闭上。

    宋浅倒是乐观一笑,反正夜盲症又死不了人,看图片上的银河还漂亮些呢!

    “在你眼前方偏左十五度,有一颗星星,往上延伸一米,偏五度,又有一颗……”裴奕霖一颗一颗的给宋浅描述,声音平静无波,仿佛不是他说的。

    宋浅仿佛与裴奕霖同样看见了那片星空,她一直都向往的事情,原来也不是那么困难嘛!

    忽然她觉得不对劲,道:“我是个男人!娘们儿才爱看星星呢!”

    裴奕霖瞥了宋浅一眼,好心被当驴肝肺,心里头的怒气自然满满鼓着。

    “不过,裴总,你肯定总和女孩子一块儿看星星吧?”宋浅很有兴致的问。

    “没有。”裴奕霖没好气的回答。

    他交往过的女朋友不少,但娱乐节目要么是名牌要么是奢华,像今天这样安静坐下来看星星,对他来说还是头一回。

    “骗人。”宋浅不自禁的娇嗔,“柳小姐那么漂亮,裴总和她应该什么浪漫的事情都做过吧!”

    “喝你的酒。”裴奕霖语气冷冷的。

    宋浅吐了吐舌头,不怕死的继续说:“萌萌太小了,和裴总真的不合适。等她到了法定的结婚年龄,裴总您应该抱孙子才享福呀!”

    裴奕霖冷哼,原来她话里有话,是为了让他不要与钱萌萌太亲密。

    “宋保镖。”裴奕霖不悦,“你管得未免太宽了吧?”

    宋浅摇了摇酒瓶,只剩最后一口了,她的头晕晕的,什么时候酒量变这么差了呢?

    宋浅不再回话,脑子里还是刚才裴奕霖给她描述的那片星空,今天这个生日的开端,她过得还真是满意呢!

    很久都没有听见宋浅说话,固执的裴奕霖不得不扭过头去看看她。

    这家伙倒好!

    竟然靠着门壁睡觉了!

    裴奕霖的神情透着古怪,大掌握成拳头,紧了紧,然后又松开,向宋浅的脸颊碰去。

    宋浅不由动了动,头一偏,靠在裴奕霖的肩上。

    这个姿势似乎很舒服,在酒精的麻痹下,宋浅一心只想睡觉,不由往裴奕霖身边紧靠了靠,还很自然的挽住他的胳膊,将他当成依靠。

    裴奕霖眉头一紧,低眸看着睡得香甜的宋浅,半天后,依旧没能狠心将她推开,再看向那片星空,唇角向上扬起……

    天才微亮,生物钟来得很及时。

    宋浅睁开眼,清晰看见裴奕霖的脸,即便是在睡觉的时候,那张脸也依旧没有任何笑意,但他身体的温度却暖得让人贪恋,她感受得到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沉稳又冷静。

    宋浅的瞳孔忽然睁大,眸光顺着向下看,她的一只手搭在裴奕霖的腰间,而他几乎是将她完全抱住,两人紧紧搂抱在一起,有个什么东西顶住她的大腿,硬邦邦的。

    这个该死的臭男人!

    宋浅大力将裴奕霖一推,然后第一时间抓起红酒瓶防身。

    裴奕霖黑沉着一张脸,问:“你在做什么?”

    “没什么。”宋浅语气粗粗的。

    昨晚好像是她迷迷糊糊的往裴奕霖肩上靠,睡着后感觉到冷,又迷迷糊糊的往他怀里钻。

    可他那么被动的吃光了她豆腐,还摆出一副全然无辜的模样,真心让她咪咪痛呀!

    “宋保镖。”裴奕霖阴冷着声音,“我看这几个小时你是过得太安逸了吧?”

    “太阳快出来了,我摇醒你而已嘛。”宋浅尽量将大事化小。

    很不公平哪!

    为什么分明是她吃亏,却得她先退让一步来讨好他呢?

    宋浅扁着嘴,心里恼火又委屈。

    裴奕霖面无表情的看着宋浅不高兴的小脸,“这样而已?”

    宋浅点头。

    这时,一轮红红的太阳从东边升起,因为身处高势,所以看得很清楚。

    宋浅微张小口,格外珍惜的看着眼前美丽的景色,心情也变好了。

    “轰——”

    一阵声音响起,紧接着,升降梯的电通了,宋浅忙按下行键。

    望着宋浅这副迫不及待逃离出去的表情,裴奕霖深邃的黑眸像蒙上一层冰冷,见她慌不择路的逃跑,他揪紧了拳头,很想将她抓回来禁锢在身边。

    宋浅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对裴奕霖说:“裴总,谢谢您昨晚让我喝康帝。”再匆匆跑走。

    裴奕霖看向宋浅的背影,这个瘦弱的男人似乎藏着一股惊天的魄力,总让他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从第一次录用他到现在为止,他的表现,总是异于常人。

    换做从前,这种异样感会让裴奕霖选择直接丢开宋浅,因为他不容许任何可能的威胁存在,可这一次,他竟然会觉得新奇。

    裴奕霖没回卧室,在那儿他一定能看见宋浅。

    可眼下,他竟然有点儿不想让自己看见她,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源自心底的强烈危险警告。

    宋浅在卧室等了很久都不见裴奕霖来,见时候不早了,便叫醒钱萌萌:“乖宝贝,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不是从不贪睡的吗?”

    钱萌萌这才慢慢睁开惺忪的睡眼,她哪里是贪睡,分明是想偷听看看爹地和妈咪经过一晚上的独处之后,彼此的感情有没有增进嘛!

    钱萌萌假装四下看了看,再问:“大哥哥呢?”

    宋浅心里头酸溜溜的,她独自养大钱萌萌可不容易,现在竟然轻易就被裴奕霖取而代之了。

    “萌萌呀,妈咪强制干涉不准你喜欢裴奕霖,否则,我狠起心来,真会不要你的。”宋浅很认真的说。

    钱萌萌从没见过宋浅对她有这么严肃的一面,她们两待在一起,都是很二很天真,杀手没有杀手的样、刑警没有刑警的样。

    妈咪无故发火,难道是昨晚被爹地欺负了吗?

    “妈咪。”钱萌萌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用可怜兮兮的口吻说:“你别不要我,好不好?”

    宋浅软下声音,道:“你还这么小,以后会遇到适合你、爱你、疼你的好男人,明白吗?”

    钱萌萌重重一点头:“明白。”

    宋浅满意的笑,心想女儿还是挺懂事的嘛!

    没等宋浅再说话,钱萌萌问:“妈咪,难道你都没有想起什么事情吗?”

    宋浅不明白钱萌萌问话的用意。

    “真的什么都没想起?”钱萌萌又问。

    “哦!”宋浅恍然大悟,笑得温柔甜蜜,“你是在提示妈咪,今天生日,对吧?”

    钱萌萌在心里嘀咕:生日礼物都送了,还要提示啥?

    她是想问问看妈咪有没有怀疑,六年前的那个男人就是裴奕霖呀!

    钱萌萌很尴尬的露出个笑脸,“嗯,对啦。”

    宋浅吻住钱萌萌的脸颊,“我的宝贝最乖了,一会儿妈咪就想办法带你逃走。”

    “我不逃!”钱萌萌坚定。

    “你刚才还说你明白了,会等你长大再找好男人啊!”宋浅感觉自己被女儿耍了。

    钱萌萌趁机开溜,到门口时才小声说:“可我喜欢大哥哥这儿!”关门,将宋浅撇下。

    书房。

    裴奕霖独自待了有一个多小时,桌上的文件一页都没翻过,脑子里空空的,不知道怎么时间就过去了。

    这是他从来没有过的状态,心烦意乱。

    “康路。”裴奕霖一声喊,康路赶紧从门外进来。

    宋浅不由向书房内偷瞄一眼,意外对上裴奕霖森严的眼眸,她赶紧站回原位。

    裴奕霖的眉头拧得更紧,康路莫名其妙的迎上他这一大清早的怒气,到现在还纳闷呢:怎么一直没看见裴总从卧室出来,他却已经在书房了呢?

    “宋潜的资料拿来给我。”裴奕霖吩咐。

    康路一怔,随后,找出资料,交给裴奕霖。

    资料上只有宋浅最简单的信息,看见出生年月那一栏,裴奕霖浑身涌起暴戾的狂怒。

    依据资料上显示,宋浅的生日不是今天!
评论 放入书架 温馨提示 好书推荐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
...